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京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北京故事 (第1/3页)
    

“喝啊!大叔!这就是属于我的数据容器吗?谢谢你啊,我的双手,又回来了!”

我的前方,一名刚刚移植了数据容器,拥有热血并稚气未脱的面貌的少年在调试官面前大声嚷嚷着,看起来,他很开心。

调试官(不适)7%:“这是我的职责,并且你也十分努力了,数据容器的DNA连接过程肯定很疼吧?毕竟那白纲义肢的尖锐接口,我们这种没有进行过增幅训练的后勤人员看了。。真的会全身发毛啊。。这种东西这辈子我都不想体验它刺入肉里那种钻心的痛。”

那位刺头少年听了调试官这番话,对他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转过头来冲着我用白纲做成的拳头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并向我做起了自我介绍。

凯都(适应者)30%:“您好慕音团长,我是默里集训组--适合者第八训练组的凯都!请多指教!在此向您进行我的成绩确认:数据增幅养期两年,通过适合的测验、通过残肢的适配测验还有通过了侦查小组对纲盟守械据点的讨伐任务,击杀攻械三只、击杀守械一台、击杀叛陆者一人,请您进行确认!”

他说完我一天工作的最后一份工作量,啊不,是他的成绩确认。

我拿起了他的身份表,仔细确认了一番,如果漏掉了一个错误,我就是“间接杀人”了。

慕音(适越者)75%:“用临时的枪械义肢战斗到现在真的很厉害,你的这些成果,全部都是货真价实的,欢迎你,凯都,今后你就是默里联组的准替补队员了,适合你的适配武装已经在军师“时策”那边制作完成了,去吧,再努力也是要休息的。”

凯都听了这一番话,向我露出了真心的笑容,这种笑容,要比平时的适应者们这个那个的礼仪要真实多了,我对适配官点了点头,适配官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向凯都走去,并对我撒下一句话。

调试官(不适)7%:“累死我了,团长,十瞳先生的怀表,真的很难修的啊~”

我露出了难堪的神情,就在前几天执行守械的侵入讨伐任务的时候,我率领的讨伐小队在即将被发现的时刻我把十瞳脖子上那块他最珍惜的怀表扔了出去,被守械的第一枪击碎了外壳,我转头看向默里联组的狙击手--十瞳,他眯着眼看着我,说到:“没事了,那怀表虽然是对我很重要,但是要知道那是在执行讨伐任务,如果团长你没有扔出去影响那些家伙的判断的话,说不定我们那时候就暴露了,扔出武器会少个底牌,扔出联络耳机的话万一让我们的终端被侵入的话,大家都不好办,你的抉择是对的,不过修理费要你出。”

十瞳还是那么喜欢理清细节,还有那直率冷静的性格,他还是一点没变,我笑了笑,说到:“你的话还是那么的多啊,默里联组的公认“老妈子”~前几天我去你房间找你切磋的时候,睡觉前看到你厨房里竟然围裙、头套什么的都有,你这铁定是默里联组的公认老妈子啊哈哈!”等我刚说完这话,十瞳瞪了我一眼,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某男团员:“团长你还是喜欢说着说着暴露自己的私生活啊,这些女团员又要到处往外传了!”

我看向前台的三位女团员,她们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本记事本,我知道,她们三个是全团最知名的“新闻”三人组了。

我急忙冲向前去,抓住其中一人的记事本,上面写着:“前几天休息日慕音团长前去十瞳队长的房间,和他进行了“数据♂切磋”还偷看了十瞳队长的房间,与他在卧室共处一室还睡了一晚上!”

慕音:“喂?别的就算了,这个“♂”符号是几个意思啊?”

她们三个人趁我不注意,一起抢走了记事本,做出了要逃跑的动作,我立马喊住她们,说到:“我以默里联组团长的行政资格命令你们不许跑!”她们三个愣住了,没有再逃跑,我舒了一口气。

“笨蛋团长!我们就算跑了你也不会处罚我们的,你就没有罚过任何人!”她们一人做了一个鬼脸,迅速跑出了默里联组的分部。

时策(适越者)69%:“唉,明明是一个个长的挺端正的姑娘,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不检点的举动呢?团长大人~这句话都写在你的脸上了啊~”

默里联组的军师,时策,明明才十八岁,却有着大叔一样的脸,这家伙是副团长“蝎”的搭档,虽说联组因为他完成了不少讨伐作战,但是他每次都能看出我内心的想法,真的很麻烦。

时策:“团长,明天有观察纲盟职业猎手的任务了,不会像今天那么繁重了,听前台说是一个“红色”的少女哦,平时接这种任务过去之后不是大汉就是帅哥,这个任务我一定要接,明天就不会那么无聊了,还能观察美少女的战斗场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成熟的大姐头风格呢?如果是的话恋爱达人时策就要开始表演他的恋爱技巧了,脱离单身指日可待啊~”

我没有搭理他,转身就走,今天累死我了,没有时间去理这个老色批。

时策却一脸不满,叫住了我,说道:“团长你陪我去吧~”我不耐烦的向他说道:“观察纲盟职业猎手在我方境内进行猎杀悬赏的任务,是为了让我们防止他们不做出其他别的行为,防止伤及无辜,不是为了让你去谈恋爱的吧?如果你抱着这份心态去执行任务的话,我还是免了吧,我为了你那点小心思还不如去让那些每天努力想要进入默里联组的孩子通过,让他们残缺的部位复原呢。”

十瞳:“团长这话我赞同,毕竟专门让我们这些适越者去是因为我们的实力有保障,不至于挡不住他们这种无论是对人还是对纲械都经验丰富的猎手,而不是让你去玩的。”

时策一脸无奈的答道:“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啊,一点都不解风情,这么认真的活着真的有意思吗?唉,算了算了,我认真观察这孩子,不想别的事情,好了吧?团长大人~”

我叹了一口气,答道:“好吧,既然你都那么说了,我就陪你去吧,毕竟那次没有你我就死在纲毁之森了,走吧,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我跟着一脸幸福的时策以及部分团员们,离开了分部。

十瞳:“唉,慕音团长实在是太好忽悠了,时策那一脸坏笑都没看不出来他并没有改变主意。”


     ”青脸汉道:“你以为我是独个儿到这里乱闯的?你以为我不知道这里是龙虎天我旧账,全在那一拳勾消,但俺此刻既不能看你挨打也不能帮你打人,只得走了芮玮叹道:纪野打生下来就未哭过,有次他妈妈不小心摔倒了他,正担心他摔伤了没,却见虽摔破了头,活着?龙四爷一向把他当做自己亲生的儿子,他就算真的出了差错,也应该回去说明,怎么可以一走了之朱泪儿道:“那么,又是谁杀了那老太。“家世背景出身,这些都比较不重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