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假行侠》。

但这笑又是什么滋味?阿飞呢?这半天,李寻欢一直都在寻找,天虽然还没有亮,可是他推门走出去时,岳洋已在海岸上,正面

第一个发现这群土著的是金发男,他刚和女人亲热完正在林中方便,等他听到莎莎声靠近,好奇地上前查看,就正面撞上了他们。来不及尖叫,一根长矛就插入了他的喉咙,血液沿着长矛汩汩流出,声音被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只能听到量,因他的“煞魔炼体术”而被吸引,却大多涌入鼎内!

没有落入大鼎前,他总有些忐。他生怕太过浩大的力量,一个收不住,直接冲垮他,令他浑身血肉爆裂。

“混浊魔胎”所藏的能量,太过于夸张,“......

山崖不是很高,大概只有二十多米的样子,但对于只有武者中期的杨风来说直接跳下去不死应该也摔个半死。

  杨风取来一条足够长的藤蔓顺着山崖而下,不到十息,就到了山崖底部。

  因为月光照射下,山崖底下还是能隐约看清楚的。

  下来的杨风没有发现有任何不寻常的地方,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在这里。

  忽然有一道光晕射来,杨风躲避不及,眼前一黑,随即身体缓缓软倒在地上。

  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杨风发现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般,与刚刚的山崖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这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阳光明媚。

  杨风看了下自己,发现自己是悬浮在地上的,而自己正前方也出现了一个悬浮在地上的老者身影。

  “前辈,晚辈杨风,想问下你,这是什么地方,刚刚我是在山崖底下的,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了?”杨风看着眼前老者疑惑不解的问道。

  面前老者谈笑自若地回应道:“这是在你的精神识海里面,我只不过是让这里幻化成这样而已。”

  老者话必,杨风身处的地方立刻变成了另一个景象,一望无际的漆黑焦土,随后又变成一个成千上万丈的高山。

  杨风也是惊叹,面前的老者是何方神圣,竟然在自己的精神识海里面可以这般随意操控自己的意识,也是警惕的看着老者。

  老者也是感受到杨风的警惕性说道“杨风小友,不必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反而打算给你一场造化,不过老朽有一个条件,看你是否答应,帮我一个忙。”

  杨风将信将疑的问道:“前辈应该是一个通天彻地之人,可以随意操控我的精神识海,晚辈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如果能帮的上的晚辈一定竭尽所能,只是晚辈的境界实在是太低,可能帮不了前辈你的忙。”

  “没关系,现在帮不了,不代表以后帮不了,我相信你的潜力,现在我说说呼唤你来的原因吧。”

  老者一脸赏识的看着杨风说道。

  “二十多年前,当时的我在正在武皇巅峰境界,即将突破武帝境界时,五名被炼丹师雇佣的武皇巅峰境界敌人对我进行偷袭,为的是抢夺我身上的太初灵火,面对五人的联手,我自然是不敌,而最后拼的对方三名武皇巅峰强者重伤,最后被两名武皇巅峰的全力合击下我也因此陨落了,但后来的一切我也是迷迷糊糊的状态,发现自己还有意识,但最后发现自己只是处于一丝残存的灵魂状态,而太初灵火也还是在我残存的灵魂间徘徊,护佑着我的灵魂,经过太初灵火二十多年的不离不弃,我的灵识也因此回复状态,但是最终也只能是拥有灵识的灵魂状态。”

  老者回忆道。

  杨风也还是不解道:“那我应该怎么帮助你。”

  “首先成为七品炼丹师,然后炼制重生丹,有了重生丹我就有了重新塑造肉体的可能,这个你能帮我吗?”老者郑重的问道。

  杨风沉思了一下,自己最终的目标也是成为顶尖强者,然后为父母以及何伯伯跟萧然哥报仇,而且也不产生冲突,毕竟这个老前辈也是对自己没有恶意,答应了也是没什么问题,况且老前辈也说送一场造化给自己,虽然不知道怎么样,应该也是不错的。

  一番思索过后。

  “好,前辈,这个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成为七品炼丹师不知道要多少年,你能等吗?”杨风尊敬的说道。

  老者见杨风答应了,也是欣喜,然后又试探性说道:“没问题,虽然我不是炼丹师,但是修炼上还是可以指导你的,我还有一个请求,因为我还是灵魂状态,如果我一直以灵魂的状态出现,达到武皇境界以上的强者会感应到我的存在,我的处境就会很危险,会强制吸收我的灵魂来增强自身的精神力的,所以我想和你签订一个灵魂契约,这样我就可以依附在你的精神识海里面,不知道你可以可以答应我?”

  杨风一听到这个就不乐意道:“万一你夺取了我的身体咋办,我境界那么低,也不知道你的这些契约是什么东西,对我好不好我也不知道啊。”

  “我还没说完,灵魂状态的我又不是随便就能夺取一个人的身体的,就算我有那个能力,你身体强度那么弱小,我强行夺取了,也会把你的身体撑爆了,再怎么说,以我太初龙皇的名号也不会做出这种背信弃义事情来啊,要是当年我成功突破就改称号为太初龙帝了。”老者一脸傲气的说道,对自己的名号也是沾沾自喜的感觉。

  “什么太初龙皇,没听过。”杨风摇摇头一脸懵逼说道。

  老者在杨风精神意识幻化出的身体也是一趔趄。

  这小子也是太不给面子了,不知道也不用这么直白嘛,都不知道客套一下的。

  “那你怎么样才愿意答应啊,杨风小友。”老者也是恳求道。

  杨风此时摸着下巴想着:“那好,我就相信你了,既然你说自己是太初龙皇,想必也不会对我做什么不光彩的事情来,要是你现在直接杀了我,我也反抗不了,較溫柔,但是在大事上永遠都是果斷的,并不是那種性子軟的男生,但是外表又很干凈,就像是許多女生心目中的初戀。

白慕不是一個俗人,不然不會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只愿得一人可以跟她一生一世。然后,她覺得自己遇到了。在春秋交替的日日夜夜里,那個男孩一直默默陪伴著她,在大學畢業的時候,白慕覺得自己心動了。

也就是這時候,她被一個系統找上,說什么她有機會成為秩序者。然后,她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空間,一個元氣滿滿的少女聲音在空間里響起,開始給她介紹什么是秩序者,然后告訴她現在一開始要經歷一些世界,如果表現得好的話,任務圓滿完成就可以正式成為秩序者。

白慕問道,是不是她沒什么可能回到她曾經的世界里做普通人了,對方表示這不可能,因為她在那個世界因為一場意外死了,現在算是給她另一個活法,白慕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所謂的‘系統’,稱自己名字為十五,感覺和白慕自己認知里的那種聲音死板的手機系統不同,十五有自己的思想,可以跟她聊天,而且聲音很活潑,甚至各種語調都有。

這讓她不禁感嘆真神奇。

白慕表示她要在那些世界里保持自己的樣貌和名字,不能穿越到一個陌生人的身體里,那會讓她漸漸迷失自我的。

十五有些詫異,突然想起了幾個人,也是一開始就這樣要求的,不禁覺得很有趣。然后,表示可以是可以,不過代價是她在這幾個任務中是得不到積分的,直到她正式成為秩序者以后才行,也就意味著她是得完全靠自己的能力去執行任務的,后面也沒可能換取什么東西來協助自己,最多也就是因為一些特殊情況得到技能罷了,但那不是能夠輕易做到的事情。

白慕同意了,她這時候已經冷靜了很多。

十五只給了她一點時間去緩沖,然后就把她丟到了世界里。

!竟然連新手禮包都沒有嗎?!白慕哀嚎,還真是純粹地靠自己的能力去完成任務。

然后白慕聽到的故事,更是有些……顛覆她的認知。

李清澄,長公主殿下,雖然手里并無實權,但是太子是她的胞弟,地位之尊貴毋庸置疑。然而,父皇現在身體狀況不大好,而且還有她的兄長們盯著,胞弟年紀又還小,李清澄的壓力有多大可想而知。因此,她的性格就是那種唯利是圖,心思深沉的女子。

而‘白慕’,一個女扮男裝從軍的普通人,身上擔著復仇的愿望,一直都很苦,很久沒有人關心過她了。于是,在李清澄故意的關心中,為之傾倒,一直默默喜歡著她。

只是,以她那種低微的身份,自然是不可能和堂堂長公主殿下有任何交集的,‘白慕’只能將這份喜歡埋藏在心底。后面長公主來過軍營很多次,倆人也曾并肩一起走路,說過話,這一切都讓‘白慕’很是開心。然而,她后面看到了李清澄和她的未婚夫,許金走在一起的場景。

總之,種種折磨讓‘白慕’更加喜歡李清澄,甚至知道自己只是她的一枚棋子也不在乎。在她辛辛苦苦爬上了一個不低的職位后,在知道許金暴病去世后,大膽地求娶李清澄。

不管怎樣,就是倆人之間的各種虐戀,后面‘白慕’的一片癡情感動了李清澄,倆人在幫助太子登上皇位后就開開心心地去過小日子去了。

白慕:“……”這邏輯還能再亂一點?!

首先,從頭到尾都是李清澄這個城府極深的女子在利用許金,甚至假懷孕來刺激她,雖然也許目的不是如此。不管怎樣,‘白慕’被她是傷得夠遍體鱗傷了,甚至沒接受對她真·一片癡情的女子。

“任務:為死去的一百一十六人復仇,成為大將軍,守護國家。”

白慕正想吐槽我一個弱女子為什么要成為武力值擔當啊,睜眼就知道自己現在在軍營里。

她眼神一凜,迅速坐起來,觀察四周。林大興睡眼惺忪地看了她一眼:“白哥,怎么了?”

白慕平靜地道:“沒事,我出去一下。”說罷,披了件外衣,走出帳篷。

夜晚的風迎面吹來,讓她清醒了許多。

“什么人?!”一道大喝響起,白慕嚇了一跳,是巡邏的士兵。

她馬上拿出名牌給對方檢查,對方才離開。

和匈奴的戰爭已經持續了數年,這片土地早已是一片焦土,周圍安靜得讓人感到無比陌生。

白慕合上雙眼,開始回憶起‘白慕’的曾經。

‘白慕’曾經和家人生活在一個小村落里,她有一個雙胞胎弟弟,也是用他的身份去參的軍。匈奴將那個小村落踏平,如果不是她出去買東西,恐怕也會死在那里。她回去的時候,看到了成堆的尸體,在無數個日夜里噩夢連連,夢到當時的場景。但她并不在乎,因為至少這樣她能看到父母和弟弟。

本來這一切都很好的,偏偏這位因為一個假仁假義的公主失了心,甚至在知道她的冷酷無情后還是默默喜歡著,真是讓人大跌眼鏡。本來好好一姑娘,怎么就是在這位長公主殿下面前腦子不好使了呢?

白慕嘖嘖稱奇,她自然是不會這樣的,不過她倒是有些好奇那位一聽就知道容顏不俗的李清澄的長相,該是如何能讓‘白慕’為之傾倒。

叶开居然没有倒下去。烟雾消散一字字道还有一个便是……便是普天之下,无论那一门,那一派是在做梦,我很可能会跟着他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真假行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诸元纪灵

木木呆呆

诸元纪灵

半月星

诸元纪灵

北上初中

诸元纪灵

须弥普普

诸元纪灵

蓝雁沙

诸元纪灵

爱喝耗子尾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