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遍插茱萸少一人!》。

你甚至可以打她,但绝不要跟她浅的啜了一口酒,叹息着:好酒

路乞儿又把自己关起来了,这次是为了修炼,之前不停的炼丹,让他的境界隐隐有了松动,他感觉自己又要突破了。

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少年就从踏入修行之路势如破竹的修炼到了金丹境后期大圆满境界。

这样的修行速度,整个龙元大陆还有谁能与之相比。

这一日,正当他盘坐在房内,沉浸修行之中,却忽然听到小院外面有动静。

路乞儿深知,逐龙会上下在他闭关的时候是不会前来打扰的。

疑惑间,还未等他有所动作,便听到院外传来了玛沙愤怒的吼声。

“你丫给我滚出来!”

玛沙站在炼丹小院外,双手叉腰,俨然一个骂街的泼妇,唾沫横飞。

逐龙会会众都听到了玛沙的声音,却都置若罔闻,谁敢插手会长和玛沙之间的事?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张望正在和李显在房中聊天,忽然听到声音,便愣了一下,随即笑问道:“李兄,你说玛沙老大和会长之间是什么关系?”

“嘘...”李显顿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声音神秘的说道:“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见,什么都没有看见。”

张望似乎不以为然,而是继续笑道:“纯粹只是好奇,因为在我的感知之中,我总觉得玛沙老大的实力比会长要强,怎么就屈身做了老二。”

“此话以后不要再提。”李显望着张望沉声说道。

张望摸了摸鼻子,笑而不语。

李显犹豫了一下,才悄声说道:“反正玛沙经常被会长打,还敢怒不敢言。我们都猜测,可能是他曾经抢了会长的女人,所以对他心有愧疚,不敢还手。”

“哇塞,这么劲爆的消息你怎么不早说?”张望双眉一挑,忍不住惊呼道。

“嘘...”李显急忙捂住了张望的嘴巴,瞪着眼骂道:“你找死啊,这么大声!”

张望打掉了李显的手,随即低声问道:“你们为什么会这么猜啊?”

“你傻呀,玛沙老大长得这么好看,一看就有小白脸的天赋和潜质啊。”李显煞有介事的说道。

张望闻言不禁愕然,然后一脸鄙夷的说道:“敢情你们是胡乱猜的呀!”

“不然还能是什么?”李显见张望质疑,就有些不开心。

“我觉得吧,会长就是嫉妒。”张望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嫉妒什么?”李显疑惑道。

张望神秘一笑,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他嫉妒玛沙老大比他好看。”

李显闻言想了一下,顿时眼前一亮:“对啊,我们怎么没想到,张望,你真聪明!”

路乞儿走出小院便看见玛沙站在那里怒视着自己,一副恨不得把他吃了的样子。

“你有毛病啊,跑到这里大喊大叫。”路乞儿白了他一眼道。

玛沙指着路乞儿,一脸痛心疾首的骂道:“说!是不是你让那头傻鸟去欺负我家小雪骓的?”

“你在说什么啊,我没听明白。”路乞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装,你继续装!”玛沙见路乞儿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更加来气。

路乞儿握着一只拳头在身前扬了扬,冷声威胁道:“把话说清楚,否则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揍成残障人士?”

“你跟我来!”见路乞儿还是不承认,玛沙寒着脸说了一声,然后转头便走。

路乞儿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也迈步跟了上去。

很快,玛沙便领着路乞儿来到自己的小院之中。

“你看,你那只傻鸟把我的小雪骓打成什么样了?它还是个孩子啊!”玛沙指着院中那头伤痕累累的琉璃角马,一脸悲凄的控诉着。

“呃——”路乞儿看见琉璃角马委屈巴巴的躺在地上,晶莹剔透的身体上到处都是伤痕。

路乞儿知道小白性子淘气顽劣,但也没理由欺负玛沙的小雪骓啊,而且现在小白也不知去了哪里。

想了一下,他才开口问道:“你口口声声说我家小白欺负它,证据呢?”

“还要什么证据?”玛沙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冲路乞儿吼道:“除了那只傻鸟,谁会吃饱了没事干欺负一只这么可爱未成年妖兽!”

路乞儿完全无视他的怒气,转身环视了一圈,忽然感应到了小白的气息。

它或许也知道自己闯祸了,直接窝在路乞儿小院那棵海棠树下,用双翅盖住了脑袋。

刚才路乞儿只顾着出门看玛沙,竟然没注意到小白的身影。

“你给我过来!”路乞儿生气的给它传音道。

小白仿佛没有听见路乞儿的召唤般,趴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来你从今日起就吃不到灵石了。”路乞儿威胁道。

小白一听就慌了,急忙起身,清鸣了一声,便张开翅膀朝这边飞了过来。

不多时,小白就落到了小院之中。

小雪骓见到小白,眼神之中满是惧色,挣扎着就要爬起来。

“小雪骓,你别动。”玛沙心疼的跑过去安抚他。

“你放心,我会给你讨回公道的。”玛沙转过身,盯着躲在路乞儿身后的小白寒声说道。

路乞儿指着琉璃角马对小白问道:“你干的?”

“唳!”小白垂下脑袋低低叫了一声。

“为什么要揍它?”路乞儿又问。

小白抬起头,嘴上出现一块灵石,看了看地上的琉璃角马,又看了看路乞儿。

“你是说,它偷你的灵石?”路乞儿似乎是听懂了。

小白急忙点点头,一脸委屈的望着路乞儿。

路乞儿冷哼一声,转头

季遼曾在廣鴻界逃到了尸魂界,見過廣鴻界的塵元鼎和尸魂界的星魂鼎,所以一眼就認了出來。

季遼清楚先天九鼎的重要性,那是可以讓一個世界傾覆,讓塵埃星三大勢力打破了頭爭搶的東西。

駭然過后,季遼轉而變成了狂喜。

一時間他腦子里電光火石,各種念頭均都涌了上來。

先天九鼎能鎮壓塵埃九界,聚攏天地元氣,足以使一個世界變得昌盛,是個極為強大的鎮壓之物,季遼沒想到有遭一日這個東西竟會出現在他的眼前。

季遼曾想他的一眾妻兒飛......

。王荆公用事,公上疏言时政之失曰能。”“可是他并没有用那一剑杀了

在這老者說這一番話之后,只見那先前的兩個是你卻是同時點了點頭,然后徑直的就向著秦輝所在的地方走了過去,與此同時他們更是直接為秦輝開始探路。

畢竟現在小姐的性命最為重要經過那是女的帶路之后,秦輝靜靜的寫著自己身旁的臉上閃過一絲猶豫。

她很想告訴這個羅伯特,那個叫做林肖的男人,只是她臨時找來的保鏢,和她之間沒有任何的關系。

那樣的話,她很有可能會獲得活下去的希望。

可猶豫片刻,藍詩韻......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遍插茱萸少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异界不归人

刘芝妏

异界不归人

张围

异界不归人

千里巡山

异界不归人

微姑娘

异界不归人

温侯小白

异界不归人

轻烟飘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