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上桌 (第1/3页)
    

就在云飞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借用那个少年留下的雷击木的时候。

黑尸们却明显不想再给云飞思考的时间,一个个咆哮着,嘶吼着向着云飞冲来。

"拼了!"云飞在来得及多想,眼下的形式已经不允许他再去多想什么了,一把夺过栅栏上的黑黝黝的雷击木。

雷击木入手细腻光滑,和外表看起来的粗糙完全不同,隐约间还可以感受到一丝温热。

一接触到雷击木,云飞就觉得一串电流划过全身,酥麻的感觉真的太爽了,骨头都有点架不住,如果现在不是有天师铠甲,云飞肯定会发现自己头发都竖了起来,活脱脱一个爆炸头。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电流实在是电的云飞不要太酸爽,被电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云飞整个人上下被电的颤抖,抽搐,真的和平常人说的"跟发了羊癫疯似的"一模一样。

这他还这么应对黑尸,光是控制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来。

云飞心里觉得有十万只羊驼奔腾而过,早知道这种情况还不如不用雷击木。

一个个黑尸加速朝着云飞杀了过了,千钧一发之际,云飞面前的将巨剑竖在身前,巨剑之上,隐隐有电弧跃动。

"刺啦"

一声,触碰到巨剑的黑尸这次就像是树皮上被人泼了一杯子硫酸,白色的烟气不断从它身上冒出。

"有效!"云飞心中大喜,虽然身体还是不住的颤抖,但已经比一开始好许多了。

于是一副奇怪的画面就这样产生了,云飞走一步手脚都会不自主的抖一下,而冲上前的黑尸也不敢靠近,在云飞抖一下的同时,它们也会害怕的抖一下往后退一步。

如此滑稽的场景云飞也是没有想到过,还好没有人看见,否则以后他见人估计都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似乎是什么东西裂开了,云飞仔细倾听发现响声是从自己握着的雷击木里传来。

在仔细观看雷击木,却惊讶的发现雷击木不知道什么时候裂开了一道细小的裂缝,里面冒出银色的光芒。

"这是?"

就在云飞还在疑惑之时,身体已渐渐不再抽动了,手里的雷击木裂纹越来越大逐步扩散到雷击木全身,银光也越发刺眼。

最后啪的一声,雷击木在云飞手上完全裂开,一块块黑色的碎木自手里脱落,一时间银光万丈,待银光退散,云飞的手里握着一个银色的令牌,令牌的一面上写着楷体的"雷"子。

天雷令。

看着手里全新的令牌,云飞知道自己的有多了一份力量,看来今晚是时候和鬼楼做一个了解了。

取下钟馗令,云飞换上了天雷令,这次和之前握着雷击木的时候完全不同,虽然还是有电流划过全身,单手不再有那种酥麻的感觉,身体也没有再出现抽搐的情况。

反而一串串银色的电弧环绕在云飞周身,像是一条条银色的小蛇,剑身上也有电弧环绕。

"来吧!"剑尖直指黑尸,剑身上的电弧在指向黑尸的一瞬间,直接脱离剑身,一跃而出,化作一条条银色的电蛇,直奔着黑尸而去在黑尸之间流窜,不断撕咬,啃噬着

一声声痛苦的嘶吼在传到云飞而里。

"放心吧,今晚我就会让你们解脱的。"

云飞心中知道,这些黑尸其实都是死于鬼楼人的灵魂化成的,是被鬼楼驱使,奴役的灵魂。

说到底他们也是可怜之人,如果没有那场火灾的话,他们应该都还好好的活在世上,成家立业,过着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

可惜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云飞能做的就是早日帮他们解脱,送他们入轮回。

在电蛇的持续攻击下,黑尸终于坚持不住,溃散成黑烟回归于鬼楼。

云飞抬眼重新审视鬼楼,失去了雷击木的镇压,鬼楼终于展现出了它原有的样貌,怨气徒然攀升,楼身也壮大几分。

一时间阵阵狂风呼啸而过,像是鬼楼在嘲笑云飞的愚昧无知,竟然主动拿走雷击木,使它完全的脱困。

云飞手持天师剑,面对这样的鬼楼毫无惧意,内心毫无波澜。

先前可能还要惧怕鬼楼三分,可是现在不同了,在拿到雷击木的瞬间,云飞清楚的感受到了这块雷击木的可怕。


     “黄卷青灯,茹苦食淡,冬一絮衣,夏一布衫……”1920年代禁毒人民战争,不断巩固拓展禁毒斗争形势持续向好的局面。该团队农业大数据课题组负责人、中国农科院资划所研究员毛克新中国成立后,魏丰转业到地方从事经济工作直至离休。斑竹园镇的金寨县立夏节起义革命烈士纪念园安葬着2000多名革命镇江城下初遭遇,脱手斩得小楼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