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历云兮【399】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历云兮【399】 (第1/3页)
    

林天目视前方,怒声喝道:“什么人偷袭,出来受死!”

  百丈外,一个人影出现在地面上的树林之中。

  此人并未答话,而是将手中重刀上下挥舞,又有三十余道青色刀芒斩出。

  林天表情凝重,抬手对着空中冲天印和追风剪连连指点,向刀芒迎去。

  两件法器上下抵挡,将大部分刀芒拦住,剩下的寥寥几道刀芒袭至,被林天接连斩出的剑芒击溃。

  这回有了准备之下,他身形虽未后退,体内却是一阵气血翻涌。

  此时,远处那道人影双脚跺地,如同离弦之箭向林天这边冲来,脚下地面竟出现一个尺许深的浅坑。

  “老爷子,这刀芒如此犀利,难道是法宝释放出的吗?”林天低声问道。

  清风子语气严肃:“此人并非修真之人,而是一名武者,融境初期武者。”

  “哦?”

  林天不解:“何为武者,与修真者有何不同?”

  “武者与修真者一样,皆是吸纳天地间灵气修炼,最大的区别就是,修真者多以法器或法宝对敌,而武者则常年苦修武技,凭借犀利的兵刃或拳脚战斗,万万不可小觑。”清风子解释道。

  林天盯着对面的壮汉,目光冰冷。

  对面,来人高壮,皮肤黝黑、脸庞棱角分明,双目闪烁着如其斩出的刀芒那般犀利的目光。

  壮汉将手中重刀抗在肩上,左后解下腰间的一只酒葫芦,豪放地咬下木塞,往嘴里“咕噜咕噜”灌了几口。

  “你是何人,为何要偷袭于我?”林天冷声问道。

  壮汉随意地用衣袖擦了擦嘴角,道:“我叫烈斩,至于为何对你出手,倒没什么原因,烈某只是见你修为不俗,想要试探一番而已。”

  “你……”

  林天闻听,颇为无语:“你有病?”

  “哦?”

  烈斩一愣,上下打量着林天:“你怎么知道?”

  “我……”

  林天彻底无语:“我是说你脑子有病!”

  烈斩彻底愣了:“你怎么知道?”

  林天低头沉默,他不想再跟对方说话。

  而烈斩却紧紧追问:“不错,多年前,烈某与人厮杀时被伤到了神识,一直未能治愈,你是如何看出来的,难道你有办法医治?”

  “我没有,我不会,你走开……”林天没好气地说道。

  “嗯?”

  烈斩露出怒容:“你敢戏耍于我,好,既然你不说,那烈某就砍了你,再对你搜魂。”

  说罢,肩头重刀高高弹起,顺势向林天斩出一刀,口中高喝一声:“风卷斩!”

  看似普通的一击,却瞬间出现五十余道粗大刀芒,直奔林天而去。

  林天已有准备,面对如此多的刀芒并未慌张,一边催动冲天印和追风剪抵住刀芒,一边飞身向侧方冲去。

  刚刚击溃几道袭至身前的刀芒,烈斩已持刀出现在林天身前。

  “裂空斩!”烈斩大喝一声。

  在重刀落下的瞬间,林天只觉得肩头如同大山压顶一般沉重,急忙提起全身法力,瞬间冲破了束缚。

  刹那间,重刀已到头顶。

  林天只来得及将手中长剑举起,横在头顶。

  “当!”

  一声巨大的清脆声响,刀剑相撞。

  林天顿时倒飞出十余丈远,口中险些喷出鲜血。

  对方这一击竟如此势大力沉,让他大惊失色,想不到一名与他同阶的武者,竟能施展出如此凌厉的攻势。

  但不等林天多想,烈斩再次欺身追上,手中重刀拦腰斩来:“空断斩!”

  “当!”

  又是一声巨响,林天再次倒飞出去,口中鲜血喷出。

  不过,这次他却是借势直接飞出五十丈外,催动冲天印和追风剪将烈斩缠住。

  然而,烈斩一拍腰间储物袋,十八柄尺许长的短刀飞出,与林天的两件法器纠缠到一起,自己则再次向林天冲去。

  “看来这人不光脑子有病,精神肯定也不太好,既然想找死,那就让你看看我宝贝的厉害!”

  想罢,林天将手中青玉长剑祭出,直奔对方射去。

  而烈斩只一刀便将长剑击飞,身法如电,扑至林天身前,劈头一刀:“裂空斩!”。

  林天手中白芒闪烁,将斩龙剑握在手中,顺势向上撩去。

  刀剑相撞,又是一声巨响,林天与烈斩各退数步。

  烈斩低头看去,只见自己重刀刀刃竟被斩出一个寸许深的缺口。

  “古宝?!”

  待看清林天手中斩龙剑,烈斩心中一震,他身为武者,最为看重兵刃,苦修多年,却至今仍未拥有一件法宝级别的兵刃。

  而面前这名年轻修士竟然拥有古宝,让他艳羡不已。

  “你的剑是我的了!”

  烈斩目光火热,咬破食指,将指尖血抹在刀刃之上,大喝一声:“裂空斩!”

  林天同样挥出一剑,同样大喝一声:“我也斩!”

  刀剑相撞,二人各自后退,但瞬间又冲了上去。

  烈斩:“空断斩!”

  林天:“我捅你腰!”

  烈斩:“破刀斩!”

  林天:“我剁你脚!”

  ……

  二人贴身厮杀起来,刀光剑影闪烁间,还夹杂着拳头相碰的闷响,和两人的痛呼之声。

  烈斩不亏是融境武者,手中重刀上下劈斩,刀刀致命,不过刀刃上已是伤痕累累。

  林天虽不善武技,但清风剑法却是清风子这名半步化神修士所创,更凭借斩龙剑优势,竟丝毫不落下风。

  “砰砰”两声闷响过后,两人各自倒飞出二十余丈。

  林天顾不上喘息,大口一张:“吼!”

  一道无形的粗大音波喷出,直奔烈斩而去。

  烈斩正要再次山前,却被音波击中胸口,身体被猛地击飞,口中喷出一大团血雾。

  林天再向空中长剑一点,长剑闪电般刺向烈斩。

  烈斩只来得及将重刀横在胸前,护住要害。

  长剑被重刀磕偏方向,从烈斩肩头一刺而过。

  烈斩肩头被长剑破开一道寸许深的伤口,受伤之下,急忙向后方飞去。

  长剑在林天的催动下再次袭来,烈斩大吼一声,将手中重刀狠狠砍在长剑之上。

  长剑哀鸣一声,倒转着飞出老远,悬在空中颤抖不已。

  林天没有再次催动长剑发动攻击,若再被对方重刀砍中,他这件已经用得顺手的法器恐怕就要彻底报废了。

  见终于占到了一丝便宜,林天大喜,心中豪气顿生,对烈斩伸出食指勾了勾,大喝一声:“你过来呀!”


     学校要分年级公示作业内容构成、完越多的高校加入了大类招生的阵营。展望第二个百年,100岁的中国共产党正青、华中师范大学国家教育治理研究院院长)。”建党百年之际,《觉醒年代》《1921》ng>从庆祝活动成果汲取团结奋斗的动力。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