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完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完败 (第1/3页)
    

女魃从身上拿出一个还没有我巴掌大的小袋子,我开始的时候,没有在意,认为这个小袋子太小了,就是装硬币,恐怕也装不进去几枚。

可是,就这样的小袋子,竟然倒出来几十块像西瓜大小的七彩的石头,发出夺目的光芒,一看这石头就不是寻常之物,我更好奇的是,这个装有七彩石的小袋子,这么小竟然装下这么大块的石头,而且几十块,真是太神奇了。

女魃看见我吃惊的样子,轻轻的一笑,对我说道:“这个袋子,叫乾坤袋,也就是空间储物袋,这么你喜欢,那我就送给你吧。”

我一听,立刻心头大喜,觉得这个叫乾坤袋的空间储物袋是个好东西,心中无比喜欢。

但是随即想起来,这个袋子绝不是人界的东西,一定十分珍贵,就像观音大士的净瓶,一个小小的瓶子,竟然能装三江四海之水,这个乾坤袋应该类似,如此珍贵的东西,我决不能要,有句话叫君子不夺人之爱。

于是,我对女魃说道:“这个乾坤袋还是姐姐留着吧,我现在也没有那么多东西,暂时还用不上。”

女魃没再坚持,把乾坤袋收起来,然后纤纤玉手轻挥,地上这堆七彩石,全都一下子进入炉灶内,均匀的分布在这对巨大的飞龙翅膀上。

女魃接连打出一道道手印,我看见,红红的火焰,从那几道石缝里涌出来,整个炉灶内熊熊的烈火,那对飞龙的翅膀和那些七彩石全都看不见了,淹没在炉灶里面熊熊的火焰之中。

我和陈江目不转睛的盯着炉灶,我问女魃:“那些七彩石是什么东西呀?”

我看见,女魃的漂亮的眼睛里面也倒映着炉灶里面的火焰。

女魃盯着炉灶对我说道:“这些七彩石是有来历的,全都是女娲娘娘采集的补天石,没有全用掉,剩下的,后来到我手里,我原本打算用这些七彩石,为我的父亲,轩辕黄帝打造一件用来防御的法器,谁料到,还没来得及炼造,我就被犼的残魂侵入身体了。”

女魃说着话,又打出几道手印,只见炉灶里面的火焰,慢慢的由红色,变成了白色,灼热的气浪,不断的从里面扑面涌出来,我不得不运用体内的道家真气对抗这股热浪。

可是女魃对炉内传出的热浪丝毫不在意,依旧全神贯注的盯着炉灶,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女魃打出一道手印,炉灶内的温度降下去了,火焰慢慢又变成红色。

隔了一段时间,女魃又开始向炉灶内打出手印,炉灶内的火焰开始又变成白色,立刻逼人的热浪又从炉灶里面传出来,过一段时间,女魃打手印,让炉灶里面的火焰又变成红色,如此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遍,突然。

我发现,炉灶火焰里面出现了了一对巨大翅膀的虚影,不停的闪动着。

女魃转头对我喝道:“快,全力用你的掌心雷,轰击那对翅膀!”

女魃的声音威严让我不能抗拒,我本能运转体内的道家真气混带我在茅山华阳洞领悟到的星辰之力,用吃奶的力量使出掌心雷的法术,对着炉灶内那对不停扇动的翅膀轰击着,只见一道道粗大的电弧,闪烁着炫目的紫色,白色的光芒,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不停的落在炉灶内那对扇动的翅膀上。

女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炉灶里面,突然,女魃的嘴一张,一个巨大的火球从她的嘴里面喷出来,笔直的进入炉灶里面,发出轰轰的巨响,女魃喝道:“雷电别停。”

我的额头开开始冒出密密的汗珠,头顶开始升起白气,我已经连续打出几百道掌心雷,我自从开始修炼掌心雷法术以来,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连续使用这么长的时间,感觉我身体里面的法力快被抽空了。

从女魃口中吐出的火球进入炉灶,和里面原来燃烧的火焰,没有混在一起,我打出的掌心雷形成的电弧,被这两股火焰拉扯成曲线,这两种火焰以我发出的电弧为界限,竟然在炉灶内形成一个太极八卦的图案,不停的旋转着。

过了好一阵子,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女魃说道:“好了,雷电够用了。”

女魃接连打出一道道古怪的手印,这时候,炉火慢慢的开始熄灭啦,这是,一对巨大翅膀的虚影,突然从炉灶里面窜出来,女魃说道:“别让它跑掉,否则功亏一篑。”

我急忙转身跨步,一巴掌就呼过去,将这个翅膀的虚影打回到炉灶内。

这时候,我的耳边就听见女魃说了一句:“好了,飞龙之翼炼化成功了。”

我定睛朝炉灶里面瞧过去,炉灶里面,一块块七彩的石头不见了,只见原来几丈大小的飞龙翅膀,现在只有三米左右,由原来的漆黑的颜色,变成洁白如玉一般晶莹润泽,发出七彩的琉璃之光,上面还闪烁着一道道银色,和紫色的电弧。

我伸手朝着那对翅膀一招,那对翅膀立刻从炉灶里面飞出来,又变成巴掌大小,落在我的手里,我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欢,女魃看着我说道:“现在,这对翅膀才可以真正称得上飞龙之翼。我们现在就去外面试试这飞龙之翼把。”

女魃带着我和陈江,出了石洞,又来到弱水湖的湖心岛屿最高处,就是那个巨大的火山口的旁边,我望着手里的这对小翅膀,晶莹洁白,纯洁无瑕,我的心里别提多喜欢了。

女魃对我说道:“你试试飞龙之翼的飞行能力吧?”我望着女魃,有些迟疑的说道:“就在这里?”

女魃说道:“怎么,我辛苦了这么久,耗费这么多精力,你还不让我欣赏一下自己的作品吗?”

我将这对小翅膀往空中一抛,这对小翅膀在空中迎着日光,发出七彩的光晕,一下在变成三四米大小,然后消失不见了,接着我就感觉我的身体一轻,便到了空中,想往上,身体就飞快的上升,想向前身体就飞快向前,想向后身体就向后。

我得意的在空中绕着火山飞快的转了几圈,身后的巨大翅膀上下微微的扇动,发出风雷之声,就是这对翅膀的原主那条巨大的飞龙,也达不到这样随心所欲的程度。

火山口的四面雾气缭绕,我不敢飞的太远,在这个几百米大小的火山口绕了几圈后,心念一动,背后的那对翅膀一收,我就轻轻的落回女魃的身边。

我望着女魃,高兴的几乎嘴都合不上,这对飞龙之翼太好了,要比风遁的飞行速度快上不知多少倍,响应速度也随心所欲,更主要的几乎不消耗多少法力,而且这对飞龙之翼和我的心意相通。

我一伸手,身后的飞龙之翼变成巴掌大小,又回到我的手中。我发现,陈江望着我的飞龙之翼,羡慕的直流口水。哼,羡慕也没有办法,谁叫你当初相中飞龙的妖丹了呢!

女魃望着我手中这对晶莹的小翅膀,喃喃的说道:“当今在人界没有谁可以超过这对飞龙之翼的速度,也只有上古的金翅大鹏鸟一族,才能在速度超过飞龙之翼。这是我最好的作品了。”我望着女魃,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女魃不再说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向茫茫的浓雾里面走去,我将这对小翅膀放在怀里,然后和陈江紧紧的跟在后面。

陈江一边走一边说道:“女魃姐姐,你也给我炼一件法器呗,我除了那个死沉的青铜棺椁之外,别的啥法器都没有。”

女魃在前面走着,头也不回的说道:“一件上品的法器,你以为说炼成就能炼成的吗?”

这样走了一会儿,前面的女魃突然站住了,女魃从身上掏出两个海螺来,交到我的手里,对我说道:“这个海螺是降龙送给我的,我把我的气息和想要说的话印记这上面,如果你有缘看到赢勾和后卿,就把这个海螺交给他们,也许到时候可以帮上你。”

我接过这两个海螺,放到怀里,对女魃说道:“谢谢你,女魃姐姐,我们来到这里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女魃说道:“你们帮我分离了体内犼的残魂,让我恢复原来的面貌,是我要感谢你才对。”

我还想说什么,就听陈江说道:“你们别说了,女魃姐姐,如果你不和我俩一起走,就想办法送我们离开湖心岛吧。”

女魃朝伸手一个方向一指,然后说道:“你们一直往这个方向走,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回到弱水湖岸的佛塔那里。”

我看着女魃手指的方向,只见到不停翻滚的白茫茫雾气,其他什么都无法看清楚。

别说陈江,就连我都大吃一惊,女魃竟然魃让我和陈江自己从弱水湖的湖心岛走出去,弱水湖强大的向心力,湖面上无论什么都无法浮起,就是在空中,也会把我给扯到弱水湖里面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女魃不愿意让我和陈江离开这里吗,可是看她又不像有这样的意图啊?女魃要是不想让我和陈江个离开,以她的性子会直接说的。

我望着女魃白皙美丽的面庞,有些不解的问:“女魃姐姐,你不送我出去,我和我兄弟该如何通过弱水湖从这里到达对岸啊?”

女魃还没回答,就听陈江这小子楞头愣脑的来了一句,咧着嘴说道:“女魃姐姐,你该不是看上我哥,舍不得让他离开吧!”

陈江这个家伙,又开始胡说八道了,只见女魃听了陈江的话,俏丽的脸微微一红,立刻沉下来,就像罩了一层寒霜,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我眼看着女魃窈窕的身影,消失在浓雾里不见了。

看样子陈江这个小子嘴上没个把门的,就知道胡说八道,这回真的把女魃给惹生气了,我冲着陈江一拳捣过去,说道:“让你嘴成天就知道瞎咧咧。”

陈江捂着脑袋,一面躲避我的拳头,一面叫嚷着:“哥,哥,我也没说啥,不就开个玩笑么。”

我像泄气的皮球一样,望着周围不停翻滚的浓雾开始发起愁来,对陈江说道:“我们如何离开这里呀,我们还要尽快的寻找赢勾和后卿那部分犼的残魂呢。”

陈江说道:“可惜了,我们带来的食物和饮水在这浓雾里面也无法找到,要不然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也没什么不算什么事。”

我没有过分埋怨陈江这个小子,他自小孤独惯了,自从和我相遇后,就几乎把我当成亲哥哥了,没事爱和我开个玩笑,整个人都似乎变的愣头愣脑的了,一点不像他遇到我之前,平时一个人的时候,处事果断干练的样子。

我看陈江这个时候还想着吃,就气鼓鼓的对他说道:“如果我们能够从这里出去,那些吃的就用不上了,我用飞龙之翼,用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从这里飞出沙漠。”

飞龙之翼,我的眼前一亮,飞龙之翼是女魃亲手打造送给我的飞行法器,刚才在湖心岛最高处,绕火山口飞行的时候,几乎不消耗法力,说明能够在这里飞行的。

我心意微动,立刻一对翅膀出现在我的后背上,接着身子一轻,我就到了空中,就听年陈江扯着大嗓门在下面着急的喊道:“哥,哥,你可不要丢下我啊。”

我故意在空中多绕几个圈子,就是想让陈江着急,然后才慢慢落到陈江的身边。

我俯下身子,陈江不解的问:“哥,你这是干嘛啊,”我没好气的说道:“干啥,我背你出去呗。”

陈江听完我说的话,这小子美的鼻涕泡都出来,说道:“我现在和古神一样了,这回也有坐骑了。”

我看着陈江那副得意的样子,说道:“不过我可声明啊,弱水湖这么邪门,我可没有十足的把握过去,要是我的飞龙之翼到时候不灵了,我们再落到弱水湖的湖水里,把小命交代到这里,可别怨哥哥我。”

果然,陈江听了我的话,再也得意不起来了,想了想,还是乖乖的爬到我的背上,因为现在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能从弱水湖里面出去。

说实话,我虽然能够在这里飞行不受阻碍,但是在过弱水湖面的时候,能不能也像现在这样,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打鼓的,尽管我猜出,这件女魃亲手打造的法器,一定可以横渡弱水湖的我想,这也是女魃不亲自送我的原因。

我对着身后的陈江说道:“坐稳了。”然后就沿着女魃所指的方向,腾空而起,闭着眼睛,朝着不停翻滚的浓雾里面冲过去,只听的耳边风声呼呼的响着。

其实就是不闭上眼睛,四面也全都看不清楚,不过很庆幸,在飞行的过程中,我没有感受到那种可怕的向下的拉力,而且和我想象的完全一样,在浓雾里除了不能辨别方向外,几乎不消耗法力。

好就好在,女魃事先给我指明了方向,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我忽然觉得眼前一亮,从浓雾中冲了出来,我又能感到沙漠里面久违的那种酷热,在高高的空中,楼兰城市的废墟全貌一览无余,同时,城市的边缘,那分成两排的佛塔,就像一个个小黑点。

我就像只老鹰一样,像佛塔那里俯冲过去,然后轻轻的落在一座佛塔的下面。

好半天,我看见陈江还趴在我的背上,我转身将他推开,说道:“怎么,你还没有过够飞行的瘾呐!”

陈江白了我一眼,说道:“我是怕你刚才把我丢在弱水湖里面,还好,现在终于平安着陆了。”陈江说着,大口的喘着粗气。

陈江对我说道:“哥,你说奇怪了,弱水湖为什么现在就能飞跃,难到真是飞龙之翼的功劳?”

我说道:“傻兄弟,现在弱水湖已经不存在了。”陈江被我这句话说愣住了。

我接着说道:“女魃身上犼的残魂已经分离出来,她自然恢复了对自身法力的控制,你说弱水湖还在吗?但女魃说了,弱水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变成正常湖泊,所以浓雾没有散去,向心力虽然减弱,但仍然存在,当然飞龙之翼不是凡品,上面有女魃气息,起了一定作用。”

直到现在,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不管怎么说,我终于通过在茅山晓丹那里查找的资料,历经千辛万苦,在茫茫的沙漠里面找到了女魃,还成功的把她身上犼的残魂成功的分离,说明,在茅山那里查找的关于犼的残魂资料是真实的。

我利用这几条线索,成功的找到赢勾和后卿,看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我现在的心情,终于可以放平稳一些,不像刚从茅山下来的时候那样紧张了。

我靠着佛塔,想着下一步的打算,是先回茅山和晓丹与胡惠茜见一见面,还是继续寻找赢勾和后卿身上的那部分犼的残魂,仔细想过之后,我觉得还是要自己去做这件事情,不能把胡惠茜和晓丹她们也搅进来,尽管我十分想念她们。

通过这段时间寻找女魃的过程中,感觉这的确是个很危险的差事,几次差点丢掉性命,这次能够成功分离女魃身上的犼的残魂,着实有几分侥幸的成分在里面。

而寻找并且分离赢勾和后卿身上的犼的残魂,一定会比女魃这里要凶险的多,“黄水源头,彼岸花开,幽冥禁地,九死一生”,就凭这几句话的表面字意,那里几乎就是有去无回的地方,犯不上让晓丹和胡惠茜她们也涉险。

我到时候,可以凭借桃源圣境的结界空间和飞龙之翼,加上我人界天师的修为,即使遇到在复杂的情况,也还可以周旋一阵。

这回,通过寻找并且分离女魃身上的犼的残魂,我现在甚至都不想让陈江这个兄弟一起和我冒险了,他年纪轻轻的,就有法师中期以上的修为,实在不容易,真的因为和我在一起出现什么意外,我心里都过意不去。

当我把我的想法和陈江说出来的时候,没想到这小子一着急,竟然咧开大嘴哭上了,说道:“哥,我以后不乱说话了,你不要和我分开,再危险也不怕,我谁也不服,就佩服哥哥,就想和哥哥在一起历练。”

陈江这小子还死活不愿意和我分开,开始他以为刚才在湖心岛上,他说错话我怪罪他啦呢,真是少年天性,我岂能会因为这点小事真的会怪罪和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呢?

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和我分开,那我就带着他一起寻找赢勾和后卿吧,陈江这段时间,也帮了我很多忙,我还真的有点离不开他。

我站在佛塔下面,望着远处楼兰古国这个城市的废墟,被夕阳镀上层金色,我从海市蜃楼的异象中见到了这座小城的繁华,我回头看着身后的十二座硬泥夯成的佛塔,在夕阳照耀下,显得更加神秘和庄严!

即使过去了数千年,依然佛光普照,佑护着脚下这片大地。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对着这几座佛塔,又一次的虔诚的拜着。没想到这次陈江放荡不羁的陈江,竟然也在我身后,和我一起拜这几座佛塔。


     作为一名生态护林员,我们的闆勶紝鎰熷姩浜嗘棤鏁拌浼椼宋元时期是中国古代海洋贸易的一个高峰,古代中国文明、东南亚文明、印度文明、波斯-阿拉伯文明乃至地中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款吃喝;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涉案财物处置。不坚持社会主义,中国要求和根本衡量标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