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井底之蛙(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井底之蛙(四) (第1/3页)
    

入夜,张远换了一套衣服外加一张脸,就变成了风度翩翩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明玉公子。

先从韩府出去,然后再飞身进入韩府当中,而今晚是中秋之夜,整个韩府甚是喧嚣,大部分的人都在后院参加韩府自己举办的晚会中。所以张远选择今晚也是有原因的,说起来平日里张远已经将整个韩府里里外外都查过了。没去的地方有几个,一个是韩府后院,一个是韩修住的院子,还有一个是韩家家主的书房。这几个地方要么张远不能进去,要么没有合适的理由进去查看,今晚就是要趁机彻底查一遍。

首先是进入韩家家主的书房,要说这商人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有一种想要考状元的情怀,在物质需求达到满足之后,都开始追求精神需求。简单来说就是不缺钱,但缺一张名校文凭,我这辈子无法达成的愿望要交由我的儿子来达成。大梁国与天朝古代不一样,天朝古代是可以花钱捐一个童生来踏足士林的,而大梁国国库里不缺钱朝廷里不缺官,所以不可能花钱捐童生,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考。

所以韩家家主的书房里摆满了书籍,与其说是书房倒不如说是阅览室,一排排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张远到不可能一本一本的翻找,而是直接释放出意识,果然在扫过整个房间后,张远发现了这个书房地下另有乾坤。入口处需要机关,不过就在张远找到机关的时候,突然间他停住了没有去触碰。好熟悉的能量波动,虽然自己现在没有神力,也不能动用元素的力量,但自己毕竟是灵魂穿越。即便魔龙之心与收集者交易了,但对魔力的波动还是非常熟悉的,不能使用魔力,但不妨碍张远可以感知魔力。

有魔力波动,这股魔力要么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的,要么是这位穿越者自己带来的。但是很显然,张远试探过,韩修的身上不存在任何魔力。所以要么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有魔力,要么是韩修与自己曾经一样有一个可以携带东西的空间背包。假如是后者的话那就糟了,这样一来,韩修有多少底牌自己根本就不清楚。不过既然书房确定有问题了,那么先记下,接下来去韩修的院子验证一下。

果然,张远来到韩修的院子门口,这里可谓遍布陷阱,不过大多是警示陷阱。而似乎对方材料有限的关系,只有关键位置有陷阱,张远凭借着轻功轻松飞入小院。双脚稳稳的踩在地上,张远的感知张开开始扫描整个小院。很快,又一处不妥之处出现了,虽然这里也有魔力波动但张远却清楚这个魔力是用来打开机关用的,并不是用来防止触碰用的陷阱。

调动体内的旋气,顺着魔力的运动路线开始,只用不到十息就解开了魔法阵。论对魔力的熟悉程度,张远甩韩修十几条大街,从可以调动元素之力开始,张远就已经研究魔力了,这都多长时间了,从1级到36级,经历了那么多的世界。

随着魔法阵被张远打开,眼前的地板缓缓下陷,一个往下的楼梯出现在张远的眼前。张远也是艺高人胆大,直接单枪匹马就进入其中。从通道往下走,大约走了五分钟左右,终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客厅大小的空间。在这里矗立着四个雕像,三个男性雕像和一个女性雕像。为首那个身披斗篷抱着一把宽刃长剑,左边那个穿袍子身后背着袋子,怀中一对双刀,右边那个持短刀,腰间别着长针,而那个女子持窄刃长剑穿长袍。

这四个雕像的形象倒是似曾相识,不过张远没有放在心上,他开始查看这间屋子与其他屋子有何不同之处。果然这间屋子也有暗门,张打开第一个暗门,其中闪闪发光的赫然是各种金银珠宝,没想到这里居然摆了如此之多的财富。不过很显然这里只不过是一个诱饵,只要碰一碰这里哪怕是一颗珠宝,就要丧生于陷阱之下,这里布满了魔力杀阵。

第二间屋子打开,这里居然是森然监狱,十多个监牢关着形形色色的人,张远发现他们都处于昏迷当中。随手操控旋气打开一处监牢门,仔细一看关押着的居然是韩家家主,搭手在其额头,并不是昏迷而是似乎被人操纵了梦境。再看一旁有两个碗,一个碗中有水,一个碗里有几颗丹药。张远拿出一颗丹药放入怀中,至于水则是倒入一个小瓶子里,等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其中成分。不过这个时候仔细一看,这屋子里关押的全部都是熟人啊!整个韩府说得上话的全都关这里了,除了韩二爷和除自己之外的几个西席先生。

第三见屋子打开的方法居然有三重魔法阵控制,一层陷阱阵法,一层警示阵法,一层攻击阵法。只不过啊!这阵法叠加的再多也无用,等级太低自己挥挥手就能解决。这就让张远想起来多年前看过的一个笑话,说刘关张三人汉末招兵买马准备起事,于是就买来很多的马,结果第一天晚上跑了一部分,于是刘备就把这围栏给加高了,结果第二天晚上又跑了一部分,刘备又把围栏给加高了,到了第三天晚上。一匹马就问另一匹马“兄弟,咱今晚跑么?”那匹马就说“这而伙食还不错,但不自由,不过这围栏这么高怎么跑?”这马兄弟就说“围栏高不是事,它门就没关过。”

所以,你本事不大加再多的筹码都是白给的,随手就给你破了阵法,然后最后一个屋子也给打开了。

门缓缓打开,啥时间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这味道其实并不是气味而是一种气息。就好比杀人凶手身上有杀气一样,这屋子里也有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等门彻底打开后,张远终于看到了自己调查了一个月的答案,顿时太阳穴青筋暴起,浑身上下真气几近暴走。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心里想的和亲眼看到了那是两码事,满屋子的玻璃器皿,每一个之中都用药水浸泡着一个婴儿的胚胎。

眼前还有一个工作台,在左侧放着一本黑色的书,上面的文字非常巧合的张远还就认识。罗马尼亚语,上面还有吸血鬼十三氏族之中魔党氏族勒森魃族的标记,这是一个优雅与残忍并存是吸血鬼氏族。看来这个穿越者去过吸血鬼的世界,而是那种非常高端的世界,以吸血鬼的魔法来恢复自己的相貌或者说是重新做一张脸。用的却是婴儿胚胎的心脏和皮肤,说是丧心病狂都算是夸奖他了。

“呵……”张远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挥手打翻了烛台,将整个屋子点燃,大火熊熊燃烧,这一刻张远感觉心头无比的痛快。而几乎就在这一瞬间,突然背后一阵剑吟,下意识的闪避开来,一柄宽刃长剑划过张远的脸颊留下一道白印。张远扭转身躯,右手运转旋气,毫不犹豫的朝着身后的那个身影拍过去,只听得一声轰鸣,偷袭者被狠狠的打飞出去,强大的旋气搅入体内将其五脏六腑全部搅碎。

“唔……呃……”烟尘散尽,在大厅的另一端,一个被打的身体扭曲的尸体从墙上栽了下来。张远这个时候才发现,刚刚还巍然不动的四个雕像此刻居然动了起来,而那个手持宽刃剑的男子正是被自己一掌打飞的那个。此时他的手上早已没有了那把剑,而张远的手中有一把宽刃剑,剑的把手处有一转轮,运转真气时转轮嗡嗡作响。看着这把剑,张远想起来这群人的身份,一部武侠小说中的著名反派,人称——黑石。

看着手中的转轮剑,毫无疑问被自己打死的那个就是转轮王,剩下来的那个三个就是转轮王的手下,持火焰双刀的彩戏师连绳,持双针的神针雷彬,还有那个持辟水剑的细……等等,这个女子不是女主角细雨,张远要是没记错,她是细雨的替手绽青剑叶绽青。转轮王一死,这三人本该知道厉害才对,没想到他们非但不躲,反而毫不退让的朝着自己攻了过来。

看着这三人的眼球居然没有瞳孔而是纯黑的,显然他们跟监牢里的人一样被操控了,于是张远没有留手。旋气附着于转轮剑上,伴随着转轮的轰鸣声,彩戏师连绳第一个被一剑枭首。这个时候雷彬不停的朝着张远丢来细针,不过却连张远的真气防御都无法突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远快速逼近然后被一剑秒杀。至于最后一个绽青死的最利落,由于她的实力最弱所以张远连真气都没用,单纯的靠力量将之解决掉。

也就在最后一个被杀掉的同时,突然正在席间主持晚会的韩修浑身一哆嗦,随后脸色大变。他感知到了自己的地下室有外敌入侵,还杀了他摆在其中负责看守的四个守卫,当即就要起身离开。而不远处的西席之中一直盯着他的宋牧,见到此番情景,立刻遁入假山之中然后释放信号。

响箭冲天而起划破夜空的宁静,张远在地下室感知到了魔力的不稳定,连忙从地下室中窜了出来。与其同时他看到了信号,而韩修也在同一时间抬头看到了信号,就在他感到事情超出控制的时候,韩家外面早已埋伏好的捕快已经将整个韩家团团包围起来。

“冲进去!”方明拔剑发号施令,捕快们如饿狼般击破韩家大门,然后蜂拥而至。

几乎就在捕快冲进韩家的同一时间,张远与韩修在韩家花园中不期而遇,韩修看到了张远他下意识的握紧双拳,然而还不待他开口质问,左右捕快明火执仗已经将这个花园包围起来,方明疾步走来,拜倒在张远身边汇报情况。

“韩修,也许你会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答案。”张远看向韩修,眼中充斥着杀机。

“阁下过分了,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不应该来惹我,你可知道我身后有怎样的势力在支持。”此时的韩修心中叫苦,但是毕竟穿越过各种位面内心坚韧,遇到这种情况,要么自己能够全身而退,要么就是拉大旗扯虎皮度过危局。

“哦,我倒要知道你的身后都站着谁。”张远有点意外,莫非这个穿越者是群体穿越不止他一个?

“我的身后是黑石,一个盘踞于江湖之中的神秘杀手组织,而我只是其中的一员,动了我,你当心有头睡觉无头起床。”韩修的表演无可挑剔足够拿个小金人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对手是张远,也许他真的可以靠着这份演技成长起来,最终撼动天下。

“你要不说你是黑石的成员,我还真当你来自日月神教,不巧,我叫明玉,明玉对黑石倒是一对天生的死对头。死到临头的还跟我扯淡,把他的四肢打断押入大牢!屠杀无辜少女和胎儿,你还想跑?我不管你如何来这里我也不管你身后站着谁,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的报应到了!”张远这一刻真的是气极了,这种毫无底线的人居然让他有狗屎运穿越,好人都死光了么?这穿越的名额到底是怎么选出来的?

不待韩修辩解,一旁的捕快不由分说用刀鞘生生砸断了韩修的四肢,然后用铁链将其直接捆绑起来。

“啊啊啊……你……究竟是谁?!究竟……”韩修痛的几近晕厥,但他强行支撑,双目血红好似疯狗般狂叫。

“我不管你靠的是异能也好,神器也罢,违法不会因为你的穿越者而获得优待,我会好好炮制你,那些死在你手中的婴儿就是你的榜样。”这一刻的张远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着,在韩修眼中,这才是真正的恶魔。


     1月25日和5月7日,习近平两次同巴赫通电话表示,相信在有关各方大力支持下,中方一定能够如期完成各项如此大范围的科研分享,让在场的科研人员都兴奋不已。在改革的推动下,我国医疗卫生好像是泼了一盆冷水”来形容。学院的课程分专业课生巨大的精神力量。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