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关于十首烈阳蛇内丹,大家进来看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关于十首烈阳蛇内丹,大家进来看看 (第1/3页)
    

飞船盘旋了一会儿离开了,留下两个大坑和一地土石。

郑毅作为爆破专家,打眼一看就能估算出这两枚土炸弹的当量及成分。

他心中震撼,表面上却张狂大笑:“谢谢马丁队长过来松土,咱们修基地的硅酸盐水泥都给做好了!”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现场很多人都在惊惧:“这么大的威力,要是丢在咱们头上,肯定完蛋啊……”

郑毅安抚着众人:“不用慌,这火星上没人逼我更懂炸药,他这两枚土炸弹威力不行,装填咱们采矿用的改性铵油炸药,95%的成份是颗粒状硝酸铵。这东西爆速比较低,威力很差。”

赵盘翻白眼,小声嘀咕:“两个十几米深的大坑啊,威力还差?”

郑毅虽然没听见,但是看到赵盘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又在说丧气话。

他远远瞪了赵盘一眼:“咱们基地也不是纸糊的,这些穹顶可是花了一年多时间修的,就地取材用了不知道多少钢筋混凝土!完全可以挡得住一两波轰炸,基地下面还有那么深的矿洞,再多的炸弹也炸不死我们!”

赵盘被怼得不敢再说话了,辣酱站出来了:“不得行,他们今天扔,明天扔,总有一天会歪打正着嘛!太影响士气和生产,咱们得反抗噻,让他晓得锅儿说铁打滴!”

赵盘不敢和郑毅顶嘴,却习惯了怼辣酱:“人家可是有飞船啊,高科技!我们拿什么反抗?一人一把扳手、地质镐吗?还是做个大弹弓,拿石头把飞船打下来?”

郑毅本来也没什么思路,听到赵盘的话,心中忽然一动。

他从地上抓起一把带着余热的土壤,看它快速失温冻结,内心已经有了主意。

他爬上那辆毁坏的探矿车车顶::“诸位,不要慌,听我一言!”

等到大家总算安静下来,他才继续说到:“要说玩炸药,我比他们高明一百倍!我们基地也能造炸药和炮弹,咱们尽快生产,一定能把他们的飞船给打下来!”

这次,不光赵盘觉得不靠谱了,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说得轻巧,造出炮弹,你能发射到几百米、几千米的高空?基地那么大,人家从天上往下丢都砸不准。飞船在天上那么小,还会躲,你怎么打得着?”

郑毅仿佛会读心术一样:“没错,难度确实很大,但是请相信我,我至少有9成的把握把飞船打下来!”

“九成把握啊,吹牛也不能这么没边吧……”

大家虽然抱着怀疑的态度,可还是听从劝告回到了生产岗位。

他们已经被逼到这个境地,不拼命还能怎么办?

郑毅安排了生产任务,单独去找赵盘:“我需要你的帮助。”

赵盘很意外:“啥?你现在不应该找几个武器专家,研究怎么造大炮吗?”

郑毅没理会他的嘲讽,反而开口问:“你听说过‘核动力井盖’吗?”

看到赵盘迷茫的眼神,他忍不住摇头:“小伙子,你得加强学习啊!”

根据解密档案记载,两百年前的1957年,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就是研制出第一颗原子弹的机构),进行了一次地下核爆炸实验,因为计算失误,意外触发了“核动力井盖”这个“大杀器”。

郑毅带着一种戏谑的口吻说:“当时他们在做300吨当量的地下核爆炸,地下试验井深约150米,口径约1.2米。这个井,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一个巨型炮膛?”

赵盘茫然点点头:“然后呢?”

“当时核弹的上方覆盖了一米多厚的混凝土,所以科学家就没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只在井口焊了个直径1.2米,厚10厘米的铁质窨井盖子。结果核爆一瞬间就气化了混凝土,冲击波夹带着几吨高热高压物质,以超高速喷射出去,把钢铁井盖掀飞了。”

赵盘听了半天故事,结果就发出去一个井盖子,他不以为然了:“一个破井盖子,能有多大威力?”

郑毅摇头笑:“你可别小看这个井盖,它被崩飞的初速是56千米/秒。这个数值大约是地球逃逸速度的5倍!一枚10倍音速巡航导弹的速度才3.4千米/秒!”

赵盘听着瞠目结舌:“你是说,我们如果在火星上发射出这枚井盖,它能飞出火星,以极高的初速在太空漫游?没准儿若干年后还能飞到地球?”

郑毅皱眉挠头:“理论上讲,呃,理论上是这么个样子……”

赵盘一拍大腿:“我明白了,你是来找我挖井的?咱们也做个核动力井盖,把马丁的飞船打下来?”

“对!简单来说,是这样,不过还需要一些周密计算的数据作为支撑……”

“可是我们没核弹啊!”

“我们有硝酸铵!这东西作为炸药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它有个特性是极易引发大规模的殉爆。”

郑毅看看赵盘懵懵懂懂的样子,只好又解释了一下:“殉爆就是周围不管是几吨、几百吨还是几千吨硝酸铵,都会在万分之几秒内全部一起爆炸,完全能炸出‘核弹’的效果!”

他夸张地张开手比划:“Boom!”

赵盘两眼放光:“太牛了,只要打下飞船干掉了马丁,我们就能占领火星了啊!”

不过他马上又担心:“等等,万一你那井盖没打准怎么办?我不可能给你挖两三条上百米深的竖井吧?”

郑毅终于说出那个几乎必中的方案:“未来几天马丁还会来狂轰滥炸,他们没有轰炸机的投弹瞄准器,肯定还要扔歪几次。我们要装怂示弱,还要用谩骂嘲讽激怒他,这样他为了提高精度,肯定会越飞越低。结果是当他飞得够低,炸弹终于扔准的时候,爆炸也必然引燃我们的硝酸铵,触发报复性反击!”

“我懂了,你这是布置一个丧心病狂的陷阱,用基地和他的飞船互相伤害啊,马丁一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呐!”

郑毅拍着赵盘的肩膀:“哈哈,我们韩语里有个词,就是形容你的——孺子可教!”

赵盘翻白眼:“你滚,熟归熟,闹归闹,原则问题不能开玩笑,孺子可教这特么是个中国成语,中国的!”


     文/本报记者 张夕流和互联互通枢纽。廷·巴特尔肯吃苦、爱钻研,很快成为知青“标兵”“老了,腿脚不好,不能去转田了。(记者周圆、樊曦、“城市病”开药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