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萧家少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萧家少主 (第1/3页)
    

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引诱小姑娘吃棒棒糖的怪蜀黍,实在是太邪恶了。

云儿看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顿时来气,一把抢过叉子,朝他膝盖踢了一脚,气呼呼地边啃便说:“尝尝就尝尝!你笑得那么猥琐做什么?是不是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是不是想跪榴莲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开心,客人满意是对厨师最高的奖赏。”

“哼,你别得意,我只是没吃晚饭,有些饿了,你做的东西也就一般,跟那些大厨差远了。”云儿一边嚼着一边不忘打击他。

“是是是,我有自知之明,不难吃就行。”看到云儿骨头都啃得干净,周朴偷笑着答应着。

“你好像有些飘啊?会做个菜很了不起吗?”云儿看着他笑就会不自觉得牙痒痒。

“没有,没有。”

“跪下吧。”

“笑都不可以啊!我都做东西给你吃了,就不跪了吧。”无奈的周朴讨好的说着,自从送了外卖,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能忍了,做事也越来越圆滑,有种唾面自干的味道。

“那就跪一个小时。”

“十分钟”

“半小时”

“20分钟”

“25分钟”

……

挺直腰板跪得端正的周朴看着云儿从外面搬进来个运动毯,铺好之后,竟然换了一身运动服,在上面练起了瑜伽。

“半夜了还要做运动啊!”周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这丫头还没有睡觉的打算。

“还不是怪你逼我吃东西,我得把卡路里消耗掉。”云儿开始弓着身子开始伸腿运动。

平坦的小腹,修长的腿,苗条的身材,让周朴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看什么看,转过去!”看到周朴异样的眼神,云儿白他一眼,酷酷地说。

……

一天周朴像往常那样骑着小电炉送外卖。路过一个一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发现从后面冲过来一个带着鸭舌帽带着口罩的男人,一下子跨上了他的电动车后座,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催促道:“师傅,追上前面那辆蓝色的宝马。”

周朴转头正要拒绝,百元大钞已经递到眼前,周朴没有去接,再看那个男人还戴着墨镜,根本看不清长什么模样,这人捂得这么严实,不过是坏人吧。

特意朝四周看了看,看看有没有人追着喊“抓小偷哦!”,不过周围一切都很平常。

那男人看周朴发呆,又掏出一张大钞:“这总够了吧。只要你帮我追上,还有重谢!”

“这不是钱的事情,我这也不是出租车啊!我送外卖的,客人还等着呢!”周朴很有原则,虽然那钱让他有些眼热,但一个打扮可疑的人,让他警惕了起来。

“车上的坐着我妻子,还有一个陌生男人,他们可能去开房了,兄弟,能帮我一把吗?”男人摘下墨镜,有些猥琐地小眼睛露出诚挚的眼神。

开房?出轨?这么狗血的事情让他遇到了?这男人是在跟踪出轨的妻子,看着妻子和陌生男子偷偷出去开房,那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难以接受的。周朴突然有些感同身受般同情起他来,难怪他要把自己藏起来,这种事情的确没脸见人啊。

“好!”周朴答应一声,他要帮一下这个可怜的男人,同时他也担心这个男人会做出傻事,在关键时刻自己或许能拦着些。

抬头朝前望了望,果然一辆蓝色的宝马也在等红灯,和他隔着几辆车的距离,副驾驶上坐着一个长发的女人,正支着一只雪白的胳膊,估计就是男人的妻子。

看不清司机的脸,依稀是一个中年人的模样。两人似乎正在聊着什么,举止十分亲昵。

随着红灯变成了绿灯,宝马一个加速就冲了出去。

周朴忙一拉油门,盯着车子,追了上去。

幸亏这段路上红绿灯较多,要不然凭着这辆载着两人的小电驴怎么追得上宝马。

“咔嚓咔嚓”相机快门的声音从周朴耳边传来,侧头一看,那男人正拿着一个单反对着宝马车牌照呢。

也许是察觉到周朴的疑惑,男人一边拍着一边解释:“捉贼捉脏,总得找点证据吧!”

车子果然驶入了一家豪华酒店的地下车库,周朴在路口停了下来。

“兄弟,谢了!”男人把钱塞到周朴手里,跳下了车,朝着入口冲去。

周朴看着他紧张离去的背影,开始担心起来,他不会因为冲动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吧,男人面对这种事情,真的很难冷静。而且这钱也太多了,得还些给他。

想到这里,周朴把电炉停好,背着箱子也追了上去。

地下车库很大,一路过去都停满了车,幸亏那车是蓝色的比较显眼,不多时就比他给找到,远远望去,车里好像还有人,这么久了还没下车吗?

靠近了一些,才发现里面的人似乎在亲吻,可是隔着玻璃看不分明。这时他发现不远处的一辆汽车后面,那个戴帽子口罩的青年正躲在后面拍照。

当他发现周朴靠近吓了一跳,忙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让周朴不要出声,招手让他悄悄过去。

周朴迟疑了一下,这人比他想像的要冷静许多,自己还在担心对方会冲动打人,现在却看人他在偷拍妻子和陌生男人接吻。这份定力让他都暗暗佩服,想着自己如果遇到这种事情,自己是否也能如此心平气和呢?

“你怎么来了?还嫌钱不够吗?”男人看到周朴靠近,生怕被人发现,拉着他蹲下身子,压低声音不满地说道。

“不是,是钱太多了。”周朴从怀掏出一百五递了过去。

“呵呵,还有嫌钱多的,你这么傻的人,少有。”男人接过钱,好奇地望了周朴一眼,“你先别乱动,小心被他们发现。”

“我还要赶着送外卖呢!”

“那你偷偷地从后面绕出去,别被发现。”

“好,你…….”虽然看他很冷静,连语气都很平静,但会咬人的狗不叫,周朴反而更加担忧起来,感觉对方要么不出手,出手就得见血。忍不住提醒道,“你不要冲动,感情没了就没了,为一个不爱你的女人不值得,要不我帮你报警吧!”

“别,别”男人一把按住了周朴的手机,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兄弟,你这人不错,我吴潜交你这个朋友了。其实我是个私家侦探,正在调查收集客人的证据。”

“她不是你老婆啊!难怪!”周朴恍然大悟,难怪这人这么平淡呢,看来自己的担心只是多余。

“我是我客户的老婆,也是我调查的目标,看来我今天就能收到尾款了!”男人拿着相机对着不远处的汽车又一通快门。脸上挂着笑意,正为事情进展的顺利高兴。

“嘀嘀”一辆汽车开从后面开过来,喇叭声吵到了周朴和吴潜还惊道了汽车里的人。车上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看起来很壮,像是一个健美教练,看都吴潜的手里的单反,二话不活,就追了上来。

“快跑!”吴潜喊了一声,回头就跑。

周朴看着大个子追着吴潜从身边路过,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继续向前追去。

不知该跑还是留下的他,楞了一会儿,还是追了上去。

等他追上时,发现那个看起来挺机灵的吴潜正被大个子按在角落里揍,相机被踩碎在地,人被抓着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周朴上前去拉大汉的胳膊,发现对方确实力气不小,一时竟没能完全拉住。

对方一甩胳膊,转过身来,朝着周朴抡了一拳:“你也是他同伙吧,今天叫你们长长记性。”

周朴鼻子一酸,正中一拳,对方得理不饶人,一通快拳照着周朴脑袋招呼,没想到对方竟那么蛮不讲理。也有些生气,右手开始暗暗蓄力。

正打算反击,却听到刚才的侦探大喝一声:“住手,跟他没关系,有本事冲我来!”

“呦呵,还挺讲义气啊,你是还没被打够。”大汉吐了口唾沫,转身又要去揍走过来的侦探,却发现他的拳头,扑了个空,反而被对方踹了肚子一脚,吃了个暗亏。

“你找死!”大汉拍了拍肚子,弹了下上面的灰尘,握着拳头,摆出拳击的架势,开始认真起来了。

周朴对侦探男吸引火力的义举有些感动,本来还担心对方这个比他明显大一号的狠人面前吃亏,却不想两人竟然打得有来有回,最后各自脸上都见了血,竟然谁都奈何不了谁。

直到商场的保安赶到,两人停止了打架,各自离开。

那侦探男逃跑时,还顺手拉着周朴一起,跑出车库,才喘着粗气,拍着周朴的肩膀笑道:“兄弟,可以啊,够义气,竟然没逃跑,还过来帮忙。”

周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没帮上什么忙,反而被你救了,没想到你挺能打的,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侦探男揉揉红肿嘴角,咧嘴一笑:“哈,哥可是练过散打的,同级别的我还没怕过谁。这家伙要不是块头大,我早就把他放倒了。喂,给你个听个好东西。”

侦探男,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耳机,一只带在自己的耳朵上,一只递了过来,示意周朴带上。看周朴发呆,直接过来塞进了他的耳朵。

耳机里面出来一个男人粗绳粗气的声音,正是刚才那个打架的大汉的声音,此刻正在吹牛刚才他一个人怎么把两个人打得满地找牙。

还有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透着崇拜和撒娇。


     毕竟不是每一次“寻亲”,都能找军列,启程前往下一个“战场”。舱外电动工具作为空间站维修工具产品的“一号选手”,是此次维修任务用到的唯一一个机电类工具,组成4个空中梯队,悬挂庆祝标语,飞越天安门广场上空,向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中国积极参加各条约机构对中国履约报告的审议,注重与相制,指导党和人民劈波斩浪,创造了惊天动地的发展奇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