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让纪音出去拍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不让纪音出去拍戏 (第1/3页)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自始皇统一以来,有为之君断不会容忍天下分裂。依我看来,天下自唐末以来的分裂,必在不久的将来统一。若是某所料不差,最多三年,北宋必起刀兵,首当其冲的就是蜀与楚,然后渡江南来,最后北上与辽国一争高下。蜀、楚、唐、越、南汉均不可与之抗衡,唯有北辽难料胜负。”徐易当即滔滔不绝,之后又对周边各国为何难以与北宋争雄一一道来,听得孙宇颇感意外。此人对天下大势的走向,以及各国的优劣,简直了若指掌。

“听先生之言,这朝廷再无一丝机会了?”孙宇指了指皇宫所在问道,不知觉间就换了称呼。

“倒也未必,这北宋禁军虽强,却不善水战。若是朝廷大力发展水师,当可拖延一阵子,关键还是在南越国。南越与宋亲近,若是同时起兵,两线作战,溃败只在旬月之间。当真有争霸之心,当一面加强水师,一面准备发起对南越作战,不然如芒在背。”其实在徐易看来,这南唐当是一丝机会也无,这南越虽然弱于唐,可唐全盛时期依然奈何其不得,更何况现在?只有等北宋陷入全面作战无暇南顾之时,方有一丝机会,可那蜀与楚,都不是那块料啊。奈何对方肯定是南唐显贵,自己为了对方能够青睐于自己,只能尽可能委婉一些。

“先生大才,正式认识一下,在下鲁国公府孙宇。不日将赴剑州,还望先生能够同行。”孙宇拱手行了一礼。

孙宇这一礼到底,等了半天,奈何一点回应没有,这不应该先客气几句吗?不由得抬头看向对方,岂知那徐易深情地看着河对面一栋高楼,一丝反应都没有,合着刚才的话他都没听进去。

孙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河对面高楼上,一绿衣女子端坐于窗前,也看着这边。以孙宇的眼力,这么远的距离,也看不清女子容貌,难不成这徐易比自己目力还强?

“三刀,那栋楼是干嘛的?”孙宇不愿打断徐易,转身问道。

“明月坊,就是喝花酒的地方。”三刀小声回道。

这徐易到底是探花,就是不一样,这腿都瘸了,在此写写书信,也能跟青楼女子隔空谈情说爱,孙宇暗自想道。

“去整壶茶来,再弄些点心。”眼看一时半刻结束不了,孙宇只能当个吃瓜群众。想当年刘备还三顾茅庐来着,自己这一时半会还是等得了的。

“啊,公子你还在此,徐某无礼了。”直到过了小半个时辰,这徐易总算回过神来。

“看完了?喝茶吃点心。”孙宇扭头看了一眼,果然那窗户关上了。

徐易倒是真的渴了,喝了杯茶,抓起点心一顿猛吃,平日里可没这么好的吃食。

“好吃,公子,你也吃啊。”徐易点了点面前的吃食说道,这可是壹芳斋的点心,好像还是科举高中那年吃过,端的是美味。

“我吃饱了,你吃吧。话说你这每天写写书信,画几幅画,还有钱去那明月坊?何时能够凑足那赎身银子?”孙宇倒有些好奇,你这三餐尚不能定,还跟青楼女子眉来眼去,看之前那情形,当不是一夜欢好的意思。

“若是银子能够赎身,那倒是好了。”徐易放下点心,叹了口气。

原来徐易进京赶考,偶遇此女子,两人算是一见钟情。女子本非欢场中人,乃是一小吏之女,其父就在江宁府当差。本来其父也对徐易颇为看好,毕竟就算不中进士,也有举人功名在身,倒也没有横加阻拦。徐易就在其家附近客栈落脚,一边备考,一边谈情说爱,就等着高中之后回乡完婚。

奈何天有不测风云,其父因为一桩公务,得罪了江王世子,直接被关进刑部大牢。其女为了救父,多番托人帮忙,均无劳尔返,最后只能去找江王世子。江王世子贪其美貌,答应只要卖身与他,就放其父一条生路。

“因为担忧我不能安心科考,璃儿一直不曾告诉于我,直到高中之后,我去府上提亲,其父才如实告知。我气愤不过,就上门前去要人,这才被打断了腿。此事闹的沸沸扬扬,对方没几天就把璃儿卖给了这明月坊。”徐易把自己的境遇婉婉道来,听得孙宇摇头不已,这世道就是如此。新科探花郎,普通人眼里高不可攀,前途无限。可在这些真正的顶级权贵眼中,不过草芥罢了,随意处置。

“徐兄情深,叹为观止,那要如何才能赎身?”要想收此人之心,就得从此女身上入手。徐易明显一门心思都拴在此女身上,哪怕被卖入青楼,也不愿离去。宁可在此写字卖画,只为每天可以看见她。

“不知公子出自何处?当真不惧那江王世子?”搞了半天,徐易还不清楚对方底细,这赎身钱财只是其次,关键是那老鸨不敢放人啊。

“合着你刚才是真没听见?鄙人鲁国公府孙宇,幸得韩王举荐,新任剑州刺史兼防御使。”孙宇没好气说道。

“啊,你就是那写出青玉案的孙公子,徐某这厢有礼了。”虽说文人相轻,可那青玉案实在是文采不菲,徐易也是佩服不已。此人不仅出生高,还得韩王青睐,又年纪轻轻得此高位,确实非等闲之辈。听闻之前此人在闻香阁与江王世子之间可是起过争执,现如今依然官路亨通,自是不惧。

“先生大才,诗词不过小道,我此番来,就是想请先生随我去剑州,不知先生是否愿意屈就?”孙宇虽然确定只要把那女子捞出来,此人必然不会拒绝,不过还是确认一番的好。

“只要公子能够带璃儿脱离苦海,我徐某今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公子之恩,刀山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徐易喜极而泣,推开凳子,噗通一声跪下。自己每日在此,一想到璃儿处境,就恨自己无能。无数个日夜都在期盼,哪个贵人能够停下马车,拉自己一把。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等到了,自是激动无比。

“先生腿脚不便,无需如此,快请坐。”孙宇上前将徐易给托了起来。仔细观察了一番,这徐易只是有一点瘸,能走得路,那就方便许多了。

“哎,耽搁了治疗,这辈子都跑不起来了。不过大夫说了,可以骑马,不会误了公子的事情。”徐易信誓旦旦说道。

“哈,先生不用担心,我看中的乃是先生之才,可不用先生上阵杀敌。孙某于武艺一道,颇为自信,当能护得先生周全。”孙宇哈哈一笑,能够骑马那是再好不过。

“公子不妨与我说说当前局面。”徐易急于表现自己的价值,让孙宇知道他没有看错人。

孙宇当即将剑州形势,目前自己的状况一一道来,徐易边听边点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公子虽然尚未成军,可徐某认为,公子当早些考虑粮草才对。三千大军,每日耗粮五十石以上,加之剑州民生困苦,以我之见,公子至少要准备五万石粮食。”徐易略一估算,就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家中田庄里倒是有些存粮,再收购一些,只是这运输颇为麻烦。”孙宇有些头疼,这些事情他真的不擅长,米价多少他尚且不清楚,更遑论把这些粮食运到剑州去,损耗又是多少,怎么保存。

“公子此言差矣,江宁米价约莫4钱银子一石。而据我所知,抚州一代,米价不过三钱三分。公子在江宁屯粮,再运去剑州,一石粮起码要花到五钱银子。若是想法子就近筹措,一石粮耗银不过四钱不到。五万石粮食,可省不少花销。”徐易每日帮人写书信,这天南地北的事情都知道一些,虽然不敢说无误,却也大致八九不离十。

“先生言之有理,不知该请何人来做?就怕那些个人坐地起价,那就颇为不美。”这就地买粮是好,可就怕当地粮商借机涨价,造成米价腾飞。毕竟在江宁,鲁国公府的面子还是好使的,可地方上就不一定了,这乱世,谁都把粮食看得紧紧的。想当年大唐盛世,一两银子足以买十几石粮食,这些年战乱不断,粮食就越发珍贵了。

“术业有专攻,当然交于专门的人来做。我建议公子往苏家走一趟,苏家不仅做米粮生意,在各处也有车马店,当能解决公子的需求。”徐易倒是对这江宁大大小小的商户门清,毕竟他最大的客源,就是这些随着主家走南闯北的帮工。

“这最大的粮商不是祁家?吴家倒真没听说过。”孙宇有些好奇,这么大的单子,当是找祁家才是,祁家在整个南唐可是首屈一指的粮商。

徐易微微一笑,这祁家固然是最大的粮商没错,可这祁家背后权贵盘根错节,若是万一有人在背后使绊子,那就麻烦了,军队没粮食,哗变不过旦夕之间。而吴家不一样,吴家前些年走的是户部的路子,奈何那人前年已然致仕,如今正处于困局。好在吴家还有些车马店的生意,虽然利润少,倒也能维持。此时对于吴家来说,这可是一个大单,而且若能跟鲁国公府搭上线,那些人也会有所顾忌。

“除此之外,那吴家经商多年,口碑一直不错,公子若想找个靠得住的商家合作,这吴家可绝对是最佳选择。”在这江宁府但凡有头有脸的商家,不是哪个权贵家的产业,就是某个高官家的亲戚。这吴家是恰好大树倒台,一时没找到合适的路子,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若此时孙宇放出善意,那吴家定然一万个乐意。

“走,去明月坊。”这真的是捡到宝了,孙宇乐不可遏,抬头看了眼天都快黑了,再不去明月坊该接客了。

“公子等我收拾一番。”徐易大喜。

“收拾?你明天还想来这摆摊?”我靠,埋汰谁呢?我孙宇的幕僚,在大街上摆摊写字?

“啊,不要了,走。”徐易也是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每天这收摊摆摊的日子过习惯了。

当即一行三人朝着明月坊走去。


     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合军乐团奏响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全场齐声高唱中华人复兴号开进西藏,将极大便利藏东南地区群众出行。2012年11月2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复兴之路》展览时,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为他佩戴上勋章,对这位穿了一辈子军装的抗战英雄动情地说:“感谢你为党作出的杰出贡献。”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之上;中国共产■ 我军建设“十四五”规划对实现建军一百年奋斗目标作了战略部署。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