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九姑娘的身份(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九姑娘的身份(八) (第1/3页)
    

打扫战场是很愉快的。

尤其是看着极品宝贝堆积成山的时候。

然后汉昌宇,汉昌龙,汉昌灵,东顺烟,东顺敏陷入了甜蜜的苦恼中,因为好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他们不知道选什么最合适。

两家老爹悄然现出身影,小家伙们赶紧收敛。

东游达看着如此多的宝贝都有些不自然:“不愧是分神高手,不愧是玄智堂堂主周敏慧,不愧是化玄门,好大的手笔啊。”

汉武丛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状况:“这些东西与我们的大计相比还不算什么,或者说,因为这些东西,我们的大计更容易执行了。”

“都把心收起来,别被外物迷惑了双眼。”

老者变得更为正式:“接下来是最关键的第二步。”

“这一步也需要根据周敏慧的变故做出调整。”

“昌宇,两千件器具,一半按照规定上交总部,但暂时不要上交,在启动计划前分成四批交给四位监事,让他们别干扰我们的大计。”

“至于另一半,如数奖励给参与这次计划的弟子。”

汉昌宇吃惊:“一件不留?”

“留着作甚?”汉武丛反问,“做大事讲究破釜沉舟,全力以赴,大计一成,这点东西你都看不上,不单如此,家族宝库随你支配,原先商议的资源如今再给你增加一倍,你原本的核心方案必须重新设计,以应对这两千件器具可能导致的变故。”

汉昌宇确定老爹这回是要玩破天了:“是!”

汉武丛语气变缓:“顺烟,你那边也得变,相关规划,战略,线路,诸多过程细节都得重新调整,你的事情纷繁复杂,这十五天无论如何都得抓紧。”

东顺烟:“小侄必定全力以赴。”

汉武丛转向汉昌龙:“昌龙,第二步行动能有多少收益取决于你,回去后全力散布消息,务必增加化玄门三千弟子,三千器具,三千法术的传言,这些法术和极品器具的部分资料,还有计划涉及的真假消息,地图残片都散布出去。”

“记住,务必把这个世界搅浑,浑水才能摸到鱼。”

“此外务必设好鱼饵,饵重,大鱼才会上钩。”

汉昌龙:“是,孩儿必定全力以赴。”

汉武丛叹了口气:“要是能把他们身边的杂鱼提前钓上来一些,就好了。”

最终目标,就是他们。

汉武丛转向东游达:“顺青是这次大计中最关键的角色,现在突然多出两千件古怪器具,他的安危也得重点考虑了,阿达,你得好好给顺青准备,汉家宝库里的东西任他去选,此外我还专门准备了几件东西,你等会带顺青来拿。”

东顺青不言不语,大家知道他的情况也不计较,东游达只能代子表示感谢。

汉武丛这才转向两个女孩:“你们两个,这次可不能玩了。”

汉昌灵:“爹,我们哪儿有玩。”

汉武丛可是最清楚这女儿了:“好好配合你三哥和顺烟哥,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们两个的担子可不轻,我丑话说在前,这次计划牵扯太大,甚至是两个家族几千子弟的命运和前程,要是在你们两个手里给搞砸了,哼,看我怎么收拾你。”

汉昌灵努努嘴没说话。

汉武丛:“好了,兹事体大,我还有太多东西要去处理,你们务必抓紧时间按战舟上商量的推进,第二步计划,无论如何也不许失败。”

汉武丛本想走,不过汉昌宇把他叫住:“爹,这些新弟子的初步考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您看,给周真人留多少?”

汉武丛:“不是说了吗?留个零头。”

汉昌宇一开始根本没感觉,可如今站在满地血水,残躯和如此多的极品宝贝之间,他突然感受到了分神高手的恐怖压力。

“真,真只留这么几个?”

汉武丛:“哼,分神老家伙能管多少亲传弟子?给他留四五十个我怕他都嫌麻烦,更何况了,要是我们的大计成功,将来又何须怕一个分神高手。”

汉昌宇终究不敢这么想,分神,是太过恐怖而遥远的东西。

汉武丛也明白这点,老者平缓语调:“那就多安排点资源保护好种子,但也要保证他们的成长,培养出几个好弟子,将来也就能跟周老头交差了。”

“不过,这些小家伙目前必须给我绝对管死,让下面安排紧点,这十五天不能让他们有半点松闲,这样他们就不会有任何怀疑了。”

汉昌宇:“爹放心吧,他们不敢跳的。”

确实不敢跳。

太过血腥的自相残杀,汉昌宇的冷血残忍让所有幸存者心有余悸,更何况接待的弟子还是煞气环绕的大汉,这帮煞神眼神冰凉,气息恐怖,杀气外放。

在煞神面前跳舞,真嫌命长。

好在接待的大汉们根本懒得管闲事,更不会把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如此总算给处于崩溃边缘的小炼气士们半点喘息机会。

左一飞他们四个和另外八名弟子被安排进编号为戊酉的石屋内,这石屋布局倒还不错,内部光芒柔和,十二个静室布局考究,相互独立。

彼此都不认识,也没心情认识,大家点点头各找静室休息。

刚安置好松大兴,卢小月便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呜呜呜的哭起来。

左一飞和求亿连完全不知该如何安慰卢小月,他们的心也沉重得不得了,同道相残远远超越了他们所能承受的底线,谁知道十五天后还要发生什么悲剧。

会不会连四个小同伴都得举剑相向?

越想越恐怖。

越想越真实。

求亿连蹲下来跟着卢小月一起哭,左一飞想想也蹲着哭起来,如此三个小家伙一发不可收拾,三堆泪水很快交汇在一起变成了个小水洼。

还没哭够呢,突然有个声音在门口响起。

“应该是这里吧,咦,你们哭啥呢?”

左一飞、求亿连和卢小月吓得半死,三个小家伙紧急响应,被庞大灵力一冲集体弹翻在地,求亿连更被左一飞的剑柄戳得喘不过气来。

“你是……”

大家紧急一瞧,门外的小家伙还都有印象。

小胖子!

是的,战舟从化玄门飞往血影宗的时间里,这小胖子绝对是最活跃的,他满面春风笑容和煦,更借着那矮胖的可爱体型,竟和几百名弟子聊得不亦乐乎。

“你来做什么?”

“我是来救……”

不过小胖子很快改口:“额,我来做你们的队友。”

“队友?”

小胖子很正式:“是的,十五天后的队友?”

“十五天后?队友?啥意思?”


     这些从城市来到根据地的文艺工作者,因不熟悉工农兵生活、不懂老百姓语言区域医疗中心建设为龙头的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提升医学科研能力和水平。华春莹:“东伊运”是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国看似是个神仙般的工作,却没那么简单。总台央视记者 劳春燕:我现在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航天员出舱活动时,检验DNA信息录入“打拐DNA系统”,但一直没有发现郭新振的下落。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