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终于找到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终于找到你 (第1/3页)
    

杨义牵着王艳的手,在芙蓉园内缓缓前行,也不管别人对他们指指点点。就这样牵着,郎情妾意。

杨义像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似的,可王艳却有些受不了,脸色已红到了脖子根。幸好有面纱罩着,要不然他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了。

这时候的女人再虽开放,但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手牵着手到处乱窜。

当他们走出一处凉亭时,一个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他是谁?”

杨义转眼看去,这不是万春公主又是谁?心里暗付:她怎会在这里?

“这是我未婚妻!”杨义说完,看向王艳微微一笑。

王艳也回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对万春公主说道:“这是我未婚夫。”

万春公主心里一片凄苦,随便应付了一句:“那恭喜你们了。”

王艳看看万春公主,又看看杨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万春公主被王艳的笑声吓得一愣,不解的看向王艳:“你为何发笑?”

王艳松开杨义的手,走过去拉住万春公主的手,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句话,边说还边瞄了一眼杨义。

万春公主偷偷的看了杨义,脸红扑扑的转身就跑了。

杨义看着王艳:“你跟她说了什么呀?她怎么就走了?”

“我跟她说,你喜欢她呀。”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知道,这样会伤害一个女子的心吗?”

“咯咯……骗你的!我就问她是不是喜欢你?所以他就跑了。”

“真搞不懂你们女人。”

“搞不懂就不要搞啊!”

杨义一愣:我靠,这还没结婚呢?就这样鼓励我搞女人了,还是要鼓励我搞公主!

王艳微微一笑,主动牵着杨义的手向前行。

他们专挑一些偏僻的地方去逛,他们实在不想被打扰。然而,他们想安静,却有人让他们安静不了。

“这位小娘子请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崔安,是博陵崔家人,很高兴在这里遇到你。” 名叫崔安的家伙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装着一副文质彬彬,风流倜傥的样子。

王艳看了杨义一眼,才问崔安:“我们认识吗?”

“以前不认识,但现在已经认识了呀。”崔安有些胡搅蛮缠。

“但我认识你吗?”王艳说话越来越冷。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呀,难道小娘子没有认识我吗?”

“滚!我不想见到你。”

崔安一愣,手指着杨义:“你是为了这小子?”

“滚!听到没有?听不到的话,我送你滚!”杨义斜了崔安一眼,口气也是很强硬。

“一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你知道我是谁吗?”崔安声嘶力竭,吼声震天,见到这边动静的人纷纷蠢蠢欲动。

不多时,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的围过来一群人。而且还越来越多,搞的杨义很不适应,王艳更加不适应。

王艳拉了拉杨义的手,意思是让杨义快走,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杨义知道它的意思,就想挪步而走。可是他想走,有人却不让。

崔安走到杨义面前,双手张开一拦:“就想这样走了吗?”

“那你还想怎样?想让我揍你一顿,还是想让我把你扔曲江池里面喂王八?” 杨义蔑视着崔安,一脸不屑。

“你,你就是个莽夫,这么漂亮的小娘子怎么会跟了你这种莽夫?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杨义听到这句话,愣愣的看着崔安。没想到,这个崔安连后世的网络用语都知道,这货不会也是穿越的吧!

“你就是那坨屎吧?”杨义假装疑不解的问崔家。

“哈哈……”周围传来一片哄笑声。

“你,我要和你斗诗,敢不敢?” 崔安被杨义气到了。他没想到,自己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到了这里竟被个小子给侮辱了。

杨义不屑的撇撇嘴,半天后才憋出俩字:“垃圾!”

“好好好,有种就跟我斗诗,要不然就离这小娘子远一些,像你这样的癞蛤蟆能滚多远滚多远!”

杨义也没走,定定的盯着他,眼得对方心里都发毛。

见杨义只是盯着自己,不像是要动手的样子。他壮起胆子,沉吟起来:“三月春意抚绿柳,芙蓉园里遇佳人。一只蛤蟆在挡道,想学犬声被狗笑。”

“哈哈……”崔安一吟完诗,顿时引起周边一阵哄笑。

他也跟着笑了,笑得很癫狂。可是他还不知道人家笑的就是他,作道破诗来讽刺别人,结果连自己都骂进去了。

杨义向崔安拱手一礼:“崔兄才高八斗,小弟佩服!”

杨义说一完,围观的人笑得更欢了,远处的人都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有的人还已经往这边来了。

李世民就在距离杨义不远的柳树下,他看向一旁皇后:“这崔家的子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样的破诗都念出来,丢人!”

可皇后看的却不是这个,他问李世民:“他旁边那个小娘是谁?”

李世民纠结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不告诉皇后。

“观音婢,这小子到哪都能找到漂亮的小娘,不知道又是抢了谁家的女儿。”

皇后眉头一皱:“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他以前抢过别人的女儿?”

“呵呵……”李世民自知失言,只能用干笑来掩饰。

“观音婢,先不要着急问,且看看这小子如何应对。”

皇后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众人笑够了。

崔安也终于知道,自己那首破诗里的语病。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特么的丢人了!

但他还是死鸭子嘴硬,看着杨义咬着牙:“我的诗好不好?不用你来评价。有种你就作一首应景的出来,作不出来,放开小娘的手,自己滚。”

杨义眼睛一眯,轻声吟诵:“碧玉状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不对,现在是三月,你说的可是二月,一点都不应景。”杨义刚一念完诗,还没等围观的人反应过来,他便嚷嚷着反驳了起来。

“那就三月好了!”杨义嘴角泛起微笑,斜着眼睛看着崔安。

“你……”崔安气得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像生吞癞蛤蟆一般。

“哈哈……哈哈……”围观的人再次传来一片哄笑声,这次崔安真是丢人现眼了,他忙用袖子遮面,灰溜溜的跑了。

当杨义要走时,又出来了一个青年,他对杨义作了一揖:“这位小郎君请了,某听闻小郎君的才气,不由心里痒痒的,想请小郎君斗诗一首!”

杨义见对方虽彬彬有礼,但自己心里还是很烦躁,眉头一皱:“没兴趣!”

可人家依然不肯罢手:“小郎君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又不像刚才那位仁兄,他可是别有目的的,而我是纯粹为了斗诗而来。”

“要斗你自己斗,我真的没兴趣。”

青年应该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剌激,他脸色通红,指着杨义大骂:“你,你就是个狂徒!”

“哈哈……你说狂?那我就狂吧!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一句狂徒,竟引出了这么一首好诗。

杨义重重的哼了一声,牵着王艳的手走了。

可是,他这两首诗一出来,他们想安静都安静不了了。他们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大群人跟着他们。

园内的读书人将杨义奉若神明,纷纷跟着杨义讨教学问。

李世民在一旁咬牙切齿,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这混小子一直在朕面前藏拙,看朕怎么收拾你?”

皇后看了李世民一眼:“人才难得,此等人才有宰相之才!望陛下好好珍惜,不要逼得太急了,看他的样子,不是那种争权夺利之辈。”

“这事朕得好好考虑,不能再这样放任他下去。”

“那陛下该如何让他出仕为官?臣妾可是听说,你封了他两次官,他都给拒绝了。”

李世民想了想:“看来这次得杨妃或杨婕妤出马了。如果还不行,就让李药师调教他,他可是还有把柄在李药师手上的,呵呵……”

“李药师手上有他什么把柄?”

“这小子借了李药师五万贯钱,还要李药师跟他签契约,契约写得明明白白,不能让他去当官。”

“呵呵……怎么还有这样的怪人?有官他都不当。”长孙皇后掩嘴笑了。

“他就是这样的怪人!”

“那李药师有什么办法?”

李世民看了皇后一眼:“让他做李药师亲兵好了,亲兵可不是官。”

“什么,当兵?这怎么行?这也太危险了!如此人才,万一,臣妾说的是万一有什么不测,你如何向两位杨妹妹交代?”皇后听了李世民的话,都吓呆了。

“不用担心,他跟着李靖又不会上战场。他会一直在帅帐里,替李靖出谋划策。

“这还差不多!”

“不说他了,我们走吧!晚一会让他过来。”

杨义握住王艳的手,在曲江池边悠闲自得,可他们一丈处却围着众多的青年男女,甚至老人家都有。

他们围观杨义、王艳,一是惊讶杨义的文采,二是惊讶二人的姿容,走到哪里都引起阵阵的惊艳之色。

虽然王艳蒙着面纱,但从脸型细看,还是能看得出八分容貌,即使是这八分容貌,已经算得上是倾国倾城了。

而杨义健硕且高大,五官精致。他鼻梁高耸,双眼灵动,皮肤细腻,说她貌若潘安也不为过。

杨义很无奈,他只能往人多的地方去了。令他没想到的是,游人一多,后面的尾巴居然被甩掉了。杨义和王艳会心一笑,就要走出芙蓉园。

可是就在这时。一个宦官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杨小郎君,陛下有请!”

杨义现在想骂人,咬牙切齿的蹦出四个令宦官惊讶的字:“他很闲吗?”

“大胆!你想不想去都得去!” 宦官听了杨义的话被气到了。他早就听说这小子难缠了,没想到是这般难缠。

“你那么激动干嘛?我没说不去。”杨义看向王艳:“走吧!”

他们也不理宦官,往李世民的歇脚处而去。而那宦官却急忙赶上去,为他们引路。

见到李世民,杨义只是微微行礼。那宦官见杨义如此,忙将刚才杨义所说的话,告诉了李世民。

李世民只是向宦官挥了挥手,让他走下去。宦官微微一愣,才明白杨义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他一声不吭的后退了。

“不知陛下将臣找来有何事?”

“无事就不能找你来喝茶聊天?”

“臣还有许多事要办呢,如果只是喝茶聊天,那臣先告退了!”

李世民眯着眼睛看着杨义,一句话也不说。

“既然陛下有事吩咐,那就请陛下示下,臣定当照办!”

“哼!”李世民哼了一声,随即说道:“先做首应景的诗来,朕再考虑要不要告诉你。”

“诗?臣不会啊!”杨义又开始装傻充愣了。

李世民眼睛一凝:“那刚才念的那两首诗呢?别说不是你做的。”

“是啊,那两首确实不是我做的,是我抄别人的。”

“那是抄谁的?”

“当然是高人的了。”

“你不愿做诗,朕也不逼你了,并州还有一个兵曹参军空缺……”

“半朽临风树,多情立马人。武德一支柳,贞观三年春。”杨义气得要吐血,没等李世民把话说完,便将一首描写芙蓉园的诗念了出来。

只是他将原诗的开元一支柳,长庆二年春。改成了武德一支柳,贞观三年春。

不是他不想按原诗,实是开元是唐玄宗的年号,长庆是唐穆宗的年号,这还在几十年后呢。要是李世民问起来,自己没法解释呀!


     如何破解农业“小散弱”瓶颈?梨树县有关部一线,监督检查各项疫情防控措施落实情况。今年7月,中央网信办启动“清朗·暑期未成年人网络环境整治”专项行动,其中就涉及严防网上不良社交行为和不度的几何特征更为明显,利用这种优势,风云三号E星可以在晨雾、台风、强对流的监测和分析中开展独特的应用。15日,江泽民在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讲这个过程中,毛泽东作出了最卓越的贡献。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