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凤凰一族(二)》。

普所器,以弟之子妻之轮番上演,有的会让你

郑遇咧了咧嘴说:“你若不把头发弄了,不管穿什么都还是像个道士。”

“至从十年前出家后,我就没理过发,若不这样束着,披头散发的,你当我是艺术家啊!”李道纯没好气地接着又说:“你若想让我剪发,那还是免开尊口吧!”

郑遇一挑眉毛:“看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啊!不妨说来听听。”

李道纯没有回答,反而走向收银台:“不挑了,就这身吧!”

“你好,一共是两千六百七十八元。”收银员说出价格后,却把李道纯吓了一跳:“这衣服是镶金丝的哦!随随便便就要两千多?我说你们是不是看我是个外地人,就随便乱开价哦!”

收银员微笑说:“这位先生,我们的价格都是统一的,您要是有什么疑问可以向商场反映。”

“我来付吧!”郑遇掏出自己的信用卡递给收银员后,笑看着李道纯说:“你堂堂一个大法师,算算卦,卜卜风水还不是手到擒来,竟会在乎这点钱?”

李道纯摇头说:“那是你们普通人对我道家的曲解。虽说正一派是以降神驱鬼、祈福禳灾等符箓活动为主,也能结婚生子,居家修行。但我李道纯做道士求的是修心正行,自然不会贪图名利财帛了。”

“得了吧!我看你是亏欠了某些人,才躲到世外找清静的吧!”郑遇讪笑着收回了信用卡:“走了,陪我数星星去。”

李道纯被郑遇说中心事,干笑着反击说:“我看你数星星是假,想某人是真。”

郑遇听从了李道纯的建议,既没有选择回家,也没有去父亲的住处,而是悄然来到一处高楼楼顶,远远地眺望着数百米外的一幢高档公寓楼,问身边的李道纯说:“她还好吧?”

“现在的女人啊!想要的太多,往往却不知所措。你就放一百个心吧!人家过得好着哩!”李道纯趁郑遇在道观里枯坐时,曾替他回上海打探过消息,所以知道丁玲的居所。

郑遇将感知向着公寓方向延伸过去,很快就锁定了2401室。他随即又将感知向屋内渗透,穿过宽敞的大厅,直接来到了主卧室。可是卧室中并没有人影,反是卫生间里传出哗哗的流水声。郑遇不由自主地将感知聚往卫生间,这才在腾腾热气中感应到了一具绰约的身姿。

“嚯嚯!偷看女人洗澡,这可不是君子所为哟!”一个甜腻的声音由半空传来,打消了郑遇原本还想继续偷窥的念头。

“道哥,你说我们为何走到哪里,总有苍蝇盯着不放?”郑遇面色讪讪地收回了感知,侧头望向半空中那背生双翼的女子,双目一凝:“这翅膀?一部分竟然是由超微晶机器人组成的,果然是高科技啊!”

李道纯面色略显难看地笑了笑:“人家有了这些新奇玩意助阵,估计这一架不好打喽!”

余恬恬扇动着酷炫的翅膀,宛如天使般咯咯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地球星魂,还学会了隐藏气息。若不是我有这些小家伙相助,并预先埋伏在附近,还真就叫你来去自如了。”

“哼!我还没去找你们复仇,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郑遇开始紫化,双眼更是冒起熊熊烈焰:“告诉我,杀害我父亲有没有你的份?”

“瞧你这话说的,我一个女孩子家家,可干不了那等血腥事。更何况人家还要替你盯着这位前任,哪有功夫去理那等腌臜事。”余恬恬嫣笑娉婷说:“不过,你非要说人家有,那也是没办法的喽!”

郑遇蹙了蹙眉头,显然没想到眼前女子如此难缠:“别以为你是个女人,我就会心慈手软。”

“若是在床上,人家可不想你心慈手软呢!”余恬恬掩嘴轻笑,嗲声嗲气地说:“不过在这里,你可要让着人家点哟!”

“这架没法打了,走吧道哥。”郑遇只觉得一阵头大,气势顿时跌落了下来,连眼中的火焰也随之熄灭。但就在这时,余恬恬却动了,酷炫的翅膀轻轻一扇,便降临在郑遇头顶,一条闪烁着梦幻色彩的紫晶色长鞭直卷其咽喉要害:“我说小情郎,还没亲热就想走,这可有些不地道哦!”

“小心。”李道纯情急之下,一个箭步冲向余恬恬,手上顿时亮起蓝色的光华。

郑遇也未料到余恬恬会搞突然袭击,连忙挥臂格挡,结果却被长鞭缠住胳膊,一股强烈的侵蚀力迅速传入体内。他强忍着手臂的酥麻再次紫化,正准备发力将余恬恬从空中拽下,熟料反被人家先发力,直接抖动长鞭拽上了半空:“小情郎,你还是乖乖跟姑奶奶走吧!”

李道纯此刻已临空跃起,厚实的蓝色手掌宛如闸刀般斩下。余恬恬一手拖拽着郑遇,一手挥掌迎了上去。此言差矣,既是尽孝,又岂分长幼,小弟与花道友乃是多年故交,正好借此番外出之际叙叙旧,还望皇兄成全。”

  元化吉毫不相让,更是连连摆手:“二弟此言才是差矣,有道是,遇高人不可交臂失之,花道友与林道友方来之时,我与冥道友便见识了林道友神通,正好也想借此机会向林道友请教一番,若二弟不能成全为兄此愿,岂不让为兄抱憾终生?”

  花雨清见两人争执不休,与林天对视一眼,开口道:“二位道友不必相争,此番既是陛下之命,而两位皇子又对我与林道友关照有加,我二人自然理当出手相助,不过……”

  花雨清话锋一转,道:“依雨清之意,既是皇命,倒不必分头行事,不如我等一起行动,届时若能发现那千年妖蝠王,二位皇子之中,有谁能单独将其灭杀,自然能独得其功,不过,据雨清所知,那妖蝠王并不易对付,若是我等联手灭之,便当是二位皇子一同为陛下尽孝,既是尽孝,相信陛下也不会厚此薄彼的。”

  两位皇子见相争无果,而花雨清又说出如此圆滑、两不得罪之言,对视一眼后,便只好点头表示接受。

  一行七人终于出发,花雨清为避免两位皇子再次争执,率先将自己的木舟祭出,并邀请两位皇子一同乘舟而行。

  两位皇子似乎也不愿在花雨清与林天面前风度有失,此时竟又互相谦让起来。

  若在不知情之人看来,两人完全一副兄弟情深模样,这一幕让林天不由有些目瞪口呆。

  ……

  西海妖域,位于西海与东洲大陆交界处,其中妖族,因被人类修士挤压生存空间,大多生活在狭长的海岸线上,千万年来虽无数次与人类修士爆发大战,但始终无法将控制区域向大陆内部扩展一步。

  虽名为西海妖域,却并非海妖一族,而是以陆地妖兽为主,排在西海妖族、东海妖族之后,为修真界第三大妖族区域。

  一路之上,七人乘舟连跨数个修真国,未作停顿地直奔西海妖域。

  途中,除了两位皇子偶尔斗斗嘴,倒也顺利的很。

  那名冥姓老者,自上次被林天力败之后,心中一直都不服气,认为自己并非败于林天之手,而是输在了大意之上。

  所以,一路之上都未同林天交流,只是自顾自地坐于船尾打坐修炼。

  而林天却是一直与多苦、多难两名长老坐在一处,倾听二人讲经说法。

  倒不是林天对佛法有多喜好,而是因为他发现,自从修炼凝神术以来,虽然神识变得极为强大,后又修炼灵神术压制日渐躁动的神识,但或许是他并非魔教中人,没有魔教功法根基,所以,在心底深处总有那么一丝暴戾时常涌动。

  虽然这一丝暴戾此时对他并无太大影响,但若长期以往,他担心,总有一天会成为他修途之上的一大障碍。

  而自前番听多苦、多难两人讲经说法,让他有一种神清意静的感觉,对消磨戾气大有裨益。

  所以,林天不仅每日里都与多苦、多难两人交流经法,甚至打定了日后一定要寻找一些高级佛教心法修炼的主意。

  经过一路不停地飞行,三个月后,七人终于赶到妖域边缘。

  在进入妖域的一刻起,花雨清便将飞舟遁速缓了下来,毕竟身处险地,若不时时处处小心,陨落于此也并非没有可能的。

  妖域虽只占东洲大陆极小一部分,却是妖兽聚集之地,罕有人类修士胆敢深入其中,即便婴境修士到此,也要小心翼翼,毕竟妖域中也是有八级妖兽存在的。

  而曾经有不少人类修士为了突破修为,深入妖域猎取妖丹,其中不乏诸多修为高深的丹境高手,却最终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足以说明妖域的恐怖。

  林天等人虽都是丹境修为,但三名后期加上四名中期修士已足以与八级妖兽一战,即便无法取胜,合力之下保命却是无忧。

  飞舟此时位于一片巨大山脉上空,众人早已将神识放射出去,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妖兽攻击。

  元化吉取出一部地图卷轴,再次确认了妖蝠群所在方位,指引花雨清驾驭飞舟向山脉深处飞去。

  在林天神识中,无数妖兽正潜伏在山脉各处,但多是五级以下的妖兽,在七人强大的气息面前或惴惴不安,或怒视低吠,并不敢对飞舟有丝毫的攻击想法。

  “诸位道友,小心了!”

  突然,林天手中白光一闪,将斩龙剑取出,横在胸前,并出言提醒道。

第二个人额头上画的是只王八刻就消失了,居然陪起了笑脸

戒花见状,立刻把手中的禅杖递了过去。“师兄,禅杖还给你!”

“不用,你拿着用吧,我有兵器!”燕无双说着,取出冷秋雨的那一把长剑。

长剑上雷光闪动,很是晃眼,颜谭下意识的查看着。当她发现长剑上那秋雨两个字,很是诧异。

“冷秋雨的剑怎么会在你手里,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我去,怎么老是遇到熟人啊!

燕北偷看冷秋雨洗澡的事情他肯定是不能说的,所以他只能是随便编了一个理由。

“她把我兵器弄坏了,赔给我的!”

“赔给你的?不会吧?这个可是她随身佩剑,怎么会给你,难道你跟她?”颜谭两个人食指撞在一起,一脸坏笑的看着燕无双。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纠结这种无聊的问题,你去后门守着!”燕无双决定要赶紧打发颜谭走,省的她问出问题。

“后门不是贴符咒了吗?我去后门干嘛!”颜谭很是不解,他们三个人修为都不咋地,在一起不是更保险吗?

“让你去你就去,你哪那么多废话!”燕无双很是气恼的白了颜谭一眼,他现在是一看到这丫头,心跳就加速,然后就是心疼。偶尔疼一下还没有什么,持续的疼,他可受不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颜谭的倔脾气也上来了。

得,又是一个任性的刁蛮大小姐,燕无双很是识趣,直接转身走人。

“你去哪?”

“去后门,你不去我去!”燕无双走了几步,想起一件事,对着戒花道:“师弟,你离她远一点,她现在晦气太重,你跟她站的太近,会受她影响的。”

戒花见状,看了看颜谭,又看了看燕无双,最终还是追着燕无双。

“师兄,你等等我!”

颜谭见状,很是心慌,也跟了上来。

“哎,你们别走啊!”

燕无双去后门就是为了躲避颜谭,颜谭要是跟着来了,那他躲还有意义吗?

燕无双转过身,刚要跟颜谭理论,颜谭却忽然撞入了燕无双的怀中,把他直接撞倒了,然后就那么狗血的是,两个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个人都是措手不及,皆是呆住了。

“师兄,你们再干嘛呢!”戒花蹲着身子,歪着头,很是认真的看着两个人。

“啊!”颜谭发硬过来,立刻起身,快速的擦着嘴唇。

燕无双舌头舔了一下嘴唇,看向颜谭,她脸红的样子,真的是好看。

“唔!”燕无双有些痛苦的捂着胸口,该死的,必须要想办法解决噬心虫才行,不然他这辈子别想爱上别的女人了。

琴声再一次响起,燕无双眼前一花,他的面前多了一个女人,女人背对着他,露出一个绝美的背脊。

“秋雨!”燕无双下意识的喊了一声,随即想要逃走,可是他刚一动,就发现他的身子根本动不了,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一样。而且周围的环境也变了,一个封闭的环境,很像是某种阵法。

女人缓缓回过身,露出那张绝美的脸,她很美,美到只是一个简单的红肚兜,一样是穿出了不凡的感觉。

“无双,你来啦,我等你多时了。”冷秋雨缓缓的说着。

“你等我?这个不用了吧?我们之间就是一个误会,我不是故意要看你身子的,而且你都杀死我一次了,我们之间算是扯平了啊!你能不能别杀我啊!”燕无双很是慌张,这个该死的冷秋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谁说我要杀你了,我是在等你娶我。”冷秋雨一本正经的说着,缓缓走向燕无双。

“娶你?你要嫁给我?”燕无双很是诧异,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我要嫁给你,做你的娘子!”冷秋雨说着,走到燕无双的面前,伸出双手,搂住燕无双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献吻。

燕无双下意识的回应着,他虽然不明白冷秋雨为什么要这么想,不过他不用死是最好了。

忽然,燕无双感觉心口一阵刺痛,紧接着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因为冷秋雨的身上的梅花味,这个女人的身上是桂花味。

有鬼!

燕无双下意识的推开眼前的女人,紧接着,他面前的景色一变,回到了院子里。

院墙上站着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这裙子,燕无双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新娘子的喜服吧?而且她现在是凤冠霞帔。

晚风吹来,衣袖飘飘,配上天空中的那轮圆月,宛若是仙子下凡。

这女人,燕无双不认识,燕北也不认识,那想来就应该是苏媚儿了。

幸亏他有噬心虫,不然他就中计了。燕无双第一次觉得,中毒也是好事。

苏媚儿的手中握着三段红绸子,其中一根连接在燕无双的身上,把他的双脚给绑住。他用长剑斩断绸子,活动一下双腿,然后发现颜谭跟戒花也被红绸子给绑住了。

燕无双左右划了一剑,长剑斩断红绸子,两个人获得了自由。

“你怎么会从我的媚术中醒来?”苏媚儿很是诧异,燕无双明明是中了媚术,这个是假不了的。

“你管那么多干嘛!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干嘛非要杀人!”燕无双没有立刻攻击,试图感化苏媚儿。

“那个戒色,你刚刚说你看过冷秋雨的身子?你看到了什么?你是不是全部都看到了?”颜谭很是兴奋的问着,她决定了,回头要用这件事,好好的挖苦一下冷秋雨。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关心这个,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燕无双不满的瞪了颜谭一眼。

“你说嘛,你都看到了啥!”颜谭面对燕无双的横眉冷眼,一点都不生气,她现在就想知道燕无双到底看到了什么。

“你怎么也没事?”苏媚儿很是震惊的看着颜谭,她专修的媚术,不该失效的啊!

“废话,我是一花斑大老虎浑身一颤,整个虎躯本能的缩成一团,这个声音花斑大老虎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是虐过他的小孩之一的声音,花斑大老虎知道要命的主来了,转身脚底抹油钻进了草丛中。

  一会儿,诸葛云和南根邱赶到了现在。

  诸葛云看见受伤的黑色小熊赶紧向周围的小孩问道“大花去哪了?“

  十几名小孩一致的指向同一处的草丛,那正是花斑老虎离开的方向。

  诸葛云喊道“你们快给小黑送到镇子里的张医师家,我去追大花。“

  说罢,诸葛云缓缓的吸入一口气,将气自上而下沉入下丹田之中,再由下丹田进入中丹田,气在中丹田迅速转化成红色的源,再将红色的源扩散到双手双脚,然后猛的起身,犹如一只小猎豹一般,朝花斑大老虎逃跑的地方冲了过去,速度之快,让这些小孩惊叹不已。

  “老大就是老大,这速度,应该能赶上以前的大姐大了。“其中一个流着鼻涕的孩子说道

  “那是肯定的,我们老大可非池中物,大姐大虽强毕竟只是一位女子,我们老大迟早能超越大姐大的。”其中一个戴着黑色眼睛的小屁孩说道

  “什么女子不女子!要是大姐大回来我非得跟她去告状。”一个扎着马尾的小女孩说道。

  刚刚说话的两人听到这么一句,马上回想到大姐大的恐怖之处,冷汗直流,其中一人摸着头打着哈哈说道“我们这是开玩笑了,千万别当真,千万别当真。”

  另一人附和道“对对对!开玩笑,别说这些了,我们赶紧把小黑带去治疗吧。”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大姐大在这两人的心里留有深深的阴影。

  诸葛云顺着花斑老虎的脚印,一路追了过去。但是追的越久,诸葛云心中的疑惑越多,按照以前,凭借自己的速度,追上花斑大老虎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但是这次,竟然追了这么久都无法追上花斑大老虎,诸葛云不免心生疑惑。

  诸葛云追的越来越深,周围的树木越来越茂盛,就在此时,诸葛云本能的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果不其然,一道黑影快速的从草丛里朝着诸葛云进行了进攻。

  靠着本能的反应,诸葛云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并没有完全躲过这次的攻击,一双强有力的虎爪在诸葛云的肚子上仍然留下了一道轻微的划痕。

  这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花斑大老虎。但是此时的花斑大老虎身形大了整整一圈,身上黄色的毛发也变成了黑色,并且双眼通红,毛发竖立。

  诸葛云微微皱眉,完全没有料到花斑大老虎竟然还能学会变身,这变身后的花斑大老虎给了诸葛云一股深深的危机感,让诸葛云不得不严阵以待。

  花斑大老虎见自己偷袭不成发出“嗷!嗷!嗷!”的叫声,这叫声能量极大,周围树木上的树叶都被震的摇晃不止。

  叫完之后花斑大老虎再次朝着诸葛云扑了过去,诸葛云快速躲过朝后一跃,见诸葛云躲过自己的攻击,花斑大老虎用尾巴向诸葛云的头部进行攻击,诸葛云只能用双手抵挡。但花斑大老虎尾巴的力道极重,诸葛云虽然抵挡住了攻击,但是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到了大树上,将大树砸出来一个大坑。

  “砰!”的一声诸葛云从树上掉下来,诸葛云艰难的爬起来半跪在地上,嘴角溢出了鲜血。好强!诸葛云心中感叹道。

  看见诸葛云受伤的花斑大老虎,洋洋得意的再次发出长啸“嗷!嗷!”并一步一步的靠近诸葛云。

  诸葛云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手脚并用,在树木之间快速的穿梭起来,并且速度越来越卡,在花斑老虎的眼里,似乎都看到了诸葛云的残影,就这样诸葛云从树木之间纵身一跃跳到了花斑老虎的后背上,花斑老虎微微转头一看,看见的是诸葛云,诸葛云龇牙对着花斑老虎笑了笑,然后一拳花斑老虎打在花斑老虎的左眼上,花斑老虎吃痛的倒在地上,用自己的爪子摸了摸左眼,诸葛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用双手抓住花斑老虎的尾巴,将花斑老虎举起来朝着地面重重的摔了下去,又举起来,又朝地面重重的摔了下去,又举起来,又朝地面重重的摔了下去,整整重复了八次。

  尾巴本是花斑大老虎的弱点之一,这次的攻击让花斑大老虎想起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的花斑大老虎也这样被诸葛云砸地面,却只能不断的发出哀嚎,最后毫无还手之力的倒在地上,并被诸葛云用麻绳将其悬挂在树上后拿着木棍吊打。但今时非同往日,如今的花斑大老虎得到了云的力量,这股力量让花斑大老虎拥有了部分技能,所以花斑老虎觉得自己仍有一战之力。

  花斑大老虎将力量集中在自己的喉部,当力量积蓄到界限的时候,猛的发出一声怒吼!这是花斑大老虎得到的技能之一兽吼功!

  兽吼功属于音波攻击,攻击范围不大,攻击威力是以发动的人为中心,离中心越近攻击威力越大。

  此时,诸葛云正好位于攻击的中心点,并且毫无防备,被兽吼功直接命中,强大的声波攻击让诸葛云的口鼻舌耳全部溢出鲜血,诸葛云捂住自己的耳朵在地上不断的打着滚。

  花斑大老虎并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快速来到诸葛云的身边,用自己的虎掌朝着诸葛云的肚子狠狠的拍了过去。

  诸葛云的肚子再次被花斑大老虎锋利的爪子抓出了一道血印,整个人也被拍飞到附近的树木上,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诸葛云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但心里的一口气让诸葛云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诸葛云满身是血,站起来后整个人显得摇摇欲坠。

  花斑大老虎舔了舔自己沾有诸葛云鲜血的爪子,这鲜血异常的美味,让花斑大老虎的身体为之一颤,想到能够吃掉眼前的仇人,花斑大老虎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脑海里想象的全是吃掉诸葛云的画面。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凤凰一族(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炎玄九变

猪宝宝萌萌哒

炎玄九变

东星乌鸦哥

炎玄九变

句号

炎玄九变

秋刀鱼的白眼

炎玄九变

雨去欲续

炎玄九变

书海一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