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外强中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外强中干 (第1/3页)
    

面前这个男人好像生冷不禁,完全有了自己独立的想法,根本不会因为别人的两三句话而改变。

陈飞本打算再说些什么,和他实在是找不到话题的切入点。他甚至有点好奇,甚至说是有点怀疑自己究竟能说些什么呢,这些东西在自己手里一点一点的发酵着最后全都烂在了肚子里。

“那你们就真的打算关他一辈子吗?这样对于他的家人来说,是不是不太公平,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人,家里还有了两个孩子再去等待着他的回去,他的妻子一个人根本无法支撑起两个孩子以后的生活与学习。”

雅楠想起了那个女人可怜的长相必须承认他见过不少人,但很少有人一眼就能够让他感觉到那个人是不容易的。但陆盈盈做到了,那张虽然不算是特别美丽的脸,其实也并没有显得非常的让人悲伤难过,但是只要看她一眼,你就能切身处地的感受到想要帮她的那种感觉。

“这我实在无能为力,我并不能因为一个家庭而做出这样的办法,如果说我过于的心思细腻了些,或者说把这件事情过于的放大了。你要知道身为一个管理人员,我考虑的不能是一个家庭,如果让这个男人出去的话,他可能会破坏千千万万个家庭。”

虽然陈飞知道马哈福兹的话,完完全全就是在开玩笑,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数据支撑可言,但是自己也毫无办法进行辩论,确实如此,现在加米拉变成什么样子,自己也不知道他到底还能不能算作一个人类,这本身都具有一定的考虑问题,虽然她想着能不能通过一些医生的帮助解决这些问题,但很明显马哈福兹不愿意把更多的精力用在这上面。

“你应该知道我们现在面对的是一个新的问题我认为你们应该做的不是在这里去查是怎么才能把它治好?怎么才能让他跟他的家人团聚,这件事情很重要吗?”

“我不能说不重要,但是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做呢,最起码我不希望我的城市里出现这么多的怪物,已经出现一个那么有没有可能他并不是第一个呢?”

陈飞哑口无言,他也没有想过这句话怎么去跟马哈福兹进行交谈。确确实实后者需要更多的问题解决并且也压着很多尘中的事情根本无法替自己说任何一句话。

走出卫兵所。的大门,三个人彼此看了一眼,最后都长出了一口气,他们实在不知道之后的事情该怎么办,甚至说他们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让他们马上回去见别人也不太可能,唯一能做的只有继续找一些其他的办法。

尤其是雅楠,他实在是不想看到那个人那张悲伤痛苦的脸了,所有人都把自己的问题归结于到别人身上,但是他想了想也感觉到这件事情并非自己刚开始想的那么容易。

“之后的事情怎么办。”

他注视着大街,倾听着从那里传来的谈话声。忽然一阵马蹄声响起,他转过头去看街旁另一面发现一辆轻便马车正徐徐驶来,两盏车灯在深沉的雾气中闪烁着亮光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

“到底还是来了。”

果然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的马车,把宵夜后的。人送到了这里,然后像往常一样,在个车主和住在这一带的几个朋友驶向胡同,马车在卫兵所前停下时只听见他提高嗓门笑着说道:

“我就知道你们都在这里,我在整个城这里找了你们好半天都没有找到你们,看来我还没有猜错。”

他倾听着来者向其他人拥抱的声音,那声音既亲切又施肥一样,假如不是总是能在这个时候听到他还真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声音。

他和马尔斯所熟悉的那个声音是那么粗暴威严和专横,他怎么会有这么温和平顺才叫风声的语调呢?车主似乎想开玩笑对他说:

“你有没有听到这匹马在你下车时自言自语什么吗?他说真遗憾,我都是要送这个只配骑毛驴的人回家。”

车上的人哈哈大笑,他等。笑声一停住,立刻反唇相击说,你没有听见他怎样回答自己的吗?他说要是你不送那个人,你就要骑着我主人回家了。

又是一阵哄笑,然后车主说的好吧,有话明天晚上再说,马车朝着另一边行驶而去。朝鲜走向大门,两个卫兵赶紧离开走廊走回卧室,端起灯冲过客厅,来到外面过道的楼梯口,站着外面传来关门上栓的声音。

陈飞揣摩着他正穿过庭院,收留起刚才那副风趣,嬉笑的神色,恢复了冷峻和威严的样子,要不是亲耳偷听到那一切,他绝不相信这样一个厉害的人还会开玩笑。

不一会儿他听到手杖敲在楼梯上的声音,便从栏杆上方伸出,端着的灯为她照亮路。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一出来就那么多人鞍前马后的招待着,难不成他是拥有着什么特殊的力量不成?”

“这你就不懂了吧,它是整个城市的治安员纳吉布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正是因为它的存在,才让这个王都如此安定。”

雅楠嘴里说着话,但是却充满了愤怒。好像那个人跟他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一样,但是仔细想想两个人之间又能有什么恩怨情仇呢,好像也不太现实,所以陈飞把本想说出来的话,又重新咽回到了肚子里。

纳吉布走到卫兵伫立的地方,卫兵立刻端着灯走在前面。他紧随其后,轻声说道:“那个男人已经收押了是吗?”

为兵恭恭敬敬地低声回答是的,先生。不一会儿几个人走进囚室。卫兵走到桌前放好灯,他把手杖挂到床头边窗台上,摘下红毡帽放在沙发中间的靠垫上,随即上前来帮他把衣服脱掉。

纳吉布。站在那儿,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强壮的身体,舔着一个结实的大肚子,穿着长衬衫和肥敞的大袍。

他穿着讲究,足以证明他是个品味高雅出手阔绰的人,他那头颅分明精心梳理过的两边的黑发,以及手上戴着的大钻石戒指和金标,无一不显现出它的非凡风度和殷实家业。


     习近平对西藏有着深切牵挂,生物玻璃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中新网8月16日电 生态环境部16日通过官方目前,综合管廊主体结构施工基本完成。“这种新模式实现了多方共赢,种粮农民可以优价卖“枫桥经验”的核心就是群众工作。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