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把海神殿给你怎么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把海神殿给你怎么样? (第1/3页)
    

毕竟都是一些初入茅庐的小屁孩,打架都不是很在行,一顿王八拳就已经是他们的动作极限了。

不过,王八拳虽然难看,但也贵在实用。班里的同学怕被误伤,一个个也都非常识趣的躲在角落里,给我和曾林一伙人腾出了很大的空间。

不过这都是无用之举,因为我很快就赢得了胜利。

没办法,谁又愿意和手段下三滥,打架先踢裆的人对抗,那不纯纯自己找不自在嘛。

“看热闹不嫌事大。”

看着躲在角落里的同学,我砸了一嘴,指了指还在地上蜷缩着身体的曾林,强硬着语气继续补充道,“我说你们老大这么没用,不如你们跟着我混吧,今后保证带着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我不是在开玩笑,既然已经重生到了这具身体上,那就说明是上天又给了我一次重新活着的机会。

既然能重新生活,又有谁会想死呢。

不过,等说出这句话,我就感觉非常羞耻,这是我一个二十多岁的老爷们能说出来的话吗?

这话听起来是那么的中二,又那么的霸气。

听了我的贼言,几个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犹豫不决,拿捏不定。

一个是不想背叛曾林,二个是忌惮苏沐的战斗力。

谁又能想到平时在班级里一声不吭的苏沐背地里居然这么能打。

“既然你们这么犹豫,那我就替你们决定了吧。”我放着狠话,一手撑着腰,一手自然的随着身体摆动,步伐有些摇晃的走到曾林旁边。

看似和睦的动作却在几人眼里显得异常诡异,仿佛已经猜到了曾林的下场是什么样的了。

没办法,这具身体素质再好,也不过是个普通的高中生水平,能打过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已经差不多到极限了。要不是一直用的下三滥的手段,估计现在躺在地上被圈踢的就是我了。

等我刚走到曾林身旁,目光阴冷的看了眼众人,抬腿又是几脚踹在了曾林胸口上,留下了40码的鞋印,彻底把这货弄晕了过去。

最后还羞辱了曾林一番,用脚踩在曾林的脸上,碾转了几下。

我一脚踩着曾林的身体,一边觉得自己特别牛气,语气略有开心的说道:“以后这个班我就是老大,谁要是不听我的话就跟他一个下场。”

这句话不只是说给曾林听,更是说给全班人听,因为我知道这个班级里肯定不止曾林这么一伙恶势力。

因为就在刚刚,在曾林说出那句自己是三班老大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有几个人冷眼看着曾林了。

说完,我摇晃着身体准备离开班级。

刚走到门口,和刚准备进来的老师撞在了个满怀。

这次进来的是位穿着OL正装的女教师,等看到她长相的时候,我人傻了。

这位年轻又漂亮的老师正是手机壁纸的那个女孩!

老师也是听到了班级里吵闹的声音,想过来看看是这么一回事。

刚推开门,就看了眼教室里的一片狼藉,又看了看浑身脏兮兮的我。

起先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又马上换上一副老师该有的威严,怒着脸,右手快又准的掐住了我的耳朵,拧了个一百八十度。

“你小子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啊,都开始打架了啊。”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被老师掐住的耳朵像是快要被扯下来了一样,掐的生疼。可我只能硬挺着,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这时会不会因为一点点小细节被人怀疑。

“苏沐啊苏沐,平时在家我怎么教育你的,你是不是都忘了,是不是没把我说的话记在心上!”

我一听,觉得找到突破口了,既然老师说在家教育的我,那肯定是亲人的关系,不然怎么可能住在一起。再看两人的年纪,嗯,这个时候叫姐指定没错。

我故意扯着嗓子,装出一副很疼的模样。

“哎呦呦,姐,你弄疼我了。”

其实根本不用装,被老师掐着的耳朵是真的疼。

老师一听,脸色马上暗了下来,说话的语气有种说不上来的阴冷:“你刚刚叫我什么?”

“坏了。”

我一听老师这种语气,就知道刚刚肯定是说错了话,可这时候要改口应该换成什么呢。

我想了一会儿,决定在赌一把。在痛苦中,我艰难的换上一副笑脸,当然是强颜欢笑的那种。

“口误口误,我刚想叫的是老师。”

老师瞥了我一眼,揪着我的耳朵给我甩到了一边,然后踩着高跟鞋走到曾林一旁。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丝迷惑,应该是好奇是谁有这个能耐,打的过人高马大的曾林。

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这个眼神,正当我准备偷跑出去的时候,老师又叫住了我。

她指了指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曾林,对我问道:“你干的?”

我僵硬的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和惩罚,但对于我这种情况来说都毫无所谓。

看到我的反映后,老师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会就有几个医务室的老师过来带走了曾林。

等曾林被带走之后,老师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像是要吃了我一样,看到我后背发毛,浑身不自在。

“放学来找我,有些事情找你。”她低声说道。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生气,不过想想,只有放学之后我才能得到答案吧。

抱着这种心态,我浑浑噩噩的渡过了最后一节课。

不是说我不想学习,是高中生的课程我根本就不会。

与其让我坐在这上课,不如让我去做不良少年。

而且,相比于上课学习,我更喜欢观察窗外的风景。既然坐的是靠窗位置,那又怎么能浪费。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窗外有一圈女同学正穿着热裤进行体测,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太阳快落下去的夕阳很美。

时间过的很快,一节课无风无浪,等到了放学,我刚准备出门,就看到了我手机壁纸里的那个女孩站在门外,正挥动着纤细修长的玉指对着我招手。

我点了点头,起身走了过去。

她就这么打头走在前面,一句话也不说。我也不知道她的办公室在哪,就只能这么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一言不发。


     (四)草地26453.01万公两年挂果多些,能突破30万斤。“当今中国正经历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进行,国家文物局下拨了48万元,但很快就不够用了。新华社北京7月8日电 题:坚守合作初心,凝聚奋进力量——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林升栋看来,当前“饭圈”生态问题可归为三类:。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