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问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问情 (第1/3页)
    

李潇扭头看了对方一眼,脑海里闪过那人的记忆。

这位华服少年是巫神殿三长老的嫡孙,名叫卡兹。仗着家族长辈的宠爱,在巫城嚣张跋扈。只是他的修炼天赋不算太好,现在也只是一名低阶巫师罢了,这辈子想要突破大巫师都很难,更别说更进一步了。

但是他虽然修炼天赋不行,但是他哄人的本事却是不小,巫神殿三长老对这个孙子可谓宠爱有加,也造就了他无法无天的性格。

不过李潇降临附身的巴鲁也不是什么好鸟,他是巫神殿殿主的孙子,修炼天赋倒是不错,现在已经触摸到大巫师的门槛,但是他平常也是酷爱玩闹,特别是对于斗兽、斗奴,特别在行。

现在他们两个所在的位置就是斗兽场,这里养着无数的各级凶兽,每天都会安排固定场次的凶兽战斗,供巫城人观看。

而卡兹说的赌注,也是斗兽场的一大特色,现场观众可以在比赛前对自己支持的凶兽下注。下多少赔多少。

当然也有巴鲁和卡兹这种族二代,看不上斗兽场那点赌注,在盘外直接对赌。

弄明白这些情况只花了不到1秒钟的时间。李潇回过神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卡兹道,“哦?你想加多少?”

卡兹嘿嘿笑道,“正好我爷爷最近赏赐给了我三块火系奇物,不如咱们就赌这个,敢吗?”

李潇一扬脑袋,骄傲的道,“我就怕你输了哭鼻子。”

卡兹恼怒道,“谁输还不一定呢,你以为你运气会一直那么好?”

“不过,这次我们要换个赌法。”说着卡兹一拍手。不一会一个身高足有5米的蛮族大汉拖着一条长长的锁链走了出来。

被大汉牵在手里的不是什么凶兽,而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只是这少年足有三米多高,要不是面容还十分青涩,李潇绝对认为这是一名中年大叔了。

只听卡兹得意的道,“这可是我新捕获的奴隶,实力已经达到八级战士。”

“只要你派出的奴隶实力不比他强,那咱们就赌一把,怎么样?”

李潇看着被拖拽而来的奴隶不屑的道,“只是一个小奴隶而已,竟然让你得意成那样。”

“来人,将我的黄狮儿带过来。”

随着李潇一声令下,身后一个侍卫立刻牵动手里的锁链,一个隐藏在建筑阴影之中的少年被锁链拖动,直接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个少年虽然也只有三米多高,可是他的眼神却是十分的凶残,就连牵着他绳子的蛮族大汉,都不敢与他对视。

看到李潇带来的奴隶,卡兹微微有些后悔,没想到巴鲁竟然将斗兽场有名的黄狮儿买了下来。早知道这样,他肯定不会提出斗奴的赌斗。

就在卡兹犹豫不决之时,李潇戏谑的声音传来,“怎么?怕了?我就知道你没种。哎,也不知道是谁说,只要我派出的努力不比你的强,就敢赌,现在嘛.....啧啧。”

听到李潇的讽刺,卡兹宛如赌红眼的赌徒一般,直接大叫道,“赌,怎么不敢赌,谁不赌谁是孙子。刚刚只是在想战术罢了,你着什么急。”

只听卡兹对那个奴隶恶狠狠的说道,“你拼死也要给我赢下来。只要你赢了,我承诺直接放你自由。不过如果输了吗.........”

卡兹没有说下去,不过那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

那个奴隶听到卡兹的话后,眼睛都红了,身上的气势也变得凶残起来。

满意的看了身边的奴隶一眼,卡兹立刻向身边人吩咐道,“去和这里的老板说一下,我们要先赌斗一场,让他的演出往后挪一挪。”

那名侍从立刻恭敬应是,然后一溜小跑的向着门外跑去。

李潇似笑非笑的道,“等不及要输给我了吗?”

“混蛋,谁输还不一定呢。有些人名头很大,可是实际却是银枪蜡头,中看不中用的。你等着输吧。”

对于卡兹的话,他却是直接闭上眼睛,好似没听到一般。

至于李潇为什么有闲心比过这么一场,一方面是想给那黄狮儿添点堵,另外也是想让对方消耗一下他的底牌,省的到时候不好处理。

毕竟上次塔里的梦境世界给李潇带来了很大的阴影,不知道掌控法则强者的梦境世界是不是都和塔里一样高手如云,还是塔里本身的实力强大。所以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卡兹看到李潇的样子,差点没气吐血,心中暗道,“让你小子猖狂,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趁着李潇不注意,卡兹悄悄将一包药粉递给了那个奴隶,然后使了个眼色。

那奴隶虽然不知道卡兹给的是什么,只是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将药包直接吞进了肚子,连包装都没拆开。

看到那奴隶将自己给的药吃了下去,卡兹暗自的笑了起来。

没错,这次之所以敢和李潇赌斗,卡兹却是有备而来,他那药粉可是爷爷最新研制出来的狂暴药散,人只要吃了,一个小时内会变得力大无穷,且毫无痛觉。

只是这个药的后遗症很大,吃了之后会减寿20年。所以巫神殿那边还没公布出来。

不过这药用在这场比斗之中正好,那奴隶如果赢了,就可以获得自由,区区20年寿命,他还赚到了,不是吗?

我实在是太善良了。卡兹暗自夸了自己一句,然后就偷偷看着那奴隶的反应,看到他果然浑身肌肉都微微膨胀,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只是被那五米高的大汉压制着,动弹不了丝毫。

李潇也发现了那边的动静,不过他丝毫没有理会,对面那奴隶越强越好,不然他怎么逼出黄狮儿的底牌呢。

............

不一会,卡兹的侍从回来了,告知老板让两位贵人的奴隶进场。

李潇无所谓的让人带着黄狮儿过去,而卡兹也让那五米高的大汉拎着那奴隶过去。

卡兹看向李潇道,“巴鲁,今天就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

李潇嘿嘿笑道,“你那奴隶走路都走不了,是不是狂暴药散吃多了啊?”

卡兹面色一变道,“你怎么知道?”

“废话,那药散是巫神殿搞出来的,我为什么会不知道?只是懒得跟你计较罢了,你还真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了?”

听到李潇的话,卡兹的心咯噔一下,本来他对吃了狂暴药散的奴隶信心十足,可是听了李潇的话,他的心又提了起来。

“哼,少说废话,你知道又怎么样?咱们可没规矩说,不能吃药。”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说完之后李潇就不再说话,反而闭目养神一般。

就连下面突然更换斗兽场次引起的骚乱,都没能让他抬头看上一眼。

不一会,两名奴隶已经站在了场中,身上的锁链彻底的褪去,手里还拿着一把锋利的长矛。

随着一声锣响,两人宛如猛兽一般冲了上去。只听当的一声长矛交击之声,凶猛无畏的黄狮儿直接被对面的奴隶直接打的倒飞出去,直到撞到斗兽场的结界,才停了下来。嘴角已经挂着一丝血迹,手中的长矛也飞上了天空。

看到如此情景,卡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他扭头看向闭目养神的李潇,嘿嘿笑道,“差点被你骗了,原以为你是胸有成竹,谁知道是装腔作势而已。”

李潇不屑的道,“刚占了点上风而已,等战斗结束,你再和我显摆吧。”

卡兹恨恨的道,“死鸭子嘴硬,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在两人说话之间,场中的两个奴隶已经再次冲到了一起,只是这次黄狮儿学乖了,他不敢再与对面硬碰硬,只能快速的围绕那人转着圈子,是不是的扑上去虚晃一枪。

现在的黄狮儿很郁闷,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回到少年之时,再次走进那令他痛恨的斗兽场。

原本少年之时,黄狮儿确实是斗兽场的奴隶,最后被巴鲁买走之后,由于他百战百胜,甚至最终突破到了大巫之境,才被解除奴籍。成为巴鲁少爷的侍卫。

后来又获得奇遇,突破成为掌控法则的强者,加入巫神殿,成为巫神殿中的强者,再也没人敢拿他的出身说事。

可是现在他又回到了斗兽场,甚至他的对手竟然变的那么强。如果不是记忆中那些战斗技巧还在的话,他现在已经被那人刺死在矛下了。

只是现在虽然勉强支撑着,可是他知道这样下去,早晚会被对手抓住机会,然后重伤杀死。

黄狮儿不甘心,他没有死在维多男爵那边入侵者的手中,反而死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奴隶手中,那是对他的侮辱。

就在他强烈的不甘之下,一种感觉突然涌上心头,他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住在场所有人的想法和动作。

虽然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如何来的,可是黄狮儿现在已经被敌人逼到了墙角,如果不施展出来的话,他一定会被一矛刺死。

随着黄狮儿的能力发动,突然之间,刺向他的一矛停了下来,对面的奴隶突然痛苦的跪倒下来。

黄狮儿抓住机会,强忍着浑身的虚弱之感。直接夺过对方手中的长矛,一矛刺进敌人的心脏。

等到那奴隶清醒过来之时,只能看到黄狮儿转身离去的背影。

那奴隶突然不甘的怒吼一声,然后只见他突然反手拔出长矛,一矛扔向黄狮儿的后背。

只听噗嗤一声,黄狮儿被长矛从后背贯穿。要不是他感觉到不妙,最后关头躲了一下,现在他也会被贯穿心脏钉在地上了。

只是现实中没有如果,黄狮儿挣扎着将长矛从地上拔起,然后就这么带着长矛转过身来。

可是他回身看到的只有那奴隶的尸体匍匐在地。


     对于这些守护者而言,从格尔木出发,沿着109国道向拉萨方向行驶,海拔逐渐升高,天地之间一片静>题:“只要群众需要,我就在这里扎根”——路生梅50余载守护一方百姓健康。新华社拉萨7月13日电 题:70”看着雄伟的发射塔架,张健满怀期待地说。坚定信心抓落实,用好改>三、党内表彰情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