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二十年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二十年后 (第1/3页)
    

次日一早,当丁玲从昏睡中醒来后,略一回忆便明白了一切。泪水如珠帘般滑落,很快便浸湿了她面颊下的枕头。感受到身边无人,她轻轻抬起尚有些胀痛的脑袋,望向床边椅子上放着的一整套崭新女装,从内裤、胸罩、丝袜一直到上衣和裤裙,几乎是一应俱全。

昨天的衣裳肯定是不能穿了,丁玲也没有别的选择,于是将内衣内裤拿进了被窝。当她将所有衣裳都穿戴完毕后,发现就像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完全没有丝毫的偏颇,心中也难免泛起小小的涟漪。

当丁玲走出卧室来到卫生间洗漱时,陈玉龙刚好从外面推着餐车步入客厅:“你醒了,衣服还合身吧?”

在卫生间里没有发现自己的脏衣裳,丁玲知道是被人私下里拿去清洗了,于是只得简单地洗漱了一把,便来到客厅里拿起自己的挎包往大门行去,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陈玉龙一眼。

“玲玲,吃了早饭再走吧!”陈玉龙一个箭步冲上来,扣住了丁玲的香肩。

丁玲没有说话,反身就是一记大耳刮子。熟料,陈玉龙好似早有准备,左手轻松扣住他的右腕,右手同时揽住其柳腰往怀里猛然一带,跟着便将黏糊糊的大嘴印在了她的朱唇上。

“你好无耻。”丁玲只是呆了一秒,便愤然推开陈玉龙,跟着摔门疾步而去。

陈玉龙舔了舔被丁玲咬破的嘴唇,一脸满足地笑道:“玲玲,从今往后你就是我陈玉龙的了。”

有些怅然若失的丁玲,乘坐地铁赶在九点前来到了公司,可做起事情来就仿佛丢了魂般,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熟悉她的同事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自是少不了暗中议论一番。

夏丽丽趁机放下手中工作,悄悄来到丁玲跟前劝诫说:“哎哟!这有什么好愁的了,要男人还不满大街都是,何况郑遇根本不是人嘞!你还想跟他过下去呀?”

丁玲抬眼看着夏丽丽,没好气地问:“你工作做完了?”

“事情哪里做得完了,我只是担心你当局者迷,别好心当成驴肝肺。”夏丽丽双手抱胸,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谁知丁玲却只是摇了摇头,便不再搭理她了。

夏丽丽心下觉得无趣,只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可作为公司里少数几个认识郑遇的人,她又哪里能够真坐得住,于是便私下里跟周围同事嘀咕说:“嗨!你们知道昨天在张江和两个紫色怪人打斗的黑色怪人是谁吗?”不少同事出于好奇,纷纷围了过来:“是谁啊?”

“喏!就是那位不说话的主——她男朋友。”夏丽丽朝不远处的丁玲嘟了嘟嘴,一脸神秘兮兮地说道。谁知她这句话顿时引爆了人群,同事们纷纷质疑说:“真的假的?”

“这还能有假,我和他俩吃过好几次饭,她男朋友脸上有几颗痣我都记得,还会看错啊!”夏丽丽言之灼灼道:“再说了,你们没看见我们丁大美女今天的状态吗?不受点刺激谁会这样呀!”几个同事在她绘声绘色地描述下,无不拍着胸脯大呼不可思议,于是连看向丁玲的目光,都变得玩味了许多。

丁玲的领导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跟郑遇也打过几次交道,如今看到自己这位下属的状态,心中自是感慨不已,随即找了个由头让其来到办公室:“丁玲啊!我也没想到小郑会变成那样,实在是委屈你了。要不这样吧!你把手上的项目跟夏丽丽交接一下,我给你批一周的假,你出去散散心好了。”

“谢谢何总。”丁玲心生感激,于是朝领导鞠了个躬,便去人事部办理了休假的手续。当她回到座位上后,迅速将手中的案子整理了一番,便匆匆交到夏丽丽手上,并在对方一脸的郁闷中走出了办公室。

当她回到弄堂小屋时,已是正午时分。对门的向阿姨见其孤身一人,连忙打开窗户说:“哎哟!小姑娘侬还敢回来啊!快点跑喏!小郑已经不是人嘞!侬晓得哇!阿拉要不是没地方去,啊老早子逃特嘞!”

“就是讲,这家人家不晓得哪能回事体,老太嘞嘿的荏光,还太太平平,咯老太一跑特,做娘的没两年就死特嘞!做爷咯又不肯回来,小郑现在人不人句不句咯!还不晓得会弄出啥事情来。真呃,做依拉厢邻是倒了霉了。”隔壁的张叔也推门而出,埋怨个没完。

斜对门的钱大姐听到动静,急忙推开厨房窗户说:“我说丁小妹啊!你自身条件那么好,找谁不是过日子啊?赶明儿姐就给你介绍个东北的喏!那大高个儿,还有六块腹肌,卖相可比小郑强多嘞!听姐的,趁现在赶紧走路,省得今后麻烦。”

面对这些和郑家生活了几十年的邻居,丁玲能说些什么呢!只得默默地点头道了声谢,便打开房门钻进了小屋。合上房门后,她身心疲惫地靠着门框长吁了口气,心中不禁喟叹:“这世界可真是够现实的,人人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看似一番好意,可真正要去做那个坏人的却是自己。”

她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于是简单地煮了碗面,可却怎么也咽不下去。不经意间抬眼望向四周,映入眼帘的尽是些熟悉的事物,仿佛每一件东西,都在述说着自己和他的故事。恍惚中,好似那个男人又回到了家里,正和自己东拉西扯地闲聊着家常。

在这间普通而平凡的小屋里,丁玲和男友水乳 交融地共同度过了四年光阴,有着太多的点点滴滴可以去回忆。可如今,这一切竟成了挥之不去的阴霾,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不敢去看墙上的照片,更不敢去翻柜子里堆积的物件,甚至是想一想都会有种心碎的感觉。

“啊!为什么会这样……”丁玲绝望地撕扯着自己的秀发,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竟是久久地难以释怀。这个曾经给她温暖,令其憧憬的小屋,如今就像是恶魔的囚笼,让她寻不到一丝的光明和自由。

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如今的丁玲来说,仿佛都是一种痛苦和煎熬。她忽然间明白过来,这里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因为自己已不再是从前哪个可以趾高气昂的女主人了。

在一声撕心裂肺地哭喊过后,丁玲噙着泪奔出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小屋,跟着又奔出了这条不知道来回过多少趟的弄堂。当她来到大街上时,茫茫四顾,却找不到一处可以栖身的地方。于是只得沿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失魂落魄地走啊走,走啊走,直到华灯初上,这才想起得给自己重新寻一个住处了。

她翻开手机微信,看着那七八个带有红标未读信息的名字,马柱国17、陈玉龙33、高丽丽10、闵敏8……,她的手指不断在马柱国和陈玉龙的头像间来回切换,可最终还是选择按下了陈玉龙的头像,并去了条微信:给我找套房子,马上过来搬家。

陈玉龙对于丁玲的事,那是百分之百的上心,尤其是知道对方要搬离弄堂时,就更加起劲了。他没有特地去为丁玲找房子,因为自己手上就有一套闲置的公寓。于是很快,一辆货车便出现在了弄堂口。

丁玲没有拿任何的大物件,而只是收起了自己的鞋帽衣包,还有化妆品等女用,最后又取下了墙上那幅自己的半身肖像画。别的东西她都可以不要,唯独这幅油画她放不下。因为这是郑遇送给她的定情之物,也是她最喜爱的画像。

最后看了眼身后的小屋,丁玲略显落寞地合上了房门。她随着陈玉龙及搬运工走出弄堂后,忽然说道:“我去找他爸还钥匙,你先帮我跑一趟公寓吧!”

陈玉龙是何等聪明之人,先前搬家时就一直保持着缄默,只管埋头收拾物件,现在一听这话,自然明白这是丁玲对郑遇最后的交代,于是颔首说:“你去吧!我会帮你收拾好屋子的。”

对门王叔散步回来,一眼看到丁玲在搬家准备走人,急忙过来说:“小姑娘,上趟子下水道堵牢了,阿拉寻人来疏通,讲好咯每家人家五十块钱,哪还没给阿拉哦!今早碰着,正好结清楚喏!”

“这位大叔,钱我来帮她付。这是一百块,不用找了。”陈玉龙见状立马拦住王叔,并掏出一百块钱递了过去。

王叔拿到钞票,不由夸赞起来:“小姑娘本事大咯,各个男朋友不错,比小郑强多嘞!下趟子哪结婚,不要忘记特请阿叔吃喜酒哦!”

丁玲无奈地笑了笑,目送王叔走进弄堂,这才招手拦了辆的士,直接来到郑遇父亲所住小区。门卫齐师傅见其进来,满脸惊奇道:“咦!小姑娘,你还没跑啊?我跟你说哦!那郑老头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出过门,你赶紧去看看喏!”

“那你们物业和居委就没派人去探望过么?”丁玲蹙了蹙蛾眉,不无担忧地问了句。

谁知齐师傅连忙摆手说:“他儿子那么吓人,谁敢去看喏!要万一出个什么意外,被他那怪物儿子误会了,可是要倒霉嘞!我劝你也赶紧跑路喏!长得那么漂亮,还怕嫁不了本地人啊!”

丁玲无言以对,心想自己不就是来做了结,准备跑路的吗?一股莫名的羞耻感涌来,令她双颊通红,险些就想转身离去。经过好一番挣扎,她这才来到郑遇父亲所住的单元,一步一步艰难地爬上了二楼。

“玲玲来了。”丁玲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心情敲开的房门,可一看到眼前那须发皆白,满脸沧桑的老人时,眼泪还是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我能叫您一声爸爸吗?”

“好孩子不哭。”原本正在独自喝着黄酒的老人,慈爱地望着眼前梨花带雨的准儿媳,柔声说:“在我老头子的心中,你早就是女儿了。”

“爸——”丁玲哭喊着跪倒在老人身前:“玲玲对不起您,对不起郑遇,对不起……”面对这位历经风雨沧桑的老人,她将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无奈,所有的辛酸,全面宣泄了出来。

老人轻轻抚拍着丁玲的肩膀,宽慰说:“好孩子,你没有错,我家小遇也没有错。都是这天地无情,造化弄人哪!”他那高高翘起的白眉微微颤动着,浑浊的老眼里闪现出了晶莹的泪花。

丁玲拼命地摇着头:“可是我已经不能……”

“爸知道,爸明白。你有你的生活,小遇也有他要走的路。分开也好,分开也好啊!”老人以他七十多年的人生阅历,岂能不明白丁玲此来的目的,于是连忙替为难的孩子开了口。

“爸,还请您老人家多多保重。”丁玲知道自己无论再说什么,都已经失去了意义,于是干脆向老人磕了个头,跟着拿出小屋的钥匙和郑遇交给她的工资卡,轻轻放在桌上,便即挥泪告别而去。

生活就是如此,当你渴望安宁时,它却总在不经意间,让人们陷入困顿。有时候明明可以做得更好,可最终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从而变得物是人非事事休。

就在丁玲转身奔下楼去的那一刻,身后隐隐传来老人铿锵有力的声音:“我的儿子是好样的,就算变成了魔鬼,他也依旧在为无辜的司机抱不平,尽责的警察挡棍棒。”

这不仅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肯定,更是对世俗偏见的抗争:“即便整个世界都嫌弃我的儿子又如何,他依旧还有我这个父亲。”但于此刻的丁玲听来,却如锥子在扎心。她整个人就如同灌了铅般,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老旧的小区,然后按照陈玉龙提供的地址,打车来到了一座公寓楼下。


     湖北、河北、陕西、山东、山西等河南周边省电信公司快速调集应急通信灾中默默奉献的英雄们的崇高敬意,进一步弘扬了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这是转折中开创新局、奋斗之事。要及时动态调整图书馆、体育馆、实验室、教室等场所的开放时括1套机械臂中央控制器、7套关节控制器和2套末端控制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