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银狼的气息出现了(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银狼的气息出现了(八) (第1/3页)
    

这使我不得不对“8062”工程进行重新认识。这个代号“8062”的绝密工程,伴随着某位权贵高层的个人野心而产生,同时也随着他的式微而迅速衰弱,以致下马。这件事情,看起来是权力斡旋之后的妥协,但实际上更像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作为阴谋家的冶重庆无疑是失败者。他的失败是注定的。作为阴谋的产物“8062”工程也是失败的,但是这个失败却令它同样成为了最大的胜利果实。

所以,只要这么看,就很容易理解,重启“8062”工程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

历史,永远都是胜利者书写的。

而禹陵,在这场角逐之中,并不是真正的胜利者,它只是胜利者利用的工具而已。

但是即便如此,姒玮琪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她不露声色的背后,是一个更大行动的开端。我知道,一场腥风血雨可能即将席卷而来。

这,不是终点。

翻开另一卷档案,里面记载的是有关成都都江堰“黑风洞”的资料。说来也奇怪,这里的档案,除了来自禹陵的第一手资料之外,还有一部分是别的人汇总的,记载这些档案的人应该是“8062”工程的参与者,但是这些人现在已经不可考证了。

灵岩山最奇之景还属“黑风洞”。相传此洞蜿蜒几十里,与“二王庙”(祭拜李冰父子的神庙)相通,洞石室宽数丈,主洞入被“镇蛟碑”封数千年。数千年此洞黑风涌漫,故得名“黑风洞”。

有关黑风洞的传说,民间流传的版本很多,一直以来,大家对此也是讳莫如深。清代的《四川总志》有佳句:“灌县灵岩山之极峰,有棋盘石,仙尝弈棋于此。石有棋,旁有年号,乃天佑二年。”李冰父子曾治于灌县,筑千年都江堰。相传,蛟洪生,李冰锁黑蛟于灵岩山之寒潭井,故有“寒潭伏龙”说。

只要任何与“龙”有关的资料“8062”工程都会如数家珍,不管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的民间故事,还是数据详实的科研成果,这里无一不包。

“琪姐,你看这个资料,很有意思,竟让是十八年前记载的,‘2002年夏,某雷电作风雨加,黑风洞镇蛟碑崩裂,灵岩山有山民见虹飞贯雷宇’,从这段话就可以看出,这里开展的研究是连续性的,而且时间跨度很长,一般来说,这应该不会只是一代人在工作了。”

姒玮琪点了点头,“就跟驻守这里的8341部队一样,这里工作的人应该也是世袭的。”

“如此大规模的人事集结,如何做到滴水不漏?”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梦姐分析道,“只是有句话,我不知道该当不当讲?”

姒玮琪看了梦姐一眼,“看来你也瞧出来了。”

“有一个很不能理解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到目前为止,这个“8062”工程看上去是停止运转的,即便是它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被关闭,它暴露给了我们又是为什么?”

我也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既然它是启动的,就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它又被关闭了,那应该只是近前的一段时间才对。

“这应该是故意暴露给我们的吧?”我猜测道,“就连外面的部队同意撤走也是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同意让我们把资料带走,不是决定放弃,事实上,他们完全可以拷贝一份,我们带走了也没有用。”

“林坤的话不无道理,现在知识还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回事。”

不管怎么说,事情总算告一段落。

我们又回到了禹陵。

连日来我一直在捉摸那些带回来的绝密档案。古往今来,各朝正史及各地史志所载有关“锁蛟”的事件共计三千五百六十七次,相关地点三千余个,地域遍及华夏,由于数千年的战、天灾祸、气候迁、城邦灭及民族迁徙等原因,古史中所载的地点如今多可考,但仍有百三十三个地点尚可考证。1950年至今,已考证并确定的有关“锁蛟”之地点及事件共五十档,据查皆与古代传说相印证,无论是现场位置,当地异志,以及现场勘测看,都客观反映事件的真实。

如今考察属实的“锁蛟”地点共五十个,其中由于消息封锁严而为民间所知的有:北京北新桥、河南禹州、云南大理、黑龙江依兰县、阿城、大庆、营口、吉林省辽源市龙首山、辽宁丹东、浙江杭州。

说起杭州,它是有名的“龙井”茶的发祥地之一。据当地县志记载,“龙井”即“锁蛟井”。九十年代后期电视台派记者实地拍摄有关“龙井茶”的纪录片,其间人们在无意中触及了“龙井”的秘密。离开浙江之时该剧组员保存的现场拍摄资料被相关部门没收,此事遭全面封锁。

而各地“锁蛟井”及相关故事,其中流传最广的地点就是辽源市“龙山公园”及北京北新桥。早在建国之初,辽源市政单位改造“东山公园”(建于伪洲时期康德八年,解放改名为“龙山公园”),工作员在维修千年井时,捞巨型铁链及无数铠甲和兵器。北京北新桥“锁龙井”事件曾经轰全京,几乎家喻户晓。

这一天,我正在屋内与许倩和妲蒂讨论“锁龙井”的事情,此时,姒玮琪同陈梓玥走了进来。

“你们都在啊。”姒玮琪打了一声招呼。

毕竟人家是禹陵主母,我们都听她静静的说着。

“有关‘8062’的事情我决定查下去。”姒玮琪向我们宣布了这个决定,“此前,我们虽然一直在查找有关丢失的资料的线索,但是苦于无从查起,但是‘8062’的事情却给了我一个新的方向。”

“什么方向?”我一下子来了兴趣。

“综合目前我们掌握的线索,我找到了三个寻找的方向,第一,是51年‘8062’计划的参与者,这是最大的突破口,如果现在‘8062’还在运作,那么藏在背后的这个人一定是知情人。第二,是失窃的资料,这一点跟踪查找很困难,但既然是来自于我们内部的人,不管他藏得多深,都得将他挖出来。第三,是‘8062’目前的运作者,他既然选择暴露给我们,那他接下来一定还会有下一步的行动,是敌是友还难说,只是推测他的意图,我觉得他或许是想要丢车保帅,或者是想与我们有所联系。”

姒玮琪的分析思路清晰,逻辑严密,我看不出什么破绽,“琪姐,那我们该如何从这三点下手呢?”

“我正是来说这件事的。”姒玮琪显然是有所准备,她比了比身后的陈梓玥,说道,“当时在禹陵召集各方英雄的时候,你们也在场,51年‘8062’这件事出的时候,搬山卸岭发丘摸金包括禹陵在内几乎都被卷了进来,只是当时发丘和摸金两门所涉不深,而卸岭虽参与较多,却未见事端,唯独搬山,当时却有一番周折在内,现在想来,很多事情或许颇为蹊跷。”

陈梓玥点了点头,“琪姐已经与我商量了,既然搬山与此事有关,我作为搬山弟子自然责无旁贷。”

“不是,这件事即便跟搬山有关,我们又何从查起呢?”我疑惑道。

姒玮琪笑道,“此事先得去与苏幕遮老前辈商议,其中隐情,你们自会知晓。现在,我要说第二件事情。”

说罢,姒玮琪交给我一个包裹,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白色的粉末,有一股奇异的香味,却不知道是何物。

姒玮琪说道:“这时蛟龙鳞片磨成的粉末,此物可以克制蛟毒。当时,治疗汪景晟的医生将此药告诉了汪景晟,试用后果然原本伤口外翻的皮肉开始向内愈合,手上的鳞片有了消退的迹象。”

“还有这等事情,那接下来怎么了?”

“这个方子虽然可以克制蛟毒,却不能根除,粉末用完了之后,汪景晟再次找到了医生,但是,当他再次去他家的时候,看见的只是一张遗像。”

“死了?”

我诧异道。

“此事在当时并没有什么诡异之处,我们也没有关注,只是现在想来确实有很大的问题,当时,他女儿说十天前家里来了贼,偷走祖传下来的一盒东西和一本古籍,他是与小偷搏斗不幸中刀而去世了,窃贼只偷走了盒子里的所有东西和一本古籍,可是警察一点线索都没有,至今都没破案。”

我思考着望着姒玮琪,说:“这个贼只偷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和古籍,那么一定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而且对他非常的重要,甚至高过别人的生命和钱财。”

说到这,我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问题,脱口而出的问道:“那本古籍是什么?莫不是也是什么绝密资料?”

姒玮琪点了点头,道:“确实是一件绝密的资料,此书乃是记载上古异兽的典籍,存世不过两卷,一卷由他祖上保管,一直传到他手里,另一卷就在禹陵。”

“如此说来,盗走书籍的人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不过,这是一个线索。”妲蒂说道,“证明琪姐的第二个思路是对的,我们可以假设一下,既然这个古籍是绝密,知情人一定很少,且局限于我们内部,那么盗走它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琪姐所说的,来自......”

“我明白了,是自己人,有内奸。”

“除了这一点,还有一点也可以对应上。”姒玮琪接下去说道,“汪景晟被感染蛟毒的事情一直被我们掩盖了,但是现在有关他的资料却出现在了地下室里,这说明,这个消息也是从我们内部传出去的。”

“这么一来,这个汪景晟倒是一个可以深挖的线索!”许倩闪过一丝灵光,“只要找到这个汪景晟应该可以挖出不少线索来!”

“他该不会早就死了吧?”我有点担心。

“汪景晟确实是一个重要人物,他串联了医生与幕后之人,实际上是个枢纽人物。”妲蒂分析道,“我倒是觉得,幕后之人很有可能是通过汪景晟与医生有所交集。”


     支持手工制作等残疾妇女就业创业退缴违法所得,可酌情从轻处罚。钢绞线穿过对角放置的两台病主要是靠亲戚们的资助。鈥滆繖鍧楀湴灏辨槸褰撳勾鐨勭孩鍐涘叕鐢帮紝年慕生忠将军到格尔木,亲手栽下的第一棵树。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