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陛下对我笑了(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陛下对我笑了(四) (第1/3页)
    

“祝冬瓜,你什么意思?我是那种乱来的人吗?”江邢有些不开心。

祝开东瞪了他一眼,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江邢顿时语塞,大袖一挥,便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

“都这把年纪了,还是一副臭脾气。”祝开东笑骂道。

江邢不再理会他,在椅子上正襟危坐,说实话,听说江媚儿带着凌一峰那小子上门来了,他就莫名有些紧张。

正在这时,江媚儿带着三个人从前堂走了进来。

江邢瞥了凌一峰一眼,然后就把目光放在后面的老者和罩着斗篷的人。

“祝叔叔。”

江媚儿笑着跟祝开东打了个招呼,随后转头望向江邢,扭捏的叫了一声:“父亲。”

“哼!”江邢忍不住骂道:“野丫头,你还知道回来!”

祝开东白了他一眼,随后笑着问道:“媚儿丫头,这几位是?”

“凌家堡凌一峰,见过祝老爷子,江伯父。”不等江媚儿介绍,凌一峰便落落大方的自报家门。

凌一峰知道与未来老丈人见面是迟早的事,所以心里并不慌张。

江邢直接无视了他,而祝开东则是赞许的看着凌一峰,心中喜道,此子不卑不亢,媚儿的眼光不错。

“祝叔叔,这两位是陆三前辈和他的朋友,来自西域。”江媚儿故意卖了个关子。

“老朽见过两位掌柜。”路乞儿淡淡的行了一礼,炼丹师地位尊贵,骨子里都是傲气,所以不能太客气。

江邢终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道:“道友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请上座。”

然后对仆人吩咐道:“奉茶!”

“前辈,请坐。”江媚儿立即将众人迎了进去。

待众人入座,玛沙才将头上的帷帽放下,露出了真容。

江邢和祝开东见状皆眼前一亮,好俊的少年,五官颇有些异域的感觉。

之前祝开东就查探了一下两人的修为,却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他们的境界。

“不知先生可是炼丹师?”祝开东望着路乞儿笑问道。

路乞儿淡淡回道:“正是。”

“听闻前些日子有位西域丹城的前辈救治了凌家堡堡主凌洪山,不知可是先生?”江邢看了一眼凌一峰,随即问道。

路乞儿依旧淡淡笑道:“凌堡主与我是旧识,曾经对我有恩,我允诺若是将来凌家堡有难,在下必定倾力相助。”

凌一峰感激的看着路乞儿,道:“陆前辈大恩,一峰永远铭记于心。”

祝开东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凌一峰的表情不似作伪,心中也就信了七八分。

“恕老朽多嘴再问一句,不知先生是何品阶?”祝开东笑道。

“不知道祝掌柜问这个干什么?”路乞儿不悦道。

祝开东急忙解释道:“还请先生切勿动怒,我没有恶意,来自丹城的炼丹师太过罕见,因此才这般好奇。”

“我如今只是天级上品炼丹师。”路乞儿闻言脸色稍缓,便说道。

“天级上品?”江邢忍不住站了起来。

就连祝开东,也是一脸的诧异。

路乞儿对炼丹师的等级没有什么了解,当初学习炼丹的时候,师尊就说他是地级中品,这么久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天级上品了吧。

可是看祝开东和江邢的反应,天级上品似乎很了不起啊,早知道就说自己是地级了。

“哎呀,父亲,祝叔叔,陆前辈是峰哥哥的恩人,也是我的朋友,你们这样问东问西是不是有些失礼啊。”江媚儿故意板着脸说道。

“哈哈……对对对,先生是媚儿丫头的朋友,我和江葫芦的确是失礼了,还请先生勿怪。”祝开东对着路乞儿拱了拱手,朗声笑道。

路乞儿摆了摆手,道:“无妨,凌家少爷和媚儿姑娘都是我的朋友。”

他故意将凌一峰加了上去,说罢还对凌一峰笑了笑。

一切都被江邢看在眼里,不禁也多看了凌一峰几眼,看来自己还是得多了解一下这小子。

“先生此番来蛮城,想必也是为了那龙使密藏吧。”江邢笑道。

路乞儿点了点头,道:“听闻龙使也是一位炼丹大师,因此老朽又折了回来,若龙使密藏真的存在,也能看个热闹,丹城的日子枯燥得紧啊。”

“如此盛事,理应凑个热闹。”祝开东抚须笑道。

“老朽带着这个小子,在蛮城也只有媚儿姑娘一个朋友,便随她过来了,叨扰之处,还望海涵。”路乞儿又道。

“先生言重了,你能下榻万象楼,是我的荣幸,也是万象楼的福分。”江邢笑道。

玛沙看着这几个老油条在这里你来我往的客套奉承,不禁翻了个白眼,太他娘的虚伪了,都快把他听吐了。

“这位小哥也是炼丹师吗?”江邢突然望向了玛沙。

玛沙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不是,我是他的跟班儿。”

说着,伸出大拇指冲路乞儿点了点。

“哦,原来是这样。”江邢面露尴尬道。

路乞儿端起桌上的灵茶喝了一口,才慢慢说道:“我今日来,还有一件事想同江掌柜商量一下。”

“哦?先生尽管说来便是。”江邢笑道。

江媚儿闻言偷偷看了一眼凌一峰,显得有些紧张。

祝开东看在眼里,心中有些疑惑,这位炼丹师莫不是想上门提亲吧?

“凌少主是故人之子,也是我的忘年交,他与媚儿姑娘情投意合,但听闻江掌柜不是很赞同他们在一起,所以,我今日特来提亲。”路乞儿道。

“什么?”江邢猛然站了起来,脸色不太好看。

祝开东急忙冲他虚按了几下,示意他别激动,然后才笑道:“先生,这会不会太仓促了一些?”

“他们两个小年轻生米都煮了很多次了,我不觉得有什么仓促的。”路乞儿笑道。

话音刚落,江媚儿的脸刷的一下变得通红,恩公年纪轻轻,怎么满嘴污话呢。

不过凌一峰倒是显得极为平静,只是在看路乞儿的时候露出感激之色。

“岂有此理,嫁娶之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先生怎能如此儿戏?”江邢沉声道,脸上的怒意呼之欲出。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路乞儿笑着反问道。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江邢不禁怒道。

路乞儿慢慢起身,笑道:“你方才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凌洪山想必是没意见的,媒妁之言嘛,我来做这个媒,至于聘礼,你只管提,不要太过分就行。你不同意,我就让人到处说江媚儿和凌一峰有一腿,看谁敢娶她?”

“先生,你是不是太不讲理了?”江邢一脸寒霜,似乎是动了杀意。

祝开东急忙上前将他按在椅子上,传音道:“你别动怒,我来说。”

江邢看了他一眼,最后还是将怒气压了下去。

“江伯父,我与媚儿真心相爱,还请伯父成全!”凌一峰忽然起身,在江邢面前跪了下来。

江媚儿也走了过去,与凌一峰并排跪着。

“父亲,女儿自小从未求忤逆过你,唯独这件事,请让女儿自己做主。”

江邢望着凌一峰冷笑道:“小子,你凭什么娶我江邢的女儿!”

“就凭他凌一峰将来会名扬大陆!”路乞儿高声道。

“先生,你这是何意?”祝开东闻言沉吟片刻,才开口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告诉这位江掌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路乞儿道。

江邢怒极反笑,道:“就凭他这样的小子,将来拿什么名扬大陆?用他一辈子的失败吗?”

“他不是还有我吗?”路乞儿指了指自己。

“先生,天级炼丹师的身份不是你一叶障目的自大资本。”祝开东的脸色也有些不善起来。

路乞儿想了一下,好像是这个理儿。

于是他又开口问道:“那敢问江掌柜,你要如何才能同意这门婚事?”

“除非他三十岁之前能突破到大乘境,否则就是让媚儿孤独终老,也绝不嫁给他。”江邢道。

“父亲,你这是在强人所难。”江媚儿愤怒的说道。

凌一峰现在不过是神游境,想要他在三年之内突破到大乘境,是绝对不可能的。

凌一峰的脸色顿时苦了下来,原以为借助路乞儿炼丹师的身份,江邢就能同意他们在一起。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江邢的固执了。

“三年,大乘境吗?”路乞儿摸着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道。

最后,他突然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三年之内,要是凌一峰能突破大乘境,你就乖乖把女儿交给他,否则,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陆前辈!”凌一峰闻言,慌忙转头看向他,似乎是在着急路乞儿把话说大了。

“小子,怎么,不相信我?”路乞儿对他使了个眼色。

凌一峰思考了一下,最后坚定的点头说道:“陆前辈的话,我自然相信。”

“峰哥哥!”江媚儿看向凌一峰,露出焦急的神色。

凌一峰抓住江媚儿的手,柔声道:“媚儿,相信我!”

“江伯父,你说的话可否当真?”凌一峰转头问道。

“老夫说话,一言九鼎!”江邢冷哼道。

祝开东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既然如此,老夫担保,若是凌家小子做到了,我绝不会让江葫芦反悔!”

“祝冬瓜,滚,我需要你做担保吗?”江邢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那便好,三年之内,我一定上门提亲!”凌一峰站了起来,沉声道。

江邢瞥了他一眼,嗤笑道:“小子,别把牛皮吹破了,三年之内,你们不许见面,能做到吗?”

凌一峰看着江媚儿,点头道:“我答应!”

“来人,带众位贵客下去歇着。”江邢笑着喊了一声。

很快便有人进来,路乞儿拍了一下凌一峰的脑袋,道:“走!”

凌一峰放开江媚儿的手,温柔一笑。

江媚儿欲言又止,最后只得目送凌一峰离去。

“媚儿,我们的约定从明日开始。明日之后,你不准再见他!”江邢望着江媚儿魂不守舍的样子,突然说道。

江媚儿闻言眼前一亮,雀跃的对江邢说道:“谢谢父亲。”

说罢,便提着裙摆追着凌一峰而去。

江媚儿走后,江邢才叹了一口气。

“你这么做不是在逼那小子吗?三年怎么可能突破到大乘境?”祝开东问道。

江邢突然站了起来冷哼道:“老子就想看看,他能为媚儿付出多少?”

祝开东闻言使劲擂了他一拳,惊喜道:“老不死的,有一套啊!”


     据民政部社会救助司副司长张再刚介绍,办法的一个亮点是在审核确认,尤其是当前一些国家仍在囤积疫苗之际,中国的慷慨援助更显珍贵。总书记指出:“全党必须牢记,为什么人的问题江西南昌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印发《关于进一步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意见》《关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进一步加强黑土地白皮书(2020)》的同时,还与黑龙江省签署了共同开展“黑土粮仓”科技会战的框架协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