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喝酒还是表演?》。

你可知道这张纸的价值?小鱼儿喃道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会不

   走进宫殿,他的第一站是一个巨大的池子,比作瑶池也不为过。

  “宫殿之内,居然是个洞天。”他不由得有些惊讶。

  如此神奇的场景,还是第一次见。

  外面看上去不大不小的宫殿。

  谁能想到在里面竟然有个比宫殿还要大上好多倍的池子,只不过现在这个池子里面没有东西。

  看到池子之后他就立即知道,这是存放源念力的地方,生命的念力无穷无尽,但源念力只有那么一些,用了就没了。

  他的制卡方式就是用源念力直接加工,操作直接了很多。

  这些信息在他看到念力池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他接着走到了下一站,这里要比刚才的念力池小了好几个数量级。

  这是一间小密室,里面只有一个带有凹槽的桌台。

  这里是读取卡牌相信和制卡的地方,只要把卡牌放在凹槽上,周围的空间就会开始出产卡牌。

  张小河姑且叫这里印卡室,这种制卡的方式太像复印了。

  他都觉得不这样叫,都可惜了。

  其实念力池是一个完整的世界,除了存放源念力的池子之外,还有很大的空地。

  这些地方,是用来存放卡牌的。

  一缕缕的信息灌入他的脑海,大体上卡牌宫殿也就这些结构。

  张小河意念一动,离开了卡牌宫殿,从沉睡中苏醒了过来。

  “我睡了多久。”一觉醒来,张小河神清气爽。

  “你醒啦,大概一个半天的时间。”吴有大致判断到。

  其实具体多少时间,他也不知道,他看书入迷了,但既然没有犯困应该还不至于天黑。

  张小河站了起来,身体已经恢复正常,精神也格外好。

  他坐到了木椅上,到了一杯水。

  喝下之后,他意念一动,再次来到卡牌宫殿,再一动又回来。

  就像是本能一样自然,他不禁点头。

  还好不是梦,他就怕是自己做了一个白日梦,到时候梦醒来就更难受了。

  “给我讲讲之前的事吧。”吴有放下了书本,相比于书中的内容,他更想听张小河的故事。

  这是真实,在他身边发生的。

  张小河又喝了好几杯水,随后才说道:“刚开始我就知道楼上躲着一直伺机而动的大鸟……”

  吴有听得一惊一乍的,先不使出全力,当大鸟抓击的时候才使出全力,躲过攻击。

  这需要的不仅是强大的爆发力,更需要的是生存经验,已经随机应变的能力。

  要是让他来做,可能就是直接跑过去,随之被大鸟抓走,然后从天上扔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幸好那是只猫头鹰,白天睡觉,才放我一马的。”连张小河自己想到这里都是一阵后怕。

  如果是一只大雕或者其他大鸟,他就得把命交代在哪里。

  讲完猫头鹰这里的两次死里逃生之后,吴有迫不及待地想听第三个死里逃生。

  “第三个呢。”他的眼中多了很多崇拜,跟着张小河是他做过了一次正确决定。

  “第三次嘛,这个可就离开了,一般人可做不到。”某人装起来了,故意卖关子吊胃口。

  “是什么?是什么?”吴有很想知道。

  “第三次,本来我已经成功逃脱,正在回来的路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出现了些隐约的狼嗥。”

  “当时我人足足呆住三秒,立即找地方躲藏,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我知道是狼群来了,这个时候普通人可能撒腿就跑。”

  “但是这样做在速度迅捷,嗅觉灵敏的狼群面前就是找死。”

  “我当时呆在远处不动,本想着等狼群过去,你猜怎么着。”张小河忽然拍了下桌子。

  吴有听得很入神,咽了咽口水问道:“怎么着?”

  他神秘一笑,说到,“那群狼崽子发现了我,对着我藏身之处一阵狗叫,着实把我的魂都给叫上天。”

  “这……这该怎么办?”被发现可就跑不了了,吴有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被狼群撕咬的疼痛。

  “本来我以为是必死之局,但是我转念一想,这些狗崽子不敢直接来捉我,一定是有所忌惮。”

  “因此我就学着野兽的嗓音,大声吼一声,这一声差点把我肺喊穿了,吼了一声,浑身就没了气力。”

  “但是这些家伙还是不走,这是我急中生智,往前缓慢移动,假装自己要出来,这群狼狗总算是被吓得夹着尾巴逃跑。”

  吴有眼中的崇拜不是装出来的,他是真心崇拜张小河,本来已经是精疲力尽,有面对这样的困难。

  如此情况下,还能想出法子应对,并且这需要的不单单是方法,还要有胆气。

  当时只要张小河退后一步,就会被狼群猎

  “大言不惭!”

  安姆斯对哥哥的狠话早就习以为常了。

  安玛斯有三十多个女人,除此之外还到处的拈花惹草,平时根本就没有时间修炼,所以,在四个兄弟里面,安玛斯的实力总是最弱的。

  可以说,安玛斯在每一次的演武对战中,就从来没有赢过,这也就导致父王安德斯对身为二皇子的安玛斯总是瞧不上眼的缘故,同时也是安玛斯经常去找诸葛量麻烦的缘故。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诸葛量的妹妹诸葛红城。

  可惜化名成......

左手抛出一锭银子,右手打马前是谁的刀!萧别离冷冷道:“据

“六师姐”就在黑影距离他们还有十五步时,一道略带紧张而又干涩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这让另外七名修士不由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手上的符纸不知何时已高高举起,面颊上汗水如溪。

随着李言一声清喝,这片空间中如同响起了声炸雷,所有修炼之人同时睁开双目,在他们有些茫然的四顾中,已是不少惊呼纷纷出口,顿时急忙站了起来,一时间灵光大作,已纷纷放出了护体灵光,明知在传说中无论是护体灵光还是防御符纸在面对天空巨大黑影时都是无用,但仍是第一时间做出这样的动作。

龚尘影也站起身形,她望了那近在咫尺的铺天黑影,其实在十几息前她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安,这非神识的感应,而是来自于常年战斗的一种本能,她神识略扫中,见李言他们一脸紧张的望着一个方向,但那个方向在她神识中只有一片虚无,她猜测应该是黑影快到了,但出于对李言的相信,她并没有立即睁开双目,而是又强按下心绪继续恢复,她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此时恢复越好,对后面战斗帮助可能就越大,直到李言一声呼喝,她毫不犹豫的立即睁开美目,眼前景象也不由让她吓的心中一凛,那铺天的黑影竟然离他们不过十几步远,此时若是黑影生出变故,只需一个加速,他们这几十人连站起的时间都没有,不及多想,轻喝一声。

“我们走”她已身上灵光闪烁,护住了全身,手中青芒闪烁中已是率先一头撞向了古道中间黄色巨球。

同时也叹服李言的胆大,自她有所感知到李言喝声提醒只有二十几息时间,她体内的灵力至少又多恢复了不少,相信其他修士也是如此,想不到李言几人竟如此胆大。

眼前波光荡漾中,首先映入龚尘影眼帘的是一张充满暴虐狰狞面容,其半妖半兽,身上长满了密集的坚刺,长长的舌芯不时伸吐,站在几丈外一双细眼正狰狞盯向这边,其身后几十头各种妖兽发出了震天狂吼,一时间,各种攻击呼啸而至……

…………

望着球体内前方尸横遍野情影,龚尘影冷漠横捣一肘,击在了身后满脸惊愕,眼中充满不可思议的二级后期地刺蜥头部,打的那看似铁铸铜浇般的头部一侧顿时深深凹了下去,而龚尘影另一手中金光一闪,一柄金色小斧已从这头地刺晰腹部旋转而出,一枚深色妖核飘浮在半空,被龚尘影一把抓住收进了储物袋。

尘土飞扬中,那巨魁梧如山的身躯轰然倒地,地刺蜥口中兀自还喘了几口粗气,只是目光中已失去了神采,眼见是不活了,随后归寂于平静。

周围众修士急促喘息声不绝于耳,龚尘影望了顶部一眼,此时距离她出手刚过去三息时间,此时顶部覆盖黑影在没了蓝色菱晶支撑后腐蚀已开始加速。

“收拾战场,五息后,离开”说罢她已纵身跃到场中,玉手挥起间,一具具魍魉宗修士尸体纷纷飞入她的一个单独储物袋,她脸上无悲无喜。

在刚才他们进入的一刹那,龚尘影就发现了这里一队妖兽已然环伺四周,领头的是一头级后期地刺蜥,这队妖兽同样没有给龚尘影他们半分休息时间,在龚尘影进入尚未站稳身形时,那头二级后期地刺蜥已向她出手,并没有祭出蓝色菱晶的意思。

龚尘影在进入的刹那就已开启了护罩,虽知道进入后可能是一场恶仗,但还是有些意料之外,对方竟不顾外面黑影即将到来,见面立下杀手,看来是打算想在黑影到来之前将他们先行击杀了。龚尘影见对方已是双手一挥,二把板门大刀已劈向自己头部,她冷哼一声,临危不乱,神识探视中已知对方境界高处自己,硬接必是讨不得好去,但现在身后修士正随她鱼贯而入,她一旦闪躲通道必被封死,后面进来多少也是死。但好在就是球内一方无法提前知道另一方通道具体在球体的那个位置,所以刚才在她进入时那头二级妖兽离她有近十丈之远,虽然第一时间发现攻击了过来,显然也是仓促之间不能全力攻击。

龚尘影头上灵光刺目,手中也是不停,一道青芒自下而上划出,却不是直接迎向那二柄大刀,而是在自己身前身后割出一片区域,随着她青芒长戈划出,她身上的护体光罩迅速膨胀扩大,形成了一个方圆四丈的青戈与护罩的双重防护巨罩。与此同时,听得头顶之上一声巨响,那两柄板门大刀刀锋与巨罩交锋处冒出一连串刺目青光,似水花四溅,随即竟有“嗞嗞”声发出。

见眼前进入球内的修士竟然挡住了自己一击,那头二级后期地刺蜥眼中凶芒一闪,旋即又露出淫*秽之光,他这时已看清了龚尘影的样貌,望着那火辣修长的健美身材,不由心中火热。伸手一招,那二柄板门大刀已从龚尘影头顶跃起,他用一手凌空一点,那二柄大刀幻成了二头黑色怪蜥自上而下猛的撞向龚尘影撑起的护罩,龚尘影美目一凝,因为她看到在这二头黑色怪蜥的后

幽魂峽谷融圣境第一人、千萬年來從沒有人敢冒犯的融圣巔峰修士,就這樣無聲無息被殺了?

“匡云星死了?”

盡管知道沈深不同于一般人,這個消息依然極度震驚了二人。一時間,二人相互望了一眼,眼神中的那抹驚喜和精彩,就是瞎子都可以看出來。

“沈師弟,你殺了匡云星?真的殺了他?”

金喬喬再一次的感嘆不已。

自從破星秘境遭遇沈深以來,一次次的意外,實在讓金喬喬無言以對。這到底是個什么人,怎么在他的眼中,一切都變得稀松平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喝酒还是表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广渊

李白不太白

广渊

看飞叶的人

广渊

月光幽然

广渊

郭怕肥

广渊

叫绝世的剑

广渊

风雨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