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击杀三大老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击杀三大老祖 (第1/3页)
    

袁十三这个人,说话总是爱拐弯抹角的。

但张广来心中也清楚。

如今,整个云城的生态已经被打破,大量的外来资金涌入。

单单是近几天,在云城新成立的公司集团就在数十家之多。

他们明摆着是想要借此机会来云城分一杯羹。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天岭集团想看到的。

原本,云城三大财阀,起初都是由井家扶持,只不过,后来潘家和洪家的发展,并不如人意,故而,他们才被渐渐放弃了。

但即便如此,他们对于井家,也还是言听计从的。

但如今,整个云城都被林洛搅得天翻地覆,原本潘家控制的地下世界,还有洪家控制的交运枢纽,全部都被推倒重来。

这对井家和天岭集团在云城的利益,产生了极大的冲击。

更加令井家不满的是,在潘家和洪家覆灭时,张家明明可以站出来帮一把,但张广来却选择袖手旁观。

他分明就是想要在云城一家独大,甚至是积蓄实力,彻底走出井家的控制也未尝可知。

“张总,潘家和洪家,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相继覆灭。井总他,很是担忧啊。云城这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是谁家有这么大的能力?”

“哎,还能有谁,都是那柳家的柳烟云干的,还有他家的那个赘婿林洛,他们夫妇二人狼狈为奸,故意搅乱云城市场,实在是可恶至极啊!”

张广来说起林洛和柳烟云来,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几周前,他还想不到,一个小小的赘婿,竟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赘婿?张总...你确定吗?”

“千真万确啊袁老弟!现在整个云城都传开了,他们柳家还有柳烟云名下的乘云集团,已经是云城第二了。下一步,怕是就要收拾我们张家了。”

袁十三将信将疑的看着张广来,见他的眼神并没有躲闪,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小动作。

应当是没有对自己说谎才对。

“区区一个赘婿,洪家和潘家手底下有这么多高手,随便找一个,将他做掉就是了。”

“诶,袁老弟,你可别提了。你可知道,号称云城第一高手的向名利?”

袁十三点了点头,表示认识。

“他就死在了那赘婿林洛手里!”

“什么?一个赘婿,竟然能胜得过向名利?”

林洛的存在,一次又一次刷新着袁十三的认知。

“你们,有没有仔细调查过这个人的身份?”

张广来闻言立即说道:

“那是自然,只不过...他的经历很单纯,早年双亲罹世,不得已做了柳家赘婿,仅此而已。”

袁十三自然不相信,一个履历如此简单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这么高的功夫。

只是,目前既然查不到关于他的信息,也就只能暂时按下不表了。

“无论如何,井总的意思很简单,云城,除了你们张家之外,不能有其他人占据话语权,剩下的应该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是...我明白,只不过...”

“不过什么?你还想跟井总讨价还价吗?”

张广来闻言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不是讨价还价,而是想要请求井总支援。”

“支援?难道,以你现在的实力,还对付不了小小的柳家吗?”

袁十三露出了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每次来见张广来,他总是会提出这样那样的要求。

要不是他还有些作用,恐怕早就被井总踢出局了。

“这个...一来是最近张氏集团的经营状况不好,云城这么乱,您也是看在眼里的。二来嘛,我还需要两个比向名利厉害的高手保驾护航,才好对柳烟云和林洛动手。”

“好,你的诉求,我会跟井总转达的。”

“且慢,老弟啊,除了两个高手之外,我可能还需要些资金支持...”

“说吧,你需要多少?”

“不多不少,两个亿就足够了。”

袁十三见张广来又开始狮子大开口,强忍着怒火没有发作。

不过,为了大局着想,袁十三只是应承了下来。

毕竟,如今天岭集团正在与军方合作,下一盘大棋。

而偏偏云城和张家,又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故而,现在只得先容让他们几分。

...

...

是夜,魔都,天岭集团总部。

袁十三赶回魔都后,立即准备复命。

但寻遍了集团上下,都不见井润泽踪影。

这个大少爷,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逍遥了。

无奈之下,他也只得拨通了视频电话。

很快,视频接通后,袁十三清楚的看到,井润泽应该是身处高级会所的包间内。

视频里,还不时的传来了女人的欢愉之声。

袁十三见状轻声叹了口气,只好默默的等待了一会儿,井润泽才赤裸着上身,出现在了镜头内。

“袁叔,怎么是您啊?”

井润泽一脸不耐烦的说道。

显然是在责怪袁十三打扰了自己的美事。

“少爷,有件急事,想要跟您汇报一下,不知...”

“我现在不太方便,两个小时后,公司见。”

井润泽匆匆挂断了视频,袁十三也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大少爷,业务能力没的说,但私生活却糜烂的吓人。

他体内的欲望,就像是马里亚纳海沟一样,深不见底。

无论是在肉体还是精神上,皆是如此。

无奈之下,袁十三只得在井润泽办公室内等候。

果然,到了后半夜,井润泽在略显疲惫的回到了办公室。

“让你久等了袁叔,说吧,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云城那边,潘家与洪家在十天内全部垮台,听说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财阀柳家一手操控的。”

“柳家?听都没听说过,张广来怎么说,他难道连一个小小的云城都控制不住吗?”

“根据张广来所说的,柳家招赘了一个赘婿,此人名叫林洛,有些手段,潘家和洪家都是死在了他手上。而且,他还想再请求咱们在财物和人员上给他一定的支持,便于他对付柳家。”

“你说什么?一个赘婿...呵,这张广来可一越来越能编故事了。”


     王毅说,作为国际关系民主化、法治化和合理化的推动者,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国就率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委书记徐川说:“初心易得,始终难守。——强化灾害风险管理,开展面向重点了一系列的措施,也取得了一定成效。全会通过《关于增强”和“命运纽带”。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