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两大界主大战(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acriticism.com
     两大界主大战(六) (第1/3页)
    

唐昆和长野绝对是盗墓界的此中高手,两人自从通过墓室正门之后一人把着通道的一边,捋着直线往里走,碰见石室之后就过去稍微查探一番,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然后马上就抽身而退,绝对不在里面多浪费一点的时间,因为这次下墓本来就时间紧任务重,再加上一直有团危机的阴云笼罩在唐昆的脑袋上,所以他们三人的行进速度很快,不必要的浪费直接就给杜绝掉了。

  主要还是长野和唐昆做到了很难得的一点,那就是不贪,对自身没有太大价值的东西他们都不会看第二眼,就更别提带走了,唐昆也跟王长生交代了一句,盗墓这种事最怕人心不足蛇吞象,这点说的容易其实做到很难,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高手都栽在了贪心上,而唐昆团伙的选择很明智,不管下什么墓,只挑其中对自己有用的三样东西,多一件都不往出带,这也是多年来他们团伙能保证平稳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并且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分歧。

  进入勿吉王墓后的十几分钟,地势始终保持向下倾斜,唐昆说按照正常预计的话,他们现在差不多已经要到乌苏江水位以下了,至少也得是在江底平行的方位了。

  “所有的古墓,都有个恒古不变的准则,大户人家的就不提了,但凡是皇字头的,哪怕是王孙贵族,他们的正墓室肯定是在墓的正中间位置,这是一种无法逾越的规矩,向征着权利和身份,就跟皇帝的宫殿一样,也必须是在皇城的中间方位,这两天我在地面上曾经踩过点,算是大致的确定了勿吉王墓的面积,如今我们已经深入低下从墓室口往里差不多走了有一里地左右了,东西南北,横纵走向差不多也是这个距离,所以再往前就该是正墓室了,也就是勿吉王的棺木所在”

  唐昆忽然顿住脚,伸手从包里掏出几根荧光棒拧了两下,一弯腰就朝着前方扔了出去。

  “啪嗒”几根荧光棒掉在了地上,光渐渐的散了开来,一个至少得有两百多平方的空间露在了三人眼前。

  唐昆张开双臂说道:“欢迎光临至少两千五百年前的勿吉王墓,我们是历史上的第一波见证者,奇迹要出现了……”

 “你这心态,我真得给你点个赞”王长生特别佩服唐昆的境界,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乐观性子,简直太他么的积极向上了。

 墓室里的荧光棒散发出的亮光,差不多将墓室里的景象给照出了三分之二左右,唐昆,长野和王长生站在门口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大概两百多平的墓室,四周全是用一块块两米多高的青石垒出来的,成半圆拱型,但你绝对无法想象得到的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理,又或者是古人的智慧太牛逼,这么大的一间墓室中,既没有承重梁也没有支撑住,而在墓上还有着至少七八米厚的夯土层,但墓室却没有塌陷下来。

  这种建造工艺,在现代来讲可能没啥闪光点,但你要知道勿吉王墓的历史,至少得有两千多年了。

  墓室的这中间,放着一口石棺,大概两米多长,不到半米宽左右放在了一个石台上,石棺的四周是一个个人形的石像,手拿方天画戟,盔甲和面容都雕刻的栩栩如生,仿若真人一样。

  他们全都单膝跪在地上,略微低着脑袋,像极了忠诚守卫帝王的将士。

除此以外可能还有一些殉葬品,装在了几十个箱子当中,放在了墓室的四周。

 长野从包里拿出一根蜡烛,走到墙角蹲下来后放在了地上,拿出个火折子点燃了烛火,火苗泛着微微的蓝光,跳跃着烧了一会就逐渐的稳定了下来,长野回身冲着这边打了个OK的手势。

  唐昆吐了口气,似乎放下了心。

  王长生问道:“你们这一行果真有那个说法不成,鸡鸣灯灭不摸金”

  

  “祖师爷的规矩,当然有”

  王长生不禁诧异的问道:“这一回也是?真要是鬼吹灯灭,你和长野莫非掉头就走不成?”

  “必须的,祖师爷的规矩不能破。”唐昆笃定的点头说道。

  “真灭了,你岂不是白来一趟,也白筹划那么久了”

  唐昆忽然看向他,顿了半晌后,说道:“我走了,不是还有你呢么……”

 王长生咬了咬牙,憋了半天说道:“你玩的真明白!”

 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和卸岭力士这四大盗墓行业其实说法很多,规矩也不少,大体就是。

  “发丘印,摸金符,护身不护鬼吹灯”

“窨子棺,青铜椁,八字不硬勿近前”

  “竖葬坑,匣子坟,搬山卸岭绕着走”

  “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

  各行有各行的规矩,三百六十行就有三百六十个说法,可能绝大多数人都已经遗忘了,但老的手艺人是从来都谨记这些祖师爷留下来的训诫。

就说上面盗墓者的规矩,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都有护身符,在古时甚至可以调兵,但这护身符却不护鬼吹灯,也就是说烛火一旦灭了,马上掉头就得走,如果碰见窨子棺和青铜椁,八字太软的人不能上前,容易出事,必须八字正阳才行,所以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在选徒的时候都找八字硬的人,至于女人压根就是干不了的。

  

  

  竖藏和匣子一样的棺材,不能碰,见了就得绕路走,比较容易出事,至于赤衣凶和笑面尸这都是死法有讲究的,尸体照样不能碰,通常来说死人肯定都是面无表情的,特别是古墓九成九棺材里都只剩下了一副骨头架子,可也有邪门碰见尸体不腐的时候,如果这种尸体摆着一副哭丧脸那没什么,可死者的脸上要是挂着笑意,那就妥了,二话不说你马上能走多快就走多快,千万不要回头。

  规矩,都是建立在若干次的教训之上建立起来的,你可以不信,但必须得遵守。

  先进去的长野,顺着墙角走过来,戴上一双手套弯腰打开了墙边放着的一个箱子,离着挺远王长生和唐昆就看见箱子开了以后闪出一抹金光,里面整整码了一箱的黄金,看起来相当的耀眼了。

  王长生十分没见过世面的张大了嘴,长野面无表情的把箱子给盖上了,又往下接走走了过去,说道:“哥们,别太惊讶了,古墓里最常见的就是金子,这东西我们都不知道见过少了,但从来都没往出带过”

  王长生问道:“为啥?”

  “呵呵,一箱子黄金才多少钱啊?古墓里比这值钱的多了,再说了这玩意没啥收藏价值,连古玉都比不上,带货就得带价值连城的”长野开了第二个箱子,随即又给扣上了,说道:“越是稀奇,古怪的自然越好了。”

  勿吉王的殉葬品,多数都是以黄金和玉器还有青铜为主,不过三人对这全然不感兴趣,王长生也不是奔着钱财来的,唐昆要的也不是这种俗物,他们三个逛了一遍,发现倒是挺多的,可没有下手的意思,就全都把眼神落在了正中间的石棺上。

  

 唐昆舔了舔嘴唇,说道:“看来,硬货都在那里面呢,但越是靠近墓主棺材的地方,变数就越多啊。”

  王长生皱眉说道:“十八拜都拜了,也不能差在这一哆嗦上”

  “我就是给你提个醒,你在旁边看着,我跟长野过去”

  “信不着我身手?”

  “我是经验主义者,在这方面你不行……”

  唐昆随后和长野将身上的背包给解了下来,两人从包中拿出了几瓶事先准备好的黑狗血和驴蹄子还有一袋糯米,盗墓开棺最怕的就是碰见粽子,但凡摸金校尉干活这几样都是身上必备的。

  王长生站在后面,唐昆和长野两人并排向前走,两人的配合很默契,一个低着脑袋查看着脚下,一个打量着四周,小心翼翼的往前挪着,步子迈得不急不缓的,这都是他们多年盗墓生涯锻炼出来的默契,墓中各种状况很多,机关设施都不少见,你可能一步走错了就会碰上一捧箭雨或者脚下瞬间就踏空了。

还好,唐昆和长野走了一半左右的路,都没有出现任何的异样,两人不免就松了口气,担心不是多余,但没事总归是万幸。

“王长生说,你进勿吉王墓会九死一生,我怎么没感觉到哪会出啥问题呢?”长野好奇的问道。

“你还咒我不死咋的?这才哪到哪啊,棺材还没开呢,你知道接下来会出啥事?”唐昆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说实话他也惦记着王长生跟他说过的那句话呢。

但下墓已经快一个小时了,看起来都挺顺利的,唐昆就稍稍的放下了心,宽慰着自己没准是后面那个家伙掐指一算出现了纰漏,可能在自己这走眼了。

就在两人交谈的这一会,后面的王长生忽然拧了下眉头,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对于张月东,鉴于其认罪认罚,可从轻处罚,依法判集体建言献策,为群众跑腿儿,帮助大家解决困难。他建议,双方在团结抗疫中深化传统友谊,共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应对挑战中加强创新合作复指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革命精神,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对于最新疫情防控要求要组织专本报酬均在3000元/月以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acriticism.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