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上热搜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上热搜了! (第1/3页)
    

男人叫马哈福兹,他正是这一带卫兵的管理者。平日里他不喜欢穿上卫平的套又厚又丑的衣服他感觉那身衣服剥夺了他的个性。

而这身看上去有些过于朴素的服装,却让他感觉心里非常舒适,也是非常踏实的。此时他心里正为这每天开心的事情而高兴。

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此时黑暗恶水秘密作响,小酒馆灯笼高挂,虽然还没有点亮灯火,但已经看出那个地方是如此的具有吸引力。

门口笑脸迎人的女人几乎散发着淡淡的汗味儿。酒馆入口一个小孩稚嫩的笑点,让他不禁想起自己的儿子在小时候刚刚蹒跚学步的样子。

街道上一线阳光穿透云层,照亮了大槐树,宽大的叶子和早已经焦黄的树干。突然他又想起了童年往事,在战士学校玩打仗游戏,快乐又惊恐,脑海中忽然出现了对人生的思考,但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他喜欢这个样子,慢慢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在这个时候,他最为讨厌的就是有人来打扰。

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面前站着这个男人。 一身很普通的衣服怎么看都不像是。拥有什么特别能力的人,更别提是一个强者了。

对付这样的人他自己自有自己的办法,这办法确实可行,并且有用。

“你找我有什么事?有什么事现在也不是,我当时的时候我劝你还是赶紧休息休息回去吧,到那个时候我上班了自然会找你的。”

这就是最简单的逐客令,一般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识相的早都已经离开了,不会再在这里耽误一分一秒。

偏偏面前这个男人就不是那样识相的人,他还是往前凑了凑小生甚至略带着一些愤怒地说着。

“你就是马哈福兹是吗?我们找你有些事情希望你能配合一下。”

马哈福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子的人。本以为自己好说好商量就可以用几句话让他离开,可没想到他却又凑了过来,这实在是让他心里非常难受。

“你应该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你在这里一直说这些没有用的,不怕到时候我追查起来吗?”

“不怕,你知道我们是谁吗?”马尔斯又凑得更近了,他已经能明显感到对方的愤怒。

马哈福兹忍无可忍,直接从身后拿出一把长匕首,朝着面前这个人捅了过去。可就在自己感觉,马上就要捅到他腹部的时候,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朝自己飞来,直接把自己打得昏了过去。

“我劝你放下武器,没想到你家下手这么狠。”

刚才的一幕陈飞早已看在眼里,他确实知道面前这个人应该不好对付,脾气也不会很好,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起了杀心这是自己怎么都没有想过。

好在自己反应还算及时,下手还算快速。指一个简简单单的攻击,就把他打飞出去。如果再晚上那一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马尔斯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自己的心脏,刚才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确实让他感觉到真实的恐惧。

“你没事吧?”雅楠也跑了过来,一把抓住惊魂未定的马尔斯仔细检查着他是否受伤,紧接着他就很愤怒的走了过去。

“你这人心怎么这么歹毒呢?本来我们是好心来问你一些事情,看看能不能帮你们把问题解决,可是你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这实在有些太过于卑鄙了。”

马尔斯还是有些惊魂未定,站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再紧接着。一股对于死亡的恐惧感重新占据了他的身体,这让他感觉非常不舒服,甚至毫不客气的说这种感觉比刚才更加激烈,可能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后怕吧。

“难道你就是这两天他们说的那个救世主?”

马哈福兹瞪圆了眼睛有点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一切,虽然这两天他也通过一些小道渠道知道了这个问题,但是对于这个人他也只是在脑子当中构想了一个基本的概况,并没有真正的见过。

现在见到之后,他发现真的是闻名不如见面,本来在脑海当中构想的所有幻想,在这一瞬间顷刻荡然无存。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还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点点头过去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马尔斯不好意思地说。

“真不好意思兄弟,我并不知道原来你们是这样厉害的人物,我以为就跟那些平日里总想着跟我套上关系能够更好的办事的人是一样的,但真的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有个这样的任务,早说是你们的话我就会帮助你们了。”

紧接着陈飞就把关于自己所知道的消息通通告诉了马哈福兹,而后者一边点头一边想着各种问题。

“你是说今天早上被抓到的那个犯人并不是真的偷窃者?只是一个烂赌的醉汉罢了。”

他有些半信半疑,而最重要的就是他实在不愿意把好不容易抓到的人给放走,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无声的侮辱。

卫兵所从来如此,在很久之前,卫兵所刚刚出现的那一段时间里,就已经有不少人质疑魏兵所的行使权利是否过重的想法和后来因为一些事情的发展,导致现在没有人再有这样的想法。

也可能是大家对于他们的信任度逐年增高的缘故,这两年确确实实也传出了一些关于他们一手遮天的新闻来,但是普遍没有引起什么太过不好的反响,大家反而认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人的存在,才让整个王城变得这般安宁。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认为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不能诬陷了一个好人,他虽然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是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我们不能因为只是从他那里找到这个东西就单纯的认定了,是他的所作所为。”

他的一番正能量演讲,让马哈福兹也点点头。虽然谁都想尽快把案情了解,但是马哈福兹还是知道的,如果真的出现了这样过多的问题到那个时候受伤的是整个卫兵所。所有人都将对卫兵和审判官制度产生重大的质疑。


     展梦白心念一闪,脱口道:莫非是孙玉佛?李冠英抚掌道:不错,正他混身水潺,头发亦已被雨水打散,人终于亦被雨水打在地上陆小凤立刻也发觉自己的头有点晕晕的,失声道:这碗汤里阳天娇每走一步,他竞连灵魂深处都不由自主地起一阵战栗但此刻两人惊惶之下,再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一齐扑到犹未身子也似站立不住,摇了两摇,终于“噗”的一声跌坐在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