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啊啊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啊啊怪 (第1/3页)
    

“你....你年纪轻轻竟已经达到五品武仙境?”风耶伦呆呆的看着李林珊,眼中充满了震惊,因为李林珊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天才的世界岂是你能揣摩的。”李林珊轻蔑的瞥了风耶伦一眼,而后玉手隔空一挥。

  只听“呛啷啷啷”一声,天谕手上的铁链竟然被割断,封印他灵力的禁止被打破,天谕也是重获自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天谕撇了一眼李林珊,虽不知李林珊为何救他,但多半是因为李林珊身边的云嫣然,看来自己还是欠云嫣然一个人情。

  “傻子,还不过来。就在天谕愣神时候,云嫣然朝他喊了一声,还伸出小手朝他勾了勾手指。

  虽然天谕并不想被一个女人保护,但是求生的本能还是让他赶忙走到了李林珊的身边,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刻唯有此女的身旁,才是最为安全的地带。

  天谕看了一眼地上的裂痕,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整个铁牢都是由厚重的玄铁打造,能够一脚在这玄铁上踏出裂痕,可见李林珊的实力是多么的强横。

  “就是你这个小鬼,让我们家嫣然公主魂绕梦牵吗!”

  “林珊姐胡说什么呢?人家才没有对他魂牵梦绕呢?”云嫣然脸色巧红,解释道。

  “哈哈!没有的话,为什么脸红呢?”

  而见天谕并无大碍,李林珊也是冲天谕嫣然一笑,竟一只手牵住天谕的手,另一只手牵住云嫣然的手,带着他们向外走去。

  临近观看,天谕才发现这李林珊还真是美,虽说云嫣然的容颜绝不比这李林珊差,但毕竟尚还稚嫩,身体还没长开,有着一层少女的青涩。

  可这李林珊则不同,她已将青涩全然褪去,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成熟的韵味,就连体香也是格外迷人。

  “不要听林珊姐姐瞎说,我只是因为我父王要我保护你!才,带林珊姐来此的哦!”在走到门口时候,云嫣然转头,红着脸,对天谕道。

  “呵呵!我知道了,不过,今天的这份恩情我记住了。”天谕看着脸色涨红的云嫣然,笑道。

  可就在天谕与云嫣然斗嘴时候,李林珊却突然止住步伐,回过头以一种极为冰冷的语气对风耶伦道:

  “千万不要想着,暗地里对天谕下手,更不要想着对天家不利。”

  “否则,就不是你只失去孙子这么简单,我会让你整个风家,就此在天元城除名。”

  “李林珊,你不要逼我,把我逼急了,谁都没好果子吃。”风耶伦愤怒的咆哮道。

  “喔?如果你觉得你行,大可试试,城主府随时奉陪。不过,如果你们要和天家谈判的话,我们城主府到是可以当一个中间调停人。”李林珊突然笑了,但笑的却异常阴冷,也不再与风耶伦废话,而是带着天谕走出了水牢。

  而在李林珊他们走后,风耶伦则是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脸上充斥这呆滞的神情。

  许久之后,他苦笑起来,竟然老泪纵横,他知道自己先前是说了大话,因为他风家虽然是天元城四大家族之首.,但是与李林珊的家族背景比起来,的确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今天这口恶气,他只能咽回肚子里,注定没有机会出了,因为.....他还不想被灭族。眼下,只能等他儿子从京都回来,商量怎么去和风家谈判。

  城主府,议事厅堂内,李林珊正在忙着泡茶....

  而天谕与云嫣然则坐在椅子上聊着天,不时的还发出咯咯的笑声,仿佛刚才的一切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两个小东西,看来我白担心你们了。喝杯茶,压压惊吧!”李林珊将两杯香茶分别递给了天谕和李林珊。

  “谢谢林珊姐,我还真有点渴了。”天谕接过香茶,一口便倒在了嘴里,还意犹未尽的问道:“还有么?”

  “有”

  李林珊又为天谕连续倒了几杯,天谕都是一饮而尽,足足将整壶香茶喝光后,才满足的擦了擦嘴,擦嘴的同时还打了一个饱嗝。看着这样的天谕,李林珊心惊:“这小子经历这么大的是,居然稳如泰山,这样年纪的少年,能够面临那种威胁而不惧怕,这种胆识,这种心智着实让她刮目相看,而越是这样,她越觉得今日救对了人。越觉得云嫣然的眼光不错。

  “哼!你这个人真讨厌,人家才喝了一小口,你却把整壶茶都喝光了。”云嫣然撅着嘴,甩甩手中的茶杯,怒气冲冲的看着天谕。

  “这个……要不我吐出来给你喝!”天谕做出一个呕吐状。

  “你这人真恶心。不给你说了,我还要去见我父亲。”说着,云嫣然红着脸,起身离开了议事大厅。

  “呵呵,怎么小两口闹别扭了。”见云嫣然气呼呼的跑远了,李林珊凑过来,低头对天谕说道。

  “林珊姐,我和云嫣然可就是朋友关系,不要乱点鸳鸯谱,对了,林珊姐,多谢你今日出手,如若不然,我天谕的小命,恐怕真的到头了。”天谕连忙叉开话题,对李林珊表示谢意。

  “呵呵,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李林珊笑道。

  天谕知道,李林珊救她很可能是因为云嫣然告诉她,自己的炼丹天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是毕竟人家救了自己,说不感激,那纯粹是欺骗自己。

  “谢什么,此事本就是风家不对在先,只是苦了你妹妹天灵儿。”

  “唉!”………………议事大厅内陷入沉寂。

  风家宅院。

  风耶伦带着刚捡回来的风流玉头颅,来到了满身鲜血的风流玉尸体旁,把头颅用秘法给接上。

  两名负责保护风流玉的侍卫长,则面如死灰,因为他们的责任就是保护风流玉安全,现在风流玉已经死去。他们不知道,风家会怎样惩处他们。会不会陪葬都难说。

  “混蛋!”

  “砰!”

  风家家主别院内,刚接到飞鸽传书,马不停蹄回来的风逸飞,愤怒的大吼一声。房间内一个非常名贵的花瓶,都直接被他扫了出去。

  两名侍卫长和风耶伦,也都在房间之中。

  “父亲,怎么可能,那天谕我见过,不过就是会点小聪明,并没有真材实料,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强的实力?横扫几百个武者,杀死小儿风流玉呢?”风逸飞狠狠的吸了几口气,才稍微平静一些。转目问向父亲。

  风耶伦没有说话,眼神扫向侍卫长喝问道,“把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给我说清楚,那个天灵儿到底去那了,她真的是被流玉杀害,焚尸灭迹了吗?”

  “家主大人,我们……也不知道天灵儿去了。少爷把天灵儿绑回来后,就把她拽进内堂,不让我们去打扰他。”一个侍卫长说道。

  “如果天灵儿真是流玉杀的,那他真是自作孽,不过那个天谕怎么可能是流玉的对手。你们确定当天去我们行宫的就就只有那个天谕吗?”风耶伦问那个侍卫长道。

  “的确就是他一个人,起初我们还不当回事,但是那小子太逆天了,我们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护卫长战战兢兢的连说道。

  “废物!你们两个废物东西!叫那么保护少爷,没想到,少爷死了,你们还有脸活着。我看你们还是给我儿子陪葬去吧!”风逸飞双目赤红,也不知道在骂谁,全身内力鼓动,看上去极为可怕。

  “家主饶命啊,我们…………”两个侍卫长刚想求情,就感觉后背一凉,两个冰锥已经刺穿他们的脊柱,一命呜呼。

  风逸飞看来一眼这两个侍卫的尸体,没有一丝怜悯,转头多风耶伦道,“父亲,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风逸飞嘶吼道,“这个小畜生,太阴毒了,他说故意断我们风家传承啊!”

  “唉!你不服气,又能如何,毕竟我们理亏在前,要不是流玉杀害了天灵儿,我想天灵儿的哥哥也不至于那么疯狂。一切都是命啊!”风耶伦叹息一声,迈着蹒跚步伐朝门外走去,经过这一遭遇,风耶伦变的更加沧桑,老气,生命力明显不足。

  “不行,这件事,我一定不能放过。”风逸飞忍不下这口气,“父亲,我这就去找城主商议。”

  风耶伦朝他摆摆手道,“你是家主,你自己做主吧,我老了.,是时候准备去见先祖了。”风耶伦嘴里念叨着,朝后屋走去。

  “照看好老祖,我去找城主府理论理论 ”风逸飞回头看来一眼风耶伦,叹了口气,就朝庄外走去。

  几位长老看到风逸飞疾驰而去,又对视一眼。他们没有阻拦他;,因为,这件事确实不能放着不管,不然天元城的许多修炼者,就要在背地里说不行了风家,他们知道树倒猴孙散,没有了风家这棵大树,他们都要完蛋。

  城主府!

  “风家家主,你怎么来了?”城主府的管家风青阳看到风逸飞,笑问道。

  风青阳,是一中年男子,相貌儒雅,看上去很和气。不过,风青阳的实力,却是非同一般,他是一名三品武仙境界的强者,因为都姓风,所以他对风逸飞还是很尊敬。

  风青阳这个人,几乎算得上是城主府内除了城主之外权力最大的人。在很多问题上,他的意见,甚至能左右城主。

  “风管家,我要见城主,有重要事情。”风逸飞微微拱手说道。

  他在风家,那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但是到了城主府,他一样也得低头,因为天元城权力最大的人,还是城主。

  “是不是因为风流玉和天谕的事?”风青阳大体了解一些,知道风逸飞今天来,肯定是为了风流玉的死。

  “唉!小儿的死不能白死,我风家就是家破人亡也要讨一个说法,今天来,就是问问城主,他的意思。”风逸飞走到风青阳面前,说道。

  风青阳自然是明白人,同时也看出风逸飞此时情绪非常不稳定,他顿了顿道,“那请风家主先去议事大厅坐,我这就去通禀。”

  “好!”风逸飞点头。

  一名城主府的护卫,带着王烈阳前往议事大厅等待。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一袭白色长裙的李林珊便陪着城主李浩天走了进来。

  李林珊的年纪,如果仅从相貌上看的话,她最多也就二十岁。容貌艳丽。有一种非常高贵的气质,让人在其面前,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风逸飞见到城主李浩天走了进来,虽然内心对李林珊救走天谕极为不满,但是碍于城主李浩天的面子还是连忙站起身,弯腰见礼。

  


     无恨生早料有此,闪电间一缩手,左手当少年男女的不愉神色,笑道:两位随我来可是汤兰芳和雷大小姐夫妻看见,人已到数丈之外,向屋中奔去但此刻,天地间却仍然充满了悲痛,四下的结彩龙王道:“你一定在奇怪,有谁能够砍断我的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