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发泄》。

但现在,他忽然发现前面有家人:你见到妈妈没有?石慧点了点

過了十幾天,御劍宗門人到了,眾人見禮,然后各自修煉。沒過幾日,其余眾人也趕到了,只是見眾人不前進,也都拿出靈石打坐修煉。

“諸位,前面便是尸山了,過了這尸山便能通過無望峰了。”范達開口道。

眾人向前行進了幾十里地,放開神識探查,前面一座小山丘全部都是這魔物。眾人倒吸一口涼氣。不愧是無望峰的尸山。

每千年開啟,死在里面的修士全部都被煉化成了魔物。只是張航有點奇怪,這一路走下來就發現了一個靈魂。

眾人紛紛亮出寶劍,不過張航亮出雙錘,通過鼠五讓萬道妖門也手持重型攻擊法寶。不多時萬道妖門換上各種重型法寶,全部都是海妖肢體煉化成的。眾人心里一笑,低等靈物法寶也是奇特。

范達一聲令下,八百多修士躍身沖鋒,不多時魔物嗅到了生人氣息,紛紛發狂沖來。要想殺完這些魔物根本不可能,每千年開啟一次,不知這戰場已經經歷多多少年了。

之前殺死的魔物剛死便被魔土吸收,只留下一塊晶石。這仙人手段也是高明,不知道通過什么手段能讓這魔物一直復活。

各個宗門的帶頭人開始帶領眾人沖鋒。這魔物身體強悍,遠距離攻擊基本沒用,此時雙方都變成肉搏戰。

張航揮舞雙錘勇猛無敵,魔物被擊中就爆。就算沒被轟殺,身后妖獸也馬上補殺。不多時張航帶領這萬道妖門便沖在了最前方。

眾人見萬道妖門沖鋒極快,隊伍開始調整,紛紛換上重型法寶。只有御劍宗任然使用寶劍,劍雨雖然不能擊殺魔物,但是幾百只劍一起飛出,魔物也根本沒法靠近。

“胡石道友真是勇猛無雙呀,只是這胡家通常不善近戰。不知道胡道友為何這般勇猛?”龐震這話一出,眾人也紛紛朝張航看去。狐貍擅長魅惑占卜陣法之術。還從沒見過一只狐貍如此能打,這戰斗力恐怕比一般的化神后期都要強很多。

“在下得道與狐仙山,機緣巧合拜入了萬道妖門。”張航哈哈一笑,直接說出了狐仙山。只要他們去了狐仙山就會被狐化,到時候眾宗門發現他們的弟子被狐化后統統加入了仙道門,到時候就是你仙道門的破滅之日。

仙道門的人現在混在隊伍末端,聽到胡石是狐仙山跑出來的,心里大呼可惜。不多時候眾人沖入已經幾十里地了。各個宗門開始換人繼續沖鋒,范達龐震眾人已經靈氣耗盡了。

張航此時靈氣還還富足不少,不過也換別人上了,若是一個化神后期靈氣比化神巔峰還充足,恐怕會被人惦記上。到時候只要身份暴露了,就徹底完蛋了。上次陸昭僥幸救了自己,這次恐怕沒那個機會了。

這魔物越來越強了,漸漸的出現一些雙手已經變成爪子,這爪子只有一手掌長短,不過異常強悍,人階中級輕巧型法寶都能斬斷。就算人階高級重型法寶也是一招對過后法寶上能留下爪痕。已經有不少人被擊殺了。在這樣下去恐怕沖不過去了。

“這魔物至陰至邪,其他人天雷天火符攻擊。”不知人群中誰喊了一聲。隊伍中間的人紛紛發出一道道符文,眾人都是化神期修士,發出的符文威力自然很強。這天雷符天火符文果然是魔物的克星。每道符文都能擊殺一個魔物。

眾人見效果不凡,改變隊形,妖獸沖在前面對抗魔物,修士發動符文。此時已經剩下七百多人。不過七百多人全部出手,擊殺起來速度極快。眾人顧不得收取紅色晶體了,拼命往前沖。

符文消耗靈氣少,所以眾人不用休息。不多時候就沖出了幾十里地。不多時候眼前出現了一座巨大的石臺,這石臺上刻著傳送陣。不過卻沒有光芒。

眾人見了希望,手中符文甩的更賣力了。片刻之后眾人就進了陣法。接著范達將靈石注入石槽,開始催動陣法。

這陣法光芒緩慢的冒出,此時魔物已經朝著眾人殺來。眾人一邊催動符文,一邊罵。這仙人絕對故意的,這傳送陣一般只需要十幾分就可以全完開啟。可是看現在的樣子,沒一個小時不可能開啟。

不多時候陣法前方的地上落下了一層紅色晶石,不過沒人敢出去收起。照著這樣的速度殺下去,恐怕陣法開始時候能有十幾萬晶石。

張航實在不忍心暴遣天物。:“眾人掩護,鼠五你遁地去收取晶石。我喊你回來時候就必須掉頭回來。是一身的汗水。

在此之前,他們的確是降低文化考核的想法。說到底還是因為兵源不足和認識不夠的原因所致。

總是有些體能合格的苗子,因為不愿意學習最終沒有通過考核。這樣的事情若只有個例尚還好說,但已經漸漸的形成了一種趨勢,使得冷鋒的新鮮血液,越來越少。

鑒于這種情況,冷松、高雄就與何陽等五名教員商量,是不是可以降低文化考核的標準,如此一來的話,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兵源了。

其實從本身而言,冷松和高雄對于文化課的重要程度就不夠重視,甚至他們一度的以為。打仗的時候,只要軍事素養足夠,在加上有著如此先進的武器,那就一定會打勝仗,字認識就可以了,學那么高深又有何用呢?

正是因為這樣的認識,何陽等五名教員這才在思想上出現了松動。剛才不過就是在試探而已,萬沒能想到,引來了六少爺如此大的怒火,這是他們始料未及的,甚至連一句這里不養閑人的話都說了出來。

見識過了先進的武器之后,尤其是楊晨東教授大家的各種技能,讓所有人都深深的明白了這里有強大之處。不夸張的說,倘若現在六少爺生出了什么異心,怕是會大大的動搖到明朝的統治政權。

這樣一股新興的強大勢力,眾人又做為是最早的參與者,可想而知,以后可能會創造什么樣的輝煌。如果說現在誰走了,那才是真的傻子了。

所以僅僅只是一句話,所有人都識相的閉上了嘴巴。或許他們有自己的私心,但無論如何,他們是不會離開的。

“罷了。”楊晨東將所有人的表現都看在了眼中,他很想再去說一下。比如說有了知識,那以后就能夠運用自己的知識做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用的人。即便是有一天年紀大了,或是受傷了不得不退出軍伍這個行列,去了哪里都有生存的本錢。

但他又知道,現在和這些人說這些,太早了一點。與其在這里苦口婆心的和他們去講道理,那不如讓他們自己去好好的感悟。不悟也不要緊,以后這里會多上一些政治教員,做思想工作的事情就交由他們去辦好了。至于這些人,能適應當然是最好的,倘若是適應不了,那就只能被淘汰,這也是社會進步下一種弱肉強食的不變法則。

好在他們都算是有文化的人,即便是沒有了眼前的工作也可以去做其它的很多事情,不會面臨無事可做的困境。

“帶我去看看兵工廠。”沒有了與何陽等人說下去的興趣,楊晨東是轉身就走,冷松和高雄連忙引領對方而去。

虎芒原本是一直不離楊晨東左右的,可是這一刻確停了下來,爾后用一雙虎目狠狠的瞪了何陽五名教官一眼。這些人都曾是少爺手下的冷鋒,并且以極好的成績畢了業。可是現在,他們竟然敢不聽少爺的命令,就憑著這一條,他便可以掏出槍來把幾人就地正法。

可虎芒終沒有這樣去做。他曾不止一次的聽少爺說過,是人都會犯錯,所以要給他們改正的機會。他不知道少爺這種仁慈到底是好還是壞,所以他不能私下處理這樣的事情。可是用眼神警告一下還是不可避免的。

僅僅是冷冷的盯了他們一眼,在看到五人都同時低下了頭顱之后轉身就走,從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可越是這樣,帶給五人的壓力就是越大。他們此刻才正視到問題的嚴重性,更明白一旦少爺把他們都給放棄了的話,將會徹底的失去了面前的生活,那將是生不如死的感覺。

“彌補,馬上彌補。”何陽倒也算是行事果斷。

教官之一的宋大成也馬上開口支持道:“不錯,馬上重申我們的要求,文化成績不合格者,絕對不能成為真正的冷鋒,即便是表現的再好,訓練的成績再突出也是一樣。

五名最早的教官很快就達成了協議,之后這一條命令就在楊晨東還視查著兵工廠的時候就宣布了出來。

“少爺,何陽他們重申了文化課的重要性,正在軍營中宣布呢。”得了消息的虎芒走到楊晨東身邊,小聲匯報著。

只是點了點頭,楊晨東可以容人犯錯,也會給他們改正錯誤的機會。但這件事情已經為他敲響了警鐘,回去之后他就要考慮培養政治教員的事情了,這已經是刻不容緩。

”换做平时,藏花一定伸手就抢雪道;“你也该睡了”卓玉贞道

小桃红见柳长歌长得美貌,眉宇之间,自带英气,在江湖中很少见到这样的少年,哪能让她轻易的离开,但她又不想像对待别人那样,或者是勾引,或是直接抓起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她很想让柳长歌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与他成就一段露水情缘。

小桃红虽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辨人无数,正是因为如此,才让她心灵无处依靠,毕竟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将近四十,难以遇到一个令自己倾心的人,所以她一时有些迷失了,放顾不上柳长歌的身份。

柳长歌的样貌与父亲有几分相似,想当年,柳星元便是汉州著名的美男子,非但表面功夫很好,还有一种超然的气质,否则也难以让天山门徒,一带侠女丹青女为之倾心了。

柳长歌这边知道了小桃红和洞虚派三人的身份之后,反倒有些不想走了,他知道小桃红是江湖十大恶人之一,尽管他不知道小桃红的劣迹多处于男子身上,却很想为民除害,至于洞虚派的三人,他们为何来到京城,还有多少人到来,柳长歌都想弄明白了,双方结下了死仇,柳长歌怕的是以后遇到洞虚派的其他人,就没有今天这么好运了。

无忧和尚见柳长歌脚步放慢,猜测出柳长歌的想法,说道:“小兄弟,我们现在主要是要找到你的朋友,这些事情,等回过头来,我们仔细调查吧,特别是这个小桃红,他与我那个师弟破戒和尚的关系交好,两个人一起为童忠效劳,此女恶贯满盈,在江湖上干下了不少下流勾当,如果有机会可以为武林除害,老衲倒是很乐意。”

柳长歌心想:“雷前辈下落无踪,现在的确不能与他们纠缠,既然知道洞虚派的弟子已经来到了京城,以后总能遇到他们。”想到这里,柳长歌点头一笑,二人已经逐渐走下了桥头,对面是一片树林,林中有些甬道,当着小桃红和洞虚派弟子的面,柳长歌要刻意的隐藏自己的武功,所以不能展开轻功,要靠双脚走过去,此时,洞虚派的弟子和小桃红说的什么,因为距离太远,听得不太真切了,柳长歌将他们归于一丘之貉,无暇打听他们说的是什么,于是头也不回的向树林走去,凉风飒飒,树林中响起了一片树叶的沙沙声,柳长歌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消失之前,小桃红正饱含深情的看着他。

洞虚派的三人见到了小桃红这副模样,瞬间都明白了什么,中原武林中的各类人物,他们的行事作风,洞虚派的弟子都有了解,这才能够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境地,三个人均知道小桃红是喜欢上了这个萍水相逢的少年,忍不住在心中偷笑的同时,也不想在小桃红的身上耽搁时间,他们并非忌惮小桃红的武功,而是他们的师傅大圣手刘俊昊曾经交代过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与江湖十大恶人交手,因为刘俊昊本身就来路不正,属于邪派,在江湖上,洞虚派一直被其他门派认为是歪门邪道,与整个江湖格格不入,所以刘俊昊很不受待见,刘俊昊固然心高气傲,却也不能单打独斗,一个朋友也没有,所以他想要和江湖十大恶人结交,首先,他已经结交了黑白二鬼。

二郎神说道:“桃前辈,天色不早了,我们应该回去休息了,这就告辞了。”

小桃红凝望着柳长歌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树林中,缓过神来,说道:“洞虚十二士,只有你们几人来到京城了么?”

二郎神道:“我们是最早来到京城的,来给其他人打前站,天下会武可是汉州武林的头等大事,这样的热闹,我们一定要一睹为快,其余人,这几日就会到来!”

小桃红道:“也就是说,你们的师傅大圣手也会来么?”

二郎神道:“这个不太确定,最近一段时间,都是我们单独行动,师傅屁行踪不定,很长时间没有消息送来,所以我们不知道他老人家会不会来。”

小桃红对大圣手是仰慕已久,他知道这么一个人,却是一直没有见过,心道:“洞虚派的弟子全都回来,又怎么能够少的了他们的师傅,王爷一直想把大圣手收入麾下,可惜大圣手偏安一隅,又是一派掌门,多次回绝了王爷的好意,弄的王爷很不开心,若是我能够让大圣手回头,与王爷合作,可是立下了一件大功···”想到这里,小桃红微笑道:“这样/p>

臉上還是得意了那么一下,響起他剛才那開車的速度飆升,車身劇烈的顫抖,羅倩深吸了一口氣:“越哥你不要命了,你不想活,我還惜命呢。”

明明是微慍的口氣,但是從她嘴里出來就額外的溫柔。

張成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幾乎是心跳都露了一拍。

前世他見過羅倩好幾次,幾乎是一見鐘情……可惜身世差距太大,他根本就配不上人家。

甚至還一度的認為,羅倩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但是后來他才意識到那根本就是他的自卑情緒在作祟而已。

羅倩額他認識的所有女人都不同,她雖不強硬卻認定的事情卻很堅決,雖不挑剔但是卻是很有原則的性格。

好幾次她敲定要買什么的時候身上甚至還帶著七分的霸氣,但是另外的三分卻是松松軟軟溫柔的不得了。

對于張成而言,羅倩甚至是配置上了只有上輩子拯救了全世界的人才有那種福分擁有的美貌,但是也因為這事兒,搞得她不管多少歲,總有一群男人以LTE的速度就沖過去了……

“我還不是擔心羅老等得著急,所以才緊趕慢趕的就來了,興奮!興奮了!”被稱為越哥的男人也有一點不好意思,搔了搔頭笑道。

張成意識到自己一直盯著人家不好,轉而低下頭擺在地上的這些花花草草。

身邊的盆栽吸引了他的目光,那是一株老樹,并沒有很高,但是枝繁葉茂,葉子也被店主養的發亮,身邊還放了一些的開的燦爛的小花。

這店主這么精明呢,一點資源都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利用樹推銷花,也算是會做做人了。

而且這小盆栽上還掛了一些祈福的牌子,更是讓人賞心悅目。

不過真正讓張成感興趣的是放在他身后的散尾葵,好好端詳一下,就能看出它和前面這盆老樹養分差了很多,甚至有一些葉子開始泛黃,地下的小根明顯生氣不足,有枯萎之勢。

但是張成對這些到時沒有什么興趣,他關注的是栽這散尾葵下邊的瓷瓶。

雖然這瓷瓶子上邊都是土,搞得不干不凈,但是張成卻覺得那瓶子不簡單。

看起來就好像北宋德化窯出產的青白瓷那樣,胎質細膩、釉面上也沒有細小的紋片,但是卻出現了現開片現象。

想著他居然還蹲下身來,仔細端詳了起來,這清白瓷瓶釉色深淺不一,從淺綠一直淡到近乎于白色,有那么一兩塊還出現了泛灰的情況。

如果他沒猜錯,這應該就是北宋早期德化窯出品。

伸出手摸了摸,這瓷瓶的瓷胎薄而堅韌,釉層雖然沒有不厚,但是卻又一種潤澤瑩亮之感!

放在這樣的花店還是這么一株看起來不太行的植物,一般人肯定看不出她的廬山真面目!

張成激動了起來,畢竟瓷器文化在北京城是一貫出名的,而且成就最高的就屬宋朝!種類繁多,樣式各種,而且根據不同的燒瓷地點價格也不同。

有的瓷器價格甚至可以和元青花相匹配,加上宋代瓷瓶存世很少,所以前世拍賣價動不動就要上個幾十萬、幾百萬。

況且宋朝在五千年的歷史中,是對外通商最多的朝代,而且因為制瓷的水平高超所以海外需求量也很大,流傳至今的說法是有著名的五大窯:汝、哥、官、定、鈞。

這五個地方還分別產出白瓷、青瓷以及黑瓷!

“越哥,你看這個,我覺得我爺爺應該會喜歡。”羅倩喜歡這些東西,所以看的入迷,轉過頭才發現,吳越城還站在門口,開口喊道。

張成作出走馬觀花的樣子,把那盆散尾葵周圍的植物給看了個遍,一邊看表面還要作出不動聲色。

這時候,一個店員走了過來,狐疑的看了張成一眼。

張成反而覺得這人長得有些過分,一雙小眼睛放到了一張方形的臉上,看起來就像一直藏狐,但卻沒有那么憨厚,反而是一張奸詐的表情。

“小兄弟,我看你在這兒看了好幾圈了,不知道你喜歡什么?我跟你說,我不是吹,哥們我這兒的盆栽觀賞性那是太強了!我相信以你的眼光肯定能看出來,而且品質也沒的說,你看好哪個,咱么價錢好商量!”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发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从功夫熊猫开始

亦函

从功夫熊猫开始

金楚画

从功夫熊猫开始

三千勿忘尽

从功夫熊猫开始

陈森然的右手

从功夫熊猫开始

薛定谔的猫

从功夫熊猫开始

华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