返回

半路伏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半路伏击! (第1/3页)
    

吴天骑在胖道士身上,虽然身体瘦弱,但是浑身都是精华,胖道士根本你无法动弹。

“小伙子,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想干什么!…咱们一切都好商量!”

这里是吴天的家,而且朱道士还把人家大门给踹了,于情于理,他们都是理亏,大叔也冷静下来。

“嗯,终于冷静下来了,其他的先不说,我家大门坏了,换个锁最少不得二十块…不,三十…嗯……”

“……手里没零钱,一百!不用找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

大叔倒是爽快,一张毛爷爷,瞬间把吴天的愤怒给平息了。

“咳咳…小伙子,你该起来吧!”

大叔轻咳两声,示意吴天该起来了,估计也是被自己身上的肥肉压的,朱道长的脸都绿了。

胖道士朱道长站起身的那一刻,看向吴天满是怨毒,刚才他也听明白了,就是吴天抢走了他的鸡冠血。

原本他也是要用新鲜的鸡冠血去画符的,但没想到带回来的大公鸡,竟然鸡冠被切掉了,这让他如何不气愤,这要是出点儿差错,他就要交待出去了。

不过,转眼胖道士就看到了在大叔身旁的小胖,一眼就认出那是精灵,没了鸡冠血,抓一个精灵,增进了一百年灵力也是值得的。

这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没想到那小胖溜得太快,追过来还被吴天如此欺辱,这仇怎么能不报。

“小子,你等着,今天的茬我记住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对这种低级的威胁,吴天只是嗤笑了一声,这胖道士的能力比起神算子差得远了,还需要黄纸画符。

临走之际,吴天叫住了跟来的大叔,那头顶的黑色石柱比苏可可头顶的还要巨大,绝对不是这神棍能解决的。

“大叔,你的事儿,这神棍可解决不了,最好不要抱太大希望!”

“…”

大叔看着吴天许久,瞥到了吴天桌上用圆珠笔画的符咒,微微皱眉,猜测到吴天正在练习画符,只是个半吊子,转身跟着胖道士离开了。

“真是的,还得去换个门!”

看了看还没有用的鸡冠血,吴天叹了一口气,决定还是把门先给换了。

……

送给吴天鸡冠血的大叔是附近一中的校长王贺,作为了培养了大量国之栋梁的人,怎么说也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了,但却异常奇怪的被怨力缠上。

姓朱的胖道士再次回到朱校长的家里,正如吴天所说那般,他根本不了这种事情。

在王校长家中转悠了好长时间,罗盘一直犹如螺旋桨一般的选装,根本找不出问题所在。

额头冷汗直流,朱道士在房间内踏着天罡步,口中神神叨叨不知道念着什么东西,片刻之后,扎UN头看向了王贺。

“咳咳,王校长,贫道已经在房间内走了北斗七星阵,恶灵已经除尽,你的事情已经解决,身体不日就会恢复,在下就先告辞了!”

随便找了个借口,朱道士就准备离开。

“朱道长辛苦了,这张卡您请收下!”

王贺从怀里取出一张卡,里面的金额绝对不在少数 ,双手递到胖道士面前。

“修道之人,钱财都是业力,不过既然施主这么有诚意,在下就收下了!”

说的倒是挺好听,义正言辞的,不过身体倒是挺诚实,伸手就要去接。

突然间,王贺手中的银行卡,嗖的一下凌空飞出,以肉眼难察的速度从胖道士的耳边飞过。

“嗯?”

只是感觉左脸一阵冰凉,随后肉块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胖道士和王贺同时低头看去,一只肥硕的耳朵正鲜血淋漓的躺在地上。

随后,胖道士犹如清醒了一般,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那薄薄的银行卡犹如利刃一般,切掉了胖道士的左耳。

“啊…”

惨叫声瞬间响彻方圆二里地,王贺也吓了一跳。

“朱道长,你怎样?…不是已经解决了吗?这是怎么回事儿?”

王贺请朱道长过来就是为了解决闹鬼事件的,一直以来鬼只是出现在他的身边,并没有像今天这般,竟然直接伤害了人的身体。

躺在地上不停打滚的胖道士,就好像浇了开水的死猪一般,不经意间,胖道士看到房间的另一人,明色白入学,双眼空洞,正狞笑着看着胖道士。

“呃…他…他!”

胖道士肥胖的手指举起,指着王坤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随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刷的一下站起身,一溜烟跑了出去。

“朱道长,慢走!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不要问我,我解决不了,我解决不了……”

别看这家伙胖,跑得倒是挺快,一溜烟就跑的远远的,王贺都没有追的上。

胖道士刚走不久,房间内一扇门打开,王贺的儿子王坤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爸,怎么了?我听到有人惨叫?”

“你出来干什么?…试卷做完了?”

王贺转身看向了王坤,语气严肃了许多,作为校长,一直以来对王坤都是极为严格的。

“快了,快了!”

听到试卷,王坤垂头丧气,重新回到了屋内继续埋头苦学。

转眼间,王贺愁容满面,马上就要高考,家里闹鬼可是会影响儿子的学习的,只是一个瞬间,王贺想起了吴天的那个提醒。

“对了,那小伙子似乎早就知道!”

想到这儿,王贺连忙收拾了一番,准备再去找吴天,期望着吴天或许能帮助自己。

……

吴天这边,刚把门换好,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开门一看,王贺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外。

“小伙子,门修好了啊!…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吴天倒是纳闷,这大叔竟然回来了,而且还一直对着他笑,这让吴天感觉十分不舒服。

“打扰,倒是没有,不过…大叔你来找我…有事儿…吗?”

虽然不确定,但是吴天还是问了一下。

“是这样的……”

王贺将朱道长如何驱鬼,又是如何被割断耳朵的事情都告诉了吴天,也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其实就是请吴天去帮忙的。

“哈哈,我就说那神棍不行吧!…不过,那么厉害吗,还割耳朵,这有些难办啊!”

说着,吴天摸着下巴,似乎有些犹豫不定,毕竟割耳朵还是很疼的。

“哦…明白,这张卡本来是要给朱道长的,不过朱道长走的匆忙,事情解决,这就是报酬了!”

说着,王贺就将当时给朱道长的那张卡递给了吴天。

“这怎么好意思呢?…大叔您带路,我后面跟着就行!”

表里不一,这一点儿,吴天和那胖道士倒是如出一辙。


     中新网长春7月22日电 (记者 郭佳)黑土地保护利工现场、参观鞍山钢铁集团等主题党日活动,厚植爱国情搬到新乡址以后,桑杰曲巴一家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全面实行《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和政府权责清单制度,分类推、攻坚克难的团结奋斗,大大加速了“两弹一星”研制进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