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斩杀魔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斩杀魔刹 (第1/3页)
    

天边泛着鱼肚白,门吱的一声被推开。

  一身大红喜服的冉莹连忙坐直了身子!

  青禾虽有些踌躇,但还在冉莹身旁坐下,伸手掀开了大红盖头!

  傍晚城中的小酒馆内,四个中年男人,已有几分醉意!桌上几碟花生早已见了底!

  突然其中一人招呼道:“再来两坛花雕、两碟子花生!”

  酒保懒散的望了一眼,不情愿的转身走进了屋内!

  很快两坛上好的竹叶青被摆在了桌上,酒保满脸笑容的将两只叫花鸡放在了桌上,还不忘招呼道:“各位慢慢享用,不够再叫我!”

  “你这呆货,痴傻了不成,这些东西我们可没钱付帐!”其中一人,一把扯住酒保的衣领骂骂咧咧道。

  “已经有人帮诸位大爷付过了!”酒保连忙解释道。

  那人这才松了手!

  很快,四人醉眼朦胧的出了酒馆,昏暗的巷子早已没了人影!只有几只老鼠在巷角处觅食!

  突然巷尾出现了两个黑影,手持利刃冷冷的看着缓缓走来的四人。

  四人似乎也意识到了危险的临近,止住了脚步,转身欲跑却发现身后也来了两名黑衣蒙面人!

  此刻四人的酒也醒了大半。

  四个蒙面人二话不说,挥刀砍了过来,很快,四人中两人便受了重伤,眼看,马上就要被团灭,突然一支冷箭瞬间插进了蒙面人即将挥刀的手腕上!

  蒙面人被突然袭击,瞬间有些惊慌失措,瞬间消失在了巷尾处。

  此时丁墨才缓步走向受伤的四人。

  四人也瞬间明白是丁墨救了他们,自是对丁墨感恩戴德。

  月色如水,雪儿已站在了古原镇镇守府外。

  两日后,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折!

  古荒城外的驻军突然包围了冉府!

  带头的不是别人,正是丁墨!

  冉云知道此事无力抗拒,只能放了霁寒!

  大殿之上,冉云冷漠的看着立于殿下的霁寒。

  虽此刻的霁寒一身的污秽,却依旧不卑不亢,磊落而立!

  “寒校尉!丁副校尉私自动用驻军!此事若让王上知道你该做何解释!”冉云冷冷道。

  “私自动用驻军!好大的罪名!冉城主你也太看得起我丁某人了!此乃王上手谕,古荒驻军任由寒校尉调动!必要时可行使王权!”还未等霁寒开口,丁墨便拿出手谕扬声道。

  “寒校尉勾结异族!散播疫病!此事证据确凿!就算你有手谕也不能带他走!”冉云冷笑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手中的证据只能证明小香携带病源!而小香是我们路过古原镇时所救!那时疫病早已开始传播!”丁墨冷笑道。

  “除了你再没第三个人看到,你又如何证明!小香与你们之前并不相识!”冉云淡淡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便拿出证据,我已查到了之前小香乃是古原镇镇守府内的之人,这便是证据!”丁墨霸气回道,伸手将手中的之物递给了侍卫传给了冉云!

  冉云细目看过,便扬声喝道:“侍卫统领何在!”

  一旁候命的侍卫统领连忙拱手领命。

  “速速赶往古原,捉拿古原镇镇守王言!记住千万要留活口!”冉云冷冷道!

  霁寒此刻却皱起了眉头!

  出了云府,霁寒一路无言!

  “有何不妥吗?”丁墨终于忍不住问道!

  “镇守王言招认,必将招来杀身之祸!”霁寒淡淡道。

  “谁会杀他!难道是常管家?”丁墨大惊道。

  “王言虽迫不得已招认,但却没供出常管家,怕只怕常管家不会领情反倒会灭口!”霁寒冷冷道。

  “在来云府之前,我并没走漏任何风声!”丁墨一脸茫然。

  “可你入城前却先去了驻军军营调兵!”霁寒冷冷看向丁墨。

  “我不是怕他冉云不肯放人,才出此下策吗!何况王言本就死有余辜!用些非常手段也不为过吧!”丁墨看霁寒不领情,心中有些窝火!

  “镇守府上下三十余口,可不止王言一人!”霁寒言语冰冷!

  丁墨这才立马想到之前被救的那四人!看来霁寒的话并非危言耸听!常管家绝非善类,很可能会做出宁可错杀一千绝不会放过一个!

  “希望还能来得及!”霁寒翻身上马策马扬鞭而去!

  丁墨知道自己确实有些鲁莽,没考虑后果!不该将王言之事想的太简单!也扬鞭跟了上去,希望还有挽回的余地!毕竟一人之过祸,祸不及其家人!

  清冷的月色,映照着冲天的火光!

  此时的丁墨一脸内疚,冲进了废墟之中!

  几十具被烧焦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残破的院内!

  一切印证了霁寒的话!

  “怪我!是我考虑不周,祸及了他们!”丁墨怒目圆睁,歇斯底里!

  “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是我低估了常管家背后之人!”霁寒冷冷道!

  “冉云,常管家背后是冉云,对吧!我要亲手宰了他!”丁墨眼中怒火中烧!

  “出来!躲在阴暗处,是怕见光吗?”霁寒看着地上那些身体的扭曲的尸体对着空气冷冷道!

  “你就这么想死吗!既然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好了!”霁寒的话音刚落,一个阴冷的声音便在霁寒背后幽幽响起!

  还未等霁寒转身,周围便瞬间被黑暗吞噬!

  一侧的丁墨显然也被这死亡的气息震慑,颤抖着伸手握住了刀柄,谁知他刀还未拔出,人已被一股劲力弹了出去,瞬间一股甜腥涌入了口中!

  霁寒闪身挡在了丁墨身前!阻止了来人的又一次出手!

  “跟将军一样,肤浅!”阴冷的声音带着一丝玩味的嘲弄!

  “跟你对局的人是我,而非他,你究竟是谁!”霁寒抬目对上了枯魔阴晦冷暗的眼睛!

  灰暗枯瘦的脸,早已失去了生的光泽,深陷的眼眶,像极了干瘪的尸体!

  宽大的黑袍,涨的满满当当,似乎无数的东西在涌动,随时准备呼之欲出!

  “哈哈……白霁寒!我曾经可是将军的得力部下!”枯魔抚摸着腰间那枚玄铁令牌幽幽道。

  “铁令书生!”霁寒细目!

  “看来将军给你讲了不少故事呀!”枯魔幽幽道。

  “曾经叱咤疆场的铁令书生,竟成了枯魔!曾经你手中的枪对着敌人,现在却将它插进了无辜之人的头颅!呵呵……”霁寒冷的笑,看着眼前这个曾出现在他父亲口中的盖世英雄如今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不知该惋惜还还是愤恨!

  “毛头小儿,还没资格对我评头论足我!这些都是拜将军所赐!是他成就了我,同样也是他亲手毁掉了我!承诺对他一文不值,就是他用来功成名就的筹码!”枯魔阴晦道!

  “承诺?什么承诺?”霁寒疑惑!

  “看来,将军他也不愿给你讲,曾经的不耻!哈哈……是要维护在儿子心中的英雄形象吗!真是虚伪的可笑!”枯魔阴冷的笑道!

  “你把话说清楚!”霁寒冷冷看着枯魔!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是你的父亲,北泽的第一大将军杀了若兮!是他亲手杀了她!”枯魔嘶哑恐怖的声音,如同来自地狱般撕扯着霁寒的耳膜!

  此时的霁寒震惊无比,心中乱成了一团!他不相信枯魔所说的!他曾疑惑,为何母亲不喜桃花,父亲却在园中亲手载种了桃林!且每当桃花盛开,他便会独自一人在花下饮酒!且不许人打搅!

  直到他去桃花坞,店家老者的话解开了他的谜团!

  他的父亲从未提及过那个人们口耳相传倾国倾城的神族女子!可他却深知他的父亲从未放下过!

  “你胡说!”霁寒冷冷道。

  “是我亲眼所见,将军将配剑,刺进了若兮心脏!那一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我要杀了所有逼迫她的人!我要为若兮报仇!第一个便是将军,哈哈……我已经送将军和蓝霸天去见若兮了!现在该轮到你了!!!”枯魔阴冷的狂笑卷起了地上的沙粒,撕扯着周围的一切!

  “是你,杀了我父亲!”霁寒一字一句从紧咬的牙关蹦出,带着压抑的怒火,紧握的双手青筋暴起!

  周身凌厉的剑气瞬间直指枯魔!

  黑暗刹那间隐没!

  空中,苍月煞白!笼罩着寂静的夜色!

  霁寒嘴角一丝猩红低落,一声凄厉的嘶吼划破夜色,一缕黑影自枯魔周身冲向霁寒,紧接着便是无数黑影!

  禁锢的枯魂被放出,寻着血腥攻向霁寒!

  一旁的丁墨脸色煞白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霁寒知道此刻他是无法与枯魔抗衡的!他的灵力取自禁锢的亡魂,禁锢的亡魂越多,他的灵力越强!

  “我忘了告诉你,将军死的时候!你母亲竟也要随他而去!可悲的女人,到死都不知,将军心里根本没爱过她!哈哈……!”枯魔的话让霁寒最后的理智沦陷!彻底震怒,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我,要,杀,了,你!”每个字都带着低吼从霁寒牙关崩出,压抑了许久的仇恨也在这一瞬间爆发,也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

  无数的枯魂趁机而上!

  一声龙啸,冰魄瞬间凝结。

  


     他回忆,1998年退耕还林之初,有的村民担忧收回耕地,粮食问题无法保尼洋河,从远处眺望,犹如一把天然的座椅,被誉为“太阳宝座”里的宝座。司法解释同时规定,认定窝藏、包庇罪,以年发展经验值得借鉴。一字之差,迈出了基层民、环境卫生等用水需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