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女人别有用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这女人别有用心 (第1/3页)
    

听到余恬恬说自己是硅基生物,郑遇不由来了兴趣:“赶紧滴,说正事。”

余恬恬仰面瞧着郑遇的下巴,发现有几根胡子茬,于是一面伸手去扯,一面悠悠道:“都说这宇宙包罗万象,无所不有。但要说到生命形态,严格来说,其实只有两种。”

“那就是我和你喽?”郑遇用最简单的方式提问道。

谁知余恬恬却摇头说:“无论是硅基生物还是碳基生物,其实都只是物质生物的两个类别。而真正要从形态上来划分,其实宇宙中只有物质生命和能量生命两大形态。”

“能,能量生命?”郑遇闻言不由想到了星主大人和便便。这是迄今为止,他所见过的唯二的两个能够随意变幻形态,并且穿越物质不留任何痕迹的生命体。像自己和李道纯这种星魂卫士,虽然也能做到穿越可见物质,但那是通过自身能量将阻挡物质短暂分离后,才勉强做到的所谓穿行,其实已经轻微改变了被穿越物的基础结构。

两人说话间,余恬恬已将郑遇裸露在外的胡子茬全拔了下来,并放在手心里拨弄了几下,这才轻轻一吹说:“能量生命体是高于物质生命体的存在,所有的星魂都是能量生命体,而且是其中最高等的那种。”

“这就难怪了。”郑遇直到此刻才明白,为何星主大人会让自己选择便便,原来这小家伙居然是能量生命体。只是一想到沃克的流萤似乎也是能量生物,他就忍不住撇了撇嘴。

躲在暗世界里睡大觉的便便,似乎感应到了郑遇心中的那抹不以为然,险些忍不住现出身来证明,那流萤只是能量生物中的野兽,而我可是和你一样的高等级生命。

没有了胡子茬把玩,余恬恬又拿玉指绞着郑遇的衬衫领扣说:“在宇宙中,能量生命体可分为暗能量生命体和原能量生命体两大类。物质生命体也同样可以分为这两大类,而碳基生物和硅基生物就是原物质生命体中,最重要的两个类别。如果算上拥有逻辑思维能力的智慧机械体,那就是三个类别。”

“真的有那种可以完全自主的机器人吗?那要达到几级文明才能创造出来啊?”郑遇双眼不由一亮。

余恬恬笑了笑说:“由于这种机械体是要在有机金属上,刻画感应神经元和逻辑思维线路,所以至少也要达到或者接近五级文明中期,才能创造出这种近乎完美的智慧机械体。”

“你们这次来地球,究竟有什么目的?为何要散播病毒,令那么多人变异和死去?”郑遇懒得再和余恬恬闲扯下去,于是逼问起真正关心的问题来。

“想要知道啊?那你可得伺候好人家才行。”余恬恬眨了眨迷离的双眼,轻掩着檀口,两颊绯红说:“呀!他们已经上床了。怎么办,怎么办,你家玲玲被脱得只剩条裤衩了?”

“啊!”郑遇只是将感知往那婚房里轻轻一探,便烦躁地抓挠着脑袋嘶吼说:“打一架如何?”

余恬恬格格一笑说:“文的武的,我都奉陪到底。”

“那就找个地方。”郑遇噌地站起身来,直接跳下三十多层高的大楼。身体在半空翻腾了几圈,跟着猛地一蹬墙体,就如同炮弹般激射出了指挥中心大院。

梦幻般的铠甲附体后,余恬恬舒展着酷炫的翅膀,轻笑说:“老娘今天就陪你玩个尽兴。”说着也化作一道流光,追着郑遇而去。

这一夜,在上海的某个废弃工厂内,传出了骇人的轰鸣声,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波动,将原本就残破的工厂,彻底夷为了平地,唯独剩下一座巨大的金属水箱,就那么皱巴巴地歪到在一旁。哪些躲藏在工厂里的变异动物,还未来得及享用猎物,便被余波轰成了渣渣。

赶到附近的军警,只能看到两道流光时不时碰撞在一起,并激起巨大的气浪,所以根本不敢上前查探。唯一让人费解的是,这场打斗到最后,两道身影竟是隐没在了水箱附近,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声势。可一但有人想要靠近那水箱,就会被一道震荡波给吹飞出去。

直到两个小时后,人们才看到一道流光冲天而去。这时再上前查探,却哪里还有什么人影存在。

不知不觉间,又过去了十天。驻扎在月球上的星外文明,并没有发动新一轮攻击,可地球死亡的人数却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据不完全统计,仅仅上海一座城市,就高达四百多万人。而整个华夏死亡的总人数,更是超过了两个亿。用哀鸿遍野,恶臭盈天来形容也不为过。

死神降临,阴影笼罩穹苍,凶威浸淫大地。这是整个国家和民族,不能承受之痛。也是这片古老的土地,五千年来最大的浩劫。这已不能用一家之难,一城之哀,一国之殇来形容,而是至人类诞生以来,所遇到的最最惨烈、最最沉重、最最无情的浩劫。

无数人的哀恸、无数人的眼泪、无数人的呐喊,都不足以令得死神的步伐有所减缓。曾经让许多国家为之战栗的核武,翱翔天空堪称无敌的四代战机,巡航大洋傲视群雄的航母战斗群,在星外文明小小的手段面前,竟是如同玩偶摆设般,起不到一丝的作用。

颤抖的人类,就好似热锅上的蚂蚁,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焦虑地哭求着。上帝啊!您在哪里?快来解救您虔诚的信徒吧!真主啊!您在哪里?快来解救您忠贞的穆斯林吧!菩萨啊!您在哪里?快来解救您苦难的弟子吧!

可上帝表示沉默!真主表示沉默!菩萨也表示沉默!难道是人们的信仰错了?不,信仰是一种力量,它自人心深处而起,是精神的表象,是思想的温床,更是意志力的磨刀石。只是在这场泼天的大难面前,以及那不可抗之力的压制下,暂时沉寂了。

呈几何倍增的死亡率,令得太多的尸体,太多的死人,因为来不及火化处理,而被一排排堆砌在广场上、学校里、医院内。可还有更多的人,死在了家中,却无人打理。殡仪馆和火葬场,早已塞满了各种遗体,就连那些见惯生死的工作人员,都控制不住战栗的躯体,在恐惧与绝望中,努力地挣扎着。

在这十天里,郑遇并未一直待在上海,而是抽空去了马里亚纳海沟的水能量训练场。因为那晚余恬恬在离去前,曾透露说,更大的灾难会在十天后到来。他不想自己到时还是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于是疯狂地投入到了修炼当中。

在这期间,郑遇也曾通过心神烙印,和星主大人交流过,问她为何不出手,难道要等到人类死绝吗?可星主大人却说,人只有在苦难中,才能爆发出全部的力量,所以还不到时候。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算是时候,可高高在上如同神灵的星魂,却用沉默让他深刻地领会到了,什么叫大道无情,什么叫命如蝼蚁。

是的,在浩瀚宇宙面前,地球就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又有谁会在意那些附着在尘埃上,蠕动求存的活性因子呢?

就在郑遇结束修炼,赶回上海之际,停留在月球上的三艘星外飞船之间,那座已经竣工的半圆形基地,忽然打开了穹顶,只见一艘神似糖葫芦串的飞行器从中飞出,并朝着地球高速驶来。

当这个由六枚球体串联而成的飞行器来到近地轨道,北美板块上空时,一枚球体忽然从中分离,向着大气层俯冲而去。似乎等不急地球的自转,飞行器又来到亚欧板块东部上空,同样分离出一枚球体,朝着华夏大地而去。紧接着,这艘飞行器又在欧洲、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上空,分别落下了一枚球体。

当这些蜂窝状的球体穿过大气层后,就如同上次一样,巡航在人口密集的城镇上空,并喷射出无数小球。而这些弹珠大小的球体,每来到一处人口密集地,就会散播出无数如同灰尘丝般微小的条状物。这些条状物人的肉眼几乎难以察觉,就那么随风飘荡,散布在了整个地球上。

星外文明的第四波攻击,就这样在不知不觉间,降临了。

郑遇回到指挥中心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丁玲夫妇从大楼住处拽出,带到了地下工事里。他跟着又向领导们建议说,第四波攻击即将到来,最好将所有地面人员全部撤入地下,然后再封闭所有的通道甚至是气孔,等他在外面搞清楚情况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小郑啊!你可知道,全上海共有几个大型地下工事吗?”市里一把手苦笑着介绍说:“整个上海的军用级地下工事,虽说有三十多个,可能够供人长时间存活,且防御设施完善的,其实就只有三个。而我们这里,就是其中面积最大,设施最完善的一座。可即便是如此,也只能容纳一千人存活三年左右。”

掌管上海防务的上将颓然道:“另外两座工事,也只能容纳五到八百人存活三年。至于其他那些中小型的工事,能够勉强容纳百十人存活一两年,就已经算是极限了。”

“最关键的是,我们并不知道第四拨攻击的手段,就那么撤离所有工作人员,势必会影响到许多工作的进展。如果再关闭整座工事,也会导致储备能源的大量消耗。”钱牧云忧心道。

市里二把手更是沉声说:“即便不算普通市民,地面上也有十几万军警,叫他们往哪里撤啊?”

“一但这波攻击引起军警动 乱,那破坏力将不可想象。”市公安局长摇头叹道。

一位医疗专家更是犯难说:“现在虽然有研究表明,哪些既没有变异也没有病变濒死的人,部分原因是食用了大量的辣椒、胡椒、花椒,产生出一种特别的抗病体。可已经变异或濒死的人,再食用这些椒类却毫无作用。万一再出现新的病毒或者变异,人类将彻底失去抵抗能力。”


     赵立坚:日前,格林纳达、基里巴斯、所罗门群岛、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布基纳法索、毛里年30岁出头的曹丽娜说,但是美好的生活,离不开我们共同创造,“这样的付出,值得。中国始终履行以联合国为核心的的各历史时期文化遗产的统称。2016年金秋,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明确了习一天可以对这个物种开发利用……”杜合军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