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朝》。

此时那白鹿书院二长老与崇阳书院三长老也是缓缓走向洛崖,看着洛崖手中的赤神戟与那乾坤戒里的传承之物也是有着一抹向往,如今他们心中已经是没有了那白帝!

“将你的乾坤戒交给我,还有那赤神戟,保你能平安离开这里?

当真给曹逸成功了,他就能化身成格雷克,拿捏此方世界的法规和诸多禁制!

到时,曹逸就是源血大陆的神灵!

曹逸本就一身奇诡秘术,如果再给他结合了源血大陆,这方天地的血魔族族人,恐......

小鱼儿随手拔出了一柄剑,只听潜在的本能,使得她猛然推开了

第四道大禁制,沈深无论如何都感应不到,这是遇到瓶颈了,只好无奈地放下星痕。

沈深知道,这和炼化的时间长短无关,也和自身实力无关,而是和神识有关。只有当神识到了一定程度之后,才可以继续炼化下去,炼气五重的境界太低了。

没有人来触动洞府的禁制,沈深也没有出去,而是把星痕放在了膝盖上,开始推演星痕中的禁制。

阵法和禁制相同,又各不相同。相对来说,禁制简单些,布置的时候也更快速,威力相对也小些,但当沈深得知可以用神识甚至意念布置禁制时,再也不敢小看禁制了。

这是一种全新的禁制手段,跟以前沈深布置过的截然不同。

一边推演,一边沈深试着用神识凭空布置,但想想简单,做起来却是毫无头绪。用神识布置,不但需要深厚的禁制基础,更需要凝实的神识力量。

一次次的失败,又一次次的尝试,沈深沉浸在了这种折磨而快乐的过程当中。

对于炼气境而言,这种尝试的难度确实大了一点,而沈深在刻画禁制的同时,更想着把一些阵法因素加入进来,更增添了其中的艰难。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沈深没有布置出一个成功的禁制,心中却没有多少失落。

最简单的禁制已经布置出来了,但却有形而无神,没有多大的实际作用,原因在于自己的神识太松散,力量不够。

如果自己的神识足够凝实,能在一瞬间抬手就是一个禁制出来,那效果就会不一样了。

沈深满意的是,这种全新的禁制手段,自己已经入门了,以后继续推演下去,必定能够完全掌握,这又将是自己的一大秘密了。

就在沈深静心推演禁制的同时,当初李飒爷爷和林荫道战斗过的地方,执法殿陈殿主和鲁星二人悄然而立。

林荫道之死的调查已进行了数月,鲁星等人一路追踪到此,线索到此中断,再也找不到去向,包括之前沈深和林业三人战斗过的地方,同样也被全面查看了一遍。

虽然过去了几个月,现场也早已没有一丝战斗的痕迹,陈殿主从中还是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特别是在沈深和林业三人战斗过的地方,那似乎是一种源火的气息,若有若无极为细微,陈殿主相信自己没有感觉错,这确实是一种源火的气息。

而在脚下这片地方,陈殿主不但感觉到了林荫道死亡前的气息,更是觉察到了一种生命和寿元燃烧的气息。

什么人不惜燃烧生命也要和林荫道同归于尽?

陈殿主若有所思地望了一眼,那正是沈深背着李飒爷爷离开的方向。

接着一步跨出,就到了一个普通的山坡下,抬手一划,一个不大的洞府出现在他和鲁星的眼前。

一块简易的墓碑竖立在洞府中,连鲁星都清晰闻到了沈深的气息,一切都已明了。林荫道之死确实一如鲁星猜测的那样,和沈深有关。

陈殿主沉默了很久,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鲁星说话。

“林长老之死纯粹是个人之间的私事,和宗门无关,此事到此为止。”

说完一抬手,那块简易墓碑顷刻间化为飞灰,而洞府中原本留存的沈深气息也一扫而空,除了陈殿主、鲁星之外,完全没有了其他人的气息。

回到外面,再次将几处留有沈深气息的地方处理了一遍。

陈殿主丹湖九重后期的境界,处理这些小事只是抬抬手的事而已,而执法殿其余的弟子早就撤离了此地,只留下了鲁星一人陪伴陈殿主。

陈殿主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包括自己也有,但不是说知道了别人的秘密之后就一定要抢夺过来。

那个叫沈深的小修机缘不错,未来极为可期。陈殿主相信,以今日宗门的宽宏,日后沈深若有所成,必将回报宗门,这也算是陈殿主一个小小的心思了。

“鲁星,你即将突破丹湖,去安魂矿山吧。同时也告诉沈深一声,林荫道之事宗门已处理完毕,让他安心。”

陈殿主意味深长地望着鲁星。

“沈深是我们执法殿的弟子,你同样也是。”

“是,殿主,我明白了。”

鲁星确实很得陈殿主器重,同样也很尊重眼前这个正直无私的陈殿主。

……

知道继续推演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效果,沈深停下了禁制的刻画。

这次闭关又是数月,该是出去看看了。也不知道宗门对林荫道之事调查的怎么样了,得打听一下消息,免得到时自己

周安看向面前的島嶼,他總覺得這個島嶼有些不對勁。

這個島嶼青草漫漫,綠樹風搖,海浪一遍一遍的沖擊著海岸,海鷗輕鳴的叫著。

看著清美的畫面,諧和而又自然,沒有什么不對的。

只是……

嚶嚀的一聲。

丹秋醒了過來,她迷茫的睜開眼睛,她還記得他用巫術驅散大霧的時候,突然被打斷了,然后周安就抱著她的身子離開了。

其實周安也是迫不得已,把她給打斷了,讓她反噬受了傷,不過周安已經用祈禱技能幫她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神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江山谣

红豆三辰机

江山谣

半碗红烧肉

江山谣

上坡路要小心

江山谣

简单二号

江山谣

弦乐

江山谣

旧月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