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复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复苏! (第1/3页)
    

车子停稳,我和二柱子下车直奔吊唁的三号厅,刚进走廊就愣住了,围观的人群,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三号厅方向看。

“警察来了,拉起了警戒线,应该是在里面勘察取证。”二柱子垫着脚往里面看了看。

“四十年不遇的奇事,警察不来就怪了,走,咱们去院里看看了。”

说完,我转身就往外走,反正里面进不去,不如去园内转转,都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那么鬼过能不能现踪?

“不进去了?”

“警察都来了,有邪祟也不敢露面了,没听过浩然正气吗?小鬼那里敢得罪阳间的差官大人,除非想魂飞魄散。”

“我靠,警察这么厉害,他们也会降妖除鬼?”

“不是他们会,警察象征的正义、公正和法理,他们是人民卫士,邪不侵正。如果那个警察真被鬼收拾了,那这个警察不用审,直接拉出去枪毙,保证不是冤假错案。”

“哦,原来是这样。哎!那天你找几个鬼去市局溜达溜达,看看有没有警察被收拾。”

“滚!”

我和二柱子先来到三号厅后面的窗户下,仔细查看了地面、窗台,没有踩踏的印记。吊唁厅后面就是抵抗山坡滑坡所建抗滑挡墙,水泥墙高达十几米,鬼能上去,但尸体上不去,所以肯定不是从窗户走的。

难道真是从大门走出去的?

我俩又在敬亲园内转了两圈,仔细查找了每个角落,恨不得把院里的老鼠洞都掀开看看,没有任何发现,连天禄玉佩也没有反应,看来尸体已经不在这里了。

二柱子看我一筹莫展,拉着我胳膊,神经兮兮地说道:“你怀疑是妖怪劫走了王姥爷。”

我哭笑不得,但仍然配合着说道:“二师弟言之有理!”

“滚蛋!”

“这样看来,王姥爷还真是自己从正门走的,咱们去保安室查下监控。”

“正门?你是说王姥爷的尸体自己从大门走出去的?”二柱子瞪大了双眼看着我。

“我也是猜测,看看就知道了。”

拉着二柱子来到门卫保安室,一位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大叔,正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叔儿,我们是三号厅的家属,想来查下监控。”

二柱子满脸堆笑,从兜里掏出烟走了走到床边,而我的目光则落到了墙面悬挂的十六台液晶电视上。

通过监控画面,迅速锁定其中的两台,一台画面显示的是一楼走廊,能看到进出三号吊唁厅的人员,另一台显示的是敬亲园大门的画面,能看到进出的人员和车辆。

“三号厅!丢尸体的那个厅?找到了吗?”

大叔屁股就像按了弹簧一样,腾一下坐了起来,八卦不是女人的专属,男人一样感兴趣。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每天重复面对生与死的地方,出现这样的异事,简直是爆炸性的新闻,绝对蹭饭混酒的谈资。

“还没找到,这不想调监控看看。”二柱子说着把手里的烟递给了中年大叔。

“你们来晚了,警察已经带走了硬盘。”

大叔一脸失望,尸体没找到,等于过程和结果的缺失,就如同一篇上好的佳作,只有开头,没有发展和结尾,是不完整的,搞不好他这顿酒,最后还得自己埋单。

“叔儿,警察带走硬盘前,有没有先看一遍?”我不想放弃任何线索。

中年大叔眼睛一亮,用力的点点头:“有!他们先看了一遍,然后才把硬盘带走的,我记得很清楚哩!”

我微微一笑,心说,这个大叔故意把“我记得很清楚哩!”这几个字说的很重,看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我冲二柱子一使眼色,他立马从兜里掏出两张红票,谄媚地说:“叔儿,出了这么大的事,家里人都着急上火,想尽快找到尸体,让老人家入土为安?您能不能给指点一二。”

大叔看着二柱子手里的红票,嘴一撇:“把我当啥人了?但单位有规定,不让收家属红包,再说,这事公安介入了,你们还是去问警察吧,我说了属于泄密,搞不好要被拘留的。”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多么正直的保安,无愧于自己的职责,可大叔您的目光从来没离开过二柱子的手,是几个意思?

我笑呵呵地挨着大叔坐下,接过二柱子手里的钱,又从兜里掏出三张,揣进他的兜里:“叔儿,死者为大对吧?我叔急的都背过气去了,将心比心,您多说一句都是行善积德。”

“哎!这...你俩太让我为难了,哎!算了,我也是看在你们家属着急的份上,现在谁家里差这三头伍佰的,对不对?”

看着大叔一脸为难的模样,我真心感到好笑,不差钱你到时掏出来给我呀,咋还把手伸兜里按了按,还怕我在掏回去不成。

“是、是,叔说的对!”二柱子赶紧在一旁附和着。

“昨晚我看得那个电影可吓人了......”

“叔儿,你扯远了吧?今晚的事,你咋......”

“别打岔。”我打断了二柱子的话,白了他一眼。

大叔冲我笑了笑:“片是鬼片,说的是人死了,停放在太平间,突然天棚的灯忽明忽暗,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被一阵风吹落,尸体猛然睁开眼睛,自己走下灵床,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太平间,直奔北方而去。

哎呦!到点了,就讲到这吧,我得去查岗了,不然要扣钱,你们小哥俩是不是......”

说完,大叔起身拿起床边的手电筒,下了逐客令。

“谢谢叔儿!”

我心里暗挑大拇指,到底是多吃二十几年咸盐,丫的,给你粘上毛比猴还精。

拉着二柱子走出保安室,来到大堂门外。

二柱子看着哼着小曲,摇头晃脑的背影忿忿地说道。“听他讲个鬼故事伍佰没了,比老郭的相声都贵!比你来钱还快!”

“掉钱眼里了?别贫了,开车往桥北一直走。”

“去桥北干啥?”二柱子虽然茫然地看着我,但还是解开车锁。

“拯救地球!”

“说人话!”

“抓鬼!顺便让你开开眼界,看看五官灵台郎的本事!”


     冷菊贞(女)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民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生命健康权是基本人权,是人类有尊严地生活的基本保证。世界卫生组织倡导“Health in All Polic中央气象台7月16日06时继续发布强对流天气蓝色预警:。对于以学校为主体的“暑期托管”服务,此次通知特别强调”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说。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