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混乱开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混乱开端 (第1/3页)
    

颜家的网到底有多大,其实汉武从也没底。

不过没底也得干,这是成功者的共同特点。

啥都有底了,哪儿还有你玩的蛋蛋?

就像左一飞他们,根据四煞大阵的经验,他们当然看出来幽冥谷下方有着一张庞大细致到无法形容的巨网,这张网的复杂程度比四煞大阵还高。

四煞大阵都能搞成那样了,那幽冥谷该如何?

可惜大家没有选择,不明白也得上。

老奶奶仿佛很累,她收了阵盘微微喘气:“好啦,这地火暂时是汲不上来喽。阿素啊,你们七个运转阵法把小家伙们搬到一里以上的高空,并且时刻小心防备。”

大家不知道小心什么,老奶奶则是转向其他金丹高手:“辛苦你们这些金丹小家伙了,把眼前这破泥塘弄掉吧,让我们看看幽冥谷的真容。”

“小心防备着一些,下面估计会有情况。”

汉武素带队把大家运上高空,不过下面的金丹高手似乎没太注重老奶奶的话语,他们自以为高手众多,几乎都没太多防护便开始了行动。

三十五个金丹高手一开始配合得并不融洽,这里炸一块,那里推一堆。但三四次后基本就熟悉了,五位火属性金丹高手全力施法,庞大范围的毒沼就被火海笼罩,本就油腻的污泥将火势变得更旺,剧毒雾气冲天而起,即使有保护阵法隔绝依旧能闻到那恶心的味道。

等大地被烤硬一些,金属性修士便将其直接切开封住,剩余修士负责一块块往远处并用法术把这些东西给拦击住防止它们回来。

一层层被揭开,入口的形状也逐渐显露出来。

“都小心!”

老奶奶突然来了神,古朴的阵盘一把被她按到了地上。

似乎晚了。

没有任何征兆,被揭走十几层污泥的毒沼骤然凸出来一大片,那凸点瞬间被撕开,一堆堆黑糊糊的东西破空而出,它们目标超级明确。

十个一组,十个一组极速弹向最近的金丹高手。

速度快到无法形容。

“轰轰轰……”

第一次,左一飞他们被吓到尿。

太恐怖,太壮观,太夸张。

毒雾排空,大地凹陷,高空震荡,曾经布局的四等防护阵法直接被震碎。恐怖的毒液和埋在身体内的利刃布满天空。

处于震中的金丹高手太惨太惨,刚好靠得最近的汉武俊和东游目当场就被炸开防护,被各种利刃刺进身体,还被各种剧毒染得乌漆麻黑,身体更是被腐蚀到冒烟。

灾难才刚刚开始。

“放肆!”

毒沼的污泥里还在冒出影子,又是十个一组十个一组。其中两组明显钉死了汉武俊和东游目,那身体明显使用了血爆和数种透支潜能的方式,简直是一闪就射了过去。

老奶奶身形一动抢在爆炸前抓走了汉武俊,但东游目就没谁救援他了。

“轰轰轰轰……”

漫天漆黑的利刃、毒液和污泥就是给东游目举办的葬礼。

祸不单行,汉昌楚是这次炼狱之门回来后结丹的,可怜的小子能力太弱,竟被前面的爆炸波及,活生生被数百把利刃戳穿,许多利刃还戳在关键位置。

远处,汉昌民也不行了。

老奶奶这次没去救汉昌民。她全身爆发出一种古怪的气势,那气势骤然注到手中的阵盘里,那阵盘嗡的荡了一下。

左一飞他们集体感觉脑海里莫名其妙的停顿了一下,等他们反应过来再看时很快就明白了这老奶奶的恐怖之处。

又是十个一组十个一组的黑影弹了出来。

但是它们弹射的位置。

偏了。

有的是没到既定位置就爆了,有的是过了才爆,更多的则是在乱七八糟的位置自爆的,由于没有规模化效应,这次自爆数量虽然不少,但威力不足以秒杀金丹高手。

骤停。

污泥里还有一大堆正准备向外弹射的黑影,但他们突然停了下来。

录引纤还是第一次皱起了秀眉:“工叔,这就是血罗刹?”

“幽冥卫。”录引纤身后的老者声音沙哑,“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在入口处竟直接使用了幽冥卫自爆,果真狠绝。其实刚才已隐约探查到了部分幽冥卫的气息,但分散在诸多地方,又隐蔽得好,没想这么快就集合起来发动了出其不意的攻击。”

“幽冥谷背后的控制者很厉害,非常厉害。”

话音里,左一飞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所谓的幽冥卫。

但根本就没看清。

那种剧毒,那种恶臭,那种油污滑腻的污泥。别说修士,就是毒物毒兽都受不了。但幽冥卫全身连带鼻孔都融在泥沼里却没有半点不适。

这是比毒物还恐怖的怪物。

自爆留下的空间逐渐缩小,漫天的爆炸毒液一点点沉降下去,一种深切的恐惧留在了心底:速度快到难以形容,身体内藏着锐利器具,疯狂的自爆,还有难以想象的剧毒。

看吧,刚才的汉昌楚还是威风凛凛的金丹高手,如今竟连枯骨都快没了。

幽冥卫缓缓沉了下去。

老奶奶又恢复了慢腾腾的样子:“阿素啊,把他们放下来吧。收拾现场,受伤的赶紧去治疗,没受伤的金丹小家伙,继续挖。”

一千多筑基修士战战兢兢,他们本能的向后靠,而没受伤的二十四个金丹高手更是用最远的距离发动攻击,并且还在偷工减料。

老奶奶倒也没有催促和职责,而是静静站在边缘,拄着拐杖。

有意思的是录引纤,姑娘就这样陪在老奶奶身边,仿佛神仙。

段由索真有勇气,居然陪在录引纤身边。

然后么,左一飞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排在最前面。

还好这次没有幽冥卫杀出来。

毒沼一点点深下去,阻拦毒沼回流的法术被迫加厚,八十三丈后,入口终于到达。

看到入口的修士彻底震惊。

空的。

泥沼的下面竟然是空的。

一道不知存在了多久的阵法就这样托着上方的毒沼,很明显,拥有阵引的血罗刹和幽冥卫可以轻松穿进去,但一般修士却要被阻拦在这里。

阵法下方一片漆黑朦胧,根本看不清有什么。

一些修士多么期待能在这里好好打一架,甚至干脆光荣战死在这里好了。因为那缺口真的像是一个幽冥世界的入口,谁也不知道进到幽冥世界后会死得有多惨。

可惜老奶奶都没出手,汉武素就带队把阵法破解了。

“下去吧,这就是入口。”

老奶奶没说另外两个字:之一。

松大兴他们郁闷得要死,本来是最弱的,结果却要第一批跳进去。


     当天,位于南京江东门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ong> 缺少处罚标准执法效果打折扣。中新网北京7月26日电 (记者 李京泽)7月26日上午,中婇氱煡銆嬫槑纭紝鍋氬ソ鍏ュ浜哄憳闂幆杞繍绠$悊銆习近平总书记在指导不同民族地区发展控作业结构,确保难度不超国家课标。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