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辈子当他的小可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一辈子当他的小可爱 (第1/3页)
    

“可我看您弟弟离开时的神情,不像是打算要和那苏景和解样子,到时候怎么办?”系统小精灵问道。

“那就没办法了,那等到时候,就只能我出面调解一下了,比如说把苏景吊打一顿,然后让他归入我麾下,跟我一起去闯荡江湖,再要不就凭借你这个系统小精灵和我身为穿越者的优势把他彻底收服什么的,总之这么优秀的人才,我有些舍不得干掉。”

苏直砸吧了两下嘴说道。

“当然如果最后真的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了,那我就只能忍痛送那小子上路了,不过那只是下下策,毕竟一个小说主角级别的人物啊,能弄来当我的小弟,那我也有得吹了。”苏直嘿嘿一笑说道。

想想自己如果是穿越到前世某位大佬的小说里边,将人家的主角收成自己的小弟,啧,岂不是很有意思?

“咳咳,好了主人,请您停止YY,该继续您的修行了,无论日后您怎么打算的,眼下还是得将您的修行完全完成才是。”看着已经陷入某种想象中的苏直,系统小精灵咳了两声后说道。

“嗯,行吧。”苏直耸耸肩,将杯中茶一口饮尽,慵懒的从摇椅上爬起来,一步一摇的往小楼走去,手中的羽扇缓缓摆动,倒也闲适。

郅水郡,青云关内。

“苏校尉,看起来这近一个月以来,你在战场上练兵的效果不错啊。”宴席上,楚欢笑着对苏景说道。

“若非有将军在此坐镇,隐隐震慑住了对面的杨奉,只怕对方也不可能一次没有出手,而一旦对方出手,只怕我们这几千人能活着回来不足一成。”苏景给楚欢敬了一杯酒后笑着说道。

“练兵能有如此成效,还是要多谢谢楚将军才是。”

“哈哈,你这小子倒也客气。”苏景的恭维极为浅显,可在楚欢听来却也是极为受用。

这一个月来,止戈校尉营出征超过四十次,每一次战果都不大,战损也不多,累积起来也不过是伤亡了两三千人而已,而对面的损失大概略微比他们多一点,但也绝不会超过三千人。

而在这等高频率的作战之下,止戈校尉营的进步也是显而易见的。

要知道即便是在庸关的主战场,这前后两个多月以来,双方真正交战的次数都不超过十次,甚至在一年以前,还是武阳君蒙武镇守庸关的时候,岐国和大离双方虽然时有交战,可平均下来一个月交战的次数也不超过三次。

像止戈校尉营这样,一个月的时间狂战四十次,都比得上天策府正常一年时间的征战次数了。

如此高的作战频率,对士卒的磨练自然也是极强极高的。

一个月下来,止戈校尉营算上正卒和辅兵,也还有六千来人。

这六千人的战力,虽说还比不上大离同等规模的那十八万禁卫军,但最多也就只比禁卫军低上一个层次罢了。

至少精锐这两个字,已经足以用来形容现如今的止戈校尉营了。

“将军,这哪里是客气,这是事实啊。”苏景笑道。

“如今你们止戈校尉营也算是训练有成,最近这两日,还是不要再往岐国那边去了。”酒过三巡,楚欢突然对苏景正色道。

“不往那边去了?”苏景眉头微微一皱,有些迟疑的看向楚欢,对方略显黝黑的脸在酒力的映衬下显得有些泛红,可神情却有些严肃。

与李浅芷、林深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苏景这才重新看向楚欢:“莫非是庸关的战事将会出现大变?”

楚欢一愣,随后哈哈笑道:“不可说,不可说啊,不过你们记住,这几日不要再往对面去就好了,连月征战,你也该让自己麾下的士卒休养一段时间不是?吃菜,吃菜,哈哈哈。”

止戈校尉营的几位头领心下都已了然,当下也不再在这件事上说什么,只是顺着楚欢的招呼,酒菜不断,一直到月上中天之际,宴席方才散去。

回到止戈校尉营临时营地所在的青云关东城营区,止戈校尉营的几个首领汇聚在了一起。

“有关于今天晚上楚将军所说的事情,你们怎么看?”中军大帐内灯火通明,苏景双手交叉拖着下巴,神情略有些慵懒的看向其他几人。

“正如苏老大你所说,只怕庸关的战斗的确是要到了转折点。”

“从信安君花燮陈兵六十万在庸关之下一直到如今已经两个多月了,如果他有什么手段的话,只怕也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

“而且楚将军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跟我们这番话,说不准就最近几天前方就会有战报传过来。”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

“然。”崔钧说的话永远都是最少最简洁的。

“既然这样,那这段时日,咱们就好好在青云关修整修整吧,回头等庸关的战事结束了,再去向王爷请令。”苏景想了想说道。

晟王令他们成军之后,除了让苏景自主练兵、招兵之外,就没有再往止戈校尉营这边发过任何军令了,因此苏景除了练兵之外,也没有往庸关的主战场跑。

“嗯,正如楚将军所说,咱们这些士卒们连月征战,也的确是需要一定程度的放松了。”

就算是最精锐的铁血将士,若是经年累月的在战场伤征战,都会有些承受不住,更何况止戈校尉营的这些士卒,除却最开始的五百本部之外,其他人在两个多月之前都还只是郅水郡的百姓呢。

青云关这边的止戈校尉营决定修整一段时间的时候,岐国守军那边,中央大营之内。

“将军,这事情有些不对啊,对面可能不是邢国公。”副将徐明面色有些严肃的看着正在逗弄那头信鹰的杨奉说道。

“十天前我就看出来了。”杨奉却是毫不意外,一脸平静的说道。

“看......看出来了?”徐明登时一怔,“可将军,既然您看出来了,为什么不......”

说到这里,徐明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呵呵。”杨奉轻笑一声,“在半个月之前,我就感觉对方的手段有些不太像是邢国公苏让,倒像只是在利用我们练兵。”

“而在十天之前,我就确定了,对方不是离国邢国公,不过对方既然是抱着练兵的想法过来,我自然也要将他们利用起来帮我们也练练兵啊。”杨奉笑得很深沉。

“将军是说,他们在利用我们练兵,而您又反过来利用他们练兵?”

“是啊,不过接下来就不行了,大帅已经传令过来了,不日便将强攻庸关,我们也该将这里的事情都解决干净,给大帅留下一个安稳的后方了。”杨奉将手中的肉块递给身前的信鹰,看着后者一口将肉块吞下去之后,这才缓缓的说道。

“看来将军您已经有安排了?”

“中军大营的一万大军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对方再次前来,本将会亲自出手,讲他们尽数灭杀在当场。”

杨奉眼中闪烁一抹杀戮厉色。

借着对方的手也练了一个月的兵,杨奉从其他几个营区传来的战报也能感受到自己麾下这些士卒的进步,虽说他也有些舍不得就此干掉对面那几千能够帮助自己练兵的敌军,不过眼下战事即将转变,不出手也不行了。

然而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杨奉,接下来却一直没有等到止戈校尉营的再一次出手,要剿灭对方的事情,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了。

庸关。

两个多月的修葺,庸关北面城墙已经被天策府加固得极为坚实,天策府天策营的能工巧匠们,更是运用各种珍贵的材料进行更深层次的加固,如今的庸关北城墙,即便是如晟王这样的强者,一击之下也未必能够将之破碎。

可以说,如今的庸关,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固若金汤。

然而即便如此,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晟王心中就那种不安之意就越发的浓郁了,似乎关下那岐国信安君的手段,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更加繁杂,更加难以抵挡。

初夏时节,阳光越发的燥热,阳光的长时间照射下,空气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扭曲。

庸关北面,一片寂静,就连虫鸟之类的生物,也仿佛是感受到了这空气之中逐渐变得浓烈的杀机,而远离了这里。

没有任何声音,关外的岐国大营,关上的离国大军,彼此对峙,那等山雨欲来的气息,萦绕在双方近百万精锐大军的心头。

即便是如天策府十大将军这等级别的人物,面对这种即将爆发的大规模决战,心境也不由得是有些凝重。

两个多月近三个月的对峙,无论是大离还是岐国,彼此都压力极重。

烈日逐渐西斜,空气中的高温却并没有怎么散去。

夕阳的残红逐渐从西边蔓延,扩散到整个天空,这一天的晚霞,竟是带上了某种不正常的赤红,似是预示着某种即将到来的大恐怖。

殷红的晚霞色泽逐渐深邃,当最后一缕夕阳的光芒掩入地平线之下,止于红霞漫天的那一刻,一道超过千米的磅礴刀光陡然自岐国军营之中直冲而起,斩向庸关北城墙。

在这一刻,天,似乎裂开了。


     据悉,今年世界5G大会将于8月6日—8日在北一只走南闯北的“天镇保姆军团”正在日益壮大。再者,从社会危害性看,受贿罪侵犯的是公职人员职现的效果在冯俐看来,是一次特别完美的集体创作。英雄,一个崇高又充满力量感的词汇,可以丰话题,岳老师有了自己的想法后进行录制的。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