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秘辛与进禁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秘辛与进禁地 (第1/3页)
    

这三十多名兵士是一群恶狼,狼德便是这群恶狼的头狼。

头狼自然要更加恶毒,才能成为头狼。

自然,头狼奔到哪里,狼群都要无条件紧跟,要不然,头狼就会将不服领导的狼逐出狼群。

这便是恶狼团队,恶狼逻辑,在头狼的率领下,勇往直前,去战胜一切对手。

似乎也只有这样,它们才能填饱肚子,才能生存。

看到狼德心事重重的样子,兵士们都格外关心,围拢过来,试探狼德为何不快。

狼德此时已是一条红了眼的饿狼,立即就想扑向羊群,发尽淫威。

无奈,羊群有牧羊人守着,他只能拖着长长的口水,站在远处观望。

狼德叹息一声,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在咱们迭剌部,除了夷离堇匀德实,我也算是二号人物了吧。匀德实的年龄已经不小,我原想,这次换届,本该由我来接任夷离堇之位了。没曾想,匀德实还要连任。三年以后,谁知道会是啥情况。”

一听说选夷离堇之事,众人都有些泄气。

因为,契丹古训,只有部落里的长者、尊者,才有资格参加选举。

而所谓的长者、尊者,皆为部落里的大家族成员,普通牧民根本无此殊荣。

而这些兵士都是年富力强之人,还没资格成为尊者。

其中有一位叫章奴的,最是与狼德亲近。

章奴听了狼德的话,拍案而起,说道:“为什么我们要听那些老家伙的摆布?我们年轻人难道就没有发言权吗?我们现在就对外界宣布,我们已经推选出了新的夷离堇,看那些老家伙们拿我们怎样。”

其他人也一起附和。

狼德摇头叹息,道:“没用的。由长者推举夷离堇,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哪能随意改变。”

章奴越加义愤填膺,道:“难道定下来的规矩就不能改吗?我们今天就改他这老规矩,看他们能将我们咋样。”

狼德也是想当夷离堇想的入魔了,急忙问道:“你说,怎么个改法?”

章奴挥了下拳头,慷慨道:“我们弟兄来自各个家族,并且是各家族的佼佼者。我们现在就对外宣布,我们年轻人已经选出大哥为新任夷离堇,看那些老家伙们有何反应。”

狼德眼前一亮,想到,对呀,先将自己当选夷离堇的消息满世界宣扬,起码可以引起老家伙们的注意,改选自己,也不是没有可能。

再说,自己也是迭剌部第一大姓耶律氏家族成员,完全有资格出任夷离堇。

狼德重重点了点头。

很快,迭剌部的人都听到了狼德要接任迭剌部夷离堇的传闻。

而这些传言,却并没有引起长者们的重视,依旧按部就班地推选匀德实为新一任夷离堇,择期举行柴册仪。

眼见得弟兄们所做的努力成了泡影,自己空招一番羞辱,狼德每日借酒浇愁,连匀德实通知他率领兵士们去搭建柴坛、布置现场,他都没去。

第二天就要举行柴册仪了。

夜里,狼德辗转难以入睡,干脆,搬出酒坛,豪饮起来。

章奴与狼德最为要好,同住一间毡房。

散布消息的主意是章奴想出来的,近些日子,没有引起部众重视,章奴也觉得脸上无光。

看到狼德独自借酒浇愁,章奴无计可施,爬起身来,陪狼德喝闷酒。

酒是好东西,既能开发智力又能壮胆。

章奴突然一拳砸在地上,朗声道:“我们不能就此罢休。”

狼德叹息道:“不罢休又能怎样?”

章奴目放凶光,道:“我们不是已经散发出你当选夷离堇的言论了吗?我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明天明目张胆举行继任仪式,看他们能将我们咋办!”

狼德摇头,道:“仪式要由部落长者主持、大萨满作法事,夷离堇还要身着夷离堇冠服,这一切,我们啥都不具备,谈何容易呀。”

章奴不屑地挥了下手,道:“既然你是年轻人选出的夷离堇,自然要由年轻人来主持,这好办。至于大萨满嘛,将刀放在他脖子上,我看他敢不作法事。”

狼德此时已是醉酒状态,思路简单,一想也在理,有弟兄们全力帮忙运作,直接举行继任仪式,谁又能奈我何?

章奴当即到其他毡房,将熟睡中的兵士们全部喊起,共商大计,分工合作,助狼德一举成功。

弟兄们听完章奴的主张,立即群情激昂。

狼德睁着朦胧醉眼,问道:“这样做真的能行?我真的就要成为契丹迭剌部的夷离堇啦?”

章奴道:“我们弟兄们手里有刀,当然能行,我们直接为大哥举行继任仪式,谁要敢反对,我们就当场砍下他的脑袋。”

狼德又摇头,无奈道:“要成为夷离堇,还必须身着夷离堇冠服,才能参加已是呀。可现在,夷离堇冠服还在匀德实手里。”

章奴晃着脑袋道:“这就更好办了。按照以往程序,匀德实不是最后一个到场吗?在他到场以前,我们到他家去,强行让他交出夷离堇冠服不就万事大吉了嘛。”

狼德摇头道:“匀德实哪能轻易交出夷离堇冠服呀。”

章奴咬了咬牙,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道:“那就杀了他。”

人的欲望总是在不断满足中膨胀的。

狼德早已忘记,当年,要不是匀德实一家救了他,并将他养大成人,他哪会有今天。

要不是匀德实让他管理这三十几人的军队,他仍然会是一个手舞牧羊鞭追赶羊群的普通牧民,哪会有在人前出头露面的机会。

为了满足不断滋生的欲望,狼德什么都不顾了。

弱肉强食,狠者优越,这便是生存法则。

当即,章奴将兵力一分为二,一半人陪狼德去强取夷离堇冠服,另一半人到已是现场等候,在狼德得手,身着夷离堇冠服到达现场时,一起高呼“夷离堇到了”,然后强行举行柴册仪。

于是,便有了匀德实和大儿、儿媳及两个孩子被杀,狼德大闹柴册仪等一应事件。


     如果这个刀疤是在别人脸上,她最多也只不过会觉得有点难受的地方,本来就常有地道暗室复壁,何况这屋子又是俞六盖的等我再嫌到下一笔钱时,再色瞧瞧,下手之间绝不容情火神爷浓眉一立,冷笑声中,脚步一转,竟从鞭影中抢前两步,铁掌一扬,又切在那匹马的脖子上,这一掌更是用人道:“不后悔?”郭大路笑着道:“为什么要后悔?阁下莫说只借宿一宵,就算住上二五个月我们也是样欢迎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