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远动》。

它不怕死,只是遗憾!

  遗憾的是还没有看见自己孙儿长大,遗憾的是雪还没有成为真正的王,遗憾紫云还在等待着它们,遗憾自己的子女留下的嘱托

  在这一瞬间,它眼中突然爆发精光,接着,它好像发现了什么,对着空间,一头撞了进入

  它撞入了虚空

  破碎了虚空

  刀刃只切割了一般的紫府,它从独孤城的刀刃下逃了

  在这一瞬间,它突然有所领悟,突然发现面前的空间无数的点,无数看起来破碎薄弱的点,它选择了一个撞了过去

  撞了出来,亦是数十里开外

  独孤城有点惊讶,这个关头,还帮助它突破了不成?

  是的,火焰狼突破了

  它本就一只脚踏入炼虚的境界,多年未曾前进,只是差的一个时机

  它以为它这辈子再没有机会

  但没想到,临死进入空明的状态,反而将神识通透了一遍,发现虚空的奥秘,从而破碎虚空,成为炼虚修士

  可惜,它紫府破半,元神大伤,神源也伤了根基,多增的精血和寿元,也化为了补品蕴养了身体本源,这次晋升,它没有得到任何的实质好处

  而现在,独孤城还在对面

  隔了几十里,他也没有马上破碎虚空再次来到火焰狼的身边

  即使成了炼虚境界,它对独孤城来说,也不过一只土鸡瓦狗,不值一谈

  他眼神中,露出一丝好笑,摇了摇头

  火焰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大的修士,此时它身体大伤,也没有时间稳固修为,所以对这样一个修士,它似乎没有任何可能有战斗的资本

  不光是它,就是整个魔狼巢穴,也没有哪个能与之匹敌

  “本来也不想赶尽杀绝,我来了,这些东西撵走就行了!”独孤城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你让我觉得有些烦躁,那这些,就都跟你一起去吧!”

  眼前的东西不仅碍眼,而且还有些碍事了

  所以全部请你们去死吧!

  独孤城从新把剑握好,踏前一步,天地元气,世间万物都在他身后变了模样,面对他的人或者兽,看到的,只是无尽的暗夜星空

  原来,破碎虚空的修士,本身,也就是虚空了

  他显现的,就是虚空

  他把它们拉了进来

  这是他计划的虚空

  在这里面,他等同于神!

  所以一柄剑,一道剑光,足以,灭杀了这一群的狼

  黑暗星空之中,无数的星光就仿佛一道银河席卷过来,所有的魔狼都要淹没在这里面

  它们想反抗,可惜无能为力

  在虚空之中,它们的法力无效,肉身脆弱,没有借力的地方,没有规则可以依靠,对他们来说,这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它们,就如同被待宰的羔羊,只能等待着被星光湮灭

  众狼都要被灭杀的时候,雪云狼站了出来

  它口中吐出一道光圈,里面一个元婴小狼站立,目露神光,口中一个吒字斥出,强行打破虚空,又将这些魔狼带了回去

  独孤城脸上都有似疑惑,莫名其妙的,他的虚空怎么被破了?

  他看向那只狼,只见它双目散失*精光,整个狼身卧了下去,被赤色魔狼接住,它的元婴小了数倍不止

  那元婴头上

陆隐打量着海七七,“你这么说话容易没朋友”。

  “你不配”海七七回的很干脆,然后走到瀑布旁,很苦恼的划着水。

  陆隐抿了抿嘴,怼回去,“告诉你,就算海王强迫,你也得不到我”。

  海七七翻白眼,“自恋是病,得治”。

  “我有药”。

  “治自恋的?”。

  “给你治病的”。

  “我的病就是太仁慈,居然让你上我的船”海七七咬牙。

  “好,给你药,吃吧,就是治仁慈的”陆隐摊开手,一滩污泥丢给海七七。

铁萍姑一惊,道:这些箭头难道:他一定会去的,我一定不会去

“視頻錄完了,下一步就是檢測你的身體素質,這些機器會自動記錄你的身體信息,上傳到總部,只要數據達標,就可以馬上打印證書。”

接下來,在洪峰的指引下,衛青依次測試了力量,防御,耐力,速度等身體數據信息。

最大單手力量:385斤(職業二段平均參考值300)

最快奔跑速度:780米/分鐘(職業二段平均參考值550)

最大氣血耐力:500(職業二段平均參考值360)

……

衛青仔細看了一下自己的“紙面”數據,發現和系統提供的屬性面板種類上基本上能夠對應得上。

其實這個“紙面”數據,還是衛青擔心表現太離譜,測試的時候都只用了七八成實力就叫停了。

“紙面”數據乘以125%左右的結果,基本上就是自己的真實數據情況,其中某些屬性和系統數據略有出入,但是大體上是保持一致的,可見系統果然靠譜。

“衛青你小子可以啊,數據清一色爆表!綜合數據都已經達得到職業三段的標準了!難怪門主跟我說衛青你這個‘偽’暗勁堪稱舉世無雙,果然不簡單,我估計你的修為就快要突破職業三段了吧?”

“嗯,這幾天略有心得,進步稍快。”

其實衛青職業等級才26級,還差4級才突破境界,不過也沒必要反駁師叔的話,順水推舟承認就是了。

這時候,衛青的“紙面”數據也傳到了總部,老專家們對著投影看了一下,小伙子體質數據很高嘛!

于是集體判定通過,同樣給出了一個職業二段上上品的評價。

這一次,古老的臉色就舒緩一些了,蓋起私章來手也“穩”了不少,至少沒有發出聲音了。

“衛青這個少年雖然武功套路表現出來的細節處有點驚人,但是身體的各方面屬性起碼還在老夫的預料之中。”

“南漓門這次算是撿到了一個好苗子,這個衛青看來悟性很高,但是體質天賦還遠遠達不到妖孽的地步,比起我那個十六歲的玄孫古少軒還差了一點點!”

……

“叮——體質資料已經審核通過,恭喜考試衛青成功通過武道職業二段全部考核。可以在任意分部打印職業二段證書,工本費200元,維護費600元每年,首次打印證書需要交納一年的維護費用,合計800元。”

“師叔,打錢!”

洪峰:“八百塊而已,毛毛雨啦……”

“好的師叔,以后我每次晉升都來找你考核,要給我三包優惠哦!”

洪峰:“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師叔,你知道人生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嗎?”

洪峰:“不知道,我猜也許是被人打死吧。”

“錯!是窮!”

洪峰:“你小子是不是窮瘋了,要不要我告訴你一個可以賺錢的辦法。”

衛青眼睛一亮,立刻問道:“怎么賺錢?”

洪峰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衛青,一臉期待之色。

“你的小摔碑手很罕見,我找了好多年都找不到,衛青師侄你把小摔碑手的練法賣給我蔺峰练弓箭造成的老茧,而且虽然身着蔺峰的衣服,但是却不怎么合身。

“是你的好友蔺公子啊!”德克里特诡异的笑了,

但是他也颇为无奈,自己没想到明思远的耐力那么好,这都百余回合了,好像越战越勇了。

“你骗人,快说……”明思远心中长舒一口气,他从德克里特的表情推测出蔺峰应该没事,地上之人只是一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替身。

“我不说,你打赢我,我就告诉你!”德克里特一副贱样,像极了纨绔子弟。

“还打?再打就到天亮了!”明思远能感觉到德克里特和他之间的惺惺相惜。

蔺峰,也许还活着。

“哈哈,好,直爽!”德克里特仰天大笑,“我数三下,我们都罢手停战。”

“好!”

两个大汗淋漓的对手,在相互戒备中停战了,围观的的看的目瞪口呆,打死他们也没想到会是以这种结局收场。

陆飞略松一口气,扭头回了营帐。

“蔺峰他人呢?”停战了之后的明思远顾不上喘着的粗气,焦急的问道。

“真羡慕你们哥俩情深啊,不知道我何时才能有你们这般兄弟。”德克里特羡慕的看着明思远,朝后努努嘴。

在德克里特身后站着数名德克里特的亲随,他们得到德克里特的示意之后,闪开了一条路,一位披头散发的少年呜呜的叫唤着,看样子被点了穴道。

“蔺峰他怎么了?”明思远焦急万分。

“明公子稍安勿躁,我只是点了蔺公子穴道而已!”德克里特转转脖子,贱兮兮的说,“我不这样,你能拼命么?嘿嘿……”

“那他是谁?”明思远指着地上头身分离的尸体问道。

“他?”德克里特做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双手一摊,“我还真不知道,就是前天在路边遇到的一个奴隶,看着身形像极了蔺公子,所以拿了一头羊换的啊!”

德克里特表情夸张的说,“一头羊,换作现在这物资紧张的时候,很值钱的。”

“冷血!”明思远瞪了一眼德克里特,但却反感不起来,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奴隶就是商品,老年奴隶的命运还不如一只牛羊。

“思远,我没事……”这时候蔺峰被解开了哑穴,看样子没有遭太大的罪,“豹千军的兄弟们倒是受苦了!”

“哼,不受苦,你会和我拼命么?”德克里特无所谓的瘪瘪嘴,似乎豹千军的千条人命比不上和明思远还有蔺峰的这两场比试。

“再说他们受苦,那是你学艺不精……”德克里特翻翻白眼,一脸无辜的摊摊手,“我都说了,你能坚持我五十回合,我就放他们回营。”

“你……”蔺峰宛自不服气。

“我什么,我说话可是算话,明小千夫长和我战了百十回合,我这就答应放他们回营。”德克里特看明思远和蔺峰的眼神就和右贤王看他们一样。

“只是,他除外!”德克里特指着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个血肉模糊的豹千军说道。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远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混沌暗至

一桶布丁

混沌暗至

余生十华

混沌暗至

零下九十度

混沌暗至

夏听音

混沌暗至

八骏穆天子

混沌暗至

夜惠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