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见缪斯》。

阳光,也使黄石镇外的白,出为桂州司马。官废,

“一個億啊一個億。”吳老板砸吧了下嘴。

“有了這一個億。我是不是就能財務自由了?是不是就不用守著這家祖傳的破店?是不是可以躺著過完后半生了?”

沒有人回答吳老板的問題。

但他自己也不介意,又小聲嘀咕了一些旁人聽不太清的話。隨后,他似乎做出了什么艱難的決定一般,臉上表情糾結得仿佛剛生啃完一根苦瓜:“那如果我想變得年輕上二十歲?”

“可以。”

“代價呢?”

“一樣。”

“還是阿婆飯館?”

“對。”

“如果我想成為你們這樣的修行者?有沒有什么功法秘籍?”

“有。”

“代價還是阿婆飯館?”

“是。”

“如果我想把家里的黃臉婆換成個當前最火的大明星,行嗎?”

“不行。”

“為什么這就不行了?”

“因為大明星比一個億值錢。”

“為什么同樣是一個鼻子兩只眼的女人,她們就比很多人要貴?我覺得我家那個黃臉婆一點都不比她們差,很多地方還比她們更好。”

“這你就要問她們背后的推手了。”

“我可是一個換一個!不應該倒找我些錢才對嗎?”

“準確的說,你的妻子并非是你的所屬物,你并沒有權力拿她去換些什么。”

“這樣啊。”吳老板嘆了口氣,“江爺爺,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家這祖傳飯館為什么這么值錢?是不是下面埋著什么寶物?還是屬于什么風水寶地?”

“能。但是需要一點代價。”

“什么代價?”

江臣似笑非笑地挑了下眉毛:“你知道的。”

“還是阿婆飯館?”

“自然。”

“江爺爺,你就不能看在我爸的面子上,通融一下?”

“你爸的面子沒你想的那么值錢。”

“我想也是。”吳老板點點頭,然后滿懷期待地看著江臣:“那我還要最后一個問題,我能不能拿我家祖傳飯館換我兒子一世安康?”

只是令他失望的是,江臣依舊冷冰冰地拒絕了他:“不行。”

“為什么?還是價碼不夠?”

“這是一方面原因。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不知道什么叫一世安康。或者說,我理解的一世安康與你理解的一世安康,以及你兒子他本人理解的一世安康或許都不相同。”

聽到這個解釋,吳老板是感同身受,一拍大腿:“江爺爺這話可說進我心坎里了。誰說不是呢。我總覺得我兒子就是個普通人,對他從沒有太高要求。讀完大學就回來繼承我家這祖傳老店,是苦點累點,但勝在安穩,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但也比大多數人都要強了。可他呢?非不聽,非要說想趁自己年輕,去外面多闖闖。闖了幾年,響屁都沒放出一個。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連個對象都沒帶回來一個。你說氣人不氣人?我們小區一棟樓的,與他同齡的,一個個都結了婚,最早的那個,孩子都會自己去打醬油了。”

楊大偉默默低下了頭。

之后,吳老板似乎是抓住了機會,大倒苦水,長吁短嘆,抑揚頓挫,把自己那個兒子是好一通批斗。但說是批斗,可語氣里又隱隱透露著一些驕傲。

反正楊大偉是聽不出批斗和炫耀的比重到底誰都誰少。

可這都不是讓他覺得驚訝的。

真正讓他覺得驚訝的是江臣。

這個身著白色襯衫黑色休閑褲的神秘人物,竟然對這些雞毛亂皮的家長里短聽得津津有味一般。不僅全程沒有流露出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反而不時點頭,或是說上一兩句自己的看法。引得吳老板連連感嘆與其相見恨晚。

這讓楊大偉更加迷惑。

因為他堅信一句話:“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所有人的行為背后都應該自有其獲利的邏輯,即使是瘋子和傻子,也同樣如此。

但他是真看不明白江臣與吳老板這類人的買賣中究竟能收獲些什么。

真的是貪圖吳老板的祖傳飯館?

可那飯館究竟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可以讓江臣用數十倍的價格將之買下?

而且,即便那飯館真的另藏玄機,可以江臣所表現出來的神通廣大,應該有更多更簡單的方法去獲得,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當然,這些并非楊大偉糾結的關鍵。他其實真正在意的是,江臣為什么要與自己做上這樣一筆買賣?

在具體的了解那通官司前,楊大偉猜測是那案子可能其中有些見不得光的地方。可事實證明,這其中的淵源雖然曲折,但也并非只有楊大偉能完成的地步。

范堅強的委托,換做任何一個律師都可以接。

而且從目前的結果來看,也許換了別人,還會少上很多波折。

而且,更令楊大偉沒法接受的是,他拒絕為江臣服務的懲罰僅僅是喪失了與江臣繼續交易的資格。

這懲罰雖然看似很重随着树洞的出现,他们也得以看见外面的风景。

  闪耀的光芒在世界树树叶上稍作停留,带来了云朵作伴,享受着夜间的柔风。

  一眼向下望去,能隐约的看见树下的城镇,人们小的如蚂蚁一般,他们却能在树上感受着温暖的城镇生活。

  随着终点的临近,洞外树之上的光点慢慢的朝着他们靠了过来,在触碰到众人后,所有人的等级都相应的提升了。

  “叮...”因为远航的等级为19级,他成功靠着光点升至了20级,解锁了被动。

  「被动解锁:老练的战士——任何作战工具,伤害、效率、范围、以及持续提升20%」

  在一群人羡慕的眼光下,远航看了看自己的面板,属性提升的同时,所以的装备都被圈形光芒包裹,每一项都有20%的提升。

  被动解锁的同时,亮起的六边形框内显示出了异我的机械心脏标志。

  现在远航获得的所有经验将会被注入异我,等异我升级至五级后,他便可以挑战本我了。

  就是可惜,目前被动增幅后的其他属性显示不明显,但跑步速度提升了一大截。

  本来借着装甲就能跑过老式火车,现在速度直逼赛车了。

  等他们玩了一阵,众人也出了副本,到达了树上的城镇。

  停在镇子前的剑客点了点头,转身对众人直言不讳的开口了:“到这里就可以了,谢谢。”

  众人急忙跑到了剑客身边,争先恐后的对他说道:“等下,(你要是退队)你现在(就直接出去了呀)退队,【先别急着】我们全队【退队】就都出去了。”话乱成了一团,把剑客都听懵了。

  三人看了看彼此,大家都笑了笑,决定让远航来说了,“在副本内必须保持四人队伍,只要有一个人退队,我们整队都会出副本。”

  剑客质疑的看了看远航,又看了看边上的牛仔,放下了手臂,“那就先留着吧,我去找我妹妹了。”

  道别后,剑客就走了。

  三人也打算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毕竟上次因为圣光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做成。

  很快,远航就到了赋能使这里,将武器附上了对应的属性,星妍则是在后来开始了她的烹饪,至于牛仔,他则去享受他的美妙一晚了。

  四人分开忙活了许久,剑客和牛仔貌似依旧在做事,而远航和星妍则是闲了下来。

  「现在有空吗?」航

  「嗯嗯,我刚忙好哎。」妍

  「那我们去落叶树庭看看?」

  「在哪里呀?」

  「我给你开导航了。」

  等星妍找到树庭时,远航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稀疏走过的情侣们看着这一对,心里都有种说不上来的羡慕。

  两人一同顺着树枝爬到了顶端的平台,坐在了一片巨大的树叶上,随着安全措施固定后,工作人员便将他们推下了平台。

  树叶有着世界树光点的支撑,下降的极其缓慢,而且按照着风魔法的引导,他们开始绕着世界树环绕了起来。

  至于安全措施,则是树蜗牛粘液做成的座位,这样在施法解放前,他们无法离开座位。

  就这样,两人一边欢呼着,一边欣赏着路上的风景。

  远航虽然没有准备好去迎接未来的生活,也没能力面对那些对于自己的困难,但是他却放开了一切去追逐星星的轨迹。

  可能这事要问远航自己,他都不会明白为什么。

  但是目前在漆黑一片的夜空里,远航能看见的,只有那颗闪耀于他眼中的星。

  或许这是一种逃避吧?将自己置身与爱情之下,忘记眼前的烦恼。

  或许这是一种追逐吧?将自己的目标标记于星,便有奋斗的意义。

  “你为什么,会来紫金帝国呀?”星妍的一句话讲远航拉回了现实。

  见星妍扭头看向了自己,远航急忙避开了视线。

  “我。”转过了眼珠,远航实实的看向了星妍的眼睛,那里貌似反射着星光。

  视野又极速落下,看了看地面又回到了前方,“我其实在逃避。”

  挠了挠头,远航继续说道:“因为在原来的城镇,我考不上好的高中。”

  本已经编好的谎话,在说话前全部反水了,一句句真话势不可挡的从嘴里蹦了出来。

  “唉?我感觉哦,你学习应该不会差吧?”星妍扭头看向了前方,远航看了她一眼,也将视野朝向了前方。

  “是不差,但是大家都在拼命,我比不过他们。”

  现实中,坐在鹅茧里的远航嘴唇已经干燥的快要开裂,但是他舍不得离开这个瞬间,好不容易向星妍发出的邀请,好不容易能在游戏里多相处会。

  “想听听,我的故事吗?”星妍扭头对远航说道。

晤。小老头道:他们是最先知道本就是有待于人类自己去克服的

  与此同时。

  几乎剩下五座仙殿的每一座演武场上,都不同程度的的发出了惊呼。

  时之仙殿。

  “什么!!我没看错吧!!那个宋月明,区区一个人类,竟然排在了五十九名!人类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

  ……

的動靜,并沒有從屋里出來,徐浪打算一跑了之,但是想到甬道口那里,還有一具壽衣女尸在那杵著,攔住了去路,徐浪又望甬道而卻步了。

如今要想跑出這孟婆莊,就必須通過甬道回到壽衣店鋪。只有出了壽衣店的門,才算離開了孟婆莊。

真是前有干尸攔路,后有祖孫二怪,徐浪突然有點無路可逃的絕望!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再见缪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捉刀

花生

捉刀

忘川老蟹

捉刀

给人间

捉刀

紫萧灵

捉刀

君安安

捉刀

云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