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纷纷晋级(求订阅)》。

九处见中秋,其间相去或万里,不胜漂泊之你怎么样?木一半叹了口气,道:我本来是

“这位是谁?”常空问道。

郭全身旁那人一身褐衣,三十多岁,面皮微黄。

郭全道: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追风剑常空和他的师妹丁秋云,这位是黄州金虎刘珍。”

几人见过了,刘珍带着几人从街尾的一个巷子来到一处房子,是个四合院,刘珍道:

“这个院子有古怪,有妇人哭,还骂‘贼秃驴’!说不定就是和尚在里面。”

常空侧耳听了一会,低声道:

“奇怪,一点声音也没有。”

对丁秋云道:

“怎么好像和孙家一样,有血腥味?”

“进去看看!”丁秋云道。

四人跳起站门楼上,不由大吃一惊,只见遍地的尸首,大部分是和尚。院子很大,还有几棵松树。

三人跳下地。

“咦,血还是新的,这些人刚死不久?”郭全惊讶地道。

“刚才我还听到人声呢?”刘珍道。

常空身子“呼”的直升上空中,四下观望,落下地来:

“没有可疑的人。”

常空看了看,惊讶地道:

“这是高手,真正的高手!两个人,用剑,速度很快,脖子,左胸,只刺这两处,都是一剑毙命。”

丁秋云道:

“胸口上还是平刺,想是怕剑卡在骨头里,是什么人干的?这比丘会也是罪有应得。”

四人去房中查看,有几具尸首,也一样是一剑毙命,还真有几个妇人,不过都是尼姑。

四人站在院中,郭全道:

“杀得好!让他们到处作案。”

丁秋云道:

“只道这里有空闻他们,却没有踪迹,这如何上好?郭大哥,那边真没有车辙印了?”

“没有,不信,我们再去看。”

三人正要出去,一条人影从远处的屋顶上,箭一样的射过来,尤忽即到,一下子出现在常空前上方空中。那人长剑向常空咽喉刺来,带来一阵狂风,常空身子平平移开,长剑“嗖”的出鞘,向那人脚上削去,那人一个空翻,头下脚上,“当当当当。”两人连接几剑,常空收剑而立,道:

“仙城山剑法名不虚传。”

丁秋云等人大喜,只见那人身穿黑白相间的长袍,头挽发髻,正是仙城山道士,道:

“常大侠果然剑法了得,方才这是无极罢?”

“正是。”

那人这才落地,身材矮小,须发花白,看起来五十多岁,道长道:

“贫道赤松子。”

常空几人抱拳各通名姓。

赤松子看着周围地上:

“你们杀的?”

“不是,”常空把情形说了一遍。

赤松子“哼”一声,道:

“杀了也好,省得我们动手。你们找到宗明大师他们没有?”

“没有,”常空把刚才的事说了一下。

赤松子拈着胡须,

“这事有些难办了,我们刚得到消息此处有个分舵就赶来了,却怎么没有他们的踪影?”

这时脚步时响,屋顶上又飞奔过来几人,都是仙城山道士打扮,一人打招呼道:

“常信士原来先到了一步。”

“原来是青松子,别来无恙。”常空道。

大家见过,有几人和常空丁秋云都认识,都在萧家见过,青松子道:

“你们怎么找到这的?我们还不知呢。”

郭全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众人一起来到镇的西头,查看车辙,没有深的印子。

“分开来找,找到那三辆马车。”赤松子道。

众道士在镇中散开,终于在一个树林中找到马车,马不见了,车子还在。众人非常仔细地在车上寻找线索,一无所获。

“连一点暗号都没留,宗明前辈这些人都不知道留点线索给我们!往哪去查?”刘珍道。

“没机会吧。”丁秋云道。

众人都不语,

“不如这样,”郭全又道:

“这里是黄石镇,离这五十里就是白石镇,不如我们去那里看看?瞎猫碰死耗子?”

刘珍道:

“白石镇很小,又偏僻,比丘会应不会在那里设堂口,没有油水。”

青松子道:

“不如我们到涟州城去?那里到这一百里,那个分舵有可能会有线索,如果空闻他们不在此镇,最有可能的就是涟州分舵了。”

赤松子点点头:

“时间紧迫,我们先去,让这几个年轻弟子随后赶来。”

对常空道:

“不如我们先行一步,让丁姑娘和郭居士同敝派弟子一起随后赶来,如何?”

常空看了看丁秋云,丁秋云点点头,常空道:

“你先去罢,我们这么多人,没事的。”

于是,常空和赤松子、青松子一起,三人展开轻功,风驰电掣般,小半个时辰后到了一处山庄。

常空道:“我们分开,一边一个。”

“好主意!”

三人从南东西三个方向向大院接近。跳进院子,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哪个高手如此了得,又是满院一片死尸,血刚流出来,显然刚死不久。

“咦,’青松子笑道:

“哪位朋友怕我们累着,又先我们而来宰了这帮混蛋?”

众人查看,又是一剑毙命。

青松子翻开一具尸体,吃惊地道:

“这人好面熟!”

仔细看了一会,道:

“万佛寺的本明,武功和我相当,却被人一剑穿胸,看来这位大侠武功远在我等之上。”

赤松子也吃惊不已:。

  那人就直接摔到了地上,生死不知。

  看着这一波操作,城楼上的人都惊呆了,完全是被这解决速度给震惊了,简直太快了,对面还没出手就死了,而且是死得极惨的那种。

  随后南嘉鱼对着对面大喊道:“来呀!有本事再来一个啊!”

  和浮尘当时说的话如出一辙。

  吓得浮尘在城楼上咽了咽口水,还是听师兄的话好,以后打死也不敢再得罪大师姐了。

  对面阵营中,那黑袍人握着缰绳的手,一下子就把把绳子给握断了。

  后面的人上前说道:“祭司,我去!”

  前面黑袍人摇了摇头,“向天山救助吧!”

  说完就驾马向后走去,随后大军也就撤了。

  城楼上,渊海长老笑道:“老孟,你们东州学院真是人才济济啊!”

  老孟笑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啊!”

  实际上,老孟的表情已经完全出卖了他。

  随后渊海长老又对着身旁的将军说道:“看来今天这场仗是免了,咱们也能休息很长时间了!”

  将军看着撤退的敌人,笑道:“打仗这事,本来就是士气最重要,叫阵输了,自然就不会再上了!”

  南嘉鱼回来的时候倒是显得很平静,直接飞到了城楼前。

  到了晚上,浮尘在院子里练拳,慎偕在一旁看着,时不时的指点几句。

  然后南嘉鱼从外面回来,见到两人就走了过来,浮尘停下手中的拳,慎偕也是急忙起身,恭敬的喊道:“大师姐好!”

  南嘉鱼用鼻子“嗯”了一声,然后就拍着浮尘的肩膀,凑到浮尘的眼前说道:“服不服!”

  浮尘连连点头,“服的!服的!”

  然后南嘉鱼就大笑着又在浮尘肩膀上重重的拍了几下,边拍便说道:“好!以后你就是我小弟了,学院之中报我名,没人敢欺负你!”

  拍了三下,一下比一下重,最后浮尘“噗”的一声,直接扭头一口血就吐出来了。

  之所有扭头就是强忍着,不敢吐在南嘉鱼身上啊!

  南嘉鱼见状,手悬在半空,另一只手有些不少意思的摸了一下耳朵,然后咳嗽了一声,“慎偕,小师弟旧伤复发,你去请玄参来看看!我还有点事,就先回房了!”

  说完就一摇一摆的回到了屋里,重重的把门给关上了。

  见南嘉鱼一走,慎偕直接扶住了浮尘,然后就往屋里送,等放到床上时,再次吐了口血,就晕过去了。

  慎偕见状,简单的放好浮尘之后,就向着丹鼎峰住的院子跑去了。

  直接撞门而入就大喊道:“玄参师叔!玄参师叔!”

  就见辛夷从屋里跑出来说道:“师父出去了,师兄怎么了?”

  慎偕气喘吁吁的说道:“救人!救人!”

  辛夷也没考虑那么多,直接上前说道:“师兄先带我去看看!然后我再通知师父!”

  两人一路小跑,推门而入。

  “呀!”

  看到浮尘,辛夷直接吓得叫了一声。

  慎偕见状,赶紧说道:“别愣住了!快上来看看!”

  “哦!”辛夷说了一声后买酒开上上前查看。

  小心翼翼的拉开浮尘的衣服,发现他伤口并没有再次受伤的迹象,又给浮尘把了一下脉后问道:“李师弟这是怎么了?不应该啊?”

  “是被大……”慎偕话说到一半就不敢再说了,想了一会才说道:“师弟是被房梁上掉下的木头给砸到了肩膀!对,就这样!”

  然后辛夷就拉开了浮尘的衣服,看向肩膀的时候,确实是红了一大块,然后再把浮尘扶起来,看向后背的时候,就看到了四根手指印。

  转头看向慎偕的时候,有些生气的问道:“木头能砸出手指印?”

  慎偕有些尴尬,但也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便求饶道:“师妹呀,你就别多问了,你实在要问,等他醒来问他好不好?先救人,先救人!”

  辛夷这才妥协了,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瓶,倒了颗药塞进了浮尘嘴里。

  慢慢的放下后,衣服都没整理就出去了。

  慎偕跟出去后,辛夷才说道:“让他好好躺个三五天,别乱动了!”

  还不等慎偕说话拔腿就走了。

  留下慎偕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看了眼南嘉鱼的屋子,又看了眼云苍莽的屋子,吐槽道:“学院来这的人怎么一个比一个怪!”

  第二天,浮尘一大早醒来,就扶着墙出了门,这一幕就被院子里的三人给看到了。

  云苍莽继续喝着酒,南嘉鱼则是看了一眼就把头扭过去,但是慎偕连忙上前扶着浮尘的手说道:“师弟你怎么出来了,丹鼎峰的师妹让你多休息啊!”

  浮尘听到丹鼎峰和师妹两字,有些心虚的问道:“哪个师妹啊?”

  慎偕直接回道:“辛夷师妹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浮尘听到后面这句后,连忙站直了身子,摇手喊道:“没问题!没问题!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慎偕叹了一口气后说道:“算了,有问题也是你们的问题,师兄我扶你进去休息吧!”

  浮尘心里也是无语了,是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吗?

  回道房间,慎偕帮浮尘盖好被子后,浮尘再次说道:“谢谢师兄啊!我跟辛夷真的没问题!”

  慎偕笑着给了一个我懂的表情,然后就笑着出门了。

  随后院子中就传来了南嘉鱼的笑声。

。因为他们心中,都有那抹四娘道:是两条又奸又刁的

关斩这一刀,在一瞬间凝聚了自己所有的力量。

  “我淦!”

  看着一瞬间冲向自己的匹练刀光,邱连山根本避无可避。

  他只能用最大的力量去催动灵火珠,将身边的护罩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白色火焰花纹。

>

李俊笑眯眯地望着沈深,没有继续说下去,让沈深自己察看玉简的内容。

沈深蓦然一惊,赶紧又是躬身一礼。

“如此贵重之物,晚辈不敢接受。”

“无妨,对于你来说,这枚玉简价值不可限量,但对于我来说,无非只是戒指中的一枚玉......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纷纷晋级(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洬传

南方有皂

洬传

跃千愁

洬传

被风吹落的优雅

洬传

风雨琉璃

洬传

一梦或千年

洬传

黑田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