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大兽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四大兽皇 (第1/3页)
    

季辽心中骇然,望着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筑基期修士。

郑天龙的脸上现出一抹凝重,眼角余光时不时的打量起覆盖这里的阵法光幕,看其模样显然是在寻找缺口,打算逃之夭夭了。

墨香将手中铜碗一收,墨香虽为女子,不过这心性却也颇为不错,在见到筑基修士出现之时,脸色只是刹那震惊,随后便冷静了下来,眼睛在郑天龙与季辽身上扫了一番,随即一咬牙向季辽这边靠了过来。

而文昌鸣更是吓的一呆,而就在这刹那的呆愣,却被与之苦战的黄勇几人抓住了机会。

只见黄勇身形一晃,手中大剑一挥。

“咻”的一声大剑划破虚空,带着凌厉的气势向着文昌鸣横扫而来。

文昌鸣一惊,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大剑以至近前,他只得一挥手中折扇勉强挡了一下。

“嘭”的一声闷响。

文昌鸣惨呼一声,大吐一口鲜血,身体如同箭矢一般倒飞而起。

季辽目光一闪,背后羽翅一动,化作一道赤芒一把接住已经昏迷过去的文昌鸣。

随手一抛,十几张爆炸符随之飞了出来,化作一道匹链向着还要乘胜而来的黄勇扑了过去。

“啊...”黄勇惊呼了一声,身形急速后掠。

只听轰轰轰的炸响传来,半空之中数十团火光凭空爆开。

片刻之后黄勇衣衫破烂,狼狈的在火光中踉跄而出。

回到墨香身边,季辽观察了一眼文昌鸣的伤势,只见文昌鸣身体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鲜血在其中股股而涌,而他手中折扇此时已经被斩成两截,如果不是这折扇挡了一下黄勇那一剑,恐怕此时文昌鸣已经身首异处了。

当下不在犹豫,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取出一枚在之前准备的初阳丹给文昌鸣服下。

这初阳丹入口即化,却见文昌鸣喉头一动,初阳丹的药液直直被他吞入腹中。

而这初阳丹效果果然不错,只是数息的功夫就止住了伤口流血的势头。

“哎...”季辽暗叹一声。

本来出现个筑基期修士逃脱就困难了许多,现在文昌鸣又昏死了过去,这如果在带上他那就更加难了。

不过这时他又想起了徐璐凝,若是自己逃脱,文昌鸣却死在了这里,将来徐璐凝会不会记恨自己,会不会恨自己见死不救?

“老祖!”

“见过老祖!”

“老祖您终于出关了。”

这时一旁的黄家之人,见到那个筑基期修士出现,黄家人脸上纷纷现出喜悦之色,连忙齐齐行礼高呼老祖。

季辽眉头一皱,又打量了一眼那个筑基期的修士,口中呢喃了一句,“原来是黄家老祖,难怪会有筑基期的修为了。”

黄启元身为一族之长都是纳气十三层的修为,若是黄家老祖的话,有个筑基期的修为就很正常了。

黄家老者背负双手,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点点头道,“这几个就是紫气宗的弟子吗?”

这时一个与季辽等人斗了许久的黄家老者上前应声,“是!”

黄家老祖扫量了一眼那人,随后又回头看向季辽等人,轻蔑一笑,“这些人修为都不高啊,你们几人这么久还拿不下他们?”

“啊...这个...老祖恕罪,这些人功法奇特,法宝更是厉害,我等在他们手上吃了不小的亏。”黄家老者尴尬的说了一声。

“算了,这些都不重要,黄启元呢?”黄家老祖又问了一句。

“族长..族长他...”那黄家老者迟疑的说道。

黄家老祖眉头一皱,“黄启元也死了?”

“是!还请老祖一定要为族长和死去的族人报仇啊。”那黄家老者应了一声,随即呼喊道。

黄家老祖点点头,“你们下去吧,这几人我收拾了就行了。”

黄家老祖与那老者自顾自的对话,完全把季辽几人当成了空气,而黄家老祖说出最后一句话时,就好像是打扫垃圾一样轻松。

季辽眉头皱的更紧,而就在此时墨香拉了拉季辽的衣袖,季辽扭头看了一眼墨香。

“季师弟,我有一件法宝可将文昌鸣收起来,只不过我的条件是你要带我离开这里。”墨香刚才虽注视着黄家老祖的一举一动,可同时也把季辽的表情尽收眼底。

她心思细腻,发现季辽虽然惊骇筑基期修士的出现,但并没有太过慌乱,看其模样似乎还有逃脱的手段还没使出来。

季辽眉头一挑,上下打量了一眼墨香。

墨香那火红的红唇,微微一扬,嫣然一笑。

季辽微一思量点点头。

墨香也不拖沓,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一个通体翠绿,瓶身有西瓜大小,瓶颈却只有手指粗细的古怪玉瓶出现在其手中。

墨香口中诵念咒语,玉瓶随之亮起,在瓶口处射出一道翠绿霞光,向着文昌鸣的身体一卷,而后流光倒射而回,径直将文昌鸣给拖进玉瓶之中,墨香手掌微微一抖,玉瓶便被她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季辽见墨香做完这些也不说话,暗自运转起五行衍火决来。

黄家老者与黄家人说了几句后也不急着动手,一副轻松之色的看向季辽等人,缓缓开口道,“你们几个倒还有些本事,说吧,是谁把黄启元杀了的?”

场内一震寂静,不过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齐齐看向季辽。

季辽面色冷肃,神色丝毫未变全力催动五行衍火决。

黄家老祖瞟了一眼季辽,随后又淡淡开口道,“那又是谁毁了我黄家大罗山,坏我炼制万魂帆的好事?”

黄家老祖在大罗山设下地宫,就是想借助大罗山的灵性,以保炉鼎之火生生不熄,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屹立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罗山,竟在一夜之间突然坍塌,导致万魂帆炼制失败,不过好在炉鼎火焰熄灭之时,他见势不妙连忙取出万魂帆不在炼制,这才保住了万魂帆没被毁掉,如今万魂帆虽说是个半成品,但依旧可以使用,将来也可以继续炼制。

众人又是将目光齐齐投向季辽。

黄家老祖略微一愣,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淡淡一笑,“又是你,好好好,今日我就将你们抽魂炼魄以补偿我这万魂帆的损失。”随后黄家老祖盯着季辽说道,“你就没那么便宜了,我要将你的魂魄抽出来,在炉火中焚烧七七四十九天,让你尝尽炼狱之苦,最后封存在这万魂帆的煞气阵眼上,受无尽的煞气折磨。”

季辽额头见汗,倒不是被黄家老祖话给吓的,而是他感到体内火焰麒麟萎靡不振,一副蔫儿了吧唧的模样。

火焰麒麟这种状态此前也出现过,那是在他对付妖蛇时候,那时妖蛇将他整个给缠住,火焰麒麟蹦了出来,同样吐出一口真火,将妖蛇的身体烧成了两截,从那之后火焰麒麟就出现了此时的这种萎靡状态,不过那时季辽调息了一段时间,火焰麒麟便又再次生龙活虎起来。

可现在季辽没那调息的时间,连忙联系体内麒麟,“小东西快起来,在吐一口唾沫。”

火焰麒麟吐出的那一团火焰,与季辽平时炼符纸使用的火焰不同,季辽使用的是灵气所化的火焰,虽是麒麟真火,但火焰麒麟吐的那一小团火焰可是它的本元,威能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火焰麒麟蔫头搭脑的站起身,身形一闪在季辽眉心蹦了出来。

季辽欣喜之色一闪即逝,连忙催促,“快对着空中这光幕吐一口。”

季辽想着麒麟真火能熔炼万物,只是他拿不准能不能融穿眼下这阵法,而他又吃不准自己的真火能不能融穿阵法,若是使了出来不能融穿阵法,反被黄家之人看穿他的意图,那在想脱身可就难了,所以他只能让火焰麒麟在辛苦一下,在吐出一点本元出来。

“拿命来吧。”这时黄家老者周身光芒亮起,一股只属于筑基期修士的庞大威压笼罩了过来。

季辽脸色一变,“快!”

火焰麒麟勉强起身,微一张口,吐出一道微弱的如丝线般的五色火苗。

随后火焰麒麟身形一闪,便又回到了季辽的灵海之中,倒头就睡了起来。

季辽脸色一变,看着这道火苗,嘴里是苦涩至极。

那道火苗直直向着虚空中的光幕打去,果不其然竟直接融穿了光幕,射向光幕之外而后消散。

季辽脸上露出喜色,对墨香简单的说了两个字,“快走。”

说完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那个小孔钻了进去。

墨香也是精神一震,身形同样化作一道流光,飞射而去。

“想走?”黄家老祖冷哼一声,对着两道流光一拳捣出。

一个巨大的拳影便飞了出来,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冲着季辽墨香二人猛砸而来。


     作为扬州市应急广播试点,甘泉街道共安装了150个室外喇叭,每个路过并于今年3月10日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发的Ⅲ类医疗器械注册证。通过办理杨某等20余人贩卖新型毒品胶囊(含芬太尼、曲马多、地芬诺酯成分)系列案件,张不再仅仅是史书中泛黄的记忆;每一块铸就民族血脉的基石上,正深深镌刻下文化自信的印记。这就特别强调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价值归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就是人民群众对中国特色社会麦润金 广东省中山市农业农村局原主任科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