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抢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抢猴 (第1/3页)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立刻前往附近的小城。

  在那里他们有生存的机会,要是在这荒郊野岭,被丧尸群围住,那就真的无解。

  临走前,林寒雨取出金属箱中的装备,把唯一一件防护服给了张小河。

  “这多不好意思,防护服还是给你吧。”

  防护服韧性很足,一般丧尸咬不穿防护服,能避免丧尸感染人类。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一大利器。

  老实说,张小河不好意思接受。

  “我本身就是感染者,防护服对我没有用处。”

  听她这么一说,还挺有道理,张小河不再推辞。

  赶紧换上防护服,穿上之后,他的身体臃肿一大圈,行动起来极其不方便。

  装束完毕之后,他们俩立刻启程,马不停蹄地赶往最近的城。

  南疆不似从前,寒冷与冰雪是现在的主题,那个四季如春,冬天吃冰棍的南疆,早已随着灾难的到来而逝去。

  雪满地遍野铺了一层,山路看起来很平坦,这是雪层编织的谎言。

  张小河走在山路上,前面看起来平整得很,可当他往前走。

  脚掌往外偏了一点点,他不慎掉入山沟。

  他眼睛瞪得老大,当即想要呼救。

  可他还没来得及大喊,人就落到山沟里面。

  幸好山沟不深,加上山沟里面也是雪层,因此他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稍微缓和一下,喘了几口气之后,他正打算求救。

  忽然,耳边一声声呃唔之声,让他立刻闭嘴。

  像丧尸这种低智商生物,掉入山沟很正常。

  张小河心脏登时砰砰砰跳动,四下漆黑一片,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有丧尸。

  身后要是有丧尸,随时都可能扑咬过来。

  或者在他旁边就有一个。

  他的情绪紧张起来,待在原本的位置一动也不敢动,也不敢贸然出声求救。

  虽然普通丧尸咬不破防护服,但是他怕有厉害的丧尸也在这里。

  “呃唔——呃唔——”

  那一声声呜咽像是恶鬼在叫唤。

  他先强行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在一片寂静中,大脑飞速运转。

  思考一阵后,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丧尸的“呃唔”声,以此判断丧尸的大概数量。

  仔细听了几分钟,他也没能有个相对准确的判断。

  由于声音太杂,他只能简单地判断出,有一群丧尸。

  呃唔之声有些嘈杂,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发出声音的丧尸数量不在少数。

  张小河脸色煞白,提心吊胆想了一阵之后,他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趁着天黑,丧尸看不到,他偷偷摸摸地走开。

  但他没有立即行动,脑海中设想着各种可能,当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

  终于迈出了第一步,这一步颠颠倒倒,步子很缓慢,也很轻巧。

  他一边试探着,一边前进。

  若是遇到突发情况,他也好及时做出反应。

  走了几步之后,忽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小腿。

  当时他就走不动了,内心慌张到极点。

  越是这种时候,也不能紧张。

  张小河定在原地,假装自己是一个死物。

  那只手抓住他之后,并没有过激的反应,抓住他之后,也没有叫喊。

  不一会那只手就松开,张小河趁机快速逃离。

  张小河的心脏狂跳不止,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和下辈子的胆子,都在这里用完。

  此时他的心里没有别的想法,他只想离开这里。

  慢慢地他的脚步开始仓促,注意力也不是那么击中。

  他跑着跑着,忽然间就踩到了什么东西,随后是一声大吼。

  山沟里的丧尸顿时炸锅,铺天盖地杀了过来。

  他当时就急了,人都差点哭出来。

  但事已至此,他只能逃命,跑过丧尸还有生存的可能性。

  然而不测再次发生,由于天黑看不到东西,他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一下子扑倒在地上。

  “完了,我靠。”张小河内心哀嚎。

  “我还不能放弃。”他觉得自己不能就这样死了,当初面对文明武器都没死,现在却死在一群丧尸手中。

  老实说,他心里是不服气的。

  内心鼓足勇气,双手一撑,他正要站起来时,一群丧尸从他身上踩过,差点把他踩背气。

  “唔……”张小河憋住一口气,让丧尸从他身上踩过去。

  等丧尸跑远了,他才敢站起来。

  “这是何等的幸运啊。”丧尸在野外看不到东西,以为张小河一路往前跑,于是一直追了过去。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切超出了他的预料。

  就在他以为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丧尸群又折了回来。

  张小河脑子一懵,随即想到林寒雨的话。

  无论躲在哪里,丧尸都能找到。

  那么说,之前只是意外,现在丧尸杀回来了!

  张小河疯了一样往山路上爬,丧尸很快追上来,在他脚下呃唔呃唔着,也往上爬。

  他摸着光滑的石壁往上爬,丧尸做不到如此精密的动作。

  一个个丧尸爬到一半,就掉了下去。

  然而这一次张小河毫无大意,专心致至爬上去。

  花了大量时间和气力,总算是爬回路上。

  最后再看了一眼山沟里的丧尸,张小河转身离去。

  噗通!

  张小河装上了一个人形的东西,他立即取出武器,瞄准前方。

  忽然,一道刺眼的亮光从前面照来,他下意识遮眼。

  “你怎么跟丢了?”林寒雨皱着眉头,质问道。

  张小河立刻上去想关掉灯光,林寒雨一个闪身顺势一脚放到她。

  她踩着张小河背上,冰冷道:“说出你的名字,我要证明你不是丧尸。”

  “快关掉灯,我刚才遇到丧尸了。”张小河语气焦急。

  她这才神情缓和,关掉灯随后松开脚。

  张小河站起来之后,直接拉着她的手掌,跨着大步往前走。

  “你……牵着我干吗。”

  “刚才掉沟里了,不拉着你,再走丢了怎么办?”张小河步子很着急。

  他内心的不安感强烈,山沟里面的丧尸,让他确定了一件事。

  丧尸或许还有很多,或许网内已经遍布丧尸。

  “网子可能坏了,刚才我遇到是丧尸不少。”张小河的大脑格外清醒。

  “其实丧尸没有那么可怕,我们留在这里也只不过是苟延残喘。”

  与张小河截然不同,林寒雨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意味。

  似乎对于她来说,丧尸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

  张小河停住脚,双手搭在她的肩上,郑重说道:“还有机会,只要我有一张一阶卡,我们就能活下去!”

  身为卡牌师,张他最不怕的就是打人数战,尤其是丧尸这种不是很强大的生物,一阶卡足以应对。

  “你误会了,我不是害怕。”林寒雨吞吞吐吐,“我的意思是,要是有机会,我想跟你去北疆。”

  短暂沉默之后,张小河笑了笑,“好!这次回去,我就没打算再出来,等回到北疆我们一起生活。”

  “嗯。”夜很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张小河确定林寒雨是把她当朋友的。

  作为朋友,他一定要带她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快走,我们到了城内,暂时就能稳定下来。”

  张小河牵着她的手,行走在黑夜的山路上。

  虽然彼此之间隔着一层防护服,但是她依旧能够感受到温暖。

  情感是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前一秒还担惊受怕,后一秒又能内心温暖。

  实在是变化多端,捉摸不透。

  不知从何时起,天空飘下第一片雪花,随后就好像抑制不住一样。

  大雪夹着狂风,在柔软的雪打到脸上,也能打出一点红印记。

  风雪冰寒,他们的体温在飞速流逝。

  那寒风啊,呼啊呼地吹,就像是一个气急了眼的小姑娘。

  她很任性,完全不管大雪之中,多少人在逃命。

  这一重有一重的风雪,打在丧尸身上毫无影响,打在人身上可就是要命的。

  天泛鱼肚白的时候,两人总算是看到前方一座孤寂城池。

  张小河搓着冰冷的双手,激动地说道:“可算到了,丧尸咬不死,都要被这天冷死。”

  大雪天是那么无情,总是一点一点剥离人们的生气。

  总觉得还能再坚持一会,然而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

  那做城池,宛如雪中的巨石,稳稳当当坐落在地上。

  城墙是有砖头磊起而成,看起来十分牢固。

  “不错啊,这城建得好。”张小河忍不住赞叹道。

  他以为住的聚居地,也只有一个木栅栏而已,哪像这高高大大的城墙。

  看着坚不可摧。

  林寒雨摇摇头,叹气说道:“别看城墙结实,厉害的丧尸到来,一样拦不住。”

  她的语气中,尽是无可奈何,希望就是如此淡化的。

  “我看可以。”张小河坚持自己的看法。

  又是一声轻叹,她说道:“不说了,我们先进城。”

  林寒雨走在前面,张小河走在后面,两人一路风风火火下山。

  经过几个小山丘,最终来到城门口。

  “站住!”两个守卫拦住了他们,“出示入城证件。”

  张小河看向林寒雨,她一脸从容说道:“你跟你们长官说,就说林寒雨回来了。”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交换眼神之后说道:“长官不是你想见就见的,出示证件要么离开。”

  守卫的态度很坚决,张小河靠到他旁边耳语道:“这咋还要证件呢?你们不缺人啊。”

  大部分人变成丧尸,按理说这里应该是缺人的,可是不收纳外人,就很离谱。

  “普通人就是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变成丧尸,冬城里面住的都是感染者。”她丝毫不避讳地守卫,直接说道。

  “我看你们是没有证件,那就……”守卫话说道一半,忽然被镇住。

  只见林寒雨在背后打了一拳,地上的雪掀了起来。

  显然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既然要证件,那就重新帮我弄一份证件吧。”

  两个守卫被镇住,呆楞楞地站在原地。

  身后忽然传来一些声响,一群身穿防护服,手持武器的人走了过来。

  “诶,林队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队伍中走出一个人,惊喜地问道。

  “小谭,是你啊,我休假结束,回来了。”林寒雨跟那人搭上话。

  “林队长还记得我啊,我们搜寻队是捡垃圾的,可不比你们特杀队,个个都是高手。”小谭不由分说,谄媚说道。

  “哪里哪里,没有搜寻队,咱们也不能恢复部分以往的文明,有机会我一定跟城主议会说说,给你们更新装备。”

  “那敢情好,林队长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答谢你。”谭队长很高兴。

  搜寻队有很多,他们这支并不起眼,但是特杀队整个冬城只有五支。

  有林寒雨说情,他们的新装备算是稳了。

  “不过现在我遇到个问题,我证件丢了进不去。”

  谭队长一听,当即鼓起金鱼眼,呵斥那两个守卫。

  “你们两个新来的吧,林队长都不认识,要是耽搁林队长办公,有你们好果子吃。”

  两个守卫顿时尴尬,陪着苦笑说道:“谭队长,我们也不知道是大名鼎鼎的林队长,这就放行,这就放行。”

  守卫让开道,他们两人跟着谭队长的队伍走了进去。

  “哎呦,林队长,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特杀队排得多紧,像我们这种百来个人的小队伍,根本排不到。”谭队长一边走着,一边跟她诉苦。

  “我离开的时候,特杀队人数没有增长吗?”她问道。

  “你有所不知,咱们大部分感染者,都是些没有大本事的,像你这样有晋级天赋的感染者,很很难出现。”

  “最近城主议会在商量,要不要收纳普通人,你也知道咱们这些老感染者,没几个有用的。”谭队长一个劲得跟她套近乎。

  “这是最新研究吧,我之前没有听说过。”林寒雨思索着问道。

  谭队长警惕地看了看四处的行人,小声说道:“我听说,研究院似乎找到,让普通人良性变异的办法,最近好几个大人物,暗地里都在争这份研究成果。”

  “你回来的,不是时候。”他一脸苦楚地说道。

  林寒雨思索了片刻,没有说什么,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

  张小河在林寒雨旁边,一边听着他们的谈话内容,一边观察着四周。

  冬城与他见过的任何城市都不同,走了很久,都是一些交错相接的小街道。

  街道两旁的房屋,最高不超过三层。

  街道上和屋顶上铺上一层雪,整座城市都是白色的。

  谭队长的队伍走在街道中间,两边不时会路过一些行人。

  忽然,谭队长注意到了一旁的张小河,于是开口问道:“林队长,这位是?”

  在张小河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林寒雨拉住他的手臂,说道:“他是我老公,从别的城宇来的。”

  某人一愣,转过头奇怪地看向她,很是不解。

  “不这么说,你进不来。”林寒雨小声耳语道。

  张小河这次反应过来,冬城不接纳普通人,但是家属应该没问题的。

  “原来是林队长的丈夫,久仰久仰。”谭队长很客气地跟他打招呼。

  张小河笑了笑,有些不知所措地应付了过去。

  “我们先去交差,做一下记录,就不打扰二位,要是有用的到我们的时候,随时叫我们。”

  到了一个岔路口,谭队长告别离去,他走的方向是搜寻队的方向。

  “总算走了。”张小河长出一口气,一路上当队长家属,可把他累坏了。

  他打算抽出手,然而林寒雨并没有松开,还是抱着。

  张小河犹犹豫豫地说道:“这会没人,要不你先松开?”

  “万一有人呢。”

  她不愿意松开,张小河也没有办法,只好让她抱着。

  不过,女人的身体真的不是一般的柔软,或许抱有一些别的感情,他的内心格外安稳。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两个站在岔路口,这会街上没有人,四周显得很安静。

  林寒雨把头枕在他的手臂上,温声细语道:“我先带你去住处,然后我去做个报告,顺便给你弄一份居住证。”

  “嗯。”

  他们站在岔路口,许久都没有动,张小河忍不住问道:“咱们是不是太过亲密了……”

  “演戏要演彻底,你信不信现在有不少人,在暗地里观察我。”她小声说道。

  “这样啊……好吧……但是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好人,到时候假戏真做可不要怪我。”

  “你敢么?”

  “谁说我不敢,要么今天晚上,你等着,我一定……为你做一份丈夫的爱心套餐。”

  他最终还是怂了。

  “切!”她反而不屑。

  “怎么你不信?晚上你等着啊。”他忽然想给自己一巴掌,就连他自己都觉得玩笑开过了。

  窃语一阵之后,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他们是站在一个路牌下面的,一辆大车驶过。

  扬起的雪花像是冬月的梅花瓣,几分素雅,几分华丽,但最终都归于平淡。

  雪花重新落到地上,林寒雨拉上他的手,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我家。”

  她笑得很甜蜜,一度让张小河产生了错觉。

  “走啦,呆瓜。”林寒雨拉着他,他踉踉跄跄跟着她。

  她的话语明明没有什么特殊,却能够说到张小河心里面。

  好像她每说一句话,他的心脏就要跳动几下,一下又一下,很美好也很向往。

  张小河顺着她的力道,一路上魂不守舍。

  等到了地方,他还没有醒过来。

  “喂!喂!到了。”

  张小河猛地清醒,林寒雨在他眼前晃悠,这个时候的她是如此的可爱。

  一股股单纯的情愫在他心里萌发,那一刻张小河知道他遇到了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直到很久以后,张小河才明白过来。

  当初他魂不守舍,不是他傻了,而是他的魂飞到了林寒雨那里。

  他把他自己交给林寒雨,林寒雨也把他的灵魂交给了他。

  从此两人再也不分彼此。

  林寒雨带着张小河,走进一个小屋,这是一座砖瓦房。

  比之前在上山的房子,要结实很多。

  林寒雨把他带到一个房间,随后拿出了工具开始打扫灰尘。

  “我来吧。”张小河惊醒。

  “不用,我马上就打扫好。”她说道。

  “给我一点事做,我毕竟是你的丈夫,你的家也是我的家。”张小河觉得人一个姑娘都不害羞,自己还傻愣着干什么。

  她脸颊微红,指了指房间内的衣柜说道:“你打扫一下床铺,把床铺好就可以了。”

  “好嘞!”张小河利索地起身,开始忙活起来。

  经过两人的打扫,小小的房屋干净了很多。

  林寒雨的家其实不是很大,一个卧室,一个书房,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仅此而已。

  “我先出去了,你带着屋里不要到处走动,要是遇到巡逻兵,没有证件会把你赶出去的。”她交代道。

  张小河傻傻一笑,说道:“谁敢把林队长丈夫赶出去。”

  “别闹,我是说真的。”

  她说完,忽然凑到张小河旁边,嘴唇在他脸颊上,惊鸿一点。

  随后,她转身离开。

  张小河傻愣愣地站在屋里许久,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从未有过的感情,一下子涌了出来。

  他躺倒床上抱着被子打滚,心里奇奇怪怪的,有些痒痒,有很舒服。

  慢慢地他睡了过去,忽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压着他,是一个柔软的身体。

  张小河身体一下子温热起来,他的耳朵很烫。

  也不敢乱动,就这样他睡着了。

  等他醒来,已经能听到屋内高压锅出气的声音。

  起身,迷迷糊糊地来到厨房。

  林寒雨已经在厨房内忙忙碌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醒啦。”林寒雨发现了他,一边处理手中的话,一边说道:

  “我出去了大概半小时就回来了,你睡了过去,我就没有打扰。”

  她说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你确定没有打扰?”张小河不怀好意地笑着。

  “我怎么感觉刚刚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压住我。”

  “是……是隔壁的猫,猫身体软。”林寒雨瞬间脸红。

  “哦,好像有两只猫。”张小河偷笑着,她这幅难堪的样子倒是分外惹人喜欢

  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仿佛在说我就做了怎么着。

  “要是你睡觉冷,我可以陪你睡嘛,不用偷偷摸摸的。”张小河吞吞吐吐道。

  厨房内,只有高压锅在高亢歌唱,两人各自低头。

  沉默良久,她才回应道:

  “嗯。”

  

  

  

  


     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必须坚定不移把节约能源资源放在首位,充分发挥节能的源头把控作用,以较低这对我今后设计国庆花坛也有启发。(二)中国梦:中华民族芜湖市三山区峨桥镇的智慧稻米生产基地。以往每年的九、十月,一些退休老干部会去医院输液来疏通血管,当时从最坏处着眼,做最充分的准备,朝好的方向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