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低调还是高调》。

白开心的车垫下笑道:那倒无妨你赢?轩辕三成道:因为对付我

奥古斯都堡,北渥区,荷鲁斯山脉。

赵小南终究还是没有回应老总统的问题。

一方面,她的确不知道韩兼非到底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她记得Dobby说过,她当前的第一优先目标,就是找到那个叫做“冰铁”的戒指,却不确定老总统说的,到底是不是那个东西。

另一方面,当知道韩兼非还活着之后,她便不可能跟觊觎他东西的人合作,无论那个人是谁。

老总统倒也没有为难这个女孩,只是让她在这片远离是非的山谷小屋中静养,吃穿住用一应充足,她的伤好后,每天自己砍柴生火做饭,偶尔还去山里抓个野物,竟在联盟寸土寸金的首都星,过上了田园般的闲适生活。

只是隔段时间,那个名叫鹧鸪的家伙便会过来看看,带来一些外面的消息,顺便蹭顿饭吃。

老总统说过,只要她待在这座山里,或者最多不出这座镇子,他就会保障她的安全。

赵小南试过走出这片山谷,甚至还到镇子上的“茉莉与锡壶”喝过一次咖啡。

在整个过程中,她没有收到一次阻拦,也没有被跟踪过。

有时候她甚至想,老总统是不是忘了自己的存在。

但她并不急着离开,就算离开,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既然那个坏蛋还活着,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吧,她想。

但闲适的日子终有尽头,赵小南就这么在山里待了两个月时间。

在奥古斯都堡的北半球再次进入冬季的时候,她终于再次见到老总统。

这次老总统没有来她的小木屋,而是让鹧鸪把她带到他的私邸。

赵小南见到冯老总统的时候,老先生正一个人在私邸院子里劈柴,之前似乎形影不离的办公室主任,似乎并不在。

看到鹧鸪和赵小南,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放下手里的斧头,笑着问道:“会劈柴吗?”

赵小南接过斧头,把一块原木放在树墩上。

她是第一次用伐木斧,还不太会使劲,第一下劈偏了。

在老总统的笑声中,她捡起较大的那块木柴,稳稳地劈成两半。

不一会儿功夫,院子里就堆好了一堆木柴。

“可以了。”老总统说,“帮我搬进屋里,我请你们喝咖啡。”

老总统的私邸有一个空旷的起居大厅,但壁炉中的火烧得很旺,便不觉得怎么冷。

壁炉旁边早就摆好了一张木桌和几张椅子。

老总统让两人坐下,自己去壁炉边加了几把柴,又把一只水壶挂在炉火上。

等他回到桌子旁边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罐咖啡豆。

老人慢手慢脚地从桌子下拿出一只手动研磨器,从罐子里倒出一些咖啡豆,想了想,又倒回去一些。

“不多啊,得留着点儿。”老总统脸上露出心疼的神情,“这罐东西可贵了。”

鹧鸪接过研磨器,摇动手柄帮着磨粉。

“您会差这点儿咖啡钱啊?”赵小南不以为然道。

“这罐可不一样。”老总统说,“贵着呢。”

赵小南仔细看了看那罐咖啡,没有商标也没有文字,根本就是三无产品。

鹧鸪小心翼翼地把磨好的咖啡粉倒出来,称出一些,倒在滤杯里的滤纸上。

“你会冲咖啡?”老总统有些意外地看了鹧鸪一眼。

“不太会。”鹧鸪摇摇头。

“那你起开,”老总统一把拿过滤杯和咖啡壶,“别糟蹋了,这东西贵着呢……”

赵小南撇撇嘴,不明白老总统今天抽了什么风。

“这罐咖啡啊,是新罗松寄过来的猫屎咖啡……”

老总统很快冲好咖啡,给两人分别倒了一杯。

赵小南眼睛一亮,新罗松这个词,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

韩兼非曾经说过,自己的根基就在那颗行星。

“快尝尝吧,什么都别放,就这么喝吧。”老总统招呼道。

赵小南想起韩兼非说过的,关于这中咖啡的来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你知道这咖啡有多贵吗?”老人家絮絮叨叨地说,“你还不乐意喝,这一口,就这一口……”

赵小南轻轻啜了一口,她觉得,除了烘烤的糊味和咖啡特有的香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就这一口……”老人喃喃道,“值一艘驱逐舰呢……”

赵小南放下杯子,终于听出了老总统话里的意思。

一罐咖啡,就算再名贵,也绝不可能贵过一艘星舰。

可听老总统的意思,她刚喝的这一口咖啡,就值一艘驱逐舰!

就算把整颗行星一年生产的咖啡全都买来,也用不了一艘驱逐舰的价格。

“这一罐,就这一小罐,”老总统带上眼镜,有些神经质地说,“值一颗行星吗?值吗?啊?你说值吗每一个人,目光如炬,仿佛能将眼前的他们给烧着。

瞬间、下面坐着的分社社长全部端坐在石凳上,现场鸦雀无声,非常安静,谁也不想去触这个霉头,他们都知道大社长的女儿在这个关键时候,被人绑架,情绪肯定非常不好,谁也不想做那只给猴看的鸡,于是都将内心想的深深埋在心底,等有时间了,自己再去拜访那个可能做未来五年大社长的人,但是他们都知道,不可能是幕百里,毕竟他连可以参赛的弟子都没有了。

“今日召集各位社长来,开这个会,就是要说两件事情!第一、大家都知道,前几日我女儿幕灵在帝都大白天遭歹人绑架,这是对我本人的挑衅和侮辱,我知道就是你们其中之人所为,我就说一点,你最好祈祷她毫发无损,否则我灭你家门。”幕百里扫视着众人,眼睛看了一下左边的二社长万历山,又看了一下右边的三社长玄远,露出一丝邪笑,给人予满满的自信。

他接着继续说道:“别以为我女儿不在,就参加不了马上到来的初级炼器赛,啸天,你过来!”

杨啸天小跑着过来了,弓手拜道:“师傅!”

“啊!”众人一阵错愕,刚才还在想今年只能选择二社长或者三社长了,没想到这大社长还有一位高徒啊!就是不知道炼器实力怎么样!看样子具体站在谁那边还得从长计议呀!

“练好了吗?”幕百里朝着杨啸天说道。

“马上就好”杨啸天回答道,然后朝着炼器炉跑去。

果然、没一会儿,一柄二阶下品绿的大刀魂器炼制成功,通体色泽明亮,给人予寒光冷冽之感,两个绿环是翠绿通盈,如宝石般耀眼。

杨啸天将大刀魂器拔出,一股冷芒之光射出,说道:“各位师叔伯请多多指教!”说完、杨啸天双手捧着这柄新炼制的大刀来到每一个社长面前。

“果然是佳品!”

“不愧是大社长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众人一阵惊呼。

“我现在就告诉大家!啸天他代表我大社长一组参加初级炼器赛,我还就告诉大家了,今年的第一名我势在必得。”幕百里看众人露出惊呼之色,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满脸充满自信的说道。俨然看不出女儿遭人绑架之态。

这都是那天晚上他们商量好了的,就是要用威逼、利诱、恐吓的方式将他们全部拉入到自己的阵营当中来,这样来给二社长和三社长两人无形的压力,让幕灵成为他手中烫手的山芋,是放也放不得,杀也杀不得。

毕竟开始他就说了,灵儿若有半点受伤,直接灭他全家,以啸天的能力,极大的可能再次获得第一名,那么到时候他还是大社长的身份,要想灭谁家门还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正如杨啸天、幕百里两人预料的一样,众人纷纷对着大刀魂器点头称颂,而二社长和三社长则强作镇定的看了两眼魂器,额头上不自觉的冒出汗水来。

过了一会儿,三社长玄远像找到了反驳的有力证据一样,微微笑道:“据我所知,这杨啸天是南城学院的学生,并非你大社长的弟子啊!”

“是啊!是啊!你大社长临时找来一个炼器的优秀学生当弟子,来参加过几日我们轩辕社的初级炼器赛,这未免有失公允吧!”二社长万历山也趁机说道。

“学生!”众人开始有几人惊讶道。

杨啸天纷纷暗记下那几名长老的姓名,朝着幕百里点点头。

“我就知道有人会反驳!不错!啸天之前是南城学院的学生,不过如今已经加入了我们轩辕社,成为我座下亲传弟子,这是入社书!”幕百里说完拿出一卷轴单,杨啸天跑来接过,然后将轴单打开,再次展示给每一位社长看。

“入社书有效,杨啸天当然可以代表大社长一组出赛!”人群中,一位忠于幕百里的社长大声说道,仿佛在为自己的大哥鸣不平一般。

于是众位分社社长纷纷表示赞同,只有刚才杨啸天记下的几人默不作声。

“既然大家认可!我希望大家好好想想,谁才是未来的大社长。好了,今日的会议就到这里。”幕百里说完扫视了一圈众人,然后扬长而去,。

杨啸天看到二社长万历山和三社长玄远木若呆鸡一般的站在原处。那些分社社长竟然没有一个和他们两打招呼,直接朝着门口踏步而出。

二社长万历山双眼怒视着杨啸天,然后冷哼一句出门去了。

三社长玄远则面带微笑地看了一眼杨啸天,也朝着外面走去。

另外一边、在轩辕社旁的一处小屋内,有一群十三四岁、乞丐模样的人聚集在一起,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只见她身穿南城学院新生校服,胸前佩戴着一个胸章,上面写着蚂蚁联盟四个字,不错、她正是杨啸天的阿姐封峂,而那些乞丐摸样的人全都是蚂蚁联盟的成员们,这几日、他们的任务就是盯紧每一个社长,他们到过哪里,见过谁,所有的行踪都要谨记在心,回来汇报。

红衣人道:“你们看着我干什么颤的呻吟之声,已自萧梦远的喉

在喪尸尸體中周安還發現了一個尸體,也是一個穿著古裝的,好似也是大元朝的人,不過現在他已經死了

這是出現了什么情況了,難道在自己來之前這里已經發生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故事。

“哥哥這人好利害啊,和你穿是衣服差不多>自己這是在想什么啊?難道自己認命了?打算和周樸這個慫包就這么做真正的夫妻?自己不是該利用這次機會,誣陷他非禮自己,從而把他趕出家門嗎?

紛繁的思緒讓她腦中一片混亂,在公司向來判斷果決處事雷厲風行地她此刻猶豫地不知該怎么辦才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低调还是高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两界鸿胪君

酒宝

两界鸿胪君

夜月风铃

两界鸿胪君

香酥栗

两界鸿胪君

禾晏山

两界鸿胪君

尘埃与我

两界鸿胪君

君家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