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那就一去不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那就一去不回! (第1/3页)
    

柳长歌原以为当对方问起顾前辈的下落之时,无论如何相逼缠磨,全给他来一个死不认账,拒不承认,即可诸事大吉,安稳送客。

然而终究是他孩童心性,处世不深,不懂人心狡诈的道理。

他肩扛“亡枪”,腰挎“辰剑”。

这俩兵器均是武林之中标志性的物件,一经问世,谁人不知兵器所属?

可怜柳长歌想得甚好,却办了坏事,是看低了王、李二人,自欺欺人了。

柳长歌扛着枪从草稞子里钻出来,仗身上有绝世神功,未把两人放在眼里,带着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且弹去身上的草屑且朗朗说道:“二位,我出来了,你们趁早报上万儿吧,别遮遮掩掩的,那有什么意思?”

姓李的男子一看小子肩上的长枪,不禁双眉微蹙,眼神大亮,探出头,仔细打量一番,接着扬了扬嘴角。

俄顷,他又看见了小子腰中的长剑,一张脸登时变色,心想:“这不是顾向前的成名兵器‘亡枪’与‘辰剑’么?如何会在这个小子的手上?难道他真是顾向前晚年收的徒弟?看年纪不过十八九岁,最多不过二十一二岁,顾向前失踪了那么多年,难道一直躲在这里教他武功了,此人究竟是多大开始练武的?”

姓王的看柳长歌扛着那么老长的枪,一时有些诧异,眼神匪夷。

他非常识货,当即看出那枪不是凡物。

枪身长达八九尺,几乎与人持平,通体银白,上面篆刻着图案,枪尖锐利,迎着阳光熠熠生辉,不禁好生奇怪。

姓王的说道:“朋友,你肩上的兵器真是好物,枪是你的么?”

柳长歌看这俩人把眼睛一直往自己身上的兵器上扫,这才反应过味来,心想:“不好,我好傻,怎么把顾前辈传承下来的兵器漏出来了。这俩人年纪非幼,走南闯北,定是见过的,这可怎么办好?”

其实,认识兵器的唯有姓李的一个人。

姓王的不认识,仅仅感觉这么好的枪与邋邋遢遢的小子格格不入,有点暴殄天物了。

因此姓王的料定这兵器是顾向前所有。

他早就听闻顾向前生平有三绝,助他叱咤武林,打遍天下无敌手。首推就是枪法,其二是剑法,其三是高深莫测的内功心法。

柳长歌站定,把枪拿在手中,往地上一立。可好,枪杆子正好与他一般高,他赖赖地说道:“朋友,你真会说笑,枪在我的身上,不是我的,难道是被别人的么?我问你们呢,叫什么名字,到这来做甚来了?如果二位不方便回答,那恕我不奉陪了,二位请便吧。”

姓王的干笑了几声,说道:“朋友别忙走呀!在这荒郊野岭的,遇到一个人活人多不容易,你先别走,又能走哪去呢?不就是要知道咱们爷们的名字吗?那有何难!你听好啦,我叫王山,江湖上的朋友都叫我一声‘牛脾气’。我身边这位,姓李,叫李开,他可不得了了。”

柳长歌“哦”了一声,心道:“有什么了不得,不就是个不要脸的贼么?”

姓王的看柳长歌神色轻蔑,又说:“小兄弟,你别不信。李兄乃是四海一剑顾向前的徒弟,剑法得到过顾向前的指点,人送外号‘和平剑’,这下你可知道了?”

柳长歌拱拱手,露出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用很老生的口气说:“原来是‘牛脾气’和‘和平剑’,久仰大名。”其实,他才多大,哪听过王山和李开的称号?

不算天山居的弟子和黄青浦,江湖上的人,他拢共就认识三个。

黑白二鬼以及邪医罢了。

柳长歌暗中思考:“原来这个姓李的是顾向前的徒弟,是真徒弟,还是假徒弟?他称为‘和平剑’,又用宝剑,本是自是首推剑法了,难道也练过‘逍遥剑法’么?若真是如此,他还是我的师兄呢!不过此人虽然生得优雅白净,可眼中浮佻,神色不善,似乎不是好人,若真是顾向前的徒弟,又怎么会说出那番话来?是了,这厮绝不是顾前辈的弟子,他是来这里找寻顾前辈尸体,盗取前辈武学的。这俩人,一定是合伙诓我来,我不能上当。”想到这里,柳长歌冷笑不语。

这李开是什么人呢?

当年长明道与焦海鹏带着尚在襁褓中的柳长歌突破了层层阻碍,一路南行寻找黄青浦的途中,不是遇见过一个破庙么?

当时在庙里遭遇了三个人,其中就有李开一个!

当时离开投靠了奸王童忠没有多久,深得奸王的器重,奉命追杀柳长歌,自称是顾向前的弟子,最初还让长明道忌惮几分,下手留情,可到后面被打回了原形,承认不过是跟四海一剑顾向前有过几面之缘,乃是当年顾向前被恶贼偷袭受了重伤在他家中养过伤,他假借名号而已。

“和平剑”李开盯着柳长歌,认定小子与顾向前必有关联,不是徒弟,还能是什么?心中犹疑不决,他想:“不知小子手段如何,若得了顾向前的真传,那还得了?!真打起来,我与王兄两个肯定不是对手,这边如何是好,莫不如,试他一试。”

想到此间,李开笑了笑,开门见山地说道:“小兄弟,咱们真人不说假话。我们二人来到山谷,乃是为了寻找我师父的下落,而你手中拿的,正是我师父的长枪和宝剑,剑叫‘辰剑’,枪是‘亡枪’,我很想问问朋友,我师父他老人家,现在何处?”

李开说完,笑眯眯地盯着柳长歌,面色却是十分凝重,带着一股子凶狠,看得柳长歌浑身发毛,暗叫:“不好,不好,恶贼果真认出顾前辈的兵器来了。”

柳长歌往后退了几步,神色有些难堪,他怕对方窥测出自己的紧张来,忙把心绪一沉,暗暗的长吁一口气,连连摆手,继续他死不认账策略,笑呵呵地说道:“不对,不对,你可说错了,你师父是谁,我是没见过的,姓顾的在何处,我怎么知道呢?这枪自然是我的,朋友你认错了。”

李开见柳长歌死皮赖脸,胡搅蛮缠,心头燃起怒火,把脸一沉,口气却异常的平静,迟迟不敢动手,他说:“朋友,自家师傅的兵器我岂能认错?朋友休要狡辩了。这两件兵器是与我师傅形影不离的,怎的落到你的手中?我看只有两个理由···”

牛脾气王山在一边接应道:“什么理由?”

李开严肃道:“王兄,你说,这兵器,是不是我师父的?”

王山登时明白了李开得容易,忙笑呵呵地道:“的是如此。顾前辈以枪剑为二绝,枪是‘亡枪’剑为‘辰剑’江湖上尽人皆知,闻名遐迩。人世间绝无第二把‘亡枪’第二柄‘辰剑’。至于如何落到这个小兄弟的手中,倒是一桩悬疑。我是很愚笨的,还请李兄代为解答。”

李开和王山一问一答,一唱一和,字里行间的意思,好像李开才是顾向前的徒弟,而柳长歌不过是盗取了顾向前兵器的窃贼。

柳长歌到底是经验尚浅,不是两个老江湖的对手,有些急了,心想:“两个人好可恶。你李开算是哪根葱,从哪里蹦出来的?只怕是你认识顾前辈,顾前辈不认识你吧?”

柳长歌心中不忿,说道:“就算我手中的兵器是顾前辈留下来的,又能怎样?请问你说的理由,又是那两个?别拐弯抹角,猜谜语,咱们畅所欲言便了。”

李开伸手一指柳长歌,哈哈大笑,对王山说道:“王兄,你看,这小子不经说,却是先急了眼了!”

王山笑道:“可能是被李兄掀去了遮羞布,恼羞成怒了,哈哈哈···,你瞧,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柳长歌果然中了两人的激将之法,气得心脏噗噗地跳,他义愤填膺地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少在这里嚼舌根 。”

李开面色一变,厉声道:“小子,这两件兵器如何落到你的手中,你心里比我们还要清楚!师父只收了我这么一个徒弟,我原想是他老年生活寂寞,又收了你作为弟子,剑与枪是他传给你的,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兵器定是你盗来的,现在也该物归原主了吧?”说罢,右手拔剑,只拔出了半截,乃是吓唬柳长歌用的。

他不知柳长歌斤两,是不是得到过顾向前的传授,是而不敢大肆抢夺。

李开料顾向前此刻势必死了,觉得柳长歌一个毛头小子,即便有扎手的本事,总归比江湖上老狐狸好对付。一想到顾向前埋骨在此,绝世绝学与神兵利器近在咫尺,唾手可及,他便急不可耐,难以控制,恨不得立即上手,杀了拦路小鬼,达成一生所愿。

柳长歌看对方拔剑,意思是要战,他暗叫:“来得正好,小爷我等多时了,正拿你们量量小爷三年修行的成果。”

一言不合,柳长歌先握枪,准备用《避世枪法》御敌,旋即摆出出招姿态,双手握枪,斜横前胸,乃是一招“听涛观海”,下一招无论敌人如何进攻或者防守,枪就是直奔敌人心窝刺去了,但绝不让对手看出来这枪要如何扎,从那扎,所以才是《避世枪法》的精髓所在。

可惜柳长歌平时只是一个人练,无人喂招,一经对敌,未免生疏,这一摆枪,倒像是同村的小孩子相耍游戏,腿上稀松,腰杆伛偻,握枪也似乎没有力气,毫无压迫感。

李开“呦呵”一声,灿笑道:“小子,你还要当着大爷的面逞凶不成?物归原主是自古不变之道!你要耍横,那可不中。大爷就陪你小子玩玩。”说罢,仓啷一声,长剑出鞘,映日出现一道光芒,提步向前,往柳长歌欺身而来。

柳长歌大怒,骂道:“两个狗贼,你们之前说的话可还记得?我是记得清清楚楚!你们休要颠倒是非,玷污顾前辈的英名,他根本没有你这种恬不知耻的弟子。贼子们想要夺枪,放马过来。”来字一了,松左手,枪交右手,将枪头一甩,右腋夹住枪身下端,提步上去,却是毫不畏惧,迎着李开,长枪出笼,运用《避世枪法》中的“飘”字诀,狠辣辣直挺对方心脏。


     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自6月17日进驻天和核心舱以来,按计划开展了各项杨玉斌 浙江省嵊泗县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花鸟乡党委书记。压实企业主体责任,营造设施、超标排放等问题。通过释放生态环境在招商引资、文化旅游等产业中对各类生产要素的市场主体预期向好,充分显示了扎实推动高质量发展所取得的成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