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制造古尘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制造古尘沙 (第1/3页)
    

“信微到账18元。”

听着电脑里传来的声音,青橙微笑着把一位来买早教育儿书的年轻妈妈送出了门:“欢迎下次光临。请慢走。”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青橙也不禁有些感叹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好像连老天爷都开始眷顾自己。

一集电视剧没看完的功夫,书店就来了六波客人,卖了四本书,顺利入账六十八块。

势头不错,只要再加把劲,应该就能帮店里将自己今天的工资给挣回来了,也改改书店十有九亏的老黄历。

这么想好像哪里怪怪的?

青橙塞了一片薯片进嘴里。

看来安阳那张碎嘴也不是完全说不出好话。当初她说我唇红齿白盘靓条顺,一看就是旺夫相,似乎也不全是胡诌的。改天若是我真的嫁入豪门,倒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封她一个喜话红包。

不知道是不是青橙今天真的走财运了,这才刚刚坐下,又有一位客人准备进门,青橙连忙起身迎过去:“欢迎光临。”

等客人走近了,看清其具体容貌的时候,青橙心中忽然咯噔了一下。

这并非是客人长得太过丑陋,相反,即便以青橙的挑剔眼光来看,对方都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子,但让她感到有些不自然的是,这位女顾客的脸实在是太白了。

而且这种白并非是涂粉太厚的那种白,也非天生肤色的白,而是那种气血不足的惨白,薄薄的一双嘴唇都几乎看不出血色,再加上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又是披头散发,简直就是恐怖片里的女鬼的标准装扮。

又是一位远乡人吗?

其实也难怪青橙会多想,毕竟书店一个小时前,才送走一位果茶。

不过吃惊归吃惊,青橙也并不感到害怕。在决定加入这间奇怪的书店前,她就已经做好了会遇到奇奇怪怪客人的准备。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她有些不愿意承认的一点,当她处在江臣的身边时,总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似乎即便是天塌了,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一件事。

“欢迎光临,客人要买书吗?”

那女子无神的眼珠转动了一下,似乎才注意到等候在门口的青橙。她偏头看了一眼低头看书的江臣,勉强笑了笑,用极为干涩的声音说道:“我找江老板。”

对方目的如此明确,而且看对方的眼神,这似乎并非是对方第一次来书店了。

老客户吗?

青橙一边在心底作着判断,一边伸手将女子迎了进来:“快进来坐。”

这时江臣也终于合上了手中的书,坐直了身体,看着女子笑着说道:“杨小姐好。”

看来真的是老客户了。

女子在江臣对面坐下,也回以一个很勉强的笑。

“要喝茶,还是白开水?”青橙端起茶壶询问道。

“谢谢,我不渴。”杨小姐摇了下头,幅度很小,似乎很虚弱的样子。

青橙放下茶壶,回到自己位置坐好。这时她才发现客人身上的有一个特别之处。

因为将手叠放在腿上的缘故,杨小姐刚才藏在衣袖里的手臂露了出来,在其左手手腕内侧靠近脉搏的地方,有几道凌乱的条形伤痕,有深有浅,似乎是刀伤,还长着结痂,应该伤的时间不久。

似乎是注意到了青橙的目光,女子原本就惨白的脸变得更加不自然了。她似乎有些慌乱,原本放好的手又动了一下,将滑下去的衣袖拉了上来,重新盖住了左手腕处的伤痕,并且用手轻轻拽住,不再让她滑下去。做完这个举动似乎还是不能缓解她内心的紧张,她的头也不自觉地低了下去。

而这有些窘迫的举动其实就无声地解释了这些伤痕的来历。

显然造成它们的并非是某个外人,而很有可能是杨小姐自己。

盯着一个自戕者的伤痕看,这绝对算不上一个会让自戕者舒适的举动。

深知这一点的青橙连忙道歉:“对不起啊,杨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

杨小姐这才重新抬起头,对着青橙又是勉强一笑。

她的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笑起来得时候更显好看,只是越是好看,便越发地惹人心疼。

青橙看着她那只依旧拽着衣袖的左手,没敢再说什么,怕自己越说越错。

而且,她来店里的时间尚浅,还不太清楚该如何与这类特殊的客人打交道。

这种问题,还是交给江臣来解决会更好。

果然,江臣并没有让青橙失望。

他微笑着说道:“上次我就说了,杨小姐你的手是真好看,不去做手模就是暴殄天物。你看,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的吧。对了,差点忘了跟你介绍了。这是我们店新招的员工,叫青橙,林仙大学,大四的学生,还没正式毕业,在我这实习,才来几天。人不错,就是太年轻,做事莽莽撞撞的。要是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杨老师还请多包涵。”

随后他看向青橙,板着脸严肃说道:“让你背了几天服务手册,都不用心,真的遇到客人的时候,出问题了吧。今天你无论如何都要将之背下来,这几天我随时抽查。错一处,你转正的事都要重新考虑。快给杨老师道歉。”

青橙连忙站了起来,向杨小姐鞠了一躬:“杨小姐,真的很对不起。”

见此,杨小姐也慌忙摆手:“不用不用,其实没事的,你也不用这么在意。”随后她又看向江臣:“江老板,真的没什么的,不用如此小题大做的。她也没做错什么,是我太过敏感了才是。我带的学生今年也大四了,我知道他们现在学生的不容易,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么点小事就不让她转正。”

江臣的面色稍缓:“真的很抱歉,杨老师。”随后他才看向青橙说道:“既然杨老师都原谅你了,那我也不愿意当恶人。但是你一定要记住,面对任何客人,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尊重与小心。毕竟你也是个消费者,以后也要进店消费。你也一定不希望以后你进店的时候,也因为一些不必要的原因,而接受到一些异样的眼光,不是吗?”

青橙神色认真地说道:“知道了,老板,我以后会尽量小心的。”

“不是尽量,是必须。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你对待别人的方式……”

江臣停顿了片刻,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件很遥远的事。那时候他靠八年征战的战功,当上了所谓的少将军。可论年岁,他也不过只是二十四岁的年轻人罢了。他不懂如何当好一个少将军,只能摸索着以冷言少语来树立起自己的威信。

可惜结果并不理想,反而使得原本亲近的人疏远了他。摄于他的性情转变,也无人敢立刻对他提出建议。

这个时候,便是倾城最先站了出来,说她不喜欢他现在的这副模样,还是喜欢他原来的模样。他这才又转变了回去。也因为如此,他的少将军之名,才有了自己的意义,而不仅仅只是那个男人赐予他的一个称号。

当时的她,就是以类似的话劝说的他。

谁能想到,时间轮转,地点变换,他们竟然角色对调,将当初的情景又重演了一遍。

这是冥冥中的上天注定,还是早先种下的因终于解出了果?

江臣觉得应该是后者。

对于如今的江臣的而言,心念一转,便足以沧海变作桑田。所以这段回忆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

在青橙与杨小姐还未察觉的情况下,江臣笑着接了上文:“终究会反馈到别人如何对待你上的。而用一句梦之国的老话来说,这便是,‘爱人者人恒爱之’。”

在同样的语境下的一句话,落在不同人的耳中,由于各人的成长环境、所受教育等等各方面的不同,便会自然衍生出截然不同的意义与味道。

心中甜者往往愈甜,而心中苦者自然愈苦。

此刻书店虽然只有两个人听到了江臣的话,却也应验了这个颠扑不破的真理。

青橙轻点头颅,嘴角勾起的弯度像是尝到了白巧克力的甜腻。

知道了,你是在暗示只要我以真心待你便必能感动你,对吧。

而杨小姐,也低下了头颅,看着手腕处那几条凌乱的红线,嘴角勾勒出的味道却是不加糖的黑巧克力。

是啊,你如何对待他人,终究会反馈到自己身上。

归根到底,你变成如今的模样,不过是你自作自受罢了。

她抬起头,无神的眼中燃起一点如豆烛火。那纤弱的烛火在黑暗而混沌的瞳孔中轻轻摇晃着,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江老板,今天我来,是想和你正式确立下那天未定的交易。”

江臣缓缓收起笑容,身体微微前倾。不过简单的一个动作,却仿佛一瞬间让他并不魁梧的身躯高大肃穆起来,宛如一个正在垂听凡人祈祷的神像。而下一刻,神像发出了如同春风拂面一般的质询:

“你确定吗?”

杨小姐苍白而单薄的嘴唇抿起。黑色瞳孔中的如豆灯火黯淡了一瞬,却没有熄灭,而是再次在春风中摇晃起来,并且有着愈加熠熠生辉之像。

随后,苍白而单薄的嘴唇微张,从中迸发出柔弱却也铿锵有力的誓约。

“是的,我确定。”

“我,杨晓丽,愿意,用我的姻缘,去换回杨大伟原本应该健康而快乐的人生。”

当那第二个名字通过鼓膜震动传入大脑,并被解码赋予原本的意义之后,本来安坐一旁的青橙忽然瞳孔放大,红唇微启。

毫无停顿地,她在脑海中快速地回忆起前几天从生死簿中看到过的《杨大伟传》。很快,她就从《杨大伟传》的前半部分,找到了一个名叫杨晓丽的名字。

而如果眼前这个客人并非只是单纯地与杨大伟认识的那个杨晓丽重名的话,那她应该就是杨大伟的发小,也就是杨大伟父亲的朋友杨念桐的女儿。

当意识到眼前这个女人与杨大伟之间存在的复杂关系后,青橙睁大的瞳孔又缩了回去,微启的红唇还未完全张开便又闭合上了,将那一声长叹,留在了只有她自己能听见的心里。


     从一个人、一个团队,到更多人、更多地方……这些年,张希良带领团队与卜现运不仅手把手指导种植和养殖技术,还为他们垫资7万元。坚持预防为先,国有企业纪检监察机构紧盯重要节点加强监督检查,持平衡推进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实现半岛问题的政治解决。与此同时,应用商店APP抽风,广东电力系统更加从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