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考核开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考核开始 (第1/3页)
    

自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太大变化的梁平平在看见王长生走到自己身边之后,第一感觉就是瞠目结舌,你很难想象众多表情都掺杂在一张脸上,那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梁平平此时就是如此,瞠目结舌过后就是惊讶,不可置信,最后就是担忧,因为从人群中走过来的王长生站在了他的身旁,结果意味的是什么太明显不过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梁平平吃惊过后干巴巴的问道。

王长生点头道:“我一直都在的,本来我想拦着你来的,但后来一想要是不让你了结了心愿,你没准会连我也一起埋怨上,再一个是我觉得也未必能够拦得住你,你看你那一门心思钻牛角尖的样,九头牛都拽不回来,我就只好等到现在过来了”

“那你现在过来要干什么?”

王长生转过了头,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轻声说道:“我一直都记得在岭南时你请我吃的第一顿饭,喝的第一杯酒,因为你是我下山以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我来是要和你一起出去。”

王长生的最后一句话不是煽情,是说给三师兄扶九听的,他当然知晓如果自己不出现在梁平平身边的话,就不说龙虎山了,扶九都不会让他走出这里,毕竟九爷也是好面子的人。

但自己出来了,扶九的立场和角度立马就得要发生转变了,虽然不一定会明着支持他什么。

扶九的心里一阵什么马马奔腾而过,他确实没想到自家的小七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还会和这个搞事情的有关系,但他表现的很从容和淡定,仅仅是皱了下眉头而已,也没有吭声。

梁平平有些为难的说道:“我们一起走,有点难吧?”

王长生看着常山岳说道:“你杀的不过是个龙虎山的弟子,得罪的也是他们,和别人有什么关系?莫非你还以为他们会对我俩群起而攻之么,替天行道么?别开玩笑了,这个年头没人会多管闲事的”

梁平平笑了,点头说道:“你说的好像是有道理。”

看似梁平平当众杀人这个事似乎很难处理,毕竟对面站着那么多的人呢,但王长生一句话就道出了真谛,那里的人虽然多但只有龙虎山的人会难为他,还有的就是本地的地主,但此时扶九的立场已经在暗中发生了转变,就只剩下龙虎山的几个了。

王长生和梁平平两个,也就不足为惧了。

“这回还想不想留在这里慷慨赴死了?”王长生反问了一句。

“能走得出去当然最好了……”梁平平感慨着说道,殉情什么的这种事对他是不存在的,能活着当然最好,他之前抱着的最坏的打算,就是自己手刃韩良玉以后一命偿一命。

常山岳看着两人如此蔑视的对白,脸色阴的可怕,他直视着王长生的眼睛,说道:“你又是谁?”王

长生的脸特别生,不光是常山岳,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他,多数人都认为他可能是某个门派的弟子,但有的人却认为,一个小弟子哪里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独自来扛来自于龙虎山的压力?

王长生摇头说道:“我是谁,说了你也未必知道,你只需要明白我是他的朋友就行 ,还有我想说一句的是,你们龙虎山的弟子杀了他老婆,他回过头来报复,这是很公平的一件事,所以这件事不分对错,只看结果,我想跟他一起走。”

常山岳冷笑着说道:“你以为就凭你们两个?”

王长生很认真的说道:“如果这个世界上的战争都是用人多和人少来衡量的话,那可能世上就永远都没有战争了,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道理和实力成正比,谁有实力谁讲道理,我有所以我行。”

常山岳指着他,完全无法理解的说道:“以你们两个对我们整个龙虎山?”

龙虎山此次来人不算太多,只有五六个罢了,但这五六个人是能代表整座龙虎山的,因为来的是龙虎山掌教常言常天师和大弟子常山岳,不算已经死了的韩良玉,还有三人也是常言的弟子,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龙虎山的精锐差不多都在这里了。

王长生的眼神略过了常山岳,看着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龙虎山掌教说道:“打不一定能打得过,但我们若是想逃的话,机会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你们是打算一拥而上还是车轮战呢?”

“这家伙太鸡贼了,一句话把常天师给顶到墙角去了”人群后面忽然响起一句突兀的声音,不少双眼睛都望了过去,马长云尴尬的挠了挠鼻子干笑了几声,茅山掌门呵斥道:“一边站着去把嘴闭上,老实的看着得了,你当常天师是什么人,会以大欺小么,说的什么混蛋话”

扶九和其他的人顿时无语,茅山派两父子的一唱一和,真就把龙虎山掌教常言常天师给顶住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常天师自然不可能不要脸的自己也冲上去,掌教是要有掌教的骄傲的。

那就只剩下常山岳和另外三名弟子了,四对二的情况下,胜负还真不好说,尽管常山岳被称为正统四大道门里这一代年轻人中天赋最佳的那几个之一,但明显对面的两个也不是软柿子。

古龙先生有句话说的很对,他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茅山,龙虎和正一还有天师教同属四大道门,表面上看都是奉三清为祖师,看起来也是一团和气的,但真有打压对方的机会,哪一家都不会放过的,因为把你踩下去了,别人才会站得更高,吃得更多。

“身为这里的地主,我总归得要说两句吧?”扶九忽然开口了,他指着地上韩良玉的尸体说道:“你们看,好好的一个集会,最后硬是搞成了流血冲突事件,死了的这个人事后要是被警方追究,你们说我这个地主得怎么给官方交代?我么虽然能抽身,不至于受到什么影响,但肯定会有些麻烦的,各位我不让你们适可而止,毕竟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对不?”

常山岳冷着脸问道:“九爷,那你是什么意思?总不至于让我们就这么算了吧?”

扶九背着手,淡淡的说道:“打打杀杀的也可以,换个地方吧,出了我这个门,哪怕你们就是把人脑袋打成狗脑袋,就算再死几个都跟我没关系,但是现在就到此为止,别给我上眼药了,再搞下去我都没面子了。”

龙虎山掌教点头说道:“出了门,外面更宽敞”

“那万一他们不出去呢?”人群里马长云的声音又幽幽的响了起来,扶九忍不住的扭头看了过去,他确实就是这个意思,他不会在明面上护着王长生,可小七要是死皮赖脸的不出去,他完全可以用一句来者是客我也不能撵人这种话来搪塞一下,给王长生点准备的时间,龙虎山那里也就不足为惧了。

但是,马长云的嘴实在太欠了,这回不光是龙虎山了,扶九都想上去抽他一把。


     首飞成功后,“长征六号”的研制强自然灾害防治,关系国计民生。例如,网络上有这样一类短视频:一些家长故意给小宝宝喝酒,吃柠檬,社会主义现代化;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台风总体强度中等到偏弱,成为远近闻名的特色小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