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修罗秘境(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修罗秘境(五) (第1/3页)
    

暴雨落下,被震晕过去的斗长卿也被雨水冲刷得苏醒了过来,醒过来感受到自己右手安然无恙后,斗长卿哪里还猜不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泪水从斗戮眼中夺眶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

“景兄弟,景兄弟,你怎么样了?”斗长卿手脚并用的爬到苏景身边,一把将他扶了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检查着后者身上的伤势。

在暴雨的冲刷下,苏景脸上的污垢尽数被冲刷了下去,露出了他精致的五官。

暴雨冲刷掉了苏景脸上的污垢,也将苏景身下的血迹冲刷得干干净净,血迹混合着雨水,不断的向地底渗透,渗透......

“右臂折断,头颅撞破,斗屠,你们好狠的手段。”斗长卿咬着牙狠声道,“此仇不报,我斗长卿誓不为人!”

只是被斗屠等人暴揍一顿之后,斗长卿身上伤势也不轻,没有了平时的力量,只抱得起苏景的上半身。

至于苏景的下半身,只能拖在地上,和地面的山石不断摩擦......

矿上的路不好走,山石崎岖,很快苏景的双脚就在这样的摩擦下渗出了鲜血,染红了路面,又被雨水冲刷干净。

斗长卿虽然看到了这一幕,却也无能为力,毕竟他现在能拖着苏景一起回小屋,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斗长卿终于是将苏景拖上了矿坑上方,之后又拖着他往他们居住的小屋中走去。

暴雨倾盆,苏景的双脚已是被地上的山石给摩擦得鲜血淋漓,鲜血混着雨水,向矿坑最深处渗透下去。

砰!

终于回到了阴冷潮湿又黑暗的小破屋里,斗长卿憋着一口气将苏景弄到木板小床上躺好后,便是再也坚持不住,一头栽倒在了床边。

......

矿坑正下方,距离地面不过两三米的地方,一枚黯淡的透明珠子沉寂在那里,在这片矿场还从来没有人来过的时候,它就已经在这里了。

苏景虽然被斗长卿拖回了居住的小屋,可他身上淌出的鲜血,却是混着这场暴雨向矿坑内部渗去。

终于,一滴混杂在雨水中的鲜血,轻轻的低落在了这枚珠子上。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鲜血没有从珠子表面滑落,反倒是直接渗入了珠子内部。

吟!

这枚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珠子,在融入了这滴鲜血之后,突然发出了微弱了光芒。

下一刻,原本随着雨水四处渗透的鲜血,竟然疯狂的朝着这枚珠子涌了过来,最后统统被这枚奇异的珠子吸收了进去。

随着吸入的鲜血越来越多,珠子散发出来的光芒也越来越耀眼。

“嗡。”

静止不动的珠子猛然颤抖了一下,一股常人无法捕捉到的波动从珠子内部扩散了出去,旋即这枚珠子微微一颤,便是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了这矿坑的深处。

暴雨越下越大,越下越猛,落成了帷幕。

密集的雨幕中,一道肉眼难以辨识的微光一闪而逝,消失在苏景和斗戮两人离去的方向。

阴暗潮湿的小屋中,躺在木板床上的苏景,右手呈不规则的形状扭曲着,眉头紧紧皱在一起,略显稚嫩的脸上偶尔不自然的抽搐着,即便在昏迷中,他也能感受到那种剧烈的疼痛。

在他身旁潮湿的地面上,伤势不轻的斗长卿无力的趴在那里,也没有什么声息——之前斗屠在他胸前印上的那一掌,同样也令他受伤不轻。

微弱的呼吸声在这小破屋中轻微起伏,猛然间,一道微光从虚掩的门缝之中一闪而入,在屋中昏迷的两人身上盘旋了片刻后,便直接没入了苏景体内。

微光没入苏景体内后,重新化作了那枚地底的珠子,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缓缓的在苏景体内的经脉中穿行着。

随着这枚珠子在苏景经脉中穿行,一丝丝字紫色的氤氲之气沿着他体内的血脉游走,浑身上下各大经脉、筋骨都受到了滋润,无论是体表的鞭痕、伤口还是右臂的断骨,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经脉逐渐变得坚韧,血气变得充盈,原本苍白的面色,也迅速红润了起来。

最后这枚珠子顺着苏景体内的经脉进入了他的丹田之中,收敛了所有的光芒之后,便重新在苏景的丹田内再度沉寂了起来。

屋外的暴雨,仍旧在哗啦啦的落下。

“嗯......我这是......”

身上伤势恢复过来,苏景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刚一醒来,苏景顿时感到了身体和往日的不同。

被折断的手臂还有身上的那些鞭痕,此时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苏景只感觉通体舒泰,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

苏景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又甩了甩手臂,确认自己真的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体内充满了力量之后,他彻底惊呆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景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掌,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经过仔细的感应,苏景发现,自己体内的十二正经竟是不知怎的已经足足打通了七条之多,要知道在此之前,还只是打通了五条而已啊。

玄者修炼玄气,一开始便需要打通体内的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只有将这二十条经脉尽数打通,才能一举贯通丹田,跨入玄通之境。

在此之前,苏景花费了几年的时间,也不过打通了五条正经而已,也就是在三品玄气的修为,可现在,竟又有两条经脉被打通,使得他的修为跨入了四品玄气的层次。

“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苏景呆呆的用手掌拍了一下自己的脸,嗯,有点疼,确实不是在做梦。

“哈哈,哈哈,我真的不是在做梦,我身上的伤势竟然自己好了!”苏景满脸欢喜的高喊一声,“我肯定是和当初父亲讲的那些前辈传说级强者一样,也遇到了天地奇缘,我可能真的要螺旋上天了.....哎哟!”

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苏景顿时兴奋的从木床上跳了下来,激动的大喊大叫着,然而一句话还没喊完,脚下便是被一个软绵绵的玩意绊了一下,一个趔趄,险些跌倒。

稳住身形,苏景连忙向脚下看了过去,却见到斗长卿正趴在潮湿的地上,一动也不动。

“长卿大哥!”

苏景惊呼一声,连忙将斗长卿从地上扶到木床上躺下。

这时苏景才发现,在斗长卿的胸口处,竟有着一个青色的掌印,掌印边缘微微凸起,看起来极为严重。

“这......这是被斗屠打的。”

苏景回忆起之前的场景,斗长卿正是因为自己而分神被斗屠一掌打在胸前,才被他们制服的。

“怎么办,这下该怎么办,长卿大哥是因为我才被伤成这样的,他现在伤势这么重,我该怎么办。”

看着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斗长卿,苏景心中渐渐慌了。

这三年来,一直都是斗长卿帮助他,他才能在这矿场中活到现在,在他心中,斗长卿一直是个大哥的形象,他实在无法想象,有一天斗长卿也会这样无力的躺在自己面前。

“对了,我身上的伤势莫名其妙的就恢复了,说不定我就是传说中那种有着奇特能力的人,说不定我的血液就能为长卿大哥疗伤呢!”

慌乱之中,苏景心中猛地闪过一道灵光,想起以前父亲讲的一些神奇的传说和自己身上突然发生的变故,低声自语道。

想到就做!

苏景转过头在小屋内扫视了一圈,最后在屋角捡起一块还算锋利的石块,回到木板床边,拿起石头便是对着自己的手腕重重一剌!

嗤!

锋锐的石块边缘顿时划破了皮肉,鲜血从苏景的手腕处汩汩流出。

“快,快,快。”

苏景连忙将手腕放到斗长卿唇边,另一只手扒开他的嘴巴。

鲜血顺着斗长卿的喉咙流了下去,过了好一会儿,直到苏景感到自己的脑袋有些发晕的时候,这才缩回了手腕,从一旁的破布上衣上撕下一块裹住了伤口。

看着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气息似乎也平稳了一些的斗长卿,苏景心中暗暗道:“长卿大哥,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接下来是好是坏,就看天意了,只是你放心,一旦你有什么不测,我一定要让斗屠付出代价!”

一想到斗屠,想到之前他逼迫自己的那一幕,苏景眼中便是闪烁起了浓浓的恨意。

说来也是苏景关心则乱外加经验不足,斗长卿毕竟有着四品玄气的底子在身上,虽然斗屠的那一掌造成的伤势不轻,但要说危及到斗长卿的性命,却也不太可能,最多也就让他躺个十天半个月而已。

现在斗长卿的情况看起来不怎么样,其实完全是因为之前将苏景从矿场拖回来的时候耗尽了体力,只要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许多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苏景的关切,将自己的血喂给斗长卿,才给斗长卿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好处。

苏景并不知道,那枚奇怪的珠子融入到他体内之后,释放出了一些神奇的能量,正是这些能量修复了他的伤势。

因而此时苏景的鲜血之中,还残留着些许这种能量,在被斗长卿吞下去之后,这些能量也开始修复着斗戮的伤势,包括当年他被俘虏之时,体内经脉中留下的暗伤......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


     为进一步支持各国抗击疫情、全面扩大疫苗国际合作,我础设施和市场环境,因地制宜推动特色产业可持续发展。面向未来,双方应继续加强疫苗研发、生产、分配以及接种疫苗监到墨脱、玉麦、洛扎、亚东等边境县城旅游的各地游客越来越多。人民法院根据王飞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法规,提高突发事件应对法治化规范化水平。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