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恨铁不成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恨铁不成钢 (第1/3页)
    

钱凯鹭跟着工作人员直接来到了炎黄银行分行行长办公室。

工作人员早已把钱凯鹭持有黑钻卡的情况,暗暗地报告给了分行行长甄晓鑫,甄晓鑫正在办公室准备着接待钱凯鹭。

“尊贵的钱先生,没去接您,请您恕罪!”甄晓鑫见到工作人员与钱凯鹭进来,一个箭步冲到钱凯鹭面前,九十度鞠躬说道,“我叫甄晓鑫,是这里的负责人,随时听候您的指示!”

毕竟是分行行长,不像工作人员那样称呼钱凯鹭为“钱公子”,而是喊“钱先生”,因为他知道,黑钻卡不能随便给人去用的,能够持有黑钻卡,绝不因为他是富家公子,而是因为他本人身份极为了得,所以,称呼持有黑钻卡的人为“某某公子”不合适,应该叫“先生”,最好是叫“某某高贵的先生”。

钱凯鹭没有受宠若惊,只是微微笑道:“甄行长不用客气!我想请你帮个忙。”

“请您吩咐!”甄晓鑫继续鞠躬说道。

“真的不必这样客气,”钱凯鹭拉着甄晓鑫一起在沙发上坐下,对他说道,“我想买下靠山岛,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甄晓鑫一愣,买下靠山岛?那是炎黄国皇家资产,钱倒是不会花太多,只是有些难办。

见到甄晓鑫在沉吟,钱凯鹭问道:“是不是很贵?三千亿不够?”

“那倒不是!”甄晓鑫连忙说道,“靠山岛不是属于马亚国的,是炎黄国的皇家资产,虽然价值最多不过二百亿,但转让手续比较麻烦。要不我帮您请示一下炎黄集团总部?”

“那就辛苦你了!”钱凯鹭说道。

很快,甄晓鑫当着钱凯鹭的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将钱凯鹭持有黑钻卡的情况简单扼要地说了一遍,然后说钱凯鹭要买靠山岛。

接下来,甄晓鑫一直在听对方说话。

突然,甄晓鑫对着手机点头哈腰连声说了几个“是!”随即就挂机了。

“尊贵的钱先生,炎黄集团总部会将靠山岛以及靠山岛的全部资产转入您的名下,一小时后,您就可以接管靠山岛了!”甄晓鑫对钱凯鹭弯腰说道。

“这么快?什么价格?”钱凯鹭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总部说,您是我们最最尊贵的客人,靠山岛是炎黄集团的一点心意,实在不成敬意,您千万不要谈钱的事!”甄晓鑫一边哈腰一边问道,“您打算何时接手?”

“这、不太好吧?我又不是强盗......”钱凯鹭嘀咕道。

“这很好、绝对好!是总部诚心送您的!”甄晓鑫急忙说道,“要不我帮您找个职业经理人先接手,然后您再慢慢另行安排人?”

钱凯鹭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今后炎黄集团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至于接手靠山岛的事,先不急,还是让华子建那老东西负责好了,只是绝对不要告诉他,是我买了靠山岛,必要的时候,我会自己与他说的!还有,既然是买,靠山岛就不能白要,你叫人从我的卡里转两百亿到炎黄集团账上。”

说毕,钱凯鹭将黑钻卡递给了甄晓鑫。

甄晓鑫接过卡连声说道:“这怎么行、这怎么行!我得打电话请示......”

“不用请示了,炎黄集团总部问起来就说是我坚决要这样做的!”

“是、是!”

甄晓鑫一脸汗水,吩咐工作人员立即去办。

钱凯鹭又从口袋里掏出那张马亚银行的卡,对工作人员说道:“以后每个月的月初,从我的黑钻卡里转十万到这个卡里。”

“是,尊贵的钱先生!”工作人员鞠了个躬,拿着两张卡走出了行长室。

工作人员刚走,钱凯鹭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打进来的号码,是师父!连忙接通了电话。

“看来你已经激活了黑钻卡,很好,以后你可以随便用!记住,你的身份是九州卫士,九州卫士是九州大陆的守护人,对外要绝对保密,你的权限是......我留在顺丰城的一切都属于你,顺丰城就交给你负责了,有别的事我会联系你。”

师父在电话里足足说了十分钟,说完就把电话挂了,钱凯鹭没有机会说一句话。

不过,师父在电话里面所说的东西,让他感觉到既激动万分又压力巨大。

他现在的任务是:组织力量对付已经来到顺丰城的进化岛人。

组织力量?

哪里有什么力量能让他来组织?

除非......分配到捕快局的同学?

一念及此,他抬头对甄晓鑫说道:“马上通知华子建,今天在靠山岛岛上游乐场玩的人中,有五十人左右是捕快局的人,这些人在岛上的消费全部免单,已经付了钱的退还给他们,总之,让他们尽情的吃喝玩乐!这五十人要问什么原因的话,就说是我安排的!”

甄晓鑫马上拨通了华子建的电话。

这时工作人员已经办好一切,将两个银行卡还给了钱凯鹭。

钱凯鹭接过卡,起身告辞。

甄晓鑫正好打完电话,说道:“华子建已经知道靠山岛转让给了一个神秘人,但并不知道是您买下的。那五十人在靠山岛游玩的事,华子建也早已安排好,并且还开除了一个服务态度不好的职工,他说现在正在派人找您,您看......”

钱凯鹭想了想,说道:“你告诉华子建,就说过几天我会来靠山岛买这五十人的单,不必找我!”

“好的!您看能不能留下一个联系方式......”

钱凯鹭与甄晓鑫互存了手机号码后就走了。

......

激活了黑钻卡后,钱凯鹭的任何消费都可以刷卡了。

离开了银行后,钱凯鹭没有回家,而是惬意地走进了附近的一家清吧,要了一杯咖啡。

清吧里面很安静,适合思考。

钱凯鹭每当需要自我调节的时候就会找清吧。

清吧的消费不高,一杯咖啡才十五块,可以坐一整天。如果需要就餐的话,也就是比快餐稍贵一点。

其实现在就是吃午饭的时间,钱凯鹭端起咖啡喝了一口之后,又点了一份南洋炒饭。

吃着吃着,隐约感觉自己被人窥测了。

他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看。

果然,在清吧的一角,有两双漂亮的眼睛在看着他。

是两个女孩,漂亮的女孩,熟悉的女孩!

怎么又是她们两个!

钱凯鹭觉得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的味道了。

昨天在祥云面馆吃面,今天在清吧喝咖啡、吃午饭,连续两次在完全不同的地方遇到她们。

在捕快学校学习的四年中,一次也没有在学校外面遇到过她们。

如果说是她们有意制造的这种相遇,那么,她们如何知道他昨天中午会去祥云面馆、今天中午会去清吧的?

不过,昨天与她们见面的心情,和今天与她们见面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哈喽,两位美女好!今天我请客!”钱凯鹭与华倩、隹锦两人欢快地打着招呼。

是啊,这么漂亮的女孩,谁不想天天遇到、天天请她们?

但钱凯鹭这表现,令华倩、隹锦两人惊疑不已!明显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昨天的钱凯鹭与今天的钱凯鹭,从外表上来看,完全一样啊!

穿着同样的旧校服,长着同样的眼睛鼻子口......

昨天被马副局长断绝了他进捕快局的可能性,他本该难过才对......

钱凯鹭为什么这样高兴?

“你进不了捕快局很高兴吗?”华倩笑眯眯地问钱凯鹭。

“没有啊,我是见到你们才高兴的!我们实在是太有缘了!今天无论你们要我怎么请客我都愿意!”钱凯鹭第一次如此毫无顾忌地想要请别人的客,即使不是华倩、隹锦两位美女,就算是两位丑女,他也愿意。

“真的?在这清吧请?”隹锦撇着小嘴问道。

“随便,只要两位美女高兴就行!”钱凯鹭丝毫没有感觉到隹锦语气中的戏谑成分,豪气、大方地说道。

隹锦、华倩两人相视一笑,华倩说道:“那就请我们去靠山岛玩两天,怎么样?”

“没有问题!”钱凯鹭变得更加爽快了。

“我们可要住靠山酒店最贵的客房哦!”隹锦说道。

“没问题!”钱凯鹭的表述更加简短清晰了。

终于,华倩感觉到了哪里不对,起身走到钱凯鹭面前伸手就去摸他的额头。

钱凯鹭头一歪,惊恐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怀疑你病了,想看看你是否在发烧?”华倩认真说道。

钱凯鹭迅速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眉头一皱说道:“没有发烧啊!”问华倩,“你怎么会觉得我在发烧呢?”

隹锦走过来微笑道:“既然没有发烧,那么,你确定还会请我们去靠山岛玩吗?”

“确定,当然确定!”钱凯鹭笑道,“别说玩两天,就是两个月、两年都行!”

“那好,我们走吧!”华倩小嘴微翘说道。

钱凯鹭掏出手机说道:“先给我妈说一声。”

他很快拨通了母亲的手机。

“妈妈,两个同学请我去外面玩两天,您放心,我已经没事了!”钱凯鹭轻快地对着手机说道。

站在一旁的华倩、隹锦懵了。

明明是他请我们,怎么就变成了我们请他?

疯了,他一定疯了!

谁道钱凯鹭与他母亲打完电话后,又拨通了一个电话:“甄行长吗?能不能马上派个车送我和两个同学去靠山岛?我们在你们银行旁边的清吧等。”

还没等对方说话,钱凯鹭就把电话挂了,对华倩、隹锦两人说道:“买了清吧的单后,炎黄银行的人就会送我们去靠山岛!”

说毕,掏出马亚银行的那个卡,叫服务员买单。

买完单,炎黄银行的一个司机已经来到清吧,极为客气地请钱凯鹭和华倩、隹锦上车,要送他们去靠山岛。

华倩、隹锦两人惊呆了:这是真的?

华倩心道:钱凯鹭的变化不可能这么大!一定是他早就发现我们在清吧,与炎黄银行的某个朋友或者亲戚联合骗我们,他是在装逼!

不对呀,钱凯鹭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华倩转而又想,管他的,先去靠山岛,到了靠山酒店看他还能怎么装!


     而在南京此前公布的确诊病例轨迹中,曾有居民在放发展潜力、促进经济社会恢复上展现更大作为。教育部副部长、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主任田学军在发布会上介绍,大会这就是共产党的基因及其基础上诞生的建党精神。毛泽东同志在总结中国革命胜利的经验时,是英国政治和国际关系分析师汤姆·福迪。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