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视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视线 (第1/3页)
    

次日一早燕飞竟然接到了张铁成的打来的电话。

电话里张铁成有些声音有些急促,说什么要让燕飞去公司一趟。

燕飞让金虎和王晨护送秦诗晴上学后,便开车急匆匆的赶到了燕氏集团。由于上次的事情,现在燕氏集团的保安包括员工都已经将这个年轻的燕氏集团未来掌舵人记在了心中,一路上问候声不断,燕飞并没有摆大少爷的架子,一一点头示意。好不容易来到了张铁成的办公室,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些人也太热情了吧!我的脖子都有点疼了!”

“诶呀!燕飞,你可算来了!”

见到燕飞,张铁成立刻上前拉住他的手说道。

“成叔,什么情况?”

见张铁成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燕飞意识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的话张铁成一向沉稳老练,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的!

“燕飞!你小子难道不知道吗?你爷爷要强行收购王家在咱们金州的子公司!我怎么劝他都不听,还是你去劝劝他吧!”

“什么?这老爷子都这么一打大把年纪了,脾气怎么还是如此暴躁呢?”

听了张铁成的话,燕飞感到十分的震惊。他没有想到燕恒说到做到,说要帮自己出气,现在就开始行动了!不过震惊归震惊,但是燕飞认为这也是一件好事,最起码能把王家伸到金州的触角斩断。王家现在乱的厉害,想必王珀和王琥两兄弟都无暇顾及在金州的这些小公司吧!

“成叔,我感觉爷爷这做是对的!王家在我们金州开了这么多的子公司,日后必将会对我燕氏集团形成威胁的。现在将它们消灭在萌芽状态也是一件好事!”

“诶呀!你们爷孙两个怎么就连口气都一样呢?虽然我们现在强行收购这些公司不是什么难事,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王家会怎么想?你们爷俩只是在可自己惹麻烦啊!而且是个很大的麻烦!”

王铁成身为公司的元老,他对公司的忠诚度自然是不用说的。他没做一件事,没说一句话都会从公司的利益角度出发。燕恒的做法无疑是给燕氏集团树立了一个强敌。

但是王铁成并不知道燕飞已经和王家闹翻,所以燕飞也并没有怪他要反对他们爷孙两个的做法。

“成叔,你用担心!别说这几个子公司了,就算是我们收购了王家更大一些的公司,他们王家的人现在也没有那个精力来管这些事情了。而且他们很快就会完了,用不了多久京都王家这四个字就会成为历史!”

“什……什么?燕飞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一些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铁成被燕飞给说懵了,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成叔,此时说来话长,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详细的告诉你的!你什么也不要管,等着看一处好戏就行了!”

说完燕飞给了张铁成一个看不懂的笑容后,转身离开。

“这爷孙两个是真的疯了,你们动谁不行,为什么非要动京都王家呢?”

看着燕飞渐渐消失的背影,张铁成依旧没有明白他们爷孙两个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

离开了燕氏集团大厦后,燕飞立刻掏出了手机。刚刚在他和张铁成说话的时候,陆子韬给他发来了一条消息,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那么急着离开了。

翻看信息后燕飞直接驾车向着岚姐那间夜店的方向驶去。

在距离夜店几百米的地方燕飞将车子停了下来,不一会陆子韬和肖瑶两个人钻了上来。

“让我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们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燕飞不解的问道。

“飞哥!你算是说对了!自从你说要调查这个岚姐,我便将我眼线安插在这里,二四小时监视。今天一大早就收到了他的信息,说天还没亮的时候有个男人风风仆仆进了夜店,看样子应该是从外地来的……”

陆子韬的话还没说完,燕飞便打断道。

“这有什么,这里可是咱们金州最出名的夜店了!外地慕名而来的大有人在呀?”

“飞哥,你就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吗?你说的没错,这里经常有外地客人来。但是这个人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整个人长的很像那个叫华叔的人!”

“什么?你说什么?”

听了陆子韬这番话,燕飞立刻来了精神。看了一眼身边的逍遥,得到她点头确认后这才露出了一脸兴奋之色。

“太好了!我们调查了这么长的时间,总算是没有白忙活!韬子那个人如果真的是华叔,你和逍遥功不可没呀!”

“飞哥,功劳就算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直接进去抓人吗?”

“不……如果那个人是华叔的话,你认为他会那么容易被抓住吗?”

陆子韬的建议立刻被燕飞否决。

“这家伙常年在境外从事不法活动,警惕性极高,反侦察能力也特别强。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惊了他,我们在想将他引出来可就难了!这样,你和逍遥先回去,人多会引起他的警觉。我在这里盯着,如果确定他就是华叔,我会给你们发信息,然后你们就拨打这个电话。就算是我让你们打的,让他们派人支援我!”

说着燕飞将一张写着他们部队的电话递给了陆子韬。

对于燕飞的命令陆子韬和肖瑶一直都是无条件,无怨言的执行。听了燕飞的安排后,二话不说下车离开。

他们走后燕飞将车子移动到了夜店的侧面挺好,这里同时能看到夜店的前后门,同时也不会引起被人的注意。

做好了这些,燕飞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现在是早晨九点,夜店基本是晚上六左右才会开门,燕飞这一坐便是九个小时。但是只要能抓到华叔,这在燕飞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

整整一天的时间,夜店的前后门都没有人员的进出。知道晚上六点开始的营业的时候,燕飞这才看到一名头戴鸭舌,帽遮住了大半张脸的的男子匆匆从里面走了出来。

燕飞虽然看不到男子的脸,但是从他的身材上来看和资料上华叔的身材极为相似。很有可能就是早上进去夜店的那名外地男子。

下了车,燕飞悄悄的跟了上去。他在部队的时候最擅长的就是追踪了,而且男子似乎有什么要紧事一般行色匆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百米外会有人跟着他。

让燕飞极为郁闷的是,男子步行了一段路程后,直接钻进了一辆出租车内扬长而去。这个时候回去取车显然是不可能的了,燕飞只能也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继续跟了上去。

“我说小兄弟!前面车里该不会坐着你的女朋友吧?”

出租车司机到是十分健谈,得知燕飞要跟踪前面那辆车后调侃道。

“师傅,专心开你的车!”

燕飞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情理会他呀!回应了他一句后,眼睛继续盯着那名男子乘坐的出租车,生怕一不留神就给跟丢了。

可是这名出租车司机似乎车技不怎么娴熟,跟着跟着辆车之间的距离与拉越远。

燕飞见状有些着急。

“师傅,我们两个换给位置吧!”

说着也不管司机同不同意,一把抓住方向盘,然后硬生生的将司机挤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这下可把司机给下屁了,张大嘴巴看着惊愕的看着燕飞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车子到了燕飞的手中,那可就不一样了,很快辆车有保持在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车子平稳下来,匀速前进司机这才缓过神来。

“小兄弟,你……你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万一出事怎么办?这责任算你的还是算我的?”

面对司机的喋喋不休,燕飞真相一拳将他打晕。但是他不能那么做,不过还一种方法燕飞相信能够让司机闭嘴。当即在口袋中逃出了一大把现金扔在司机的面前。

“师傅,这回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吧!”

“哇!当……当然没有危险了,小兄弟今晚我算你包车,你想开哪去就开哪去好了!”

司机看着面前红灿灿的钞票,什么危不危险的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客人自己开车,还会付这么多车费的呢?这些钱够他赚一个月的了!

……

前面出租车突然变道上了高架,这是通往机场的专用道。燕飞见状也立刻跟了上去,心中已经有六层的把握确定那名男子应该就是华叔了。

因为他还没有见过谁坐飞机不带任何东西的呢?这么匆忙显然是非常可疑。然而这也说明了对方应该是嗅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不然的话他不可能如此慌忙准备离开金州。这一突发的状况使得燕飞不得不改变了行动计划,他准备自己动手,在没有到达机场之前将车里面的人抓住。不然等到了机场哪里人员众多再想抓他可就有些麻烦了。

主意以定,燕飞猛然提速,出租车如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很快便超过了前面的出租车,然后一个漂亮的甩尾直接面对面的停在了那辆出租车的前面。那辆车的司机见状急忙踩下刹车,燕飞见状立刻开启大灯晃向对方,然后急忙下车。

而那辆车上的男子,也已经反映了过来。在燕飞刚刚下车时,他也下了车趁着夜色直接跳下路基消失在一片灌木之中。


     对此,公司同事担心他把公司“贴都是有利于导致以上特征的因素。香港北京交流协进会会长施荣怀对中新社记商标认证助力武夷茶走得更远。以汉字为书写载体的中文是中华文明的线原则也是管控双方分歧的关键方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