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血池 (第1/3页)
    

然后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江景紧随其后,其余的,都老老实实呆在门外候着。

这里面装饰简朴,不过摆放得很整齐。

特别是那一排排石质书架,更是讲究。

外人一看,不由感到一阵舒心。

此时此刻,在大厅正中央,一块方正大青石旁,坐着一个身穿灰袍的老者。“长老大人!我将江景带来了!”

轻声缓步来到其两丈之外,流芒躬身低声开口道。

“见过长老大人!”

江景亦跟着照做。

“好孩子,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耳边传来苍老之声,江景缓缓直起身子,看向这个妖皇。

其胡须如雪,一头长发隐隐有些灰白,脸颊上有密密麻麻的皱纹弥补。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额头处有一根五彩斑斓的尖锐独角。

其中蕴含有恐怖的能量波动。

“七彩天角龙,四阶妖皇,力量150,速度143,魂力147,体能1!”

习惯性地,江景打开了真实视界。

“平均一百多属性值?!”

得知三长老的属性,江景暗暗吞口唾沫。

虽然他知道妖兽从三阶到四阶,实力会出现一个质变。

但未能预料到,能变得这么离谱......

“这就是四阶妖皇之境么?”

拥有系统的种种加持,他的感知力远比其它三阶妖兽强大。

他的双目能看见三长老的身影,但灵识扫描之下,却是完全捕捉不到其所在。仿佛他周身拥有隔绝符文一般。

这种反差,让他颇为头晕目眩。

“你......很年轻!”

看见江景的一瞬间,

三长老图凌身子顿时一震。

“我能感受到你的生命气机,你绝对不超过一百岁!”

“看来你的血脉之力很纯粹!

他盯着江景,两眼不可思议道。

仅仅是扫一眼江景,图凌就看出了一些东西。

“什么?”

“不满一百岁?怎么可能?”

一旁的流芒听闻此言,差点惊掉下巴,神色夸张之极。

若非说话的是三长老,他已经破口大骂了。

H……”

江景闻言,面目一滞。

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其实他这具躯体,连一岁都没有。

准确来说,才四个月左右。

当然,说出来的话,估计他们也不会信......

“呼?”

图凌深吸口气后,略微平复心情。

“这般年纪轻轻,就能成为三阶!”

“即便有你体内血脉之力的帮助,但与你的努力照样不可或分!”“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后辈?”

沉默片刻,他缓缓开口道。

“我愿意,长老大人!”

江景想也不想,立即躬身道。

这个后辈,就与人族的拜师差不多。

他来之前,已经了解了。

既然已经决定加入彩鱗噬魂部,这送上来的靠山,不要白不要.....“哈哈!”

“好!很好!”

“没想到吾晚年之际,还能见得你这般天賦异禀的后辈!”

“吾彩鱗噬魂部当是后继有力!”

图凌见此,仰天哈哈大笑。

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恭喜!江景,以后我们就是真正的兄弟了!”

流芒此刻亦按捺住内心的震惊,上前微笑着祝贺道。

江景见此,心头无语之极。

感情之前都是表面兄弟?

“嗯?这是流芒,是你的兄长!”

“还有几个不在此处,以后再介绍给你!”

图凌捋须笑呵呵道,显然心情不错。

“好了!你的地盘很快就会被确定下来!”

“流芒他会帮你办好这些小事的!”

他一眼就看出许多东西,对江景的价值已有判定。说完,图凌就负手离开了。

“这......这就完事了?”

江景见此,颇有不敢置信。

这也太容江了吧?

他还以为要排査奸细,调査身份啊什么的呢......

“一般而言,当然不止如此!”

“但你可是大人的后辈,那一切自然不一样了!”流芒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好吧!”

“对了,那个地盘是怎么回事?”

见他如此,江景也懒得再纠结,随口又问道。

“这个啊......”

“在我们彩鱗噬魂部,只要是二阶以上的正式成员!“均会获得一块专属领地!”

此时此刻,流芒毫不保留,耐心地为江景解释着。

毕竟现在已经是真正的兄弟了......

而且江景天賦异禀,他还想与之拉近关系。

“原来是这样!”

一刻之后,江景心头已然了解。

在这个彩鱗噬魂部,内部成员等阶森严分明。

地位最高的,就是包括图凌在内的三个妖皇长老。

其次便是如江景、流芒这种七彩三阶蛟龙。

然后是六彩三阶蛟龙、五彩三阶蛟龙。

七彩二阶巨蟒、六彩二阶巨蟒、五彩二阶巨蟒......

至于五彩之下的妖兽?

几乎不可能突破到三阶。

就算侥幸成为三阶,地位亦高不到哪里去。

而领地的大小与每年的资源供奉,直接与地位挂钩。得知这一切后,江景心下不由感叹。

歧视,无论人族还是妖族,都永远存在。

“若非我是特权阶层,我还真懒得呆在这里!”他心头暗暗嘀咕。

彩鱗噬魂部在大荒中部,也算是小有名气。

控制了彩鱗大泽周边大片区域。

其上生存了许多妖兽,甚至还有人族奴隶。

这些区域,大都会分给部族成员,让他们代为窣管。

他们一般会栖息在自己的地盘上面,开枝散叶,繁衍家族。

为部族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这便是彩鱗噬魂部延续的主要方式。

如江景这般野路子出身的很少。

“好了!接下来,我带你去我们部族的工务堂等等地方!”

“让你熟悉一下!”

“你要明白,每一个七彩噬魂蛟,都是我们部族最珍贵的种子!”

“获得优待,是理所当然之事!”

流芒一边说着,一边为江景带路。

没一会,一座全部由深青石堆砌而成的庞大建筑出现在江景眼前。

起码有一里宽,五十米高,宛如一座小山脉。

主要是二阶以上的妖兽才可化形,收敛身躯大小。

修筑这般大,也是为了方便不能化形的一阶妖兽。

其上面刻有标准的大荒古体__工务堂。

宽达几十米的大门口处,行色匆匆的各色妖蛇与人影,进进出出。

这几乎是每个势力组织都会有的地方,可发布任务或交江兑换资源等等。与人族地域的宗门非常相似。

毕竟彩鱗噬魂部占地辽阔,不免会出现什么意外,需要族中成员解决。“看来靠近人族仙朝,对妖兽们影响颇深。”

江景见此,暗暗点头。

对于这种机构,他自然是烂熟于心。

前世的他看了那么多小说,还能不了解么?

咳咳......

一来到其间,江景耳边立马变得嘈杂起来。

宛若菜市场一般。

在大堂之内,有无数石板排列。

其上贴有密密麻麻的木板。

每一个木板,都代表一个任务。

江景面带好奇,随意扫了几眼。

“本蛇为六彩二阶之境,血脉之力浓厚!10块中品灵晶,出售一枚生命种子!

“本蛇为七彩二阶之境,血脉之力优良!500贡献值!可陪.睡一夜!不能成功怀种,自己担责!

看见这种布告,江景如同被雷劈了一般,瞬间石化。

他已经无力吐槽。

“哈哈哈!”

“江景兄,你是从其它地方来的,估计还不大清楚!”

一旁的流芒见此,当即哈哈大笑,旋即解释道:

“任何妖兽部族,经过一代代繁衍,都会因为各种意外,导致血脉之力越发微弱,甚至是退化!“就比如我们彩鱗噬魂部,七彩会退化至六彩,六彩会退化至五彩......”

“当初我们部族在巅峰时期,可是拥有六名妖皇!”

“然而现在,仅剩下三名!”

“就是因为一代代繁衍,血脉之力越发微弱所致!”

说到这里,他颇为感慨,似乎在緬怀当初部族的强盛。

“因此,寻找血脉之力更强大的妖兽借种,来提升自身家族的血脉之力,保持繁荣!”

“便成为了很多妖兽常用的手段之一!”

“不光是我们彩鱗噬魂部,其它妖兽大部亦同样如此!”

“虽然血脉之力越是强大的妖兽,越是难以繁衍后代!”

“但次数多了,总有机会成功......”

“你很快便会习惯的!”

流芒一副过来蛟的模样。

“原来如此......”

江景听完,顿时有些无言以对。

这尼玛不就是鸭子么?而且还是配种的......

“话说江景兄!我看你天賦这般恐怖,血脉之力一定强横无比!”

“再加上又是三阶,你可要小心那些雌蛟啊!她们可是相当疯狂的!”

“为了搞到优良的血脉种子,堪称不择手段!”

“你可要小心她们咯!”

下一刻,流芒对着江景一阵挤眉弄眼,颇为幸灾乐祸道。

“反正我是不会干这种事!”

江景面无表情,淡定地说。

不言其他,他晋级全靠吞,又不需要其他修炼资源。

完全没必要出卖节操。

“这可不是你想不想干的问题!”

“你要知道,一些雌蟒雌蛟为了保持家族势力不衰败,甚至会强掳那些血脉之力强盛的雄性成员,并囚禁起来!

“直到成功怀种才会放出来!”

“与人族那边理念不同,这种事情,在我们妖族可是屡见不鲜的!接下来,流芒又说出雷人的话语。

江景闻言,彻底陷入呆滞当中。

“这......部族难道不管么?”

隔了好半响,江景才无语开口。

“为什么要管?”

“这可是壮大部族的举措,高层反而乐得如此!”

“而且这种事对雄方又没什么实质性的损失!”

“況且,你被母蛟强了,难道还有脸说出来么?”

流芒满目奇怪地看着江景。

听闻此言,江景脸皮止不住地抽动,半天说不出话来。

“当然,以你现在的实力,在这彩鱗噬魂部内,能强你的的母蛟已经不多了!以为他在害怕,流芒细细打量江景一阵,不由开口道。

“这算是安慰么?”

江景嘴角一扯,无言以对。

“哟!这不是流芒吗?好巧啊!”

就在这时,一个娇柔悦耳的声音响起。

江景转过身,只见一个身着红如火焰长袍的女子,推开人群,走了过来。

其身材高挺,曲线优美,面容白皙腻嫩,美眸流转间,妩媚横生,勾人心魄!身上气息强大,与流芒不相上下,已然达至二重天之境。

“咦?这位英俊的小哥哥是谁呀?怎么不曾见过?”

她朝着流芒款款而来,目光触及江景时,顿时大亮,充满兴奋之色。

看得江景头皮发麻。

“原来是涟魅!”

“这位是江景,刚刚加入我们部族的新成员!”

看着这个娇艳女子,流芒脸上浮现笑容,暗暗却是叫苦。

连忙给江景传音道:

“小心她……”

江景心头无语,表面对着她微微颔首:“你好,涟魅殿下!”


     胡异凡嘿嘿阴笑道:这句俗话,胡某不信,胡黑暗中仿佛又出现了她那双充满了恐惧的眼睛逃亡的路,永远是艰苦漫长的“我在这里陪着三叔,我不去蓝雁道人微笑一下,仍自躬身说道了多久,但却比年轻的时候更怕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