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母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母校 (第1/3页)
    

次日一早,孙宇带人在城门口送走了高公公一行,转身就上马去了大峡谷的工匠营。先做一批镜筒出来就行,等镜片出来,安装好就能用了。

镜筒的制造比起镜片那就容易多了,图纸发下去不过两个时辰,一杆精致的镜筒就交到了孙宇手中。孙宇在手中把玩一下,镜筒为两段式,便于伸缩,在手中有些分量,却不过于沉重,算是不错的东西,若是再雕琢一些图案,当得起工艺品之称。

“侯爷,徐先生来了,卡在第二道关卡,进不来。”恶狗在门外守着,得到麾下来报,掀开帘子朝里面说到。

“你去将他带过来。”孙宇觉得有些奇怪,徐易怎么会找来此处,没有自己的手令,他也只能进到第一关,跟平日里运送物资的一样。

“大人,夫人说有要事找你,赶紧回去吧。”徐易刚看到孙宇,礼都没来及行,直接扯着嗓子说道。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孙宇将镜筒往怀里一收,抓起天枢剑,就准备出发,既然让徐易来这里找自己,事情肯定小不了。

“夫人说,江陵那边来消息了,有大事,你可快点吧。”徐易也不知道具体什么事情,夫人没说,他也不好问。

孙宇也不废话,骑上烈火就往剑浦而去,恶狗带着守卫紧随其后,至于徐易,他的马慢,落后不少。

徐易到得衙门,将缰绳往后面一丢,自有人接着,直接跨过大门,朝着后院走去。刚进得后院,就看见琚瑶整个人坐立不安,在院子里转圈。

“琚瑶,发生了何事?”孙宇大声说道,眼看还一个月,就到产期了,如何能够担惊受怕的。

“郎君,你快瞧瞧,好大的买卖,妾身如何能够拿此主意。”琚瑶将商行管事苏烈的信件递过去,她刚才已经看过了,当真是大手笔。

“买卖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孙宇眉头一皱,这么火急火燎的,居然是为生意上的事情,当真没必要。

“这、这事,为夫得立刻北上一趟。”孙宇还没看完信件,就激动的喊道,三千战马,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虽然他知道高继冲干掉北宋精骑,得了不少战马,可这战马,通常都不可能割让的,他也没想过这事,因为目前对战马的需求并不大。可现在是高继冲愿意低价割让,这如何能够错过?

“噗呲~郎君刚不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琚瑶摇摇头,刚说完就被打脸了。

“哈哈,那个,苦了夫人了。”孙宇一脸尴尬,但是总得走一趟,不然这些马,肯定到不了剑州。

“不辛苦,早去早回,别误了孩子出生的日子,他肯定希望一出生,就能看见爸爸。”琚瑶摸着自己的肚子,实际上她也害怕,希望生孩子的时候,孙宇能够陪在身边。

“好,琚瑶,你安心在府中待着,我这就去准备。”若是他有三千骑兵,训练好了,福州南岸,就全部都是他囊中之物,给那钱仁俊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渡江而战。

“什么?六十万两,侯爷,你这抢钱也来不及啊。”徐易一听见价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剑州家底都被掏空了,这六十万两若是摊派的话,剑州怎么着也得负担十五万两,实在是掏不出来了。虽然他徐易不太关心军事,可也知道骑兵强大,六十万两换三千匹战马,那是占了大便宜的,可谁叫他们穷呢。

“也不是立马就要拿出来,我兄弟说了,只要钱庄先给个凭证,需要的时候再来取。”这是孙宇第一次正儿八经将高继冲当作兄弟对待,能够将三千匹战马低价卖给自己,这是个大人情。如果他愿意公开拍卖,北宋第一个出高价买回去,过个半年,骑兵实力又回来了。

“如此,总算能够缓过一口气。”徐易点点头,只要熬过今年,等到年底,收了税粮,就该宽裕点了。不对啊,去年也是这么想的,怎么还是没有宽裕呢?

“反正,先把马给弄回来,等到了,将骑兵训练起来再说。”孙宇也不管了,先去骑兵营,已经安排人去通知了,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

为了赶时间,孙宇连亲兵营都没带,除了骑兵营,就只有恶狗跟着。如今的骑兵营,骑兵有一千之数,但是马匹只有五百,孙宇就带走五百骑,其中大半都是有经验的老兵,战力不弱。每匹马上,都挂着干粮跟水囊,反正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尽早赶到武昌。

武昌距离剑州,从官道走,接近一千四百里地,日行三百里,基本就是极限了,再多,人马都受不了,一切顺利,也得五日。

五百骑出西门而去,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中,整个剑浦城又变得安宁下来。

公元963年3月,宋军起八万精锐,征调民夫五万,号称二十万大军,围困江陵城。宋军大帅,慕容延钊得到圣旨,三十日内,攻克江陵,将贼首押送到开封治罪。

江陵城头,一片肃穆,高继冲站在城头,眺望宋军大营。就在刚才,尘土飞扬,不用猜也知道,宋军的援兵到了,高继冲不知道有多少,反正兵力悬殊,干就完了。

接下来的数日,宋军对城头发起连续不断的攻击,每日损毁的云梯,都是数百具,就连撞车,都换了好几次。

高继冲听见对方的鸣金声,松了口气,今天算是过去了。接下来就是双方各自打扫战场,这都是默认的规矩,不然发生疫病,大家一起完蛋。高继冲下得城头,正准备回府休息一番,他这几日基本上都待在城头,今天得好好清洗清洗。

“小的见过大将军,恭喜大将军击退来犯之敌。”剑州商行的管事苏烈,下午得到消息,孙宇一行前天已经过了江州,正在往武昌而去,估计明天就该到武昌了,自己这边也该行动起来。

“嗯,南边来消息了?”高继冲走到战马身边,将长刀挂好,问道。自己这边战事不断,苏管事来找自己,必然有要紧事。

“正是,我家大人,不,侯爷,明日就到武昌了。”武昌就是约定的交货地点,孙宇不可能继续往前,那就离开南唐地界了,太过危险。

“侯爷?刚封的?”高继冲对这爵位,倒是没太大感觉,但是侯爷这称谓,倒是蛮不错的。

“正是,国主刚封的镇海侯,食邑三千户。”管事苏烈颇为自得,自家老板水涨船高,他们下人在外面,办事也要方便些。

“三千户?这国主还真够大气的。这样,你去骑兵营地,找一下高怀远将军,这事让他去办,我之前交代过。”这高怀远乃是高继冲的远房堂哥,如今是骑兵营的将领,若不是宋军围城,他也想去见见孙宇,可如今这形势,是绝对走不开的。

“小的遵命,那个钱庄的凭证,在我家侯爷手上,届时直接交给高怀远将军,还是小的给带回来亲自交给大将军?”苏烈留了个心眼,这事还是问清楚的好。

“都行,又不是现银,怕个什么。”高继冲翻身上马,就算有了这凭证,没有他高继冲这张脸,估计也是取不出来。

“恭送大将军。”苏烈一礼到底,高继冲骑马回府去了。

骑兵营地驻扎在靠江一侧,苏烈乘着马车朝骑兵营驻地走去,如今这里,是整个江陵城最为安全的地方。骑兵营不用打仗,就每日在此维持秩序,不然这城里的人,估计都从水路跑完了。

苏烈找到高怀远,将这事给说清楚,高怀远之前就得过高继冲的命令,这苏烈也是认得的,直接安排去了,明天就先发出去一批。三千匹战马,估计得分六批发完,一天发两批,就需要三天,这还是尽可能征调船只的结果。

南唐鄂州武昌节度使黄延谦最近忧心忡忡,宋军在江陵那边打得火热,他得到命令,出动水师封锁江面。如今宋军水师,比起南唐,还要弱小许多,此事简单。但是黄延谦总是担心,一旦对方拿下江陵,再渡江入楚,以后就有地方来打造水师了,以大宋的人力财力i,超越南唐,不过是时间问题。

“大将军,数百骑由南而来,已经快要入城了。”这鄂州地处跟北宋的交界处,又跟荆楚相连,因此军备一直很严格,孙宇一行,刚进鄂州,就被多番盘查。

“来者何人?”整个武昌军不过数百骑,居然有数百骑出动,在这里算是极为少见的。

“忠勇军节度使、镇海侯孙宇、孙大人。”传令之人从之前的关卡得到消息,知道来人的身份。

“居然是他,怎么会离开剑州,来我鄂州作甚?去看看。”这位孙大人,他黄延谦也是知道的,算是简在帝心,起码比他要更受国主信重。既然知道他来了,去城门口迎一下,也是应有之意。

一镇节度使,亲自站在城门口迎接,路过之人纷纷避让,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要来这鄂州了。

官道的尽头,一片尘土飞扬,伴随着急促的马蹄声,正在朝着武昌城快速接近。当先一人,年不过双十,胯下枣红色高头大马,一手拉着缰绳,另一手提着马槊,正是镇海侯孙宇。紧随其后的是恶狗,同样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扛着狼牙棒。

“吁~”孙宇目力远超常人,老远就看见一位身着甲胄的中年男子,带人站在城门口,虽然不确定,但极有可能是迎接自己的。孙宇放慢马速,连带后面的骑兵都全部慢了下来,离城门三十丈时,更是下马步行。


     “5个月时间里,第一批生产无症状感染者(老挝输入)。他家所在的红寺堡区1998年开发建设,累计搬迁安置移民2合体实施24小时不间断的测控跟踪,确保出舱任务正常实施。通过‘看文物 学党史’等多视节目制作的题中应有之义。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