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本该报复》。

黎浩连忙起身,看着王岳谢道:“多谢二位救命之恩。”

王岳道:“黎家主客气了,不知道黎殇现在何处呢?”

黎浩愣了一愣,说道:“不知道小兄弟找黎殇何时?”

王岳道:“因为黎殇和我是朋友呢,今日来找他是有事要商议。”

黎浩望了望四周道:“他现在应该……”

“呦,王岳,没想你竟是灵玉宗少主,瞒的我们好苦啊。”黎娜走了出来说道。

王岳嘿嘿一笑,看着过来的二位说道:“区区灵玉宗少主而已,不提也罢。”

黎殇过来后说道:“王兄弟,不知道你今日来找我什么事。”

王岳道:“我们宗门,现在正在招收弟子,我呢,特别欣赏黎兄的气宇轩昂,与吃苦耐劳的品质,我来正是诚邀黎兄加入我宗。”

黎殇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你这小子,想拐我走就直说,别变着法子整我啊。

大长老听了后说道:“小兄弟,我怕你是看错了吧,黎殇这小子资质极差,冥顽不灵,要是让他进了灵玉宗,怕是会给你们添麻烦。”

黎娜听了之后朝着黎殇“嘻嘻”一笑。

王岳又道:“不,我所看中的并不是黎兄弟表面的资质,而是我从骨子里就觉得,黎兄弟是个有望成才的人,就连我的父亲,灵玉宗的宗主也这么认为,如果黎兄弟能够加入,灵玉宗定会悉心栽培。”

黎浩三人都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向了黎殇,给黎殇整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黎浩道:“那么既然这样,只要贵宗不嫌弃,去了也无妨,也就当给黎殇一个出路了。”

王岳欣慰的笑了笑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黎殇拦住了父亲道:“爹,我现在在紫灵学院还没毕业呢。”

二长老听了后说道:“学院你不用再去了,前两天刚得到消息,你被学院除名了。”

“啊!。”

黎殇惊叹一声,这就快要开学了,怎么就被开除了呢?

王岳哈哈一笑道:“既然这样,就太好了,那么就请黎兄明日,去进行入门仪式吧。”

黎殇没有回应,想要回绝,但被父亲一句话给拦回去了。

“你还不赶快答应,人家都亲自找上门来了,你还想怎样。”

黎殇连忙点了点头道:“好,我明日就上门参加入门仪式。”

听到这里,王岳欣慰一笑:“好,那明日我在宗门等着黎兄弟。”

说完,王岳向着黎浩等人行礼告辞。

走时,黎娜看着王岳说道:“你可真狠。”

王岳朝着她笑了笑便转身离开了。

黎浩等人去恭送,只留下了黎殇和黎娜两人在屋里。

黎娜问道:“老弟,你该咋办。”

黎殇看着王岳离去的背影说道:“我是不会加入灵玉宗的。”

“啊!那父亲他们会同意吗。”黎娜道。  音乐厅里,丁染坐在第一排座椅上,舞台上路西亚正定定看着他。

  “做好准备了么?这次副本难度很高。”

  丁染哂然一笑,他现在有十足的信心,之前自己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照样通关了,现在自己有了技能,再加上吴妍赠送的装备,通关简直不要太简单。

  “既然你有信心我就放心了。”路西亚说完转身离开了音乐厅。

  舞台上的屏幕开始播放起副本开启前的过场CG。

  最开始的画面和丁染拿到的海报一模一样,接着修道院的大......

胡铁花虽然明知他在胡说八道,“这种毒性至极的毒,也只有东

副幫主也已經是走了過來,拍著身上拍不掉的污漬,狼狽程度跟浮塵差不多。

看著被圍起來的兩人,咬牙怒斥道:“敬酒不吃吃罰酒!”

嘴里還有些血水,門牙也少了兩顆,這就是那一拳的效果啊!

浮塵握刀的手不由的緊來了緊,眼神也更加堅定了,覺得今天可能就會翻船了,自己受傷的情況下是打不過這個副幫主了,更何況還有九個練體境,小嘍嘍一大堆呢。

也只能希望看在動手學院的面子上,不要太過為難孫淼淼才好啊!

有時候想像跟現實就是相反的,正在考慮還有沒有機會的時候,又有一人來了。

一個中年人,和副幫主有些像,一只手搭在副幫主的肩膀上,“他們還有反抗的余地,我來吧!”

其余人連忙拱手彎腰說道:“見過幫主!”

副幫主也是表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回道:“好吧!”

說完幫主身上的劍就憑空飛了起來,在他身邊穩住,劍尖對著浮塵和孫淼淼。

孫淼淼在浮塵后面念叨了一句:“天人境!”

浮塵聽到后心里一緊,還真是令人絕望啊!

幫主聽到這話倒是微微一笑,“不愧是東州學院的學生,還算有些見識!不過就是腦子不太好使!”

孫淼淼也不虛的笑著說道:“就是不明白是誰看上了我啊?竟然請了這么大陣容!”

此時浮塵已經騰出了一只手握著孫淼淼。

幫主也是微笑著說道:“懂就好,懂就走吧!”

孫淼淼倒也沒再說話,而是另一只手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張黃紙,然后對著浮塵輕聲說道:“你能不能先松手?”

浮塵邊回頭邊說道:“不行!要是……”還沒說完,就看到了孫淼淼手中的符紙,就乖乖的閉上了嘴,然后把手給松開了。

趙荊溪老師送的符紙料想應該是不會差的,也心安了不少,順便還給孫淼淼騰了個位置出來。

倒是對面的幫主等人見到這符紙倒是吃驚不少,不過也還好,畢竟不懂就不知道這符紙有何作用,夏天避暑,冬天避寒不也用相同的符紙嘛!

難道一個天人境還怕一個肉身境拿張符紙不成!

孫淼淼見狀也沒什么,倒是帶著笑意把符紙往身前一揚,然后照著上面的筆畫在空中一畫,黃色符紙隨機消失,只留下了紅色的字還在空中飄動。

然后孫淼淼斥道:“開!”

空中的字隨機轉化成一把透著黃光的劍,懸浮在了空中,再隨著孫淼淼衣袖一揮,直直的朝著幫助射了過去。

幫主倒也沒慌神,直接揮劍朝著那把黃光的劍射去,雙方在半空相遇,幫主的劍被擊飛,而那道黃光也消散在了天地間。

幫主見狀,便嘲諷道:“初級符紙,能有什么用!”

說完伸手便接住了倒飛回來的劍。

浮塵看向孫淼淼,倒也沒之前那么幾張了,孫淼淼手上可是有著一大疊符紙的,趙荊溪不可能是給她玩的吧,總會有些厲害的符紙的。

果不其然孫淼淼又從袖子中掏出了一張不一樣的符紙,同樣的動作,此時出現在空中的就是一把更加光亮的黃劍了,氣勢上強勢了不少。

一揮衣袖,筆直的朝著幫主飛出,速度快了不少,等他反應過來已經到了身前,只好持劍去擋,但還是被閃著黃光的劍在地上滑行了十來米才消失。

幫主站直身子,持劍對著孫淼淼怒吼道:“小丫頭片子,有本事再來啊!還有嗎?”

孫淼淼帶著笑從袖子里又掏出了一張符紙,翹著嘴角看向了那幫主,對方頓時一下子慌了神。

“咳咳!”浮塵在一旁,因為傷口的緣故,咳嗽了一聲。

孫淼淼這才看到浮塵的臉色已經很蒼白了。

然后才把符放到袖子里,對方剛松了一口氣,孫淼淼又從里面翻出了另一張,動作也加快了不少,符紙沒有化作武器,而是直接消散在了空中,變成了一道道流光籠罩在眾人直接。

然后孫淼淼念了一聲:“定!”

包括浮塵在內,都不能動彈了。

隨后孫淼淼又從袖子里掏出一張符紙,很快也消失在了空中,而在天上化作了一點點閃亮的光芒,這時孫淼淼才冰冷的說道:“也不看看我們是什么人,就敢上來找麻煩,他們一個凡人境就算了,一個人天人境竟敢來欺負我們!”

說完,天空中的光點便墜落了下來,隨后那一道道流光也消失了,除了幫主外其他人都直接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呻吟了起來。 “盟主,据说箭宗对太摩殿一直有想法,派了好几拨人去太摩殿求学箭术”琼山海说了一句,算是提醒陆隐。

陆隐不担心太摩殿投靠箭宗,那是不可能的,箭山老祖就死在第六大陆手中,他担心第六大陆对太摩殿下手。

第六大陆派人打入荣耀殿堂,间接控制理事,暗地里肯定还有更多事他不知道,第六大陆不会满足一个外宇宙,迟早有一天,他们也会是敌人。

“多谢城主提醒”,陆隐感激,随后指着桌上的花茶,“......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本该报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万界商城系统

二月萧瑟

万界商城系统

荌薏

万界商城系统

面目全黑

万界商城系统

快穿狂魔

万界商城系统

步梵

万界商城系统

吴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