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恩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恩情 (第1/3页)
    

南山县,城南边,郊外。

夜色沉沉,一弯银月,月色朦胧,高高悬于空中,而辽阔无尽黑夜里,只是点缀着七八点星,夜色似乎不太作美。

朦胧月色下,清风徐徐,伴随着点点细不可闻的牛毛细雨,遇物则停,点在身上丝丝凉意,很舒适。

田间水池小溪是不是传来三两声蝉叫蛙鸣,各自对唱,情意绵绵,生机盎然。

田间小道上有一提着灯笼的赶路人,提着灯笼的手上还携夹着一杆白色拂尘,在清风吹拂下,万千发丝随风起舞,另一只手扶着算命幡旗,拄着走过左右蝉蛙对唱的田埂,踏上小桥,似乎是一时兴起,赶路人朗声道: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过了小桥就是私塾门口,此时,私塾里也传来应答声,将那赶路人的诗兴抢了过来。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随着最后一句诗词落下,私塾的大门应声而开。

私塾大门打开,便见一位鹤发长衫老者,腰杆挺直,儒须随风飘动,显得道骨仙风,一身儒雅气息自内而发。

开门的长衫老者看见门外站着的破烂衣裳的老道士,老道人拂尘幡旗灯笼在身,夜色里显得一副高人之态,只是那一身装束……长衫老者先是一愣,随即露出疑惑之色,道:“道兄,这是来我私塾化缘来了?”

毕竟,那老人的一副高人形象,总让他感觉怪怪的,拂尘幡旗灯笼都没问题,可人有问题呀,哪有你这脏兮兮老叫花似的世外高人呐?

“干你-娘-的齐久闻,我们道家不化缘,不化缘,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道家自食其力,自力更生,不需要化缘,你个没文化的,还敢在这里装先生误人子弟……”

老道人高人形象瞬间崩塌,取而代之的是如雷霆暴怒的狮子张开血盆大口,对着长衫老者就是一顿臭骂,那架势是,完全一副你齐久闻侮辱我可以,我没意见,但你不能侮辱我们道家,你要敢侮辱我道家,即便我打不过你,我也……那我也侮辱你们儒家。

老道人破口大骂的同时,那老道人的脸上瞬间容颜逆生,如抽丝剥茧一般,从一个行将朽木的迟暮老人化作了相貌堂堂的健硕中年,身上的叫花行当也化作了干净整洁的湛蓝道袍,此时,道人再也不是老叫花模样,而仙风道骨的得道高人。

可不知,长衫老者什么时候从哪里拿来了一个破碗,放在仙风道骨的道人手里。

仙风道骨的道人疑惑一声,“干什么?”

长衫老者齐久闻看着已经恢复面容的道人却故作遗憾叹息道:“唉,还是晚了一步。”

仙风道骨的道人先是疑惑,继而想起自己刚刚的模样,还有那小小稚童给予自己的黑瓷破碗,幡然醒悟,明白齐久闻给自己一个破碗到底是什么意思,顿而怒道:“干你-娘-的齐久闻,你个老家伙,你就不能干点正经事?”

长衫老者丝毫不介意这看着仙风道骨的道士、说出的话却有粗俗不堪的家伙跳脚骂娘,反而云淡风轻道:“我要是像那些个板着脸的私塾先生,你我还能成为朋友?”

长衫老者说着将那仙风道骨的道人请进私塾院子,同时,道:“老算呀,这次又什么风把你这酒鬼刮来的呀?”

老算?齐久闻实在不知道该叫这家伙什么,这家伙道号无算,人称无算道君,绰号算死命,所以齐久闻只能在老无,老算,老死还是老命中给他选个绰号,想来想去,还是老算合适,既符合他算死命的神机妙算,又能私下里开个不好笑的不雅玩笑,老算,“你算老几”的老算。

同时,老者齐久闻又特别佩服无算道君的师尊玉书道主那取名字的本事,无算无算,可他-娘-的真不会算呀?你他-娘-的你徒弟动不动就将人给算死了,这还不会算,你这样取名,合适吗?

当然,齐久闻的这些想法,无算道君是不知道的,否则,无算还不将他齐久闻给掐死。

仙风道骨的中年道人进了院子,也不理睬这个被他称为齐久闻的长衫老人,自顾自的拿起桌上的酒壶,先给自己倒起了杯酒,可没喝两口,就没了,顿时不乐意了,“我说老齐呀!这一百多年不见,你就拿这招待我?唉,感情淡了呀……”

仙风道骨的道人瞬间形象崩塌,化作那世俗之人一般,哀怨叹息……

长衫老人对此只是翻了个白眼,毫不同情道:“我要知道你来,我就连这点酒都不拿出来,这五十年的杏花春就这样让你糟蹋了,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咱喝酒得品,得品,你大-爷-的,你倒好,就会当水喝。”

长衫先生心疼地顾不上儒家圣贤教导的君子之口不吐污言秽语的警醒训诫,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中年道人收起那份可怜兮兮的神色,尴尬笑笑,打趣道:“几百年的交情了,就别那么小气了,赶紧的,将你这些年珍藏的好酒拿出来。”

中年道士见老人依旧无动于衷,无奈屈服道:“我品,我品,还不行吗?我保准给它品出个百味人生,千年因果,万年恩怨,世道炎凉来……”

诶,这后面的咋听起来,怎么就那么不是那个味道呢?不过,老人也那闲工夫跟这个不正经的道人计较那么多……

月色下,细雨中,院子里,凉亭内,一老人一道士,相对而坐。

“你还没告诉我,这次来是什么?我想你这家伙应该不会那么单纯的就是来蹭我一顿酒喝吧?”

两人相互聊了这一百年来的见闻后,长衫老人看向道人问道。

提到此,吃酒吃得真酣畅的仙风道骨的道士,突然间黯然神伤,来了这么一句,“我的使命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道士的话,无头无尾,莫名其妙,可是长衫老人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塌下来的震惊消息,突然从坐着的石凳子上站了起来,神色惊异的看着道士。

老人不敢确信地问道:“你告诉他了?”

道士压压手,示意老人坐下,道:“别这样看着我,也那么大惊小怪的,注意读书人该有的涵养;我也知道你存了什么心思,可这也由不得你我决定呀?”

“说实话,我还喜欢这个毫无灵气的小世界的,也挺佩服创造这个小世界的人,没想到,他居然能将五洲的轮回之道如抽丝剥茧一般剥离出来并融进这个小世界内,更能阻隔天地灵气,让这座小世界成为了一个他认为的没有修士的极乐净土。哎,老齐 你说这神不神奇?你说这个人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神呀?”

道士一口气道出了这个世界的秘密,最后转而看向老人,抛出了一个连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给齐久闻。

身为仙君人物,五洲内第三阶梯的人物的长衫老先生竟然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算死命的这个问题?

毕竟,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哪怕是站在山巅最高峰的仙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仙主,真的是最高境界吗?仙主之上是不是神,老人不知道,道士也不知道。

东道灵洲、西妖佛洲、南幽冥洲、北魔音洲、中土神洲,五洲内洞天福地更是不计其数,神奇人也大有人在,却也不见有一人能创造出一个可以隔绝灵气,单凭轮回之道运转的一个小世界,史书也不曾记载那仙主之上还有什么更强的境界。

如此,老人要如何回答?

见老人沉默不语,道士却道:“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但我想知道五洲之外是否还有别的风景,神是否存在;他,天行魔主也想知道,我佩服他,已经是五洲最强者之一的存在,竟有这般勇气,既然我们答应了他,那你我就只需要完成欠下的承诺,有什么资格拦他?你又凭什么替他做留在这个小世界的这一决定?”

“这……”

老人刚欲开口,却又被道士止住,切断后路,道:“再说,就算你想留,怕也没这个机会了,不出三年这个小世界就会崩塌。”

“崩塌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无算道君转而沉声问道,特地将“崩塌”二字的语气加重,目的就是点醒这个在这乡野之间过了一百年太平无忧的世外桃源生活的老伙计,该醒醒了,这个世界没有世外桃源。

小世界崩塌,齐久闻没见过,可小洞天的崩塌,齐久闻可是知道的,洞天里的人若不在崩塌之前离开,那么就有可能死于崩塌之难,当然,也有小部分人可以活下来并获得机缘,但这种存在是少之又少。

因此,他可以想象,要是这一座小世界崩塌,那能活下来之人岂不是凤毛麟角?

无算看着听完自己所说的小世界崩塌后脸色阴晴不定的老人,笑道:“老齐,你也不必太过杞人忧天,生死有命,不过是让这个世界的生灵毁灭大半而已,再说了,你又不是没见过五洲的大世之争,生死于你我不过是平常事。”

心怀天下的老先生愤然道:“那不一样。这里没有……”

无算道君不想听齐久闻的大道理,虽然齐久闻有时候说话真的很有道理,但他更喜欢自己的道理,故而反驳道:“哪里不一样,这座小世界除了不能修炼外,有什么不一样,王朝国家之争不也天天在上演,勾心斗角,争名夺利,酒色财气,贪嗔痴念哪一样不在这个世界上演?可你非要说不一样,那就是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这座小世界里生而为人三六九等皆成了定数,我们五洲在这一点上就做得比这里好,至少我们有一次逆天改命的机会,人上人,还是人下人,都是你肯努力就能说了算。”

无算道君越说越气,越气越想说,不由转而对这个引起自己火气的罪魁祸首,骂道:“干你-娘-的,齐久闻,枉你读了一辈子的书,却连你们儒家所说的‘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道理都不懂。”

无算道君骂完之后,拿起桌上的酒壶,打开瓶盖就往自己嘴中倒,那气势可谓是豪气干云,一饮而尽。

道君喝完酒,酒壶往地上一掷,愤然骂道:“去你-娘-的读书人的烂规矩,破缛节,条条框框的,屁事真多,走了。”

无算道君啐完最后一句脏话,转身就化作一道青烟消失在了私塾院子,留下依旧怔怔不语的长衫老人。

原本怔怔不语的老人,在无算道君离开半个时辰后,回过神来,突然双膝着地老泪纵横,“齐久闻愧对先生,读了几百年的书,居然死活不肯承认拳头比道理大的道理;难怪先生常说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的道理,也难怪先生在解释时,非要加上这一句,只有拳头大了,才能有资格让别人听自己讲道理。原来拳头不够大,对方不愿听你讲道理,你也不能拿他如何?这个……”

无算道君若是听到齐久闻这些话,估计能让他气个半死,我怎么就不给你机会讲道理了,嗯,不对,我就陈述了一个事实,是你自己哑口无言,怎么就能怪道我身上了?哦,你事后才想出道理来,我就要等着,等你想出来,再听你讲道理呀?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

夜色里,道士喝光了齐先生的酒,离开私塾后,又出现在白天的街道上,自言自语地说了句:“算死命,活阎王,一卦阴阳定生死,叫你了却尘缘安心去。今日之后,南明再无‘算死命’。”

 说完,老道士就消失在夜色中。

……


     “我有一个结亲户,名字叫卞富财,我们结亲已普通考生继续在原考点考场内进行考试。今天,这群朝气蓬勃的青年,是庆祝大会的献礼者;明天,球数值天气预报观测加开“早班车”。会议选举李先念为工、品牌、标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