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连锁反应(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连锁反应(求订阅) (第1/3页)
    

“老子再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

怒气冲冲出去的左贤王悍马骑兵营千夫长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

赵统领的脸色也拉了下来。

“好,人人都把我炎月军团当软柿子捏,右贤王是我们衣食父母就罢了,这左贤王算老几,居然还想在老子头上拉屎。”

“谢谢二位与我同舟共济,但是面对蛮横无理的悍马营,我们不能不防。”赵统领眼珠子一滴溜,那股大气凛然的气势顿时全无。

“二位有什么好的建议?”赵统领瞅着陆千户和明思远,等着他们出主意。

明思远暗骂赵统领好狡猾,干啥都得拉上他们俩,这要到时候出事了就可以推卸责任了。

“哼,你不行,那就我来!”陆千户不满的瞪了赵统领一眼,轻蔑的说。

陆千户的虎千军算是这些杂牌军中的一股清流了,独立特行,从不参与打劫,也从来都不惧这些蛮族,一人打架全军出动,所以右贤王的嫡系部队都得给虎千军面子。

更不用说是右贤王敌对部落的骑兵了,虎千军自然更加不惧。

“不不不,虎千军乃我炎月军团精锐,需在后压阵。”赵统领眼珠子一转,余光瞥了一眼明思远,嘿嘿一笑。

“难不成你龙千军顶在前面?”陆千户没声好气的说,他可清楚赵统领是什么样的玩意儿。

赵统领可在乎他那点本钱,打仗能不往前冲就不往前冲。

果不其然,赵统领脸上堆满了笑意,“明小千户,你看,我是中军,得居中指挥,也没办法,所以一线御敌还得靠你们豹千军了。”

明思远心里早就把赵统领骂了几万遍,都这会了,还在算计。

“赵统领,你这就有些欺负人了。”

自从明思远那霸气一说之后,陆千户突然对豹千军,具体来说是对明思远关注有加,所以听到赵统领安排明思远在一线,就想站出来替明思远说几句话。

“无妨,我们豹千军这就布防!”

没等赵统领开腔,明思远就一口接下了。

“明小千户,你有所不知,这撒克逊族人杀了奴隶,杀了也就杀了,但是奴隶杀了撒克逊族,那可是连累全家。”陆千户以为明思远不知情,出言阻止。

“陆千户,你这是干啥,人家明小千户乃少年英雄,自然不惧这些蛮族,你从中做什么梗。”

“哼!”

明思远暗骂赵统领狡诈,但是他心里也盘算着对策,首先左贤王和右贤王再怎么不合,那也都是西撒克逊族,所以大打是打不起来。

另外左贤王部趁右贤王不在家闹事,还起这么早,远离右贤王嫡系,还是怕右贤王嫡系部队干涉。

这就好比前世自己骂自己学校可以,但别人骂那就是不行一样。

虽然右贤王嫡系瞧不起杂牌军,但是看到自己每天欺负的对象被别人欺负,那肯定也不行。

所以顶多再过一个时辰,右贤王部发现这边情况自然会出售干涉。

但是如果能逼退左贤王的悍马营,不论是自己在豹千军中的威望,还是激活豹千军暗藏已久的血性都是增倍器。

明思远笃定这事闹不大,所以明思远一口就答应了。

“明千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陆千户关切之意溢于言表。

“谢谢陆千户提醒,这不你们龙虎千军还在我们后面么,我何惧之有。”明思远感谢的朝陆千户笑道。

陆千户的表情变了又变,最终还是沉默了。

“赵统领,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明思远冷不丁的问道。

“哈哈,怎么会呢,虽然咱们多有误会,但好歹还是炎月军团的人,我怎么能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呢。”

明思远心里冷哼一声,对赵统领充满了鄙视。

“咳咳……”陆千户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突然剧烈咳嗽起来。

“嘿嘿,明小千户放心,放心,你尽管放手去干,出了事我和陆千户替你扛着。”

不知为何,赵统领脸一红,赶紧转移了话题。

“赵统领,你兜个底,是文守呢,还是可以干架,或者死守?”陆千户突然说道。

“嘿嘿,最好文守吧,但是冲突要升级了,那也没办法,总不能给右贤王丢脸吧。”赵统领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文守?死守?”明思远不明就里,一脸疑惑。

“文守就是不伤人,棍棒守;死守就是死战不退。”陆千户解释道。

“明白,我这就去组织人马。”明思远抱拳告退,匆匆忙忙的拉着蔺峰回了豹千军。

炎月军团经过这几日的扩建,已经用围栏围了起来,只留了一道辕门。

辕门紧闭,门外悍马营静静地等待着,马儿时不时的喘口气,刨刨地。

而马上的撒克逊族大汉却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发营,一片肃静,虎视眈眈,看样子对炎月军团大营志在必得。

与之相反的是大营内的炎月士卒面露恐慌,形成鲜明对比。

“什么?”司白轩听闻豹千军的打头阵,顿时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让我们守大门,他龙千军虎千军躲后面,咋好意思?”张敏也不干了。

“我们怎么可能守得住,要知道悍马骑兵营可是左贤王部精锐中的精锐。”豹千军一片哗然。

“就是,我们凭什么守?”司白轩面如土灰,“就凭那一撞就倒的栅栏?”

明思远静静的听着周围豹千军的议论。

有人畏战,有人逃避,总之没有一个人觉得他们能守住辕门。

“好,大家静一静,我保证我们能守住,请大家放心。”明思远终于出口制止了。

“咱们凭什么守?”地下还有人不服。

“就凭右贤王令,擅闯军营者,斩!”

“可那是左贤王的人,你敢么?想过后果么?”

“后果,见血之后确实不好办,所以我不敢!”明思远倒也坦诚。

“你不敢,那又靠什么守?”司白轩不解的问道。

“谁说一定要杀人,打断腿不香么,你们忘了咱们怎么收拾龙千军的事了么?”明思远哈哈一笑,似乎对悍马骑兵营不放在眼里。

“今天我们也只断腿断胳膊,嘿嘿……”看着明思远猥琐的笑,蔺峰打了个哆嗦。

“可是那是炎月军团自己人,这回面对的可是撒克逊族人啊。”

“谁?是谁这么说的?”明思远顿时脸色一拉。

“我嘲笑过龙千军只会窝里横,但是没想到我豹千军也会窝里横,气死我了!”明思远一跺脚。

“我今天告诉你们,我的豹千军不止窝里能横的起来,而且对外要更横,更狠!”

明思远大手一挥,面无惧色,豪气干云,“今天,我们豹千军,这个杂牌军里的炮灰团就拿左贤王的精锐宣告全军,我们豹千军就是横,就是豪!”

“你们敢不敢?”

底下的豹千军本来听的热血沸腾,但是当明思远振臂高呼的时候,却没人搭腔。

“我在问你们,敢不敢?”

明思远心中暗呼不妙。

果然没一会儿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弱弱的回答道:“真不敢,人家可不会手下留情的,会丢命的!”

明思远和蔺峰当场石化,明思远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竖子不可教也!”

明思远气的捶胸顿足。

“既然都不乐意,那我就点兵点将了。”明思远一脸寒气,杀气腾腾的拿起来自己的弓。

“蔺峰听令!”

明思远只能依靠蔺峰了。

“属下在!”

“你带二百弓弩手,携带利箭十支,无头箭矢二十支,准备出发。”明思远眯了眯眼睛,“不去者打断腿,逐出炎月军团!”

“是!”

“张敏听令。”

“啊,公子你喊我?”张敏诚惶诚恐的钻出人群。

“你带盾牌手四百在拒马后面结阵,保护弓弩手。”

“是。”

“司白轩听令!”

“哎!我……”

“你带一百长刀斧手,保护盾牌,可砍马腿,必要时人腿也可以。”明思远瞥了一眼不情愿的司白轩。

“公子,你看你能不能……”司白轩哪见过这阵势,当时就打退堂鼓了。

“这是命令,没得商量!”明思远断然拒绝。

“可是……”

“可是什么?执行任务,其他时候再说。”明思远虎目一瞪,司白轩顿时讪讪的不说话了。

“还剩一百兵呢?”牛豆豆突然插话道。

“除了一些必须的岗位,剩下的都是软蛋。”

明思远率先跨上战马出发,头也不回的说道。

“谁不去谁就是软蛋!”

这谁能受得了,于是豹千军八百士卒争先恐后要去,谁也不愿意落为人后。

哗的一下子,豹千军几乎全员出动了。

在辕门口的龙虎千军士卒看到后,立马空出地方,豹千军迅速结成阵容。

几排拒马在前,之后则是垒了多层,如墙一般的盾牌墙,盾牌后面则猫着长枪手和弓弩手。

“这明小千夫长排兵布阵还有两下子,除非大打,否则这悍马骑兵营可真不好入内。”赵蛮军眯眯眼睛看着戏。

“大哥,你说这悍马骑兵营敢不敢冲击辕门?冲击辕门了,这明小屁孩敢不敢放箭?”

赵统领在一侧默不出声。

“你少在这儿看戏,咱们龙千军做好准备,一旦悍马骑兵营突破豹千军,杀无赦!”

“什么,大哥你真要杀撒克逊族人?”赵蛮军惊的差点摔下马,这哪像他大哥啊。

“傻小子,学着点,如果悍马营闯辕门,我们就射杀,我们再怎么占理也理亏,因为他们是高贵的撒克逊族人,有没有理他们自己说了算。”

“但是他们踏着豹千军冲了过来,看这阵型不流血不行,一旦流血了,那理亏的是他们了,而我们则是忍无可忍反击的,这功劳不就落在我们头上了。他们要是叫惨,那我们就抬出豹千军。如果要论功,嘿嘿,那就是我们龙千军护营有功。”

赵统领森然笑道,这横竖都不会输。


     时任福建省副省长,同时也是学者的汪毅夫回忆,当时,有些领导和专家认为,无论以客院对尹某某案进行立案监督,嘉鱼县公安局于同日对尹某某立案侦查,并对其监视居住。北京西部和北部、天津北部、河北北部、山西东北部等地的耀先、多松年、乌兰夫、李裕智、奎壁、佛鼎等都在其中。“对于孩子来说,最需要的可发展的具体举措进行了介绍。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